第26章 兵器的秘密

第26章 兵器的秘密

長者又回到了路盡客店,這次他把自己又變成了一個很精緻的人,打扮時髦,腰帶靚眼,腰間掛著一把漂亮的寶劍。他甩出一錠十兩的銀子,訂了一間豪華套房,此種套房店家配備了專門的人由客人支配,除了打掃衛生之外,還有供應飲食,也有出門抬轎,或者牽馬遊玩,還會送漂亮姑娘上房間玩......總之訂了這種套房的人,店家一定想著各種方法讓你玩的高興,也會想著各種方法讓你痛快地掏錢!

長者這種做法就是為了遮人耳目,此地就是住了一個紈絝子弟,來此地遊玩,尋花問柳,無事找事地過一把支配人的遊戲玩!長者的房間人來人往,熱鬧非凡,有誰會再意公子哥的炫富呢!當然不入流的強盜會盯上的,但能在此處開客店,並且能持續地開了很長時間,想必會三腳貓的強盜也奈何不了。

當然套房內屋沒有長者的吩咐,任何人是不能進去的,當然這也符合人之常情,一個人總會要有私密空間,這個空間是不需要也不能容忍別人來打擾!

中午,長者被漂亮的女佣人伺候舒服地吃完了午飯,他招招了手,女佣人已經會意,很快地由專人端來漱口茶水,長者漱口並吐到另一隻杯子,然後揮揮手,又有女佣人遞上已經打濕的毛巾,如果你願意,擦臉擦手這些活兒都不用動手,女佣人會替你做!

酒足飯飽,漱口,洗臉洗手完成之事,長者深深地打了個呵欠,就女佣人過來扶長者起身向內屋的移去,早有人鋪好了床被,扶著上床躲下,捶背、捶腿......好不舒服!

「這位小娘子真可人留下,其它人可以出去了,沒有我的吩咐,不得打擾我的好事」長者說著捏著小娘子的下巴讓她仰起頭,色色迷迷地端詳著小娘子的臉頰。

「哎,等等,送一大盆水進來,外加六小盆水進來,就沒有你們的事了,沒有我的吩咐不許任何人進門打擾我們的好事!」長者順手又捏了一下小娘子的臉蛋,動作輕浮誇張。

依照長者的意思,水送了進來,一大盆水和六小盆水,整齊地放在長者的房間,並退出,掩上了門。

長者推小娘子到床上,急不可奈地解著衣服紐扣,嘴裡急促地說:「快快,我的小心肝。」

「爺,這大白天的......」小娘子滿臉通紅,蚊吟著說。

「大白天好,看著清楚,哈哈......」

「討厭......,嘻嘻......」

長者的手已經按在了小娘子的昏睡穴,輕輕地按了一下,小娘子已經倒頭睡去!

長者起身,迅速將帶在身上包裹地嚴嚴實實的金屬頭取去,扔到水裡,水一瞬間冒出大量的泡泡,變得綠油油的,甚是嚇人!長者將金屬頭依次放進水裡沖洗上面的劇毒,直到放入第六小盆水中,水沒有出現異常,水的顏色也沒有什麼變化,長者稍有心安,但他仍然不可大意,又將金屬頭放入大盆水中,又細細地沖洗一番,確信沒有餘毒,才放下心來。但這毒藥看起來實在是太嚇人,太過厲害,他仍然不敢徒手去拿,他找了一雙筷子,將金屬頭夾出了水盆,然後放在棉布上,將水擦拭擦乾淨,並擦亮表面,長者仔細地觀察,是否能發現銘文,果然「天馬山」幾個字清清楚楚地印入眼帘。

「天馬山......」長者怎麼也不能相信會出現這幾個字眼,自從他加入了敦煌長史府以來,就會從府中收藏的文典中,就知道敦煌長史府起源於「天馬山」,這是一個根深蒂固的觀念,早早地就植入到他的腦海中,直到現在他認為這只是個傳說,只是一個圖騰!但現在天馬山的物品就在眼前時,長者仍然將信將疑,不是十分的相信。

飛索是敦煌長史府的每個人都要掌握的工具,但飛索的金屬頭上的銘文從來沒有刻過「天馬山」這樣的銘文,難道有其他門派仿製?長者再仔細看了看桌上的金屬頭,這種製作工藝,以及金屬頭的一些細節其它門派是根本不可能仿製,這是敦煌長史府的絕密技藝,絕不會外傳!

長者仔細回想,難道敦煌長史府,近期發生的離奇的事,都與天馬山有關,始作俑者是天馬山的人!作為敦煌長史府的起源,他們這樣做的目的又是什麼呢?長者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他陷入了謎團之中,難以自拔!

