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牛刀小試

第2章 牛刀小試

太陽露出了笑臉,陽光像利劍一樣刺穿了濃霧,這黎明前的黑暗,被光之劍攪得七零八落。於是,樹上的鳥兒都唱起了歌,地上的花兒也仰起了笑臉,笑迎陽光,很好的太陽,這是美麗的一天!

一輛孤零零的馬車迎著太陽走來,王中珏在柔軟的馬車裡,伸了伸懶腰,懶洋洋地又捏起了酒杯,深深地吸了一口酒,皺著眉頭咽下,好苦啊!酒本來不是好東西,但有時候你不得不喝這辣湯一樣湯水。

王中珏,二十五歲,歲月的刻刀已經在他年輕的臉上銼出了摺痕,生活的磨鍊使他變得很是成熟!

「少爺,這是去那兒?」,蒼老的聲音傳了進來,這是王中珏唯一的一位親人,朋友。他叫劉完虎,王中珏自小就在他的陪伴下長大的,劉完虎對於他來說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走吧,直管往前走就是了。」王中珏看著杯中之物,百無聊賴地輕聲說,馬車吱吱扭扭地繼續往前駛去。這輛馬車沒有目標地沿著這條路移動著,駛進了江湖。

王中珏又端起來酒杯,恨恨地吸了一口酒,皺著眉毛艱難地咽著,由於過多地喝酒,他臉色蒼白,身體瘦弱,還不時地一陣陣地乾咳。聽著少爺乾咳的聲音,劉完虎心裡很是不好受。這個少年踏進了江湖,他不知對於江湖來說是禍是福。

劉完虎也知道這麼多年,這個少年活下來的唯一的理由就是仇恨,又由於仇恨力量,促使少爺踏進了這個江湖。雖然江湖是血雨腥風的是非之地,但少爺必須要踏進這塊事非之地,他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劉完虎也深知江湖中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但以少爺現在的武學修為,有能力足以在江湖中掀起血雨腥風,搞得整個江湖永無寧日。天堂與地獄之間往往一線之隔,這個線就是少爺的生命之線。「決不能讓少爺越過這條線,決不能!」劉完虎暗下決心,他想引導少爺減少心中的仇恨,平淡少爺報復之心,但這談何容易!

這麼多年,少爺瘋狂地學習武功,領悟武學的真諦,等的就是這一天:學成之後,將這個江湖之地攪得翻天地覆。血債血償,要把失去的加倍地索回,把血債加倍地奉還,快意恩仇,這幾乎就是少爺心中的人生信條。

劉完虎想著,心中忐忑不安。但他也已下了決心,不能讓少爺再攪進仇殺中,一切的一切,由劉完虎來替少爺擔著。

馬車在沒有盡頭的路上行駛著,車軸吱吱扭扭的聲音在這寂靜的路上,越發顯得宏亮。

「咦,在這樣的路上也還有人趕路?」,王中珏吶吶地說。

「是啊,少爺,前面有四個人在趕路」,劉完虎也說道。

「通臂大俠果然名不虛傳!」,王中珏軟軟的聲音說道。

「哈哈,在少爺面前獻醜了」劉完虎自信地說道,「這點事還是難不倒我的」。

「那道也是」,王中珏點點了頭,又開始研究手中的酒杯中的酒。

「啪,啪」,劉完虎甩了幾個響鞭,驚起昏昏欲睡的老馬,「咴,咴」叫了幾聲,甩了幾下尾巴,奮蹄前行,車軸又吱吱扭扭地加快節湊彈起了單調的小曲兒。馬車又走了很長的時間,前面才有幾個人影顯現,漸漸地人影越來越清晰,劉完虎又甩了個響鞭,馬車超過了四人向前駛去。

劉完虎突然感到周身一陣陣地發冷,不自覺地拉緊了衣襟。他周身很是不自在,像一張無形的網一樣罩著自己,而無法動彈。劉完虎覺得四人的眼睛就像刀一樣刺向自己,禁不住激靈地打了個寒戰。好重的殺氣啊!

劉完虎不自覺地又甩了個響鞕,想讓老馬更快一些,好離四人更遠一點。

「等等」,突然一個人說話了,「你的鞕甩的好響啊,你不知道我有耳病?」冰冷的聲音刺得劉完虎又一次縮了縮脖子。

「客官,說的是,小的真的不知,小的下回不敢了」,劉完虎小心地陪著不是。

「下回,這回怎麼辦?」

「是,是,是……」劉完虎點頭哈腰,低聲下氣地陪著小心。劉完虎知道,麻煩自動找上了自己。

這四個人就是河西歐陽家四傑,老大歐陽忍,老二歐陽能,老三歐陽雄,老四歐陽聲,在河西地界上也是說一不二的響噹噹的角色。歐陽家的人一向是不出河西地界的,今天怎麼在這個地方碰到了呢?劉完虎確實感到很是奇怪。

老四歐陽聲毫無徵兆地突然出手如風,五指如鉤,直襲向劉完虎的咽喉,劉完虎直覺勁風襲體,呼吸也不順暢了!

