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夜,忙碌

第27章 夜,忙碌

「咱們變變臉,再去一次敦煌長史府,我好像發現了點秘密,你也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同之處,不把這個搞清楚,是不是心痒痒呢!」王中珏說道,「我們打扮一下,穿黑衣,臉也化妝一下。」

「好的少爺,我也有此想法」劉完虎高興地說,他正惦記著地面上的那個能動的小東西,他藏在桌子的腿裡面,由於大火的緣故,將桌子燒掉,露出了那個小東西,幸許這個小東西就是通向另一秘密的鑰匙!

「我發現了一面牆是空的,並且有可能發現了打開這面牆的機關,你呢,你有什麼發現?」王中珏部劉完虎。

「我,發現了一個會動的小可愛!不知稱不稱心,就不得而知了!」劉完虎幽默地說。

「小可愛?我喜歡,事不宜遲,快去會會你的那個小可愛。」王中珏說。

兩個人閃身出了沙湖客店,他們夜間行動,都不會光明正大地從正門中出進,而是從窗中進出,從房頂上走路,從樹枝上行進......總之夜間行動,從不走正道!

兩個人到了大火后敦煌長史府外面,沒有立即進去,而是跳到更高的地方,匍匐著,借著微弱的星光仔細地觀察。隱隱約約地看見有幾個人影在動,他們在翻動著燒剩的木頭,在尋找著什麼!也許當碰到一件東西,就會點起火把,看看是不是值錢!借著火光簽定完成之後,又怕被別人發現,很快將火把弄滅,然後又在黑暗中摸索著繼續尋找。王中珏借著火光,才看清,他們是乞丐,也許想在黑暗中,找點值錢的東西,來換些飯吃!

王中珏本想做個惡作劇,嚇嚇這幫乞丐,但想了想,這些人活著也不容易,都是為了生活,被逼的。王中珏劉完虎耳語了一下,劉完虎點了點頭,飛身而下,沒有驚動他們,而悄悄來到他們身後,也假裝開始搜尋。

「哎,哎......大兄弟,這兒我們先來,就歸我們了,你能不能到那邊去呢?」一個乞丐沙啞的聲音說道。

「我初來乍到,不曉得你們已經早來了,咦,這是啥東西?我的腳踩著什麼?」劉完虎小聲地說道。

「踩著什麼了?」幾個人異口同聲地小聲問道。

「借用一下誰的火把」劉完虎小聲說道。

火把亮了,圍過來的幾個人看清楚腳下,瞪大眼睛盯著劉完虎的腳。劉完虎,抬起來腳,發現是一個荷包,鼓鼓的。

「荷包,有銀子!」幾個同時伸手去搶。但是劉完虎的手更快,迅速將荷包搶到手。

「按規律,見者有份,再說了這兒是我們先來的地盤,你是後到的,所以大份兒的是我們的」一個乞丐非常不友好的語氣說道。向個乞丐將劉完虎圍了起來,生怕跑了。

劉完虎沉吟,道:「這樣吧,這些銀子全歸你們,今天就回去睡覺,咱們明天再來找行不?」

「這個好,就這麼定了,咱們約定好,明天再來,今晚就回去睡覺!」眾乞丐說道。

「好,那就走吧,我們分這些銀子」劉完虎走在前面,眾乞丐跟在事,走了很久,離長史府很遠,才點上火把,將荷包打開,分掉銀子,劉完虎將荷包口朝下,抖了抖,以顯示裡面確實沒有銀子,眾乞丐仍是不放心,生怕荷包里還有銀子,他們又檢查了下荷包,才放心。

「銀子分完了,說好了,今晚就不能再去了。」劉完虎說道,離長史府遠去的方向走。他繞了圈子,很快返回去。王中珏已經下來,開始擺弄他的那個鬆動的磚頭。

劉完虎來到了王串珏的身後,「他們走了,再來不來?」王中珏頭也不回地問道,他對劉完虎的腳步聲太熟悉了。

「也許吧!」劉完虎不能肯定。人是貪婪的,嘗到了點甜頭之後,肯定還想著更大的甜頭!

眾乞丐分了銀子之後,見劉完虎離長史府運去,他們也裝模作樣地一個個散去,他們邊走邊捉摸:既然在長史府還能找到這麼多的銀子,肯定會找到更多的銀子,現在其它人都離開了,不如自己回去神不知鬼不覺地返回去,繼續尋找,說不定會找到更多的銀子,等天快亮的時候,再離開,這不是比別人找到的機會更多嗎?再說了要是他們都回去,而自己沒有回去,那不是更吃了大虧了!每個人都是這種想法!各心懷鬼胎的乞丐並沒有走遠,而是轉了個圈,一個一個又返回來了。

劉完虎看著眾乞丐又返回來,決定想嚇跑他們,他將頭髮散開,將衣服的紐扣解開,使衣服看上起來更加寬大,然後腳下用勁,悄無聲息地從眾乞丐眼前閃過。

「什麼東西,什麼東西......?」眾乞丐驚問,「好像有什麼東西從眼前閃過,不會是燒死的冤魂吧?」

「阿彌托佛,阿彌托佛......」有的已經念起了佛,心裡發虛。

劉完虎又很快返回來,很快繞到他們背後,在他們的脖脛上吹了口氣。又一閃而過。

「誰吹我脖子,誰吹我脖子......」眾乞丐心驚肉跳問。一個個覺得后脊樑發冷,他們的心理處於崩潰的邊緣!

