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感情深,一口悶

第9章 感情深,一口悶

「來靜雅,長痛不如短痛,咱們感情深,一口悶啊。」

蘇歌親自端著葯碗,一手按著白靜雅的腦袋,一手用力把葯灌進她嘴裡。

白靜雅就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喝,也擰不過蘇歌牛一樣的力氣。

最終滿滿一碗黑漆漆的葯,被她咕咚咕咚一口喝完了。

蘇歌剛放開她,她立馬就掐著脖子大口大口咳嗽起來。

蘇歌心滿意足的把葯碗遞給一旁看呆了的楚家傭人,「靜雅,怎麼樣,好點了吧?這俗話說得好,良藥苦口利於病,我這也是為了你好,你不會怪我吧?」

白靜雅咳得眼淚汪汪,看向蘇歌的眼神卻十分凌厲。

蘇歌一臉無辜的朝她眨巴眼睛。

白靜雅一口氣憋在胸口簡直上不來也下不去。

她難得有機會來楚家,沒和楚亦寒說上話也就算了,怎麼凈遇到倒霉的事?

她今天出門忘記看黃曆了嗎?

「靜雅……你知道嗎?為了讓楚亦寒那個惡魔同意你出入楚家,我差點……差點就死了。」

蘇歌突然傷感起來,抬手輕輕擦著眼角。

白靜雅是知道蘇歌跳蓮花池逼楚亦寒的事情的,蘇歌從小體質弱,昏迷了三天,確實差點再也醒不過來。

白靜雅凌厲的眼神立馬就溫柔下來,她親呢的拉過蘇歌的手,「小歌,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怎麼可能會怪你呢,我們可是最好的朋友啊。我跟你還有立軒,我們三從小一起長大,我們的感情,那是一般人能比的么。」

「立軒……」

知道白靜雅是故意提起溫立軒,蘇歌呆了一下,好像想到了更傷感的事,又擦了擦眼角。

「唉。」白靜雅立馬嘆了口氣,「明明你和立軒才是一對,如果不是楚亦寒的突然出現,立軒都準備娶你了……」

「你說什麼?立軒準備娶我?」

蘇歌故作驚訝。

曾經是她一直喜歡溫立軒,可溫立軒對她並沒什麼表示,可自從她和楚亦寒在一起之後,溫立軒就表現得很喜歡她。

就好像白靜雅說得這樣,如果不是楚亦寒橫插一腳,溫立軒是準備娶她的。

所以,她更加憎恨楚亦寒。

彷彿楚亦寒就是破壞了她幸福的惡魔,死一千遍都不為過。

其實,都是他們的圈套。

從白靜雅第一次進入楚家,就一直在設計她。

或許更早——

白靜雅重重點頭,「是啊,立軒親口跟我說的,他準備等你大學畢業就娶你,可惜……你被楚亦寒帶走之後,立軒一直都在傷心呢。」

蘇歌不說話了,整個人都好像陷入了哀傷和憤怒之中。

白靜雅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壓低了聲音在蘇歌耳邊,「小歌,你想見立軒嗎?」

「見立軒……怎麼見?」蘇歌表情驚訝,可眼底卻平靜得沒一絲波瀾。

自從被楚亦寒帶來楚家,她前後逃跑了至少二十次。

每次楚亦寒都翻遍整個容城才把她找出來。

最後一次她害怕楚亦寒找到直接躲進山裡,結果迷了路出不來了,楚亦寒找到她的時候,她因為缺水已經奄奄一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章 感情深,一口悶

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