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明目張胆

第8章 明目張胆

「來靜雅,我先拉你上來。」

蘇歌走到池邊,親切的朝白靜雅伸出手。

白靜雅不悅的看了她一眼,把手伸過去。

『嘩啦』一聲,白靜雅站到岸上,渾身的水順著她姣好的身材曲線直往下流。

一上岸白靜雅就用力甩開蘇歌的手。

蘇歌正想安慰兩句,白靜雅突然看著她身後,渾身氣息一下柔軟下來,含羞帶怯的一雙媚眼,輕輕眨了兩下。

「靜雅,你凍得眼抽了嗎?」

蘇歌奇怪的看著她。

白靜雅瞪了她一下,沒說話,看著她身後,抬手輕輕撩了下濕漉漉的長發。

一身白裙緊緊貼在身上,曲線很傲人,伴隨著她撩頭髮的動作,性感又撩人。

蘇歌這才發現什麼不對,回過頭去,駭了一跳。

「楚亦寒?你什麼時候來的!」蘇歌好像是下意識的伸開雙手擋在白靜雅面前,然後就沖楚亦寒罵,「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非禮勿視啊?你這個……」

蘇歌本來想罵下流胚的,以前就總是這樣用各種難聽的話罵他,可是現在卻怎麼也說不出來了。

被蘇歌擋住了傲人的曲線,白靜雅臉有些青。

楚亦寒是聽到有人落水過來的,漆黑的眼將蘇歌上下掃了一遍,見她沒什麼事,他什麼話也沒說,深深看蘇歌一眼之後,沉默著轉身離開了。

孤冷挺拔的背影,在白靜雅眼裡,就是一尊不容侵犯的神祗。

她不可思議的看向蘇歌,「你平時,就是這麼對楚亦寒說話的嗎?」

楚亦寒是誰,世界第一財團理事長,容城幾百年的豪門世家楚家四少爺,竟然被蘇歌這算什麼東西的玩意兒呼來喝去?

重點是他竟然還不生氣?

「是啊,楚亦寒這麼討厭,我不這麼跟他說話要怎麼跟他說?」

蘇歌輕輕扯了兩下嘴角,笑容虛偽的看著白靜雅。

這個死白蓮花,當著她的面勾引她老公,以前她怎麼就沒發現呢?

是以前她太討厭楚亦寒了,所以沒發現白靜雅竟然勾引過他嗎?

「小歌,你做得對,楚亦寒這種人,你就是不能屈服在他的淫威下,越是屈服,越沒好日子過。」

白靜雅非常讚賞的拍了拍蘇歌肩膀。

蘇歌笑著拿下她的手,「身上,不癢了?」

白靜雅說什麼也不肯喝蘇歌特製的『解藥』。

楚家的傭人也避得遠遠的。

那苦味,隔著一層樓都能聞到。

楚亦寒在書房處理文件,凌風捂著鼻子到處找扇子,「四爺,你忍一下,我找個玩意兒給你扇扇,這味兒就沒那麼嗆。」

楚亦寒正簽字,骨節分明的手指忽然一頓,微微抬起冷眸,「樓下,在做什麼?」

凌風自己用廢棄的A4紙折了一把小扇子過來,一隻手不斷的給楚亦寒扇風,一隻手捂著鼻子陰陽怪氣的說,「白小姐不是落水了嘛,夫人大概是擔心她受寒,所以專程為她熬了葯。」

就是這葯,也太他媽苦了。

那姓白的能喝下嗎?

楚亦寒黑眸深了深,沒再多問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 惹火甜妻:理事長,別太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明目張胆

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