劉完虎見他們還不走,索性又飄過來,寒冰掌功力用到右手掌,立即手掌冰冷,他在每個乞丐的脖子上摸了一把,然後手掐一個大個兒的脖子上不動。一股冰冷之氣沿著脖子直流向腳底,大個兒乞丐分明感到一隻冰冷的手在他的脖子上不動,嚇得他僵立不動,眾乞丐突然見到有個黑影立在身後,「媽呀……「,嚇得屁滾尿流,連滾帶爬地頭也不回地跑遠。

大個乞丐機械地挪動著身子,慢慢地將脖子從冰冷的手中脫離,他感到褲襠一熱,一股尿流出,騷味撲鼻。劉完虎腳下用勁,一閃而過,大個的乞丐仍然機械地慢慢地挪動著身子,遠去,他被嚇得不輕,神志有些混亂。

劉完虎看著大個乞丐被嚇得半死不活的樣子,心生歉疚!

「說讓你不要來了,你偏偏要來,這也怨不得我啊」,找著比較有利於自己的合適的理由為自己脫,以尋求些許的心理安慰。

在劉完虎嚇走乞丐的這段時間,王中珏小心地把鬆動的磚取了下來,發現後面有個小空間,伸出一個軸,軸上面連接十字桿,王中珏看到這個十字模樣的桿連接一根軸,心裡狂喜,心臟狂跳個不停,這肯定是需要找的機並,這空的牆後面肯定是一個什麼藏室,至於藏的什麼,只有打開之後才能知曉。

「找到了,這肯定是打開空牆暗門的機關」劉完虎小聲地說道,劉完虎也正在專心地研究著他的從桌腿中冒出的小可愛。

「劉叔,咱們先來整這邊的一個,這個時候,人多力量大,打開門之後,說不定會碰上啥幺蛾子呢!兩個人好應付」王中珏說的很認真,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好的,少爺」劉完虎停下研究地面上桌腿里小可愛。

「打開門之前,先要準備幾樣東西,少爺」劉完虎說道,「足夠的火把是必須的,還有火種,還應準備些足夠長的繩子以備用,帶夠喝一天的水」

「嗯,對對,我還沒有想到」王中珏讚許地說道。

「當然要是捉一隻老鼠就更好了,用繩子系住,在進去之前先將老鼠放進去,過些時間再拉出老鼠,看看它是活是死,活著,我們可以進去,如果死了,我們一時不能貿然進去」劉完虎一邊準備火把,一邊說道。

「如果活老鼠,一時抓不到,又該怎麼辦?」王中珏問道,他覺得這些東西都應該是學習並記住可以愛用終身的。

「將綁一個長的火把伸進去,火把不滅,說明人可以進去,否則就不能進去!」

「進門之前,還有這麼多的學問」王中珏讚歎。

「如果裡面有毒,老鼠是活不了,火把不能長時間地燃燒,就是這個道理」劉完虎低著頭,綁著火把,說道。

其實,王中珏還是擔心的是,敦煌長史府的來到這裡,並碰見了,要怎樣應付,但現在已經深夜了,除了那幾個乞丐之外,再也沒有碰到其它人,今天或許是安全的,在也碰不見人。

劉完虎收拾妥當之後,王中珏轉動牆上的機關,沉重異常,好像連接著一個很大的東西。「嘎嘎……」沉重地叫喚著,嵌在牆裡的一扇石門打開。

王中珏和劉完虎快速閃在一旁,靜靜地等著,並沒有什麼暗器或者箭射出,這才放心了。

王中珏起步就想暗門,但被劉完虎制止:「等一等,少爺,你忘了一件事!」

劉完虎拿起長火把伸進門裡等了一會兒,火苗並沒有熄滅,而是被吸著拉長了。劉完虎又撿起一塊比較大的石頭,滾進去。「骨碌骨碌……」之後並沒有什麼異常的響動。

「這又是為什麼?」王中珏問道。

「如果有什麼機關,大石頭滾下去,猶如人踩到一樣,也會觸發機關的」劉完虎解釋道,「靠石頭滾動的響聲,你也可以判斷深淺!」

「剛才聽起來,這個不是很深」王中珏說道。

「是的,少爺」劉完虎說道,「進去之後,要聽我的,不准你亂跑,不准你亂摸,不準大聲叫喊」

「好好,這回都聽你的,劉叔」王中珏說道,他很佩服劉叔的這引起江湖經驗,這些都是不知經歷了多少,積累而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章 夜,忙碌

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