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八章 會面

第七百一十八章 會面

唐黎也不敢大大咧咧直接跑迴風水堂,已經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風水堂怎麼可能沒人知道,做好準備。望著風水堂的大門,唐黎愣了愣,回想到小時候師父牽著自己跨過那道門檻,現如今自己卻成了過街老鼠。

唐黎苦笑一番,又拉了拉帽沿,從風水堂大門匆匆路過,繞到了他常常翻牆的地方。再三檢查了一番,翻身就跳上了房頂,現在可不是大晚上,唐黎必須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他張眼望了望,發現沒什麼動靜,直接跳了下去。

沒想到剛一落地,一張貼滿符紙的網鋪天蓋地地向唐黎撲過去,這一招實在太突然,唐黎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已經抓住了。

很明顯,這網就是為自己而準備的,抓尋常人用不著符紙。這也就是說,唐黎現在已經是送羊入虎口,再無迴旋的餘地了。

來之前,他不是沒想過這是一個局,可就算是個局,他也要試試師父遺物出現的消息是真是假。唐黎並沒有掙扎,過一會,一道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喲,這不是唐黎嘛,怎麼回家還要翻牆,這個習慣可不好,必須要改正。」陰陽怪氣的當然是我,我師父被他抓了,我還會有什麼好臉色給他看?

唐黎是沒想到來人會是我,詫異地開口:「你不是上山……呵,原來如此。想必那龍脈也是你的手筆吧,真是了不得。」

一同前來的玄門弟子也是驚了驚,這又關龍脈什麼事。難道這兩人在這之前就交過手?

我卻是一笑,說道:「你不說我還真不知道是誰對龍脈下了手。」眼底一片冷光乍現,繼續說道:「還是你厲害,抓了我的師父,壞了龍脈,漬,小小年紀不學好,你師父要是知道了,定要將你逐出師門。」

聽到我提起了他師父,唐黎的臉色瞬間變得漲紅,暴跳如雷,一臉怒氣地指著我說道:「你不配提及我師父!」

呵,我又是冷笑一番,抓我師父的時候怎麼沒有那麼義正嚴辭呢?

「說說吧,我師父在哪?」我也不跟他廢話,直接開口詢問師父的行蹤。唐黎臉色一轉,開口哈哈大笑,說道:「反正我師父一個人也無聊,正好找個人一同前行,免得一路上太過於安靜。」

這就是傳說中的死鴨子嘴硬?整得像你真能把我師父怎麼樣似的。

「好吧,那你師父的遺物我也會好好保管,反正我不開心,那大家都不要想開心了。」說罷,我抬腳就準備離開。

還沒走幾步,身後就傳來了唐黎的聲音

「等等!」

我笑了笑,又立刻恢復原狀,不急不慌地回頭,挑了挑眉,問道:「怎麼了,還有什麼話要說嗎?快點,別浪費我的時間。」

外人心裡一片嘩然,這掌門人倒是將白澤大人的性情學得個七七八八,挑眉的動作簡直一摸一樣,一看就知道肚子里憋著壞水,要收拾人了。

「我師父的遺物在哪?」

「我師父在哪?」我可不做虧本的買賣。

「……」

「不想說?那我也不強求你,我走了。」說罷又想轉身離開

「你真的不管你師父嗎?」

我冷哼一聲,說道:「我師父在你手上又如何?你敢動手?或者說,你動得了手嗎?」

唐黎一聽這話,心裡也開始打退堂鼓了。本想用白澤要挾趙平鬆手,沒想到被他反將一軍,成了他被威脅。這話說的,趙平還真了解他師父,篤定了自己下不了手。

「雖說我動不了他,可沒有我在,你這輩子都別想找到你的師父。」唐黎打算破釜沉舟,直接朝著趙平丟下這句話。

我眼睛轉了轉,這話倒不假,可我哪裡是他唐黎能拿捏的人?

「不就是利用了靈獸,你覺得我會沒有法子嗎?」

這話也是鑽了空子,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擁有靈獸,是哪種靈獸我也不知道。不過看唐黎的小動作,多半是說准了。

趁熱打鐵,我繼續說道:「別在這裡磨磨唧唧了,繞來繞去的,就眼下的,你以為你跑得了嗎?」

唐黎不露聲色,心裡的退堂鼓卻打得更響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半響,唐黎終於開口,說道:「你師父就在許弋哪,不過空間不一樣,所以你找不到他。捕靈獸整天纏著他,所以他才沒有辦法回來,其他倒是沒什麼問題,身體不錯,精神旺盛。」

說到這裡。唐黎越來越覺得事情的走向太不對勁了,怎麼就直接供認了?

捕靈獸?我暗中給絳冬傳了個消息,讓他設法將那小東西現身,把師父救出來再說。

「我也是有誠信的人,這個,我拿著你自己看看。」我從懷中將那封拾得的信攤開,拿給唐黎看。

唐黎本以為有詐,沒想到映入眼瞼的……那就是師父寫的字,頓時心裡就開始波濤洶湧,一字一句反反覆復地閱讀著,讀到最後,心裡徒生一股悲涼,師父……自己做錯了嗎?唐黎從不認為自己錯了。

師父為這蒼生付出了畢生的精力,甚至最後連生命也都付出了,可他得到了什麼?

我似乎是看懂了唐黎臉上的表情,開口說道:「你以為你是怎麼知道的這個消息?我不過就是放了一句話,幫忙傳達的可不是少數。二師父怎麼樣,他們都知道。」

擊潰對方的心理防線,必須要狠抓狠打,就我這個談判技術,師父,你不用太擔心了!

唐黎面上終於露出了不自然的笑容,愣愣地開口道:「我只是希望他能為自己活。」

唐黎這一切是為了什麼?他不知道,為了給師父報仇?那就更應該去維護世間的美好,為了證明自己有多厭惡玄門之術?他知道自己有多喜歡周易玄學,整晚整晚的不睡覺,就是為了看書。

他是為了證明什麼呢?他是想要接受這個事實,走出這個陰影。

哎,千不該萬不該走錯路啊。眼下看著這迷路知返的小羔羊,突然不怎麼想打擊報復。伸手又從懷中摸出一物遞給了唐黎,那是他和二師父唯一的合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接死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接死婆目錄 接死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一十八章 會面

9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