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狠心(一)

第114章 狠心(一)

李雪月聽到江譽歧的一字一句,徹底地變貌失色,她所知道的兒子,是個孝義俱全、心思純良的小孩子,而如今面前的這個人,卻面帶笑意說著最狠的話。

今非昔比,人心終難測,再次相望,唯有猜忌與背離。

「你也聽信了他們的胡言亂語?」

江譽歧伸手夠到了牆,緩緩地站了起來,他望著腳下的女人,忍不住潸然淚下,「旁人總說您無惡不作,可您養育我十六年,我從不覺得您心狠手辣。您對我的吃穿用度無不體貼,琴棋書畫無不督促,就算是將天捅了個窟窿,您也會竭盡所能護著我,還時常告訴我只有活著才能贏得一切。可當我知道我並非您所生之時……才發現,原來您想方設法讓我活著,只是您想對我無盡的利用,只有我健全成長,奪取皇位,您才能達到想要的目的。您好狠的心啊!」

「我這麼做,還不是想讓你變得更好?」李雪月伸手指著江譽歧,「你如今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我幫你爭到的!」

李雪月說得沒錯,若他平平安安跟著尹氏,即便尹氏多麼得寵,他也八輩子都不可能觸碰到儲君之位,但殺母之仇無法泯滅,對她不懷憎惡,也算是還了十六年的養育之恩。

江譽歧抓起衣袖,慢而緩地拭乾了眼角的淚,「我能活到現在,的確是您悉心照料,但這種悉心…並非我所想要。」

李雪月撩起鬆散在面頰旁的頭髮,工工整整地別到耳後,語氣驟然平緩下來,「皇室,不正是束縛你我的囚籠嗎?這麼多年我苦受那些謀利者的折磨,是他們逼我強大。」

「我不再欠您什麼了,就此別過吧。」

望著不再對自己笑面盈盈的兒子,李雪月只覺得可笑,「不再虧欠?養育之恩無以為報,你不虧欠我嗎?」

江譽歧皮笑肉不笑,不再說任何的話,轉身走出了牢籠,他後腳剛出牢門,獄卒便立即將門鎖死,生怕李雪月會竄出來。

許灼直勾勾地盯著李雪月,腦海之中浮現的卻是尹氏的一顰一笑,如今多年的冤屈終於塵埃落定,可他卻再難對苟延殘喘的李雪月生出恨意。

陶俠不敢看狼狽的李雪月一眼,他知道因為李雪月入獄,自己的恩師昌華也沒討到什麼好果子吃,只是低著頭,立即上前扶著江譽歧,時刻不敢啃聲。

江譽歧並住了雙腿,屈膝直接跪在了濕漉漉的泥濘上,不顧肋下的傷,雙臂舉至平肩,朝著牢籠內的人緩緩一拜,「下輩子,我不想再做您的傀儡了……」

事到如今,無人能救,李雪月明白自己不再有母族能夠依靠,但悔之晚矣。

她隔著木樁望著江譽歧,拼了命伸著手,卻再也碰不到他,「阿歧,阿歧你別走!……不是他們說的那樣,你能聽母親好好解釋嗎!……阿歧!……」

江譽歧用手輕輕捂著肋下,起身離去,在一聲一聲的呼喚之下,漸行漸遠,離了大理寺。

「殿下。」許灼知道江譽歧心中的苦,他有些不好開口,「回東宮吧?」

江譽歧在陶俠的攙扶之下,蝸行牛步地進了步輦,企圖強行緩和自己的情緒,「去見父皇。」

「殿下?」陶俠頓時愣住,「不是說不能去見……」

許灼下意識望著步輦中的人,見陶俠馬上要說出來,便立即抓住他的胳膊,沖他搖了搖頭。

「……」

宮道兩端,昏黃黯淡。

綠瓦紅牆,藏盡了爾虞我詐;銅鈴暗響,嵌滿了跌宕起伏,落楓漫天,道盡了愛恨嗔痴;矩步方行,載滿了道貌岸然。

所有人都在勸他不要顧及兒女之情,他已經後悔莫及沒能抓住戚棠的手,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再鬆開秦觀月的手。

不知不覺中,步輦已停到了台階之下,江譽歧靜坐不動,整理了好一番,將情緒重新穩定之後,才下了輦。

還未朝上走,他便一眼認出身著囚衣,跪在一旁的秦衛。

他不讓陶俠繼續攙扶,自己稍稍提著衣袍,一步一步穩穩地走上去,並停到了秦衛面前,「為何讓秦伯勞拿她威脅我?」

秦衛如夢初醒一般,抬頭望著江譽歧,只是淡然一笑,「老臣之子雖無護國之勛,但也算明智之人,想必此舉已是深思熟慮了的。」

江譽歧側著身子半蹲下來,伸了手搭在秦衛的肩上,用衣袖遮擋住殿外羽林郎和小黃門的視線,還用了最刻薄的語氣,小聲道,「你以為背地裡的事,父皇不知曉?多年權衡,恐怕他早已摸透了你的底細,就等你自投羅網了!即便我出手保了你,他能輕易釋放你?」

秦衛直視著江譽歧的眼眸,忍不住撫掌大笑,「我二十餘年如一日,領兵護衛他周身之險阻,此次泄露家兵,也全是忠君之舉,何罪之有?」

「他的私心與猜忌,你領悟了二十餘年,竟還未看透?」江譽歧用雙手撐膝而起,無奈地搖了搖頭,「從你算計我,讓她來到我身邊起,你就應該明白……總會有那麼一日,我也會像江譽慎一樣,利用你,再排擠你。」

「哈哈哈哈哈,我何嘗不知?觀月啊…觀月……」秦衛下意識地仰著頭,妄圖收回眼眶中的淚,「她是我三個女兒中最懂事的,可偏偏……或許是我真的錯了。」

許灼和陶俠一起停步在台階之下,聽不清江譽歧和秦衛的話語,但他依舊時刻關注著他們兩個的一舉一動,見秦衛變本加厲地笑,他能大概猜到他們在說些什麼。

江譽歧長嘆了口氣,「你沒有錯,當初是我不該執意護著她,那樣戚棠就不會死,也不會有後來南國公主的算計。」

「殿下敢說是真心待她的嗎?恐怕……不能吧。」

江譽歧不惱不怒,耐心地解釋道,「我允她諸多諾言,但終究事與願違,沒能時刻守著她。」

秦衛閉上了眼,不耐煩地將頭別到一邊,「不愛就是不愛,說什麼違心話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古釵失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古釵失鈿目錄 古釵失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4章 狠心(一)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