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景月妃

第14章 景月妃

大槍如閃電,帶著微微的刺破皮膚的寒光,只差不到半厘米,停在來人的咽喉前,關蔭靠在卧室門外,餘光盯著來人,飛快看了一眼熟睡的小寶貝兒,微微放下心來。

「站住!」發現來人似乎要後退,大槍再次往前延伸,關蔭沉聲警告:「不要挑戰我的耐心!」

雖然天氣已經涼爽的很了,來人穿著一身黑色的風衣,戴著鴨舌帽,蛤蟆鏡,大口罩,把自己捂的嚴嚴實實的,勉強能從黑長直判斷這是個女人,她也不嫌熱。

女人?

拐賣兒童的女人可多了!

關蔭就跟炸毛的猴子一樣,哦不,是猩猩,或者,按照趙子卿的形容,這就是一隻大螳螂。

敢跟他搶豆豆的人,都是他的敵人!

來人也被嚇壞了,那柄大槍是見過血的,槍刃森森,帶著刺破山河的銳氣,她不懷疑只要自己稍微動一下,大槍必然刺入她的咽喉。

「我來看豆豆。」半晌,她說,嗓子沙啞,是被嚇的,還帶著顫音。

關蔭冷笑:「好,連我女兒名字都打聽到了,說,你同夥呢?」

「同,同夥?」來人一愕,繼而噗嗤一下笑了,但飛快收斂住了,淡淡道,「收起你的……」

「別動!」她想繞過大槍往進走,瞬間,大槍彷佛從來沒動過一樣,又回到她咽喉上,這一次,可沒有拉開距離,槍刃緊貼著咽喉,只要稍稍動一下,必然刺入喉嚨。

來人氣怒交加:「你……」一把扯下口罩墨鏡,露出一張比趙子卿絲毫不差,甚至更有過之的絕美面容,也是精緻的鵝蛋臉,內雙丹鳳眼,鼻樑挺翹,唇瓣兒晶瑩紅潤,她怒道,「你沒認出是我嗎?」

二十二三歲的模樣,只是氣質獨特,鳳眼含威,可見年齡更大幾歲。

關蔭有微微的驚艷感,心頭驀然跳出一句話:「艷若桃花,冷若冰霜。」

哦不,那是甘十九妹。

但這女人,他認識。

景月妃,他女兒的媽媽。

就算沒有記憶,關蔭也認得她,沒別的原因,豬腰子臉也帶著冷笑,從門外進來了。

大槍陡然一轉,槍刃直撲豬腰子臉,豬腰子臉駭然,慌忙要喊,啪啪兩下,槍刃左右開弓,抽在豬腰子臉的臉頰上。

大槍槍桿彷彿一條軟索,竟突突地顫抖著,宛如關蔭的手臂,靈活地,不失絲毫分寸地擺動槍刃,重重地抽在豬腰子臉的臉上。

「我說過,我會擰下你的腦袋。」收起大槍,關蔭淡淡道,「這是今天的懲罰,明天我會切下你的耳朵。」

景月妃俏臉生怒,厲聲叱道:「住手!」

關蔭瞥了她一眼,搖搖頭,過去把電鍍椅子拿過來扔在地上:「坐著等,不要打擾豆豆睡覺。」

豬腰子臉捂著自己的臉,驚駭欲絕地瞪著關蔭,疼是很疼,心裡的恥辱之火騰的一下升了起來,她想向景月妃哭訴,可她不敢面對關蔭那雙包含殺氣的眼睛。

他說的是真的!

雖然不懂這個書獃子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凌厲,可她知道,這人手裡有功夫,是會動手殺人的!

景月妃氣極,她認為,關蔭這是在打她的臉。

「為什麼不接電話?」景月妃沒坐下,這是她第一次到這裡來,她不習慣在別人家坐下,抱起雙臂,靠著卧室的門框,她冷冷地不滿質問道,並警告,「你別想把豆豆偷偷帶走!」

關蔭沒有對她生氣,但也沒跟著她的思路走,反問道:「你怎麼來了?」

「我怎麼來了?」景月妃嘲諷道,「你自己做了什麼好事,你心裡不清楚嗎?」

關蔭裂開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道:「抱歉,我還真不知道,說說看,豬腰子臉又怎麼編排了。」

豬,豬腰子臉?

景月妃一呆,隨著她三棲天後的地位日益穩固,作為她的助理,小妹推薦來的這個女孩在娛樂圈的地位自然水漲船高,就連國內那幾個一線明星,見了女孩也得和藹可親地打招呼,二線明星見了說不得也得畢恭畢敬問好,他居然敢說人家是豬腰子臉?

趕緊瞥兩眼,景月妃也有點啞然失笑,的確,女孩長的並不好看。

「嘴上積德。」她怕自己笑出來,連忙用警告來掩飾自己的情緒,不滿道,「看來人家說的也沒錯,豆豆跟著你,只能學壞。」

關蔭目光一閃,拉過電鍍椅子大馬金刀地坐下,翹起二郎腿,彈一彈衣襟,好笑道:「哦?那倒要請教,這豬腰子臉又是怎麼煽風點火,想把我女兒繼續控制在他們手裡的?」

「你胡說!」豬腰子臉急了,大聲罵道,「你他媽……」

啪——

你以為大槍距離我有一點距離,我就打不到你了?

景月妃駭然吃了一驚,同時不滿地看了一眼豬腰子臉,豆豆在睡覺呢,你喊什麼?

她的驚訝,來自於關蔭的速度。

他背對著大槍坐著,可剛才好像他根本沒放下大槍一樣,她什麼都沒看到,豬腰子臉就又挨揍了。

這次,關蔭沒打臉,而是槍刃拍在豬腰子臉的嘴上。

「再敢多嘴一個字,我割下你的舌頭喂狗。」關蔭森森道,「記住了,虐待過豆豆的,我會挨個幹掉,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一嘴的血,牙齒好像都鬆動了,可豬腰子臉壓根沒敢想報警。

姓關的絕對會殺了她,絕對的。

景月妃雙眸一抿:「虐待豆豆?誰?」

關蔭沒理她,跳起來快步往卧室里沖,景月妃嚇了一跳,連忙跳到客廳里,下意識地擺出散打的步伐,喝道:「你,你想幹什麼?」

「寶貝兒不哭,爸爸在這呢,在呢。」從床頭抱起被喊聲嚇醒的小可愛,關蔭一臉寵溺,抱在懷裡滿地找地方走,那隻握著十二斤大槍,殺敵千人也絲毫不手軟的手輕輕在小可愛後背上拍著,不時拿臉頰貼小可愛的小臉兒,柔聲哄道,「沒事兒,沒事兒,瘋狗已經被爸爸打趴下了,不怕不怕。」

小可愛哼唧哼唧幾下,感受到爸爸的懷抱,才安心地摟住脖子,小嘴兒扁扁的,委屈地道:「豆豆好睏哦,都不讓覺覺。」

「沒事兒,沒事兒啦,爸爸保證,再沒人敢打擾豆豆覺覺了,乖,真乖,再睡一會兒,時間還早呢。」關蔭滿心滿腦子都是豆豆,壓根就沒在意家裡還有別人。

豆豆哼唧兩下,撒嬌道:「那,那爸爸抱著覺覺,爸爸也覺覺。」

「好,好,爸爸也覺覺,一起覺覺,真乖。」關蔭說著,背對著卧室門,竟然要用腳後跟把門關上。

怎麼能讓景月妃把豆豆帶走呢,那堅決不可以,豆豆是他的,誰都別想把豆豆從他身邊帶走,景月妃也不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奶爸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章 景月妃

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