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鬥法

第15章 鬥法

景月妃獃獃看著,這個傻大個,他真的這麼疼豆豆?豆豆跟他居然那麼親?

看來,有些從別人嘴裡描述的話,的確是不完全可信的。

瞥了捂著嘴,疼的連眼淚都不敢掉的豬腰子臉,心中又有些惻隱,她平時幫自己帶豆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居然被這傢伙打成這樣。

「他不是以前根本不屑於跟她一般見識嗎?」相處過幾次,對關蔭,景月妃還是有一點了解的,這人特別自負,根本看不起豬,呃,是助理,他壓根不屑於跟她一般見識。

可這一次為什麼會動手打人?

真是他知道豆豆在她帶著的時候有過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忽然,餘光瞥見某人竟鬼鬼祟祟地試圖關上門,景月妃啞然失笑。

搖搖頭,她一手撐著卧室門,輕笑道:「寶貝兒,都沒發現媽媽在這兒嗎?」

「咦?」小可愛有點兒迷糊,人家還沒睡醒呢,怎麼聽到媽媽的聲音了,連忙揚起小臉兒問爸爸,「爸爸,媽媽來了嗎?」

關蔭使勁關門,搖頭,很認真地道:「怎麼可能?你媽媽根本不到這兒來的,你知道啊!親親小寶貝兒睡迷糊了,可憐的,都出現幻覺了,沒事兒,咱繼續睡,沒人來,誰都沒來!」

仗著人高馬大,他試圖完全遮擋住豆豆的視線,這當然能輕易做到,可景月妃已經雙手撐著門使勁推了,吭哧吭哧的,完全不顧及天後形象,你可是三棲天後啊!

「寶貝兒,媽媽來啦!」眼看著門差點關上,景月妃急了,連忙一個滑步側身擠到門縫裡,用身體阻止了門被關上,縴手在門上拍著,顧不上什麼形象不形象,大聲道,「快看看媽媽,媽媽來啦。」

豆豆這下聽清楚了,掙扎著要從爸爸肩膀上爬上去,小短腿兒撲騰著,小臉兒上樂開了花,嚷嚷道:「爸爸,是媽媽,是媽媽來了啊,豆豆都聽見啦!」

關蔭滿臉無奈,瑪德,天後也不是什麼好人,有本事你跟我打啊,拉上小可愛組團算什麼本事?!

索性大大方方一轉身,景月妃驚呆了。

她看到,關蔭一臉驚訝,彷佛才發現她來了似的,極其驚訝的,愕然的,嘴裡奇怪道:「呀,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也不說一聲?」

景月妃心裡徹底凌亂了,這還是那個驕傲到木訥的關菩薩嗎?

他一個一米八六的大老爺們兒,相貌堂堂,一身正氣,居然也會這麼……睜著眼說瞎話?

原來,這種濃眉大眼的,也有一肚子壞水啊!

「不愧是帝影的優等生哈。」景月妃嘲諷道。

關蔭滿臉笑容,一臉「你在說啥?我什麼都聽不懂啊」的樣子,熱情地招呼道:「快坐,坐,自己坐,來都來了,怎麼都不招呼一聲啊。」

真想把那張電鍍椅子砸在那張不要的臉上!

景月妃深深吸了口氣,恢復了天後的面孔,當然,這是對關蔭的,下一秒,立馬滿臉燦爛溫柔的笑容,她拍拍手,張開雙臂,笑吟吟地道:「寶貝兒,想沒想媽媽吖?媽媽抱好不好?」

小可愛也驚呆了,怎麼回事吖,爸爸都不知道媽媽來了嗎?

撲騰了兩下小短腿兒,小可愛興奮極了,拉拉爸爸的衣服,好心地提醒道:「爸爸,是媽媽,是媽媽吖,媽媽來啦!」

「嗯,對,你媽媽來看你了,不過,人家很忙呀,一會兒又要回去了,時間很短,而且,媽媽很忙,就很累,手痛痛,腳痛痛,全身都痛痛,咱們不要媽媽再辛苦了,爸爸抱著就好,好不好呢?」關蔭心裡話,你避實就虛,我也會增兵減灶啊,深深看了一眼目光完全放在小可愛身上的天後,低下頭,和小可愛對視著,語重心長地說,說完又多加了一句,「豆豆是懂事的小娃娃,一定不要媽媽辛苦,對不對呢?」

景月妃再次深呼吸,不要發火,不要發火,不值得,完全不值得!

豆豆信了爸爸的話,她是知道的,媽媽很忙很忙,很辛苦。

「嗯,媽媽要好好覺覺。」豆豆很期待地拍拍小手,看了一眼好像有點生氣的媽媽,又拉拉爸爸的衣服,問,「能讓媽媽在咱們家覺覺嗎?」

關蔭笑的意味深長,道:「可是媽媽沒時間呀,還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忙呢。」

看了一眼景月妃越來越冰的臉蛋兒,關蔭忍著笑,很解氣地道:「豆豆還記得那位宋大叔嗎?你媽媽一會兒要去找宋大叔,豆豆要當乖娃娃哦,不能哭鬧,要不然,你媽媽就不要你了。」

景月妃這下沒忍住,咬著牙,低聲怒斥道:「混蛋!」

呵呵,你倒是辯解啊!

解氣,真解氣啊!

豆豆臉上的笑容迅速退的乾乾淨淨,轉過身,一把抱住爸爸,哽咽著,抽泣著,哀求道:「豆豆不喜歡那個人,豆豆討厭他,爸爸,豆豆不要媽媽喜歡他,不要,嗚嗚……」

關蔭心裡一橫,乾脆,借著這個機會徹底把豆豆要回來,長痛不如短痛,要是讓豆豆再去景月妃身邊,天知道對他懷恨在心的那些人會怎麼虐待,他可捨不得。

「寶貝兒,別怪爸爸心狠,只要能讓你健康平安慢慢長大,這些缺德事兒,就讓爸爸來做吧。」他知道景月妃因為豆豆根本不接受姓宋的那小子,可景月妃畢竟是要過她自己的生活的,這根線,今天就到此斬斷吧。

輕輕拍著小可愛的後背,關蔭很鄭重地對景月妃說:「你有你的生活,還是別讓豆豆當你的拖油瓶了,以後……」

「我是豆豆的媽媽,我會照顧好豆豆的。」景月妃冷冷道,「麻煩不要用這種卑鄙無恥的方式和我搶豆豆,你……」

「我是認真的。」關蔭淡淡道,「你心裡有豆豆,但你沒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照顧豆豆,我怕有人會做畜生都做不出來的事情,所以,為了豆豆的安全,你不要勉強了。」

景月妃柳眉一揚,心裡驚訝更甚,她聽出關蔭這句話並不是客氣,而是完全為豆豆著想,但她不服,而且,也不認為自己照顧不好豆豆。

她反擊道:「我是絕對不放心豆豆在後媽的照顧下生活的,你……」

「我能繼續單身三十年,甚至這輩子單身,你能么?」關蔭粗暴地打斷景月妃的話,皺眉道,「豆豆是我的命,唯一的命,對你則不是,你還會有能夠替代豆豆的,」頓了頓,關蔭道,「比如事業,比如感情。」

景月妃啞口無言,她聽得出來,關蔭是認真的,是深思熟慮才這麼說的。

他能終身不娶,一心一意照顧豆豆,自己可以終身不嫁,或放棄如日中天的事業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奶爸戲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奶爸戲精 奶爸戲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章 鬥法

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