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第730章

「我想,他去了查爾德曼的住處。」

聽到這句,馬吉克回頭,低頭表示了感謝,隨即奔出屋子。

等到看不見少年的背影后,房間里走出擔驚受怕的涕費斯。

「那,那個,老師……」

他為難地用前額的頭髮遮住臉。蕾緹鑫目送著馬吉克,表情不變,用肯定語氣說:

「作為懲罰,一個月內交給〈塔〉的定期報告由你負責。」

「嗚…………」

把又無聊又費事的工作推給他,蕾緹鑫內心有一絲後悔——不過現在就別管這事了。

「對了……」

蕾緹鑫不由得微微做出苦笑,自言自語:

「酒也醒得差不多了——重要的工作就交給孩子們,自己一個人在家裡唉聲嘆氣的也有損形象,尤其是查爾德曼教室的『死之絕叫』。」

「……哈…………?」

倚靠著門,涕費斯奇怪地看著她——

不過蕾緹鑫不管這些,她一臉滿足地下了決心。

◆◇◆◇◆

這樣想來,一個人走在塔夫雷姆市還是第一次。

這很自然——在〈塔〉里的時候,他幾乎沒有一個人過。那時還是鋼鐵後繼者——基利朗謝洛。

奧芬一人走在夜晚的街道上,慢慢思索著。

(僅僅十五歲,就被冠以「最強」稱號的暗殺者——他唯一的缺點,沒有別的,就是無法殺人。)

仔細想想,教室里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缺點。

這也是當然的——無論是誰,都會有缺點。

福瑞迪缺乏自制力。在處理由查爾德曼情報網提供的龐大情報時需要的的冷靜,他沒有。表面上裝做很平常,但這和眼前出現蛋糕時忍不住的小孩子是一樣的。

蕾緹鑫從查爾德曼那裡學會了戰鬥術——這和基利朗謝洛修鍊的不同,不是暗殺技術,而是作為士兵如何使自己存活下來的戰鬥術。不過,她到底有沒有走向戰場的勇氣,這點就連查爾德曼也沒有思考過——奧芬從以前就隱約感覺到這一點,而這也是事實。

和他同年,也是教室里最好的朋友的哈帝亞——他有愛出風頭的癖好,不像會安心於「輔佐」——

其餘四人也是一樣。雖說每個人都是各自的世代里出類拔萃的佼佼者,但正因為有這樣那樣的缺點,沒有誰能比得上自己的老師。

查爾德曼之所以為最強,其秘密,現在的奧芬多少有所理解。

他沒有缺點。沒有任何會牽制自己技能的弱項。他把才能發揮到了極致——

只不過。

(查爾德曼好像……從一開始就看穿了我們的缺點,然後故意教授我們與之相反的技能……)

欠缺冷靜的司令官、膽小的士兵、不稱職的輔佐、無法殺人的暗殺者——

無法飛翔的小鳥。奧芬在心中這樣說道——它們是被關在吊在〈塔〉頂端的名為查爾德曼教室的巨大鳥籠里的,無法飛翔的一群小鳥——

『在和別人戰鬥的時候,不要去想著超越敵人——這樣的話遇上比自己強的敵人時是不堪一擊的。應該要學會發現敵人的弱點。』

查爾德曼說過的話,慢慢浮現在腦海中。

『找到弱點之後,剩下的就只有毫不畏懼地執行。不管是什麼,只要找到一項弱點,就會有無限的攻擊方式——』

(我們——)

奧芬停下腳步,心情苦悶地望著夜空。

(可能永遠無法超越你吧……如果我按照你所期望的那樣成長的話,說不定就成為那個『基利朗謝洛』吧。要和沒有缺點的我進行戰鬥——我所擔心的事實就在這裡……彷彿客觀證明了我只是個瑕疵品一樣……)

塔夫雷姆市是如此寧靜。

夜空中繁星閃爍,甚是美麗。沒有雲彩,滿天的星光流瀉而下,宛若瀑布。月是下弦——清涼的風流過。這座曾三次遭到毀滅的都市靜靜地存在著。

這裡有許多上級魔術士的房子,這一帶被稱作〈塔〉的別館——查爾德曼的住處也在這裡。據多進說,克麗奧消失蹤影的小路,以及『基利朗謝洛』離開時走的小路,就在這裡。

(蒂西說過,那個『基利朗謝洛』神出鬼沒,無法判定他潛伏的場所。不過仔細想想,如果『基利朗謝洛』想要在這座城市隱蔽行蹤的話,只有蒂西的屋子,和查爾德曼的屋子而已。雖然除我以外沒有人會知道查爾德曼已經死了,但如果他知道的話——)

他肯定會把那裡作為老巢。這裡沒有人會專門去搜查查爾德曼的屋子——就連蒂西也不曾靠近這裡。

從遠處,傳來龍族信仰者的太鼓敲打聲。

奧芬緊握拳頭,用只有自己聽見的聲音說:

「我或許是瑕疵品,但同時也是未完成品。這是對你的挑戰啊——查爾德曼。」

他說完,繼續朝前走。

查爾德曼已經多久沒有回過家了呢——

奧芬不太確定,但至少已經有好幾個月沒回來了。查爾德曼是在兩個月前死的,而在五年前,他就已經在整個大陸範圍內活動了——

但這裡看上去卻沒有那麼落敗,可能是因為庭院里連一個花壇都沒有的關係。

奧芬站在大屋的正門口,透過鐵條看向夜色下的庭院。院子只是被圍牆圍住,裡面什麼都沒有。沒有樹木,連從大門到門廊的道路都沒有。有的只是簡單的一大塊滿是沙塵的地面。這個院子本身挺大,但是什麼都沒有的話,這種空曠感只讓人感覺到一陣空虛。

月光形成數條光線飄蕩在庭院上空。奧芬把手按在鐵欄杆門上,說道:

「看我進入——」

他準備詠唱解鎖的咒文,但說到一半就停了。他的嘴角略微彎曲,把按在門上的右手往回撤了撤,緊接著右臂用力一揮——

「看我施放,光之白刃!」

他邊喊邊把手朝下一揮!

瞬間,門被劈裂開來,光熱波炸裂,熱衝擊波將鋼鐵大門推倒。回蕩在空氣中的破裂音和地鳴,使周圍一陣搖晃。

「既然是難得的對決——」

突然的衝擊聲,令附近的住戶產生騷動,不過他不管這些。奧芬跨過壞掉的鐵門,進入大宅子里。

「那就要幹個痛快。」

他走過庭院,距離門廊還有五十米。奧芬一點也不著急,在空曠的庭院里穩健地前行。

他邊走邊做打算。

(塔夫雷姆市的巡警確認發生爆炸的是這間屋子需要五分鐘……接著和〈塔〉的執行部聯絡,取得針對上級魔術士財產的緊急搜查許可,大概需要十五分鐘。)

奧芬毫不鬆懈地緊盯著大屋玄關,繼續思考。

(警察隊趕到這裡,需要五分鐘……做好突擊準備,待現場的隊長下定進入屋子的決心,又需要五分鐘——總共是三十分鐘。只要在這三十分鐘里保住性命就能避免一死了。雖然是個不怎麼樣的保險,但我可不想乖乖去送死。)

「反正這裡不會再有人來住了——做些破壞也無所謂!」

奧芬在玄關前停下,再次揮動右臂。

「看我施放,光之白刃!」

咔——!

光熱波再次切開黑暗,擊中房子的屋檐,一下子就打碎了。

再接著。

「看我勇闖,天之雪嶺!」

隨著他的喊聲,束縛自己的重力一瞬間被解除——奧芬猛地往地上一踩,一下飛上了屋頂。這招也可以長時間保持,使自己能夠浮在半空,不過稍不注意就會失去平衡,一頭跌在地上,所以一般不會使用。

總之,奧芬只一瞬間就跳到了剛才自己用光熱波炸出的房頂缺口部位。

他一開始就不想從玄關入侵——那裡可能設有陷阱。雖然也可能沒有,不過這種時候還是假設有比較好。

「那就——走吧。」

奧芬跳入昏暗的缺口裡。

(沒必要和那傢伙正面衝突。只要製造混亂,找出克麗奧就行。要爭取時間——)

他降落在地板上——

等待他的,是一句說話聲。

「……抱歉,我不打算在你身上花太多時間。」

「…………!?」

他趕忙做出防備動作。

他抬起臉。這裡是頂樓的儲物室。空曠的房間里幾乎沒有東西,少年身穿黑色長袍,彷彿和黑暗融為一體。

胸口是一條銀色吊墜。是象徵著無敵『力量』的龍形紋章——

基利朗謝洛。黑髮少年輕輕地笑著,目不轉睛地看他。

(是偶然……?不對……)

奧芬心情複雜地站起身。

(我會來這裡——會打破屋頂入侵這裡這件事,被他……預料到了?)

「沒錯。只要知道你在想什麼就行了,轉移到這裡來也只需一瞬間。」

「你,能讀取我的心……!?」

「嗯……差不多也該猜到我是什麼人了吧,奧芬——原裝基利朗謝洛!」

基利朗謝洛說完,疾速地向空中一跳。

(不能戰鬥!)

