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黑暗中的眼睛

第二百五十五章 黑暗中的眼睛

傻老七這種人殺人,不存在心理安全區之類的東西,之所以要姚倩雯收集其殺戮事件的全部位置,只是想憑藉我的經驗與直覺,判斷這傢伙大概打算在什麼位置吸引四十二的注意。

雖然位置找到了,我也十分自信,然而到了那裡,我卻完全沒有找到傻老七殘留的痕迹。

對,就連那種蛇人的氣味也從未在那個位置出現過。

「不應該……」我疑惑。

附近就有殺戮事件的發生點,可即便是那裡,我依舊找不到蛇人亞種的味道。

難道說,一開始就判斷有誤嗎?可是除了他,還會有誰同時創造出被腐蝕的屍體以及黃金化?

「怎麼了,叔?」姚倩雯看出我的心事,「那個傢伙不在這附近嗎?」

我搖頭,「不知道。不過我突然覺得,事情似乎沒有我想象的那麼簡單。」

「那我們……」

「讓我想想。」

附近有一棟大廈,現在被警戒線阻攔,那裡據說是這一次死亡人數最多的地點,四周布滿警車。看著那個位置,我思考片刻,最終做了一個決定。

「丫頭,我需要你幫我個忙。」

「好啊!」

我本以為她會拒絕,沒想到同意的如此痛快。

「我還沒說什麼忙?」

「嘿呀,我也不能總做個混子啊,偶爾也要有點價值的!讓我找什麼資料么!」姚倩雯拿出手機。

我無奈一笑,「不是那種簡單的事情。」

這丫頭眼中閃過疑惑,好奇的問道:「那是什麼?」

「那邊很多警車,稍後我幫你弄一套衣服,你幫我混入那棟大廈,然後隨便找一具屍體,切下一部分組織,肉也好,骨頭也好,帶出來給我看。」

本來還有些小興奮的姚倩雯,在我說完全部內容后,立刻就僵了表情,「搞……搞什麼啊,叔你這開玩笑的吧!那麼多人,那麼多警察,你,你……你這是要玩死我,我做不來,做不來的。再說,你要那些東西做什麼?」

我一隻手搭在姚倩雯的頭上,「雖然這事不簡單,但你不會做不來。我還記得,你差點被元將殺死之前的自殺式衝鋒,而後又在意識崩潰前,吐出舌頭以求重生的機會,那可不是什麼人都做得來的。」

「那不是逼急了么……」

「總之,你一定做得到。況且就是因為人多,事情緊迫,你反而沒那麼容易被發現。」

「那你自己為什麼不做?」她好奇。

我指了指自己的雙眼,又看了看姚倩雯,「這點我還真做不到。相比我,你看起來更像個傻子,不會那麼容易被人關注。」

「嗯……」姚倩雯盯我,憋了半天,「叔,你這是……誇我?」

我點頭,「同意了?」

「為什麼聽你這夸人的話反而開心不起來啊!」

總之,事情就這麼定下了。

我的觸鬚體外槽控,越發熟練,在附近找機會於地下延伸觸鬚,擊暈某輛警車中的女警。她身材與姚倩雯差不多,在其昏迷后,我便以觸鬚槽控,令其到附近商場內與姚倩雯更換衣服。

「叔,那……那我可去了啊?」

「去吧,回頭就到這裡來見我。」我準備在商場內等消息。

「好嘞!叔!等我好消息哦!」

姚倩雯的抗拒來的快,散的也快,離開時已經是信心滿滿。這又不由得讓我想到她從元將手中逃生的那一刻。果然,被杜幽蘭選中的人,多少都會有些不同,起碼和她看起來的樣子不同。

……

接下來,我閑著沒事,就到商場樓上的書店看書,感覺姚倩雯完成這件事,至少要一個半小時以上。然而這書,我剛剛看了三十分鐘,就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將我環繞。

於是,我將書放下,掃視書架左右。

除了我以外,眼前這個位置似乎並沒有其他人。

可為什麼……

為什麼總覺得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在我有察覺,卻又沒辦法捕捉的角落裡。

這感覺讓我想到了傻老七的窺視。

我心頭一緊,可馬上又將這警惕稍微放鬆了些,如果真的是他,恐怕黃金心臟已經給我信號。他的背後黃金化能力,十分危險。那麼不是他的話,會是誰在盯著我呢?

我開始尋找。

安靜的書店中,似乎只存在我的腳步聲,我轉遍了大半個書店,卻又一無所獲。

而那種感覺,也在我的尋找之中,逐漸淡化。

「……錯覺嗎?不應該。」

看看時間,我感覺已經差不多,而那莫名其妙的感覺也讓我十分不舒服,於是我打算離開這書店。可就在走到書店門口的時候,鼻腔之中突然湧入一股蛇人的氣味!而且瞬間被那味道填滿!!

