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另類的下場

第七百一十九章 另類的下場

唐黎抬眼見到,突地跪了下來,嚇得我一哆嗦。這孩子,怎麼喜歡嚇人?

唐黎以為師父會不甘心,會後悔,到頭來,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罷了。師父只是要求自己好好吃飯,好好修鍊,想到這裡。唐黎終於有些忍不住了,平日里的面具一下子被扯了下來,癱坐在地上號啕大哭。

這個場面,我總覺得有些眼熟……想起來了,這小子怎麼和謝玄清一個德行?難道玄門弟子有毒,喜歡鬧更喜歡認錯?原諒我有些不能接受這樣的發展。

「行了行了,別以為在這裡號幾聲我們之間的恩怨就一筆勾銷了,我可是相當記仇。」

跟著師父學,這拿捏人的本事倒是見長了不少。

唐黎似乎是決定了什麼,抬眼對上我的眼睛,說道:「弟子魯莽了,但憑掌門人發落。」

喲,認錯倒是挺快。

心裡卻認真的盤算了一番,玄門中的弟子水平怎麼樣我還不清楚,如今清虛子重傷,想必是不能再去參加,留著唐黎似乎還有點用處。

不過,危險係數挺大,不亞於一場賭博,可是手裡的籌碼只有那麼多,只能賭一賭了。

周圍的弟子們也是各懷心思,不處分唐黎,那玄門往後的門規又該怎麼處理?這可是知法犯法。

可處分唐黎,又於心不忍,雖說犯了錯,但平日里待人處事都是極好的,最重要的是二師父只留下了唐黎這一個親傳弟子,若是沒了唐黎,二門以後可不好說了。

「玄門弟子唐黎聽令!三番兩次重傷掌門,違背祖訓,這是罪一。擅動龍脈,禍害蒼生,這是罪二。唆使同門報復玄門,這是罪三。其罪該廢其法術,自行挑斷手筋,逐出師門,永不準踏入玄門,這些你認不認?」

聽到這些話,玄門弟子心裡懸著的大石終於落了下來,至少沒有危及生命,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還是有些難受。

唐黎臉上並沒有出現別的表情,只是拱手跪下,朝著我拜了拜,說道:「弟子認,但憑掌門人發落。只是希望不要因此壞了師父的名聲,其他弟子什麼都願意。」

話音剛落,唐黎就準備撞牆而去。

半響,頭沒開始痛,只覺身上一道莫名的勁力傳來,腿便先是一痛。

唐黎一驚,睜開眼的瞬間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還是活,但他很快確定自己還沒死,因為地面上並無血跡。

唐黎自幼習武,自然對武術十分了解,他怎麼會不知道那道暗勁代表著怎樣的武學境界?

內家功夫的煉神化道?

據他所知,我之前不是……唐黎眼皮一跳,抬頭看向我。

我笑了起來,但笑意淺淡,眼神也是淡淡的。我看向唐黎,垂眸道:「還知道認錯,說明不是無藥可救。既然這樣,那這些罪就免了吧。」

免,免了?

唐黎一臉震驚地盯著趙平,玄門弟子們也是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不知道趙平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葯。

我繼續說道:「別這樣看著我,現在想起你之前的所作所為,我都想把你的皮都給剝了,現在我仍然有種不殺你不解氣的心情。以後倘若再犯,我可不會像今天這般好說話了。」

被人這麼戲耍一遭,唐黎心裡卻並沒有惱怒之意,心裡反倒有些複雜的感激之情。如果說讓自己不再學習玄學之術,唐黎覺得還不如死了算了。

或許,唐黎早該想到這一點,趙平是為了出氣才設計的這一遭。但縱然他是為了出氣,唐黎到此時此刻也該感謝一下他。

沒有今天的事,唐黎不知道自己會用多長的時間走出來。

「掌門人,多謝!」

唐黎不是矯情的人,除了在師父的問題處理方式上,他向來是恩怨奉分明。

「別謝我,謝謝你自己吧。不過我師父……」

「待會煩請掌門人同我一起將大人接回來。」

「清虛子道長的傷……」

「待他願意見我,我甘願受罰!」

我點了點頭,讓人鬆開了唐黎身上的網。

從一開始,我就沒打算殺唐黎,否則今天等待他的可不是一張小小的網就算了。但對於唐黎,我是真動過殺心。

要不是到最後他願意承認錯誤,願意承擔責任的態度,我是不會攔住他撞牆的。

只能說是唐黎自己救了自己,與我無關。

「季羨,你留下來,其餘人都散了吧。」我抬頭對著玄門弟子發話,出門在外總帶著一幫人,影響不太好。

弟子們紛紛散了,就留下季羨在那裡站著。

「你過來啊,離我那麼遠幹什麼?我會吃人嗎?」我有些想笑,這小子倒也挺有趣。

季羨愣了愣,急急朝我跑來,我繼續說道:「玄門的考核馬上就要開始了,你負責去統計一下參加人數,還有統計一下各位的修鍊進度。」

季羨或許還沒從剛才所發生的事緩過來,到現在還是一愣一愣的,我笑道:「聽明白了嗎?」

季羨連忙點了點頭,還是傻站在原地,我實在忍不住,抬腳踢了下他的腿,說道:「知道了還不快退下去做,傻站在這裡幹什麼?」季羨又慌慌張張地跑開,這小子,怎麼長得一副不太聰明的樣子?

隨即又回頭,對著唐黎說道:「走吧,帶我去接師父回家。」

唐黎笑了笑,抬腳給我帶路。

不一會兒,我們就來到了許弋那處。不知道唐黎從懷中拿出個什麼東西,對著空氣四處搖晃了一下,一隻小兔子突然出現,隨即我眼前一晃,再定睛的時候,看到了師父就在我的面前。

心裡激動雖激動,但還是有些沒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仔細看了看唐黎手中的物件。

胡蘿蔔。

行吧,誰知道捕靈獸就是一隻兔子?誰又能知道,這靈獸和兔子一摸一樣,也喜歡吃胡蘿蔔。

再一聯想到唐黎一本正經從懷中掏出胡蘿蔔,竟然忍不住偷偷笑了起來

「唐黎?趙平!你怎麼在這,被這小子抓過來了?」師父的聲音將我的偷笑打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接死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接死婆目錄 接死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一十九章 另類的下場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