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議事

第13章 議事

父女二人坐下來詳細地討論這兩份文檔,都是關於敦煌長史府的事,這上面別的不說,就這幾個字:夜郎國積極籌備復國,足以驚得掉了下巴!父女二人對此雖然有些懷疑,但面對這樣的事,任何有膽識的人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所以父女兩人必需要選擇一條路的話,選擇的是大義,不能讓復國的得呈,這是最低的底線!

既然路已經選好了,就要堅定沿著選好的路義無返顧地走下去!包打聽需要做的是什麼呢?

上官文棟覺得女兒做的很對,首先得找收集資料的人,了解一下是怎麼回事,這些資料是用什麼方法得到的!然後再做下步的決定。

上官文棟總覺得既然把這件事傳了過來,肯定不是簡單的一件事,包打聽需要準備,但又不能鬧得動靜太大!

「包打聽是不是找一個什麼借口,讓所有人都有所準備,如果這種事是真的,那就不是一個兩個人的事,而是所有人的事」上官依依加重了口氣說道,「必需是所有人的事!」

「對,面對這種事,只要有血性的人,都脫不了干係,但現在事情沒有弄清楚前,不能驚動任何人!」

「爹,等白堂到了,了解了一些情況后,我想和白堂主一起去敦煌長史府看看去」上官依依商量的口氣說道。

「你,去敦煌......」上官文棟有些猶豫,道,「路途遙遠,你能吃得消嗎?」

「爹......,女兒不是金絲雀」上官依依說道,「你就讓女兒去吧,讓女兒到外面走走,見見世面吧。女兒總是對著那個話筒,煩都快煩死了!」

上官文棟有些舉棋不定,他這個寶貝女兒,從小就沒有離開過自己,今天寶貝女兒突然提出要到敦煌看看,一時讓上官文棟無法適應,在他的眼裡,女兒永遠是是個長不大的懵懂小孩!但現在女兒已經要走自己的路了!女兒長大了,當爹的到放手的時候了,上官文棟有些傷感,是該讓女兒自己去決定事的時候了!

「好吧,爹答應你了,但你一定要小心在意,不能出半點差錯,我女兒是怎麼出去,要怎麼回來!」上官文棟嚴肅地說道。

「謝謝爹,女兒理會得來。」上官依依高興地說,「現在就等白堂主了」

「傳令,命敦煌白堂主四天後,即6月28日,來包打聽議事,不得有誤,如若誤期,提頭來見!」敦煌白堂主讀著接到的包打聽命令,心裏面只犯嘀咕,首先他快速地梳理著他經手過的所有的事,並沒有發現什麼漏洞,也沒有處理不當的事!白堂主的心稍稍平定了下來。但是包打聽越級給他下達命令,這本身卻是極不正常的一件事,在白堂主記憶里,還從來沒有遇到過的!

白堂主知道,在包打聽傳遞信息,一般不會越級傳遞命令,最長用的就是自己的頂頭上司直接傳遞命今,如果越級傳遞,那就說明肯定有重大的事發生,而且是致命的事!

白堂主心中卻有些忐忑,他懷疑自己的頂頭上司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而使包打聽直接越過上司而給自己傳達命令!他犯了什麼錯誤呢?自己的上司也是一位嚴謹的人,不會輕易觸動包打聽的規矩!難道是手腳不幹凈,對錢財動了手腳?......一道命令,使白堂主有些疑神疑鬼,好像自己有什麼把柄被包打聽抓住,自己的小辮子被包打聽揪住不放一樣!

白堂主啞然失笑,自己實在是想多了,現在最主要的是將自己已經完成的和正在完成的工作整理個頭緒,以備包打聽的垂詢,這才是現下最主要的事,至於其它的事,那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

白堂主突然想起一件事,就是前幾天呈給包打聽關於敦煌長史府看起來確實有些可怕的信息,「莫非與此有關?」,他心裡想著,「肯定是,包打聽對此事已經嚴重關注了,自己對這件事要謹慎對待!」

白堂主沒有把握對這件事的真實性做出正確的判斷,只是覺得這件事實在太重要,也太驚人!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是包打聽一貫的作法,所以無論是誰,對於模稜兩可的事,眾人仍然會報上去,然後經過多方查證,去其真偽。如果沒有報,在你的地界上確實發生了此事,那就是你的失職。包打聽對失職的幫眾的懲罰是嚴厲的!如果所報的事與所出現的事相一致,包打聽的獎賞也是非常豐厚的。

這個驚人的信息是白堂主安插在敦煌長史府的人—釘子傳出來的,相信這個釘在長史府生活的十幾年的時間裡,總會發現什麼蛛絲馬跡,總會體查到什麼異樣的地方,也許是長史府不可告人的事的親為者,更增添了事情的可信度。白堂主對他的這個釘子深信不移。釘子言辭鑿鑿態度沒有撒謊跡象可尋!白堂主對他的這顆釘子有百倍的信心的。

白堂主將他這幾天要乾的事也整理出來,列了一個單子,命人請來副堂主,詳細地交代清楚。就連用幾個人,幹什麼,怎麼干都要交代的一清二楚。顯然白堂主是一個有能力的幹將!這樣的幹將所得到的信息的可信度肯定是很高的!