「你……」,劉完虎驚叫,但洶湧而來的勁風像一道牆壓向劉完虎,以至於驚叫聲都被強勁的力道堵了回去,劉完虎就像風浪中一葉扁舟,身不由已,任人宰割。

歐陽聲冷笑,笑聲刺耳,冰冷,他正享受殺人的快感!突然他的命脈門一緊,有一隻手已經搭在他的命脈門,力道引而不發。他發出的洶湧的勁道猶如石沉大海一樣,消遁於無形。要知道歐陽聲這霸道的勁氣,已經罩住了劉完虎,歐陽聲自信任何人是無法承受這致命一擊。但難以置信的是,在這勁氣中突然多了一隻手,不但防位自己的勁氣,並且他自己已經受人控制,不能動彈。王中珏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劉完虎的身旁邊,手搭在歐陽聲的命門。

「等,等……」王中珏的手搭在了歐陽聲的命門大穴上,但力道引而不發,輕聲說,「你覺得殺人很有趣,是吧,你覺得殺人很有意思?其實殺人真的最無趣的一件事。」

「你沒有殺過人,怎麼知道這裡面的樂趣呢?我……」,突然歐陽聲感到一股柔和的力從他的命門侵入,暖洋洋的,舒服之極,然而他的力道就像千年寒冰遇見溫暖陽光一樣,慢慢地消融。歐陽聲收羅心神,急急靜心運功對抗這股柔和的溫暖的力道。一會兒額頭溢出密密的細小的汗珠,歐陽聲感到他的面部肌肉開始抽搐,他被王中珏控制的胳膊好像慢慢地從他的身體上消失一樣,逐漸失去了知覺。

「手下留情,留情……」,歐陽忍急急地說。

「我要讓你知道一件事,在我面前最好不要殺人。對於我的朋友你要尊重一點,不要動不動就起殺心」王中珏緩慢地說,但語氣透著不容質疑的權威,「你對我的朋友起了殺心,你要用代價來還」

王中珏鬆開了搭在歐陽聲命門的手說道:「你這條胳膊,做平常的事還可以運用如常,最好不要用這隻手拿刀殺人,否則你的整個人都會不好」

「我不信,我現在要殺人,你奈我何?」,歐陽聲試著用功,他的這條胳膊突然像萬條螞蟻在啃咬,既痛又痒痒,說不出的有多難受,歐陽聲勉力強忍,一會兒功夫,歐陽聲滿臉通紅,汗珠如雨,混身都在顫抖,狼狽異常。歐陽聲倒也是條漢子,如此的痛癢折磨著,一聲不吭。

「其實你也用不著這麼拚命地忍受,當你很難受時,你喊出來,或許能好受一點,我知道這個苦楚」,王中珏掏出一個小瓶,倒出一粒藥丸遞給了歐陽聲,「我敬你是一條漢子,把這個服下,能解這次的痛苦,以後就看你的了,不過每次你想用這條胳膊殺人,都會出現相同的事,會持續三天,然後會慢慢消失」

歐陽三兄弟也圍過來,扶著歐陽聲。檢查了一下歐陽聲的胳膊,沒有異常。他們用眼神交流著,知道今天是碰到的不是善主,但找回面子的話還是要說的。歐陽忍抱拳對著劉完虎說道:「我四兄弟學藝不精,過幾年一定登門求教,後會有期。」歐家四兄弟轉身徑直走去,他們沒有原路返回,而是仍然沿路向前。

王中珏,劉完虎仍然能清晰地聽到他們的談話。

「走吧,還有正事沒有辦呢,別耽擱了」

「大哥,就這樣放他們走了,老四的傷怎麼辦呢?」

「老四的胳膊看起來沒有什麼異樣,就這樣吧,正事要緊!」。

歐陽四兄弟漸漸地遠去消失在西下的太陽的餘暉之中。

劉完虎的心終於綻開了,原以為年輕的王中珏一踏入江湖這個事非之地,就會不問青紅皂白,一通亂殺,攪得江湖腥風血雨,今天看來他並沒有隨意殺人,這是很好的一件事!

王中珏為了報仇而活著,為了報仇而進入江湖。在王中珏的內心深處,仇深似海,這個巨大的心魔纏繞在這個年輕人的心頭,這個巨大的石頭壓在王中珏的心裡,揮之不去,可憐的王中珏只有默默地承受著,承受著……

今天發生的事能使劉完虎放心,王中珏並不是一個殺人的機器,而是會想事的復仇機器。謝天謝地,阿彌托佛。

王中珏沒有回到馬車,而是凝視著天邊的血紅的夕陽,吶吶地說:「白天又要結束了,這該死的夜又要來了」

「走吧,少爺」劉完虎輕聲地說。

馬車又湊起了單調的吱吱扭扭的小曲,駛進了殘陽如血的餘輝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牛刀小試

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