奧芬在心中命令自己,他舉起右臂。

(還沒找到他的弱點——)

他的右手向自己腳下一揮,叫道:

「看我施放,光之白刃!」

膨脹的光熱波擊穿腳下的地板——隨著轟鳴,奧芬向樓下落去。

和粉碎的地板碎片一起降落的奧芬,在到達樓下后,向後一跳。

基利朗謝洛的聲音再次襲來。

「看我引導,死亡椋鳥—」

轟的一聲,奧芬一瞬間前所在的地方被威力強勁的振動波擊中。一百年歷史的地毯被擊出一個大洞,灰燼漫天飛舞。

他來到的房間是個寢室——一件件昂貴的傢具毫無裝飾性地堆在房間里。有一張床,還有嵌在牆裡的壁櫥,一隻水壺,最後是放了一本書的餐桌,其他就沒有了。

奧芬望了望剛才落下的天花板上的大洞,伸出雙臂喊道:

「看我粉碎,原始靜寂!」

他以最大威力編織魔術,放射出去。

以天花板內側為中心,空間歪斜,抖動,失衡——並伴隨著力場的破裂。

大爆炸讓耳朵內側疼痛不止。

(按照現在的威力,屋頂應該有一半都被炸飛了——)

奧芬警惕地防住身子,查探周圍。

調整呼吸,等了幾秒后——

「……你好像很有幹勁啊。她也會很高興的。不過,還是太嫩了。」

少年說著,表情淡定地從天花板的洞里降落下來。站在地上,他抱起胳膊微笑著。

(毫無效果嗎……!?)

奧芬慌張地朝後退了半步。

基利朗謝洛依然靜靜地笑著——

「不是瞄準屋頂內測,而是直接攻擊我的身體的話,說不定就能贏了——不過,你根本做不到吧。」

「…………」

「想要打倒我,只有將我殺掉。你應該知道這點吧。」

「我——」

奧芬說了一半就不說了。基利朗謝洛繼續若無其事地說:

「……我就告訴你一件事吧。為什麼我必須要找你對決的理由——」

「…………」

奧芬沉默地看著基利朗謝洛。對方身體放鬆,連架勢都沒擺。

基利朗謝洛的笑容消失了。

他低語。阿莎莉一下就笑了。

「你覺得我是突然出現的嗎?在你背對著的時候我就從梯子那裡下來了……」

「這種事情無所謂!你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

奧芬叫道,衝擊波依然令他的意識有些朦朧。阿莎莉不動聲色地說:

「就像你說的那樣,私怨。」

「私怨……?」

視野中有紅色的東西在遊走。

「你想讓殺了幾名長老這種行為正當化嗎!五年前的事,不是你自己釀成的後果嗎!」

「觸發事件的是我……下達抹殺命令的是他們。」

她甩甩頭髮,繼續說:

「比起這種事,還有一些事情必須要去做——」

「這種事……!?」

她無視奧芬的反問,靠近人偶的殘骸。她從血泊中撿起巴魯托安德魯斯之劍,把劍首插進殘骸之中。

她好像說了一句類似咒文的話……具體是什麼沒聽清。

刷的一下,人偶的殘骸,以及大量的鮮血,全都溶進細碎的沙土之中了。

「我不想讓你變成殺人犯。」

她抱著巴魯托安德魯斯之劍,微笑著說道。

「不要裝得好像自己人。你明明想要讓這個人偶來殺掉我……」

奧芬說著伸開手護住倒在地上的克麗奧。肋骨可能斷了,身子沒辦法彎曲。他偷偷地進行魔術編成——雖然知道憑魔術沒辦法打贏她——

她開口了,聲音從喉嚨深處湧出。

即使一直保持微笑,但她的語調卻透著一點哀傷。

「……你太可怕了。」

「太……可怕?」

他不禁獃獃地反問。他注意到小龍族在克麗奧腳邊,面對著阿莎莉,毛髮倒豎。

對此她並不在意。

「說到我,有足夠害怕你的理由……」

「你……害怕我?」

查爾德曼教室中,擁有最大魔力的天魔魔女——她會害怕我?

奧芬心裡咀嚼著這句話——接著笑出了聲。

「嘿——」

他有些自嘲的感覺。

「那就殺了我吧——至今為止你都把礙事者殺了不是嗎……」

「基利朗謝洛……」

阿莎莉一臉認真地說:

「我不能殺你。只有你,才是那個人的後繼者……」

接著她悲傷地笑了——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

奧芬心中喊道——不,是懇求。

她抬起左腕,好像要撐起照亮地下室的光球那樣,問道:

「基利朗謝洛,雖然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還記得去王都的時候嗎?」

「是〈十三使徒〉……嗎?」

他有些警戒地說。她點點頭。

「嗯。那些長老派去的使者,全都差點被你殺掉。所以我就在想這件事……」

「那個是——」

奧芬的目光躲了躲。

「那些傢伙為了留下我,說了一大堆無聊的話。」

「他們……不是清楚地和你說明了你對〈塔〉是何等的重要嗎……?」

「…………」

他的心臟抽了一下。比起骨折的肋骨,其他的痛楚讓他全身更難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妖魔考察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妖魔考察師目錄 妖魔考察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0章

9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