路盡客店突然一片吵雜之聲傳來,驚醒了沉思之中的長者,他凝神聽著樓下的吵雜聲,很可能是追他的江湖豪客追到這裡!這幫大呼小叫的草包,長者並沒有放在眼裡。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他又重新打扮,確定再也沒有人認出他來。

長者將金屬頭又細細包起來,放在包裹,收拾停當之後,他才打了幾個響指,傭人應聲而入,問道:「爺,有何吩咐?」

「拿一個大水桶,將這些水全部裝入水桶倒掉」長者指著地下的幾盆水說道。

傭人拿了一個大桶進來,準備將盆中的水移到大水桶中時,長者又說話了。

「等等,現在我說的每一句話,你要聽清了,否則你會後悔的」長者很嚴肅地看著傭人道,「盆里的水千萬別沾到你身上,包括你的手上,倒水的地方越遠越好,將水桶,盆子扔掉,你聽清了?」

「爺,我聽清了」傭人點著頭說

「確實聽清了?再告訴你一遍,這水是不潔之物,千萬別碰他,切記,切記......」長者很認真地囑咐他,生怕他沒有聽清。

「這不潔之物,你要倒到什麼地方去?」長者又問了一句。

「路盡客店不運的地方,有一棵枯井,我想倒進裡面,並將這盆子與水桶一併扔進去。」傭人說道。

「這樣甚好,這樣甚好......」長者點點頭,連連叫好,又道,「你去倒吧,按照我說的做完來領賞錢吧!」

傭人小心地將盆中的水一併倒入水桶,並找來一條扁擔,一頭挑上盆子,一頭挑上水桶,臨走看了一眼還在昏睡的小娘子,小眼裡充滿著複雜神情!心說這個小娘子多少天沒有洗澡,都洗出這麼多的污水,還綠油油的,這得有多臟呢!這位爺也能忍受的了?

長者解開了小娘子穴道,她從昏睡中醒了過來。

「你睡得像個木頭人一樣,將大爺我扔到一邊,真沒意思,滾蛋!」長者假裝大怒。

小娘子起身一邊整衣服,一邊離開房間,她在納夢,進房之後好像什麼也沒有干,就是睡了一覺!

「問問掌柜的,外面吵吵啥,攪得睡不著覺,是從那來的客人?這麼吵吵」長者吩咐另外一個傭人。

隨著傭人的下樓,長者很快收拾好行禮,他不能在此久留,江湖豪俠已經有人追了上來,雖然自己已經變了臉,相信不會有人認出,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還是早點走的好!

傭人上來說道:「這幫人是從敦煌那邊來的,是要追捕一個什麼人!」

「很好,你叫掌柜的上來,結賬,安排一個人把我的馬牽到門口」長者說道。

掌柜的算盤噼里啪啦拔得飛快,一會兒算了出來,總共花費二百兩銀子,長者扔下一錠銀子,足足有三百兩,然後就下樓出門騎馬而去!

他的目標是天馬山,長者總想看看天馬山是怎麼回事,是真實的存在,還是僅僅是一個傳說。因為在他的思想中有太多的關於天馬山的傳說,既然在金屬頭上的銘文有了天馬山的信息,這很可能是一個真實的存在,將這個腦海中的天馬山與真實存在的天馬山能互相印證的話,會真的能了確了長者心中多年的心愿!

王中珏瞅著劉完虎手中的水杯,問道:「劉叔,你的心愿是什呢?」

「心愿,我?」劉完虎好像沒有聽明白,又反問道。

「對,你的心愿?」王中珏又重複了一句。

「我的心愿就是少爺你平平安安」

「噢……,這算是一個心愿吧」王中珏心裡熱乎乎的,又說道,「謝謝,劉叔,除了這個,還有什麼心愿呢?」

「嗯……我是行走江湖的人,那就是江湖上的人對我的看法了!」

「你很在乎江湖人對你的看法,你是希望對你看法是好,還是壞呢?」王中珏實在沒有想到劉完虎這樣在乎江湖對他是怎麼看的!

「嗯……我也說不好,好也說不上,壞也說不上」

王中珏笑笑了,道:「如果你太在意別人對你的看法,那麼你的生活將變成一件褲衩,別人無論放什麼屁,你都得接著!話雖然粗了點,但理是不是這個理兒?」

「嗯,有道理」劉完虎說道,「但我就是在乎江湖上的看法,至少他們不把我當成懦夫!」

「當成懦夫又能怎樣,你會比別人矮了一截?」王中珏問道

「是的,是比別人矮了一截,如果江湖上把我劉完虎當作懦夫,還不如死了算了」劉完虎口氣很堅定!

「很好,誰把通臂拳王看成懦夫那真的是腦殼想被當作球踢了!」王中珏開玩笑地說道,「但話說回來,偶爾當一次懦夫又何妨?」

「呵呵......那都是過去的事,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劉完虎有些靦腆,若大的一個大漢居然有些害羞。

「威風八面的通臂拳王,還有些害羞,真是天下奇聞!」王中珏哈哈大笑。

「呵呵......」劉完虎訕笑,再也不說話。

通臂拳王劉完虎,曾經在江湖上也是傳奇,但不知為什麼突然銷聲匿跡,有人說為了朋友,有人說為了女人......到底為了什麼,王中珏從來沒有問過,劉完虎也從來沒有說過。有些事不能問,有些事不能說,只能將它爛在肚子里。如果逼不得已要說的時候,那就是末路,是絕路!這就是江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 兵器的秘密

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