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36.夜遊巧遇

第33章 36.夜遊巧遇

蕭惎仔細琢磨過那秘笈,此內功極為高深,若無指教,無法自行領悟通透。遂便是人人都練了那心法,也無一人能超越她。如此,蕭惎便將那《飛天笈》給了傅雲,吩咐姬遙教他們練。

行此事間,顧長嫣曾問蕭惎,是否覺得自己太過卑鄙。蕭惎笑笑答道:惎不過怕她們樹大招風,惹來殺身直禍。遂只由惎一人招風,為他們擋刀擋劍,惎何其知曉大義。

顧長嫣終是無言。常言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古人誠不欺我也。

姜太子荒淫,生平最愛的便是終日浸在花階柳市飲宴淫樂。此番借著玩樂的名頭,自是無人在意。

輕而易舉解決了此事,蕭惎愉悅,樂不可支。遂又攜著不情不願的顧長嫣逍遙快活去。若顧長嫣一有反抗之意,蕭惎便打著哈哈:惎未來的太子妃,定是溫柔賢惠,端莊大度,十分樂意給丈夫納妾,讓丈夫去尋快活的。

若顧長嫣不忍,便戳穿道:太子殿下,尋花問柳,尋常是男人做的。而您卻是個姑娘,您未免入戲太深了罷。

教人詫怪的,便是向來喜怒無常的蕭惎竟也不怪罪於顧長嫣如此玩笑。也不知是她大度了,還是捨不得顧長嫣的才能。

宛城慣出美女,風土極好,亦十分繁華。

夜裡燈火明燭,商鋪林立,人來人往,好不熱鬧。蕭惎回了本貌,人群來往擁擠,二人便牽手前行。

雖是本著佔便宜的心,可與一個人如此親近,幾十載從不曾有。

顧長嫣的手纖細溫潤,宛若無骨,輕挽著,卻仍怕捏壞。手心漸升溫,是從未有過的絲絲暖意。

踱到家糕點鋪子,顧長嫣輕捏了蕭惎的手,二人駐足。

張記糕點。

「老闆娘,兩盒杏花糕。」顧長嫣悅色道。

「哎,好。」

付了帳,許是老闆娘瞧著俊男俏女養眼,便不由說幾句。

「你們小兩口看著真真是郎才女貌,定日後能美滿長久。」

蕭惎不愛多言,遂無言。倒是顧長嫣聞之一笑,解釋道:「老闆娘,我們不是……」

「他們不是夫妻。」身後人一語,打斷了她的話。

回首,只一道頎長身影而立,高貴孤寂,清冷如霜。正是南宮隼。

南宮隼不樂意聽老闆娘說那二人是夫妻,只睜著漆黑雙眸,不喜不悲地盯著那老闆娘。

盯得那老闆亦是莫名其妙。不是夫妻便不是,玩笑罷了。作甚要如此看她。莫不是瘋病?可惜了如此俊俏的公子。

蕭惎原本喜滋滋地牽著美人的小手,欣賞著過路的美人,卻被打斷,心中不喜。便道:「你來此作甚?莫不是瞧上了我的夫人?」

南宮隼聞之,表情未有變化:「你何時有了夫人?我怎不知?」

蕭惎拔高了聲音:「趕明兒我便找老頭,替我儘快選個良辰吉日成婚。你還是莫再肖想我的夫人為好。」

「我不肖想你的夫人。」

蕭惎欲問「那你肖想誰」,卻想起上次星夜他的目光,恐他說出那般,便不語,瞧了他一眼,隻身往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章 36.夜遊巧遇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