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棘手的事想通了

第12章 棘手的事想通了

「這個地方怨氣太重,離開這裡吧!」王中珏來到大樹下,對劉完虎說道,「那個救下來的老兄沒什麼大礙吧?」

「少爺,他還好吧!只是由於驚嚇過度,內力用竭,現在昏迷狀態,相信睡一會兒就會好的!」劉完虎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回答王中珏的問話。

馬車又上路了,老馬這次乖乖地跟在馬車後面走著,天黑老馬也需要主人的陪伴!王中珏這次的敦煌之行已經註定是不平常的,一路坎坷。

敦煌長史府一籌莫展,長者就猶如瞎子,聾子一樣,對於外面一無所知,江湖之事,也不甚了解。雖然莊主已經明確告訴他,路盡客店的事要放放,但長者心裡有一百個不安心。他的心裡總覺得這件事不能這樣結束,怎麼也要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他又安排出去了一批人到府外面打探信息!但是直到今天出去的人仍然杳無音信!這事由於我的失職而折損了敦煌長史府的威名,我必需要回來,即使付出任何代價,那怕是付出的是以生命為代價,也要把失去的要回來!

敦煌長史府的長者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不能這樣坐以待斃,他必需有所作為,該承擔的責任必需由自己來承擔,不能藏在巨人身後當懦夫!但莊主已經吩咐了,把路盡客店的事放放,怎麼才能讓自己去執行這次任務呢?長者心裡思量著。

敦煌的包打聽分點的白堂主,將關於敦煌長史府的情況的厚厚的文檔已經放在到上官依依的案上,離七天還差一天。

上官依依看到這厚厚的文檔,心裡說道「這還差不多,不管怎麼樣,這份量足夠了,至於內容是否有用,看看再說!」

「傳話下去,敦煌白堂主及堂眾,爾等收集信息又快又多,獎黃金五十兩,如果內容能為我所用,再獎黃金五十兩」命令從話筒傳向外面,立即有人執行,不出幾天,獎賞就會發放到白堂主及堂眾。包打聽執行的高效性,堅決性世間少有。

上官依依打開了文檔,越看越心驚,越看越不安,這個重大的事件,她還真的做不了主,如果這個事件真的被敦煌長史府做成了,危及的不僅僅是中原的武林,而且還危及到國家!「天啦……」,細密的汗珠層層地布滿了上官依依的額頭,眉頭緊蹙,臉頰微紅,每當上官依依遇見重大事件時,她都會沉不住氣,緊張,忐忑不安,有時候也顯得六神無主!

「傳令,命敦煌白堂主兩天後,即6月28日,來包打聽議事,不得有誤,如若誤期,提頭來見!」包打聽命令一向是簡單明了!上官依依發的命令也是當機立斷,雷厲風行,容不得半點析扣,對於這樣重要的事情,她必需要親自了解一下!

上官依依對於這個沉重的信息的確感到負不起責任,別說她一個柔弱女子,就是整個包打聽都扛不住!如果這件事一不小心處理不恰當,就會引禍上身,而且很有可能會招來滅頂之災!處理這件事必需慎之有慎。

上官依依每遇到重大的事時,就會想到她的父親;她在想像著父親如果遇到這種重大的事,會怎麼處理?會不會和她一樣也是六神無主,「不,不……肯定不會,父親肯定會應付自如,完美地處理好這件事的!」,每一個少女最崇拜的就是自己的父親,在女兒的眼裡,父親是萬能的,像神人一樣,能處理任何事,能解決任何問題!在上官依依的眼裡,她的父親也像神人,也是大英雄,任何困難的事,只要到父親那就會迎刃而解!

上官依依想到了自己的父親,心裡放鬆多了,頓感自己緊繃的神經輕鬆多了。上官依依微微笑了笑,心說「多大的事,沒有什麼事能難倒包打聽上官父女倆的!」。

上官依依自信是有根源的,這些年來,無論父親還是自己都沒有出過差錯,相信這次也會能平穩度過的。上官依依將文檔捂在胸前,一邊思考著對策,一邊輕步走出房間......

上官文棟今天的心情可不怎麼好,緊繃的心始終無法敞開,他抬臉望著蔚藍的天空,不停地問自己為什麼今天會如此的緊張,為什麼今天腦海一片空白,為什麼今天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會過得很漫長,為什麼今天他無法集中注意力進行思考!這樣的心情上官文棟從來沒有遇到過,今天對於他來說是最特別的一天!也是最難的一天,生平還從沒有遇到過。

上官文棟今天遇到一件非常棘手的事,這件事攪得他心緒煩亂。他有些懷疑自己,這是怎麼了,往常他每遇到一事,都如過眼煙雲,輕描淡寫,輕鬆應對,一彈指間,萬全之策就會應運而生。可是今天,他怎麼也無法集中心力,想起對策。上官文棟覺得這事太重大了,容不得他半點的輕率,他必需要出一個萬全之策。

