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卿息(二)

第113章 卿息(二)

陶俠不願再去關注江譽歧的面容,只低低著頭,為江譽歧梳髻。

他猜出江譽歧或許早已知曉這件事,但多年恩情歷歷在目,實在不忍過問這件事,而今真相大白,母子關係離散,再難回歸從前了……

江譽歧靜靜坐在銅鏡前,望著鏡中人的臉龐,顛毛種種、風燭草露,十多歲的少年郎,竟被權謀壓得透不過氣來。

他想秦觀月回到身邊,但他也明白,現在去了皇帝面前為秦衛說半句好話,就等於送死。

許灼並沒有閑著,他轉身走到殿外,隨意叫來了幾個巡視的羽林郎,小聲地問道,「我不在東宮的這幾日,都是巧言在操持事宜的嗎?幾位娘娘可有什麼異動?」

那個羽林郎十分認真地盯著許灼,謹慎地回答道,「都是巧言丫頭管的,淺承徽也會幫著些,其他娘娘……未發現異常之處。」

許灼立即追問道,「卞氏也沒有?」

羽林郎撓了撓頭,「卞……卑職尚未發現。」

許灼知道卞清寰是紀淵的父親紀溟送進來的,卞清寰是個聰明人,紀家出了這樣的事,想必她應是猜到了自己的下場,所以不可能沒所行動,坐以待斃。

「好,辛苦了。」許灼拍了拍面前這個羽林郎的肩,笑了笑,「即刻去備步輦,殿下有事要出行。」

「諾。」

羽林郎剛轉身離開,陶俠便小心翼翼地扶著江譽歧走出殿來,許灼見狀,立即收了勢,轉身也扶著江譽歧的胳膊。

江譽歧望著殿外的陳設,深吸一口氣,再感受一次肋下刺骨的疼痛,他沖著許灼咧了咧唇,「方才所言,我都聽到了……有異心者,終有展露馬腳之時。」

步輦不一會兒便被挪到承華殿,陶俠穩穩地扶著江譽歧,許灼招呼著抬步輦的小黃門,讓他們悄悄放下前輿。

江譽歧提不上力氣,只得軟軟地蜷曲在步輦中,任憑步輦如何晃動。周圍的四個小黃門謹小慎微地行走著,出了承華殿的宮門,朝外一直走。

路過明瑟宮,殿中主人無存,昔日的熱鬧已然不再,江譽歧痴痴地望著牌匾上的三個字,想憶非常。

………………

「你喜歡什麼字,過幾日我讓許灼替你安排上。」

「什麼字?我可不會再受騙了!」

「你想什麼呢?當然是宮殿上的那幾個字咯。」

「我……喜歡之前的『明瑟』,可是『明瑟』已是正殿的名,我一個良娣……」

「那好,你不再記恨我,帶我回去睡覺,我就替你把『明瑟』要過來,怎麼樣?」

「哼……那你就先給本太子揉揉腿,本太子再考慮允不允你,怎麼樣啊,江良娣?」

「是我在和你商量,又不是我求你。」

「那便算了。」

「揉腿多容易啊,我給你揉!」

………………

他允下的諾言彷彿已經很遠,但他卻從未實現。

說不上後悔,也道不盡虧欠。

她就在離他不遠的地方,一刻見不到,彷彿時隔萬年,只要順從秦伯勞的意願,他們便可以重新團聚,但要用後半身的所有作為賭注,他不敢。

傷痛與折磨摧殘著他無力的身體,懦弱與膽怯驅使著他無助的心扉,皇權與她,難捨難分……

神智迷離之際,不知不覺便行到了大理寺,冰灰花色的大理石,一層又一層地嵌著金絲楠木栓,灰綠色的大瓦覆蓋了整個大理寺,顯得格外嚴肅與冷漠。

陶俠半弓著身子,扶江譽歧下了步輦,就在這時,大理寺的門突然被打開。

一個拖著鐐銬,身著銀白色囚服的中年男子,緩緩走了出來,身後還跟著數位獄卒,無時無刻不在緊盯著那個男子。

江譽歧一眼便認出來是秦衛,不值得驚奇的是,幾日不見,他竟憔悴了許多。

下了幾步台階,秦衛也注意到了步輦前的江譽歧,他不急不緩地繼續走下台階,心平靜氣地來到江譽歧面前,還恭敬地行了禮,「拜見殿下。」

江譽歧輕輕推開陶俠的胳膊,也朝秦衛拱了拱手,面色從容地問道,「將軍過得…可還好?」

秦衛並不想直接回答,而是笑著反問江譽歧,「殿下傷病恢復得可還好?」

江譽歧頓時笑出了聲,他上前半步,有意壓低聲音,「外面已在想辦法助你脫身,我也會竭盡全力,但……不是現在。」

秦衛下意識望了一眼江譽歧的眼眸,他在那虛弱的眼神中竟看到了一股難擋的狠勁,使他不經意間毛骨聳立,渾身不自在。

一旁的獄卒急於押解秦衛面見皇帝,卻又不敢忤逆江譽歧的意思,只得推了推秦衛,低聲下氣地提醒道,「該走了。」

許灼先上了台階,朝門外的獄卒出示東宮的令牌,並向他們說明了前來的目的。

獄卒自然認得江譽歧,見了緩緩走上來的人,他們立即拱手賠笑,「卑職參拜太子殿下!」

江譽歧並沒有理會,而是徑直走進門去。

曾經那個為外人唾罵,卻只對他笑面盈盈的母親,如今終於淪落到畫地刻木的境界。

牆頂的窗戶勉強能透進一絲光亮,卻立即被無邊的黑暗所吞噬,一步步逼近牢籠方向,腳底的蟑螂老鼠時刻警惕著這不常來的客。

獄卒不敢怠慢地打開了牢門,江譽歧緩緩扶著牆,蹲到李雪月面前,撫了撫她凌亂的發,淚已在目,「母親……」

一句母親,彷彿道盡了十六年的養育之恩,說不完的恩情與憎恨,全都融進了這簡單的兩個字當中。

「阿歧?阿歧……你怎麼樣了啊?」李雪月見是江譽歧,立即泣不成聲,還捧著他的臉頰,左右不斷打量,「外邊的人說你病得很重,母親沖不出這牢籠,都快急死了!」

江譽歧抿了抿乾涸的唇,緩慢而絕情地推開李雪月的雙手,「我恢復得很好。」

李雪月知道自己與面前人已然母子離心,但她還是試探地問道,「那你……什麼時候救我出去啊?」

江譽歧緩緩解開胸前的綁帶,將身上的綉金斗篷披在了李雪月身上,冷冷地咧了咧嘴,但不願笑出聲,「我來…只是為了最後見您一面,說幾句真心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古釵失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古釵失鈿目錄 古釵失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3章 卿息(二)

9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