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徒手接骨 為弓凌峰兄弟玉佩加更

第65章 徒手接骨 為弓凌峰兄弟玉佩加更

「你做什麼?」江顏趕緊把林羽拽到了身邊。

傷者都被送到醫院來了,林羽還跟著出什麼頭啊,而且方一鳴的話雖然刺耳,但是也不無道理,這個傷者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西醫。

這時兩個護士已經急忙推著傷者去做檢查了。

「我不管什麼中醫西醫,我只要你們能把我兄弟治好!」黑皮衣年輕人冷聲道,「否則你們醫院就等著關門吧!」

「我們醫院關不關門,還不是你說了算!」方一鳴冷哼道。

「我說了不算?我兄弟他老子錢海德總說了算吧!」黑皮衣年輕人冷聲道。

「錢,錢總?!」

方一鳴嚇得打了個抖擻,錢海德可是清海市有名的醫療器械巨頭,每年光給他們醫院捐的醫療設備就上百萬,而且錢海德小舅子可是衛生局政工科的科長,要真隨便給他們醫院扣個帽子,他們醫院還真受不了。

「我這就打電話給院長,您稍等。」

方一鳴不敢有絲毫怠慢,立馬跑出去給院長打了個電話。

院長一聽是錢海德的兒子,語氣瞬間一變,說道:「一鳴,你快,給人民醫院的李浩明李主任打電話,讓他過去幫忙救人,我現在外地,這就往回趕,你儘力穩住家屬情緒。」

「是,是。」方一鳴趕緊點頭,掛了電話,接著給李浩明打了個電話。

李浩明一聽仁愛醫院院長讓他幫忙,也沒有推脫,但是得過一會兒,他手上現在也有個急診病人。

方一鳴急忙點頭說行,希望他儘快。

過了十幾分鐘,錢大少的各項檢查結果就出來了。

方一鳴看到檢查結果嚇了一跳,林羽說的竟然絲毫不差,果真雙腿粉碎性骨折,肋骨斷了幾根,還戳進了肺葉,顱骨有輕微的塌陷,這個錢大少也是福大命大,這樣都不死。

「方醫生,病人情況嚴重,恐怕得立即進行手術!」

護士長急匆匆跑了出來,驚慌道。

「你還愣著幹嘛,抓緊去做手術啊!」

黑皮衣年輕人見方一鳴站在原地發愣,立馬焦急的沖他喊了一聲。

「小兄弟,從X光上來看,錢大少的情況不太樂觀,憑我們醫院的醫療術平,恐怕沒什麼把握啊。」

方一鳴哭喪著臉說道,別說是他們醫院,就是李浩明親自來了,恐怕也沒有太大的希望。

「他媽的,你不會治病你當什麼醫生!」黑皮衣一下火了,衝上來一把撕住了方一鳴的領子。

其實黑皮衣心裡也怕的不行,畢竟是他慫恿錢少一起去飆車的,現在出了事故,他的責任也不可推卸。

「我雖然是醫生,但是水平有限啊,就算是人民醫院李浩明李主任來,也不一定有把握。」方一鳴嚇得臉都白了。

「那你說現在怎麼辦?!」黑皮衣眼睛血紅,神情猙獰的好似要吃人。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去……去京城……」

「我去你媽!」

黑皮衣一腳給方一鳴踹坐到了地上,罵道:「還沒到京城恐怕就死在路上了吧!」

「那我們等等李主任吧,院長也正往這邊趕,他們肯定能有辦法,肯定能有……」方一鳴捂著肚子,面色痛苦,也沒敢吭聲,心裡叫苦不迭,為什麼偏偏今晚上他值班,什麼倒霉的事都被他趕上了。

「不能再等了,再等就徹底沒救了。」

一旁的林羽沉不住氣了,畢竟這是一條鮮活的人命,自己要是再不出手的話,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等死了。

「你?你懂個屁,我剛才不是叫你滾蛋嗎,你怎麼還不滾!」

方一鳴立馬把火撒在了林羽身上。

「你哪裡會治這種病,快走吧。」江顏也趕緊拽著林羽往外走。

「不行,我要走了的話,他就徹底沒救了。」林羽拉住了江顏的胳膊,神情嚴肅的看著她,說道:「換做是你能做這台手術的話,你會放手不管嗎?」

「可是你根本就……」

「我跟你保證,我一定能醫治好他。」林羽堅定道。

「快,你能治那就快去啊!」黑皮衣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彷彿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兄弟,你別聽他的,他就是個野郎中,小診所的大夫,會個屁!」方一鳴白了林羽一眼,冷聲道。