早有人準備好上路的用品和馬匹,白堂主挑選了四個隨從,騎馬向金城方向奔去。他們不能耽擱時間太久,因為包打聽只給了他們四天時間,白堂主的傻想和交代工作足足用去了半天的時間,以至於給他留下趕路時間也減少了半天,所以白堂主必需要快馬加鞭,刻不容緩地趕路。

張明醒了。王中珏和劉完虎的及時出手相救,把他從黑衣人手中搶了回來,也搶回來他自己的性命。由於之前的打鬥過於急烈,現在突然停了下來,他感到混身的骨頭好像都在疼痛,自己每一塊肌肉在灼燒般的痛楚。張明想起身坐起,但自己的身體猶如散了架似的,混身軟綿綿地毫無著力處,隨著身子動了,痛楚更巨,張明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你最好別動,痛楚才會減輕」劉完虎說道,「這是劇烈打鬥之後必然要出現的現象,現在好好休息再過一炷香的時間就回恢復!」

「來吧,喝口水,吃點東西,體力恢復得更快」劉完虎將給張明灌些水喝,又餵了些吃的。

王中珏半躺在在草鋪上,不時地扯些青草餵給老馬吃,老馬一邊吃著主人喂的青草,一邊打著響鼻,甩著尾巴。它也好像在享受著難得的安寧。

「黑衣人,黑衣人……」王中珏努力地從他的記憶中尋找著,想找出這些黑衣人的蛛絲馬跡,但在他的記憶中沒任何的痕迹於黑衣人相仿。「他們簡直是一群惡魔,毒蛇,豺狼……」

「黑衣人是些什麼人呢,等張明醒了,看看他能不能知道一點。」劉完虎看著張明說道。

「對於黑衣人也許他知道些什麼,也許他什麼也不知道,估計什麼不知道就是你想要的結果。」王中珏笑了笑了說道。

「這幫黑衣人訓練有素,箭法精準,進退有矩,是利害的角色」劉完虎說道。

「可是這利害的角色,咱們一點也不了解,這才是最可怕的。他或許是對手,或許不是,但無論怎樣,必需要了解,才是最正確的選擇」王中珏有些擔心地說道,「古人說過知已知彼,百戰不殆」。

「黑衣人用的武功不是各門各派的武功套路,而是擺開陣勢互相配合,互相掩護攻防,好像都是訓練有素的軍隊戰士」劉完虎說道。

王中珏讚賞地點了點頭,道:「噢,還是你比較犀利,能觀察出這些門道,能說出這些特點,黑衣人只要有特點,難怕有一丁點的不同之處,就好辦多了,總會能找到他們的!就怕什麼也不知道而去尋訪,那才是大海撈針般的難啊。」

昏睡了一個晚上的張明終於醒了,他活動活動身子,不是那麼痛,但仍然酸酸的,不是很好受!傷勢經過劉完虎的包紮,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

張明掙扎著坐了起來,道:「謝謝兩位大俠的救命大恩,小的永生難忘,請問兩位尊姓大名,日後再來謝過」

「好說,好說……」王中珏說道,「有一事不明,黑衣人為何會對你們如此狠毒,斬盡殺絕,這得多大仇多大恨啊!」

「一言難盡,自從路盡客店慘敗……」張明說道

「路盡客店?」王中珏,孫完虎異口同聲地驚問道。

「是啊,路盡客店慘敗之後,眾人回到了敦煌長史府……」張明將這些時間敦煌長史府所發生的事,一股腦詳細地說給了王中珏他們二人聽。

「原來是這樣,看來,咱們兩個真的和什麼敦煌長史府有緣啊,這次又救了一位他們的人!」王中珏微笑首說道。

「你們知道殺你的這些黑衣人的來歷嗎?」王中珏問道。

「一無所知,聽其他人說,好像和一個叫什麼夜郎古國有關,具體情況在下就不得而知了」張明不是很肯定地說道。

「夜郎古國?……」王中珏問道,「他是在書中看到過有這麼個國家,但具體的詳細情況,他也不甚了解」

但這也間接地印證了劉完虎的看法,黑衣人確實是訓練有素的軍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章 議事

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