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37.她之所恨

第34章 37.她之所恨

顧長嫣緊跟蕭惎,只也當未發生什麼,不言不語。

蕭惎兀自走著,心中納悶:近日為何總與那天盛皇遇見?

雖不甚相信是巧合,卻不知為何,竟不情願去懷疑那般眉目清淺、安然如遠山霜雪的人兒。

又曾想他熟悉,卻不然。她的回憶貧瘠,如斯人,不曾在她那可怕的一生中出現過。

看那遠去的孤影,南宮隼目光幽遠。

你我的交集唯有過往,可過往並非雲煙。我既愧對與你,如何敢來接近你,令你心傷。

信步許久,周遭燈火俱滅,一片漆黑。說再遊玩,蕭惎無甚心情。便去了明月樓歇息。

夜深反無眠,獨自倚床靜坐,望天明。

曾有多少時,如這般抬頭仰望。仰望不見藍天的高牆。黑夜又白晝,白晝又黑夜。只是那混沌的世界並無日夜。日復日,年復年。絕望不足以形容麻木,麻木不能刺破寂靜。花開了,我嗅不到清香;窗開了,我望不了天明;門驟然開了,我的心卻閉了。

「噔!噔!噔!」,有人敲門,打斷了蕭惎的思緒。

「殿下,見你房裡燈還亮著。長嫣便過來了。能否進你房裡一坐?」

蕭惎去開了鎖。

顧長嫣衣衫整齊,一件未減,像也沒睡。

「你來了?」

「長嫣有事相報。」

「嗯。」

「長嫣觀星象。三顆帝王星閃爍,各位於北,西南,西北。南宮隼幾年後雖有波折,卻是生來的帝王命。殿下與李印的命格極相似,前半生波折不定,後半生卻極平順富貴。其餘幾位現任國主皆命格破損,更有慕容席乃前世積孽,將報於今世。只帝王星之事是長嫣推測,並不能確定。」

蕭惎不在意她的分析如何,倒獨在意她將姜太子奢靡的前半生歸為「波折不定」。

「你說的波折不定,是她,還是我?」蕭惎看著顧長嫣。燭火搖曳,屋子裡忽明忽暗。美麗的皮上撕扯著暴戾,目光陰森詭譎。

她恨她的一生,恨她的一生為人所知。無止境的混沌麻木,在別人眼裡只是索然無味的笑話。那自以為懂她的同情,又如何能真的懂?

眼下顧長嫣,說誰也不是。

蕭惎,怕是已恨上她了。恨她知,恨她同情。可她仍信自己定能感化蕭惎。

「你睡吧。」只洶湧了幾瞬,遂又平和。

「好。」

蕭惎閂了門,一夜無眠。

臨近清早方有了恍惚之意,欲昏昏而睡,卻不盡人意,被一陣嘈雜驚起。心煩意亂。

明月樓的姑娘各個容姿絕頂,常招攬眾多嫖客。更有沁香閣的幾位魁首,日日皆有數位入幕之賓。

只那於青暮成了花魁后,便聲稱從此賣藝不賣身。妓子自古卑賤,說不賣身,那些個花大價錢只為來嫖她的人自是不從。

這些年做婊子賺了錢,倒是又瞧不起婊子了?婊子永遠是婊子,被玷污的人永遠乾淨不了。

嫖客們如是說,世人們如是說。丟失貞潔的女人,永遠抬不起頭。

而被迫失去貞潔的女人,也集錯一身。哪怕苦苦掙扎,哪怕摧心剖肝,亦不過是個婊子名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章 37.她之所恨

4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