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62.預測謀划

第59章 62.預測謀划

見顧長嫣走了,蕭惎同小林子說:「若能將趙英寒留下是好。我總覺著她日後定然有用。勞煩你將她那些個來歷事情與長嫣說說,平日里也照應著那二人。」

小林子答道:「奴才記著了。只是胡璋之事,只借他亡妻之恨能否確保?」若此計換作是他,必定毫無作用。

蕭惎蹙眉道:「自然不能。只令他對那人再有起疑生異便可。」

「此事該如何安排?」

「右相胡璋之妻自幼端良貌美,惠得傳記天下盡知,故有人因其嫁與別家而求之不得因愛生恨,以造天惡。」

小林子遲疑:「這……」

「美人不能在懷,更無奈此情不得宣洩。江山社稷為重,怎能因一人之閑愁以禍蒼生?遂此恨何解,你可知曉?」

看蕭惎裝模作樣,小林子甚是想笑,卻總不應景,只得配合那人,嚴肅應道:「是。奴才找人抖摟消息去。」

「不可。空穴來風怎可令他輕信。」

又一思索,蕭惎道:「從前造這梧桐樹林所為之人,可是天下皆知?」

小林子恭敬答道:「非也。知此事者甚少,那人早已沒了,我先前與殿下說的也只是道聽途說。」

蕭惎又蹙眉,問:「道聽途說?」

「是聽人說的,跟皇上時日長些的人都知道,當是真的。只是無人知道那女子的身份,眾人只是聽說有此事。胡璋對此事也當是模糊。」

聞此,蕭惎無言,沉思片刻,道:「這幾日兩國聯姻,定要有與重臣同游東宮之時。到時教長嫣裝作風寒,定要時不時地咳幾下。你找幾幅胡璋先夫人的畫像來,我挑著模樣神情將長嫣打扮得稍像些。」

見小林子略顯驚愕,蕭惎以為不妥,又道:「你再去私下裡備著,引他起疑,誘他重查當年之事。切記不可證據齊全,蛛絲馬跡方能惑人不疑。待他生疑,我便要離宮,宮中之事又要托你打理。」

小林子雖有驚嘆,卻仍是問道:「殿下為何離宮?」

蕭惎答:「一來有事在身,二來我將將聯姻,兩兄皆亡,也不好教胡璋懷疑我有意參與政事。以那人的脾性,胡璋自是信我會不得培養重用的。」

未等說罷,蕭惎又忽地想起一事:「你去找人散布:胡璋之女品行不端,那日引誘廖言才害得廖言敗了名聲又失了性命。」

小林子疑惑,問道:「此事和那人又有何關係?」

蕭惎笑,漫不經心道:「並無關係,只是禍及他的名聲。兩事相加,胡璋定會徒生怨恨又將此算在那人頭上。」

小林子神色未變,應道:「奴才懂了。」

「近日多多勞煩於你,甚是心愧。我定當好好報答於你,也勞煩公公仔細做事,莫要有了差錯。你若壞我好事,你心中的好事定是熬不到我死便滅了。」此人如此伏低做小,定是所圖不小,性之能忍可見其毒。

小林子應:「是。」

「不可留嘴碎之人,你莫忘了。」

那便是一個不留。

「走罷。」

小林子作揖,恭敬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章 62.預測謀划

7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