上官文棟手中有一券文書,使他心神不定,不能思考的事就是出自這文書上的信息!上官文棟漸漸集中心智,慢慢地思考了很多,他一邊沉吟著,一邊用文書打著另一隻手,他怎麼選,如何選,陷入了兩難。最好的一種選法,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什麼都不知道,不管不問,但這個可能嗎?避了一時,不能避一世,將來如果江湖中有人知曉這件事,那可是子孫後代都抬不起頭的蒙羞祖先的事!是一條不歸路。那麼其它的選法呢?只有流血!不僅僅是他們父女兩的血要流,而且包打聽所有的人都有可能卷進到這場爭鬥而流干血,這是他最不願看到的,但有什麼辦法避免呢?上官文棟真還沒有想的出!他的心也亂了!

上官依依雙眉緊蹙,她靜靜的思考著,彷彿周圍的一切都已不存在,置身於這個難決的信息中,她皺著眉頭在心裡想了無數次的歷害得失,但每一個所得利益都會被兩個字「大義」推翻。上官依依睿智的雙眼如一汪深幽的潭水,每一個對於包打聽有害的細節都印在心頭,這些她不能不顧,也不能不管,她絞盡腦汁想著應對的方法......,許久許久之後,他的雙眼一亮似是有了答案,緊蹙的眉頭鬆開,像得了糖的孩子,愉悅地嘆了口氣。

上官依依一邊想著事,一邊信步來到後院,不知不覺來到了父親經常待的小亭子,上官文棟也在亭子,面色已經緩和很多,已經想通重大的事情!

「爹,女兒又遇到了棘手的事,但現在想通了!」上官依依有些激動地說道。

「噢,今天為父也遇室一件重要的事,現在也想通了!」上官文棟揚了揚手中的文檔說道。

「想必爹遇到的難以做出決定的事和女兒相同?」上官依依微笑著說道。

「看女兒高興的樣子,想必也想通了最重要的關鍵點。」上官文棟已經明白,他這個乖女兒,一旦做出決定,總會有不同於自己的觀點,而總是對整個事態發展局勢判斷的有益的補充。

父女兩個心中早已猜中了他們都說的那一件事!父親看似將包打聽的事全權交給女兒打理,但他有著自己的一些人,在暗暗地幫助著女兒,在扶持著女兒,必要時他會安排出得力幹將替女兒排除艱難,當然做這些事的時候,他會拉捏分寸,不僅要讓女兒順利地完成任務,而且要讓女兒感覺到為了完成任務,她掌管的包打聽付出了很多,更重要的是不能讓女兒知道他仍然暗中幫助她,要讓女兒有一種獨立打理的成就感。要使女兒遇事獨立判斷,自信,果斷,不慌亂,有自己的主張,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上官文棟最想看到的!讓他欣慰的是,他的女兒恰恰在這些方面表現的特別好,這就夠了,這種能力是他這個當爹的給乖女兒給的最好的禮物,這個禮物成為女兒終身的享受而受益終生!

上官依依自從打理包打聽時,倒也艱難,但每每都能化險為夷,隱約中她總覺得有人在暗中相助,但都是她群盡了所有的努力之後,就差臨門一腳就要成功的最後時刻,感到後勁不足,就在這個時候關鍵的時刻總會有人出現給她提個建議,或者幫她做最後的臨門一腳的事。上宮依依雖然有些遺憾,整件事都不是她自己完成的,但也可以接受,因為所有的鋪墊都是她的努力下完成的,臨門一腳是水到渠成,但為什麼這一腳總是踢不出去,這才是她需要研究的問題!這才是她需要改進的缺點,要不永遠是她上官依依致命的缺點!她必需要把這個致命的缺點補過來,至於為什麼會出現最後的一腳踢不出去的現象呢?上官依依一時還沒有想明白,可能在執行過程中有些地方考慮欠周到,或者遺漏了什麼細小的細節,這個細節是某一分支的關鍵點,以至於臨門一腳踢不出去。她必需得解決這個缺點!

「爹,既然你我都想通了,何不寫在紙上,同時亮出,看看英雄所見略同不」

「嗯,好主意!」上官文棟提起筆寫下了兩個字,將筆遞給了上官依依,她背身也寫下了字。

兩個人轉過身來,微笑著同時展開,紙上寫著「大義」二字。

「哈哈……「上官文棟大笑,原來乖女兒和為父想到一起了!

兩個人都是想到的是同一件事,因為兩個人手裡拿著的都是關於敦煌長史府的驚人的相關信息,唯一的區別是不同的人分別遞給父女兩個人而已!包打聽的所有事對於父女二人來說都不是秘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章 棘手的事想通了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