「那你牛逼你倒是治啊!」黑皮衣氣的拿手在方一鳴頭上扇了一巴掌,急忙走到林羽跟前說道:「你也是醫生是吧,求求你,救救我兄弟。」

「我需要人幫忙,江顏,幫我搭把手。」林羽擼了擼袖子,叫著江顏就進了重症監護室。

「何家榮,你……」

「給老子閉嘴!」

方一鳴還想說什麼,黑皮衣立馬朝他頭上又是一巴掌。

林羽問護士長要過一個針袋,便帶著江顏進了手術室,順手把手術室的門鎖死,這種情況下,他不能受絲毫的影響。

「幫我接一盆清水,再把他的衣服剪開!」林羽沉聲的吩咐道,儼然已經把江顏當成了他的助手。

江顏微微一怔,看到林羽嚴肅的表情,沒敢多言,急忙照著他的吩咐接了一盆清水,隨後用剪子將傷者的衣服剪開。

林羽戴上一副無菌手套,立馬沾著清水將錢少身上的血跡擦洗乾淨,隨後雙手在他的肋骨間摩挲了起來。

這是他祖上傳下來的摸骨之法,是中醫不用開刀,便可接骨取骨的手段。

林羽閉著眼,將錢少身上的碎骨斷骨摸了一遍,重新整理接好,隨後才長出一口氣,用夾板將錢少的雙腿固定好。

江顏在一旁看的驚嘆不已,沒想到林羽竟然不藉助任何儀器,徒手將碎骨完整的拼接了回去。

隨後林羽取出銀針,扎在錢大少的胸口、腹部、手腳等十餘處穴位,扎針的同時,他將自己體內的靈力緩緩朝錢大少身上渡過去。

只見錢大少急促的呼吸慢慢變得平緩下來,臉上的痛苦也逐漸減輕,各項生命特徵漸漸恢復正常。

「小兄弟,我告訴你,是你讓他進去的,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可賴不到我們醫院。」

方一鳴在外面沖黑皮衣說道,他可不想林羽把人治死了,再讓他承擔責任。

「你他媽給老子閉嘴,我兄弟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先弄死你。」黑皮衣沖方一鳴惡狠狠的說道,他最煩這種沒本事還屁話多的廢物了。

過了約莫半個小時,重症監護室的大門便打開了,林羽和江顏從屋裡走了出來,林羽抹了把頭上的汗,說道:「病人情況已經穩定了,他身上的針千萬別拔下來,否則還會陷入危險期。」

方一鳴聽到這話神情一動,立馬跑進了重症監護室,看到檢測儀上錢少的各項生命特種已經恢復正常,不由滿臉震驚。

等方一鳴再出去的時候,林羽和江顏已經走了。

方一鳴心裡久久不能平復,這個何家榮,這麼厲害的嗎?

「一會兒錢少爸媽來了,不準說我送他來的!」黑皮衣踢了方一鳴一腳,惡狠狠道:「就說是有人打120,你們去接來的,我是聽說后才過來的,聽到沒!」

他害怕錢少的父母怪罪他,所以威脅方一鳴給他保密。

「聽到了聽到了。」

方一鳴連連點頭,隨後眼睛一轉,突然來了主意,急忙道:「不過你也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說!」黑皮衣皺著眉頭,十分不悅。

「一會兒院長和錢總他們來了,你得說錢大少是我治好的。」方一鳴嘿嘿道。

黑皮衣擰著眉,想了想,看了眼林羽離去的方向,見林羽也沒有邀功的意思,便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你們呢,我問你們,剛才是誰給錢大少治好的病啊?」

方一鳴臉色一沉,沖周圍的一眾護士問道。

一眾護士互相看了一眼,沒有吭聲。

「都聾嗎?!」方一鳴怒喝道。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方醫生您醫治好的!」

這時護士長立馬站了出來,恭維道。

她在醫院待了這麼多年,爬到護士長的職位可不是偶然,沒點察言觀色的能力,怎麼出人頭地。

方一鳴是誰,那是院長的外甥,她自然得罪不得,反正林羽也不是他們醫院的人,索性她就把這功勞作為順水人情,推到方一鳴身上。

要是方一鳴跟院長美言幾句,說不定還能給她提個護理部主任噹噹。

「對,是方醫生您治好的!」一眾小護士見護士長都發話了,哪還敢多說什麼,急忙點頭附和道。

「知道就好,放心,這次是我們齊心合力把錢大少醫好的,我一定會如實跟院長彙報,給你們也記上一功,獎金什麼的,不是問題!」

方一鳴倒也會做人,早早把好處許下了。

一眾小護士聽后立馬喜笑顏開,齊聲道:「謝謝方醫生。」

「我兒子怎麼樣了?!」

這時外面傳來一聲焦急的呼喊聲,隨後便見一幫人從外面慌慌張張的走了進來,領頭的兩個正是錢海德和他的夫人張蘭英。

跟在後面的還有院長戴偉。

剛才進大門的時候雙方碰到了,便一塊趕了過來。

往這邊走的時候,錢海德還詢問戴偉他兒子的狀況,戴偉答都沒敢答,因為從方一鳴給他傳的檢查結果來看,恐怕錢大少這會兒已經不在人世。

「錢總,您來了,院長,您也回來了。」方一鳴趕緊迎了上去。

「我兒子怎麼樣了?」錢海德慌張道。

「錢總別著急,我剛給錢大少做完手術,現在他的情況已經穩定了下來,已經沒了生命危險,您放心。」

方一鳴挺著胸膛,神色得意道。

「已經治好了?!」

方一鳴剛說完,李浩明也從外面走了進來,神情不由有些詫異。

剛才方一鳴把檢查結果也給他傳了一份,從結果上的情況來看,錢少的情況很不樂觀,就算是他來了,也不一定能保住他的性命。

現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方一鳴就說已經給錢少動完了手術,而且還各項生命特徵恢復平穩正常,著實令人驚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章 徒手接骨 為弓凌峰兄弟玉佩加更

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