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第1章 楔子

江湖有多大?你的心有多大就有多大,江湖有多小?你的心有多小就有多小。野心造就了江湖的大小,金錢與權力是成就江湖的兩個幫凶。有江湖,就有金錢,權力、美女,就有爭鬥。男人是天生的主宰,也是爭鬥的主角。故事從夜郎王興同脅迫周邊二十二邑反叛漢王朝,漢使陳立指揮漢軍逼近夜郎王興同的皇宮開始。

夜郎王興同聽著皇宮外大漢軍隊的喊殺聲,又看著自己個個束手無策的文臣武將,突然瘋狂地大笑起來:「哈哈……」一邊笑一邊大聲地說道:「漢與我誰大?,曾經有人經常這樣問漢使,現在看,是多麼的狂妄自大與無知,漢有多大,有多強,現在就在眼前,一個小小的使臣陳立,就能使我夜朗國滅國,而漢朝根本就沒有動,僅僅動了使臣陳立一根小手指,不不,半根小手指都不到,就將我夜郎國壓垮了,滅國了,哈哈……,真是個天大的笑話……」

「陛下……」群臣低頭想勸慰,但不知從何說起。

「夜郎自大,夜郎自大……千古流芳,不枉此生,哈哈……,我夜郎王興同從此史冊留名,足以光耀後世」

大漢的鐵騎的喊殺聲越來越近,夜郎王興同知道他的時間不多了,他的夜郎國所剩餘的時間也不多了,他還有一件非常重要事要做。於是夜郎王興同鎮定了下來,恢復了以往威儀。

「眾卿家,夜郎國再過個把時辰,不復存在,各位逃命去吧……本王不會歸罪的。」夜郎王興同揮了揮袍袖說道,「你們快快走,逃命要緊!」

「陛下,跟他們拼了!」群臣個個義憤填膺,「陛下,臣等保護陛下衝出去……」

「罷了,罷了,衝出去又能怎樣,大家不要再做無謂的犧牲了,現在已經死了很多人了,你們快快逃命吧,不然真來不及了」

群臣一個個神色慌亂在跑出了皇宮,生怕被越來越近的漢軍砍死。

夜郎王興同看著一個個驚慌失措逃命的醜態百出的群臣,只有苦笑,什麼君臣,都是扯蛋,到危難的時候,還不是樹倒猢猻散,這一個個道貌岸然的臣子,說不定一轉臉的功夫就成了大漢天子的臣子,想都不用想,肯定是。

大將軍赫章仍然沒走,他靜靜地站著。

「你為什麼不走」夜郎王興同指著大將軍說道,「你看,群臣一個個都走了」

「臣不走,也不能走」赫章說道。

「很好,本王有重要的事託付與你,你隨本王來」夜郎王興同拉著大將軍赫章向內宮急急走去。

後宮的太監宮女已經逃走了,他們臨走前,能拿的一件也沒有留下全部拿走。宮內已經是零亂不堪。後宮娘娘和三個嬪妃,還有幾個皇兒,公主,仍然再靜靜地等著,她們出奇的平靜。

夜郎王興同看著後宮娘娘和三個嬪妃,目光落在抱著幼小的仍在吃奶的小皇兒身上。他抱過小皇兒,看著紅紅的小臉蛋,雖然睡著了,但皇兒的小嘴仍然做吮吸狀。

大將軍赫章聽旨:「本王命你與貴妃李氏將皇子,興飛,扶養成人,赫章並與貴妃李氏結為夫妻……」

「陛下……」赫章伏地痛哭。

「陛下,臣妾不去,願隨陛下同赴黃泉」

「赫章,你難道讓本王連一點骨血都不能留在這個世上嗎?」夜郎王興同說道,「這是本王最後一道旨意,你難道也不聽了?」

「陛下……」赫章一聽,當即明白,這是為皇室留下最後血脈,他身上的責任重大。

外面的喊殺聲越來越近了,分明已經聽見撞擊宮門的聲音了。

「赫章你們快走吧,記住本王在包裹中的信件千萬不能丟,抱著小皇兒,快走快走……」

已經聽見眾多腳步聲,喊殺聲朝這邊來。

赫章抱著小皇子,拉著李氏,很快逃離皇宮。

「皇后,皇兒,女人,本王對不住了!」夜郎王看著赫章消失,立即開始瘋狂的血腥的大毒殺,這次他殺的不是敵人,而是自己最親近的親人,夜郎王每刺一劍,就感覺劍是刺在自己身一樣......

宮門被闖開,夜郎王舉著血淋淋的劍,獰笑著說道:「夜郎王在此,爾等......「

夜郎王的話未說完話,就被衝到眼前的,殺紅了眼的漢軍士兵,正眼都沒有瞅一眼夜郎王,一刀揮出,夜郎王的頭飛了起來,血噴涌而出,隨即又在空中花狀散開,血花迷漫了大漢軍士兵的眼。

不知有多少的大漢士兵從夜郎王的身體踏過,他的屍體逐漸分解,成泥,成糊狀.......,夜郎王徹底消失了,他為他的不明智的政治變臉付出代價,這個代價實在是太大......

赫章抱著小皇子,扶著李氏,看著夜朗國的皇宮大火四起,知道皇宮的一切都不復存在,夜郎國也隨著火光,一切都化為無有!

赫章低頭看了看小皇子,又看了看李氏,這個女人比想像的堅強,現在居然不哭了,她知道哭是沒有什麼用,從現在開始要活在當下。

「我們走吧!」赫章,李氏,還有這位小皇子跪了下來,朝皇宮方向莊重地跪拜,起身擦乾了眼淚,轉身走去,長路漫漫,不知何方才是路的盡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楔子

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