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63.同游東宮(一)

第60章 63.同游東宮(一)

見小林子離去,已知他心中不屑。在他看來,引胡璋生恨一計確屬多餘,便就著二人眼下的關係,其恨只會增,不會減。

蕭惎心中卻是暗喜,如此大費周章安排此等,不過迷惑小林子,是為將日後之事栽贓嫁禍而已。餘下重事還需同別人商議終此。

算著時間,顧長嫣當是已安頓好了那人,蕭惎便去偏殿尋她。

扣了門,顧長嫣相迎,髮絲凌亂,面有紅暈。

蕭惎問:「可是安頓好了?」

顧長嫣應道:「好了。」

蕭惎見二人卡在門前不妥,示意道:「進去再說。」

二人入了房中對坐,蕭惎從袖中取出一物。顧長嫣細瞧,見是一雪玉簪子,雖看著名貴,卻模樣老式。

蕭惎將簪子遞與顧長嫣,道:「明日游宮之時你將這發簪戴著,莫要插在太過顯眼的地方,妝容素些便可。」

顧長嫣聽此亦未見有疑惑,斂眸柔聲應道:「長嫣記著了。」

「裝作風寒之事小林子可與你說了?」

「說了,殿下可放心。」

「少咳幾聲,莫要演得過了。」

顧長嫣聞此心中有惑,問道:「為何如此?」

蕭惎把玩著玉器,垂眸道:「是否能引胡璋生恨倒不要緊,要緊的是令他懷疑蕭曄一直對他存有殺心。」

說著,蕭惎已無心把玩手中之物,抬眸道:「胡璋早有不臣之心,若他懷疑他那亡妻是蕭曄所害,再有流言或可亂他心智。到時尋人刺殺胡璋,他不論查清是誰,都會認定是蕭曄所使。如他知曉性命將危,便能被挑唆造反。」

顧長嫣頷首,問道:「可若是不成呢?」

蕭惎神色有倦,道:「不成,便令想他法。只是我一日不登基,便一日後患無窮。」

「那登基之後呢?」

蕭惎看她,未有所答。她哪裡知曉。

沉默片刻,蕭惎重回思緒,說:「長嫣回去歇息罷。待明日,好好騙那胡璋。」

顧長嫣俯首退下,帶門離去。

次日未等天明,仰看微亮,蕭惎便被小林子叫醒,以備游宮。

蕭惎將將起來,睡眼朦朧,便聽著小林子絮絮叨叨地安頓這、安頓那,不免聽得心煩,便將那人打發了出去,落得清凈,自己擺弄著衣裳髮飾。

只未等這番了了八九,便有顧長嫣未扣門而入。

看她著裝打扮,蕭惎心中不由稱妙——那畫中人著一身素衣,盤髻插簪,目色平和,庄靜容華;顧長嫣卻髮髻復繁,白玉簪更難尋,暗白長裙泛青,清麗華貴。看二人無分毫相像,卻渺感神似。當是神情學得好。

蕭惎甚是欣喜,不計被擾之惱,贊道:「長嫣甚是聰慧,吾不及你。」

顧長嫣聞此一笑,說:「殿下實屬謬讚。長嫣想著時間快到了,便來尋殿下。另昨日之囑若留有遺漏,殿下也好告與長嫣。」

蕭惎前去攙著顧長嫣,笑道:「並無別他。我倆還是先一同去拜見父皇的好。」

當此時,小林子來催,三人便同行移至正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章 63.同游東宮(一)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