只是此刻,似乎也不需要味道來助我尋找,因為那散發味道的主人,已經出現在我面前。

他眼神慌亂,又從慌亂之中幾乎無縫銜接了他詭異的微笑,「真是沒有想到啊,神仙。」

是傻老七。

居然是他?

他走向我,我也走向他,在我們擦肩的一瞬間,他在我耳邊低聲問道:「神仙,我好奇一件事,你究竟怎麼做到模仿我的?我本來以為是四十二……當然,他應該也做不到。所以,我就更覺得這事有意思了。」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哦?那就奇怪了,你不是希望在此見到我嗎?」

我點頭,「那倒是沒錯,我希望見到你,而且是最後一面。你與這個世界的最後一面。」

「哈哈……你說話也有意思。為什麼?為了四十二?你們的感情看起來不像那麼好的樣子。還是說,你們在做些什麼,而他此刻不能暴丶露,如果因為我而大張旗鼓的惹出什麼麻煩,也會因此而對你不利?是這樣嗎?」

「呵……」

「你笑什麼?」他問。

「我在笑,幸虧你還沒有過於強大。強到我無法解決的地步。」

「你殺不了我的,你忘了嗎,我的命運是被四十二終結。除了他之外,我對任何人都是無解的存在。」

「是嗎?不過我不是你,也沒有看上去那麼相信命運。」

「哎,我真的不想跟你動手,總覺得殺你一點意思都沒有。你雖然從不對我可氣,可似乎,又從來沒有任何讓我愉快的眼神,就是那些厭惡、嫌棄、覺得我噁心的眼神……要不,你羞辱我一陣子,我們再打?」

「你是真賤。」

「哈哈哈……這也行,也行。」說到這,他突然一把抓住我肩膀,繼續低聲道:「不過這裡不行,整個商場人太多,不符合我的風格,附近有個公園,現在中午太陽大,人正少,我們去那打。」

「好」

……

於是,我們離開商場,來到附近公園。

我與傻老七的爭鬥,一觸即發,他化身黃沙,與元將的能力幾乎一模一樣。其實之前我就在想,傻老七從前究竟經歷了什麼?而從他與元將的關聯來看,也絕非只闖過前幾關那麼簡單。現在想來,沙漠中我們遇襲,應該就是他的傑作,這傢伙從某種程度上講,是可以操控元將的。我還記得之前與元將對決,那怪物也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它說:不再被任何人控制。

只是現在還無法解開這謎團。

而相比這謎團本身,此刻我更在意的是傻老七的弱點。元將的弱點,是沒有實體,執念化為類似靈魂的東西,操控著黃沙。這弱點,同樣也成了它某種程度上無敵的資本。對付元將,我可以用三十五人王蟲的能力抽出其執念。

但對付傻老七,我又該如何?

我試著擊潰黃沙,傻老七沒事。

我用王蟲的能力抽執念,他更是不懼。

難道這傢伙就成了真正的無敵嗎?

為了找到他的破綻,我始終穿梭於四周的建築物,假山,運動器材之間,為的就是不讓自己被黃沙碰觸。這戰場對我來說有個好處,就是相比於沙漠,能夠借力的點有許多,不至於很輕易的就被黃沙圍死。

我躲得久了,就連傻老七也開始不耐煩,某一刻化身人形出現在我面前不遠處,嘲諷道:「你剛剛不是說今天殺定我了嗎?怎麼,就只是躲嗎?我還以為你真的有什麼辦法對付我。虛張聲勢的話,也太蠢了。」

我沒有理會他說話的內容,而是專心看著他此刻化身的人形。

其實不斷躲閃,也是在等這一刻。

我始終不信,這世上有什麼東西,是無懈可擊的。即便是元將,也只是看起來無敵而已。傻老七一定也有弱點,只是那個弱點,現在我還未發現。不過我倒是想到了一個更好的戰場。

繼續向西移動,我很快便要靠近公園的人工湖,那裡的話,戰局應該會再次改變。

我一直想試試,這沙子到了水中,又會怎樣。

「你想靠近水?」但傻老七也看穿了我的意圖,「其實沒什麼用的。」

可他卻並不在意,說完,身體便再次化為黃沙,碎裂在我面前。

真是詭異的一幕。

那種碎裂,非常像之前左元的黑沙分丶身消散時的模樣。只是與左元不同,左元的黑沙是蟲毒,在被我適應后,懼怕我的蟲毒。而我,暫時還沒有適應這噬人黃沙。不過說起來,左元的分丶身最初也欺騙了我很久,我一直以為他是真身化為沙子,又可隨時重塑。若不是我的蟲毒剛好克制,可能左元會欺騙我更久,而他的黑沙,在無敵的假象這方面,與眼前的黃沙,倒是操相同。

所以想到這,我心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是否在黃沙上尋找傻老七的弱點,本身就是一個錯誤?

是否他與左元一樣,本體也藏在某個角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蟲生:絕命之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蟲生:絕命之旅目錄 蟲生:絕命之旅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五章 黑暗中的眼睛

9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