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記吃不記打

第64章 記吃不記打

其實林羽並不是想跟他攀比,只是覺得有時候需要適當展露一下自己的實力,幫江顏趕趕身邊的蒼蠅,畢竟像江顏這種嬌艷欲滴的大美人,是個男人都想上來咬一口。

「你哪有什麼法拉利,又要去租嗎?」江顏拽了林羽一下,覺得他跟寶馬男這種人鬥氣沒有必要。

「但那輛法拉利真是我的。」林羽笑了笑,也沒多做解釋。

江顏嘆了口氣,也懶得管他了。

第二天一早林羽就去沈玉軒那裡把車開了過來,送江顏去的仁愛醫院。

這次跟上次一樣,林羽的開車速度還是奇慢無比。

「你這法拉利開的,是在侮辱他的發明者,真的。」江顏冷冷的白了林羽一眼,嘆了口氣。

到了醫院之後,寶馬男等一大幫醫生正在大門口等待華教授,手裡還拉著一個紅色的條幅。

看到林羽和江顏后,一幫醫生驚訝不已。

「天吶,江顏,這帥哥誰啊?」

「還能有誰,人家老公唄,怪不得能娶到江顏這種大美女,果真是又帥又多金啊!」

「這是法拉利限量款吧,我的天,也太有錢了!」

其中有幾個人忍不住拿著手機拍起了照。

寶馬男的臉色則陡然間變的十分的難看,心裡也是震驚不已,沒想到林羽竟然真的開了輛法拉利過來,但是怎麼看林羽也不像這種有錢的人啊。

「喂,哥們,還記得我們昨晚上打的賭嗎,你說過的,如果我開著法拉利來送我老婆上班,你就倒過頭來走路,現在我開來了,你走吧。」

林羽見寶馬男沒說話,笑眯眯的沖他道。

「不可能,車子肯定是你借的,或者是租的!否則你昨晚上為什麼不開,還走著來接江顏!」寶馬男眉頭一皺,肯定道。

江顏一聽這話心裡一懸,氣的瞪了林羽一眼,自己告誡過他,不要攀比,不要攀比,現在被人戳穿了吧,看他怎麼收場。

聽到寶馬男的話,一幫人頓時興緻低沉了下來,看向林羽的眼神頗有些鄙視。

「切,原來是租來的,我還是以為多有錢呢。」

「真可笑,打腫臉充胖子。」

「真是什麼人都有,夠虛榮的。」

林羽也沒解釋,不緊不慢的從車裡拿出行車證,一下扔到寶馬男懷裡,說道:「睜大你的眼睛看看,上面寫的是誰的名字,對了,我姓何,叫何家榮。」

寶馬男見林羽這麼自信,不由有些心慌,但是周圍的同事都迫不及待的伸頭過來看,他只能把行車證打開,只見行車證上確實寫著何家榮三個字。

「真是人家的車!」

「我就說嘛,誰會為了送老婆上班去租輛法拉利。」

「方一鳴,車子真是人家的,你快履行賭約吧。」

一幫醫生看熱鬧不嫌事大,見車子真是林羽的,迫不及待的想看方一鳴出醜。

江顏不由一驚,瞪了林羽一眼,這個敗家子,不會偷拿了全部家當去買了這輛車吧,看自己回家不好好跟他算賬。

方一鳴,也就是寶馬男,此時漲紅了臉,話都說不出來,手足無措。

「是啊,方大少,快履行你的賭約吧。」林羽笑眯眯的說道,「怎麼,是不是倒頭走路比較困難啊,那我幫幫你。」

話音一落,林羽便衝到了方一鳴跟前,身子一蹲,兩隻手一把抓住他的兩個腳踝,用力一掀。

方一鳴嚇得大叫了一聲,還沒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只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道襲來,頭一下就朝地了,要不是他及時用雙手扶住了地,臉就撞在地上了。

「來,往左,哎,對,來,右,對。」

林羽抓著方一鳴的雙腿來回走動著,方一鳴被迫拿手撐著地來回的跟著,脖子和臉已經漲得通紅,說話都費勁了,「放開我……你放開我!」

「哈哈哈哈……」

眾人不由一陣鬨笑。

江顏也被方一鳴這副窘態逗的捂嘴笑了一下,忍不住沖林羽翻了個白眼,這個混蛋,看起來老老實實的,原來壞心眼也不少。

「好了,差不多得了。」江顏見方一鳴的臉都漲成了豬肝色,急忙勸了林羽一句。

林羽這才一撒手,方一鳴噗通一聲摔在了地上,捂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顯然有些難受。

「方大少果然言而有信,說倒過頭來走路就倒過頭來走路,不過看起來你還不太熟練,希望你以後多加練習。」

林羽拍拍手,沖他豎了個大拇指。

眾人又是一陣鬨笑。

方一鳴滿臉怒色,看向林羽的眼神中帶著滿滿的憎恨,感覺胸口脹的慌。

林羽有些得意的沖江顏使了個顏色,經過這麼一鬧,以後若還有人想打江顏的主意,就得先掂量掂量了。

江顏回給林羽一個白眼,不過嘴角還是不經意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

林羽從醫院回來后,發現衛雪凝竟然早就等在了回生堂門口,正用力的拿腳踹他的防盜門呢。

「小妹妹,你幹嘛呢!」

林羽急忙沖她喊了一聲,作為警察,竟然知法犯法,隨意破壞別人的財產!

「你說幹嘛呢,踹門呢,都幾點了,你還不開門,直接倒閉算了!」衛雪凝瞪了林羽一眼,氣呼呼的說道。

林羽開開門后,衛雪凝便不耐煩地說:「抓緊給本姑娘推拿,我一會兒還有事呢。」

「好,那你來床上趴下。」林羽一邊整理著桌子上的東西,一邊說道。

這是很平常的一句話,但是衛雪凝聽完臉一下紅了,暗罵了他一聲流氓。

趴到診查床上后,衛雪凝心裡竟然產生了一絲恐懼,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罪犯眼裡的女魔頭,竟然也有害怕的時候。

「你不戴手套嗎?」衛雪凝皺著眉頭問道。

「你們家推拿還得戴手套嗎,你以為搬磚呢,趴好!」

林羽說話間手已經壓到了她后腰上。

衛雪凝只感覺一股清清涼涼的感覺傳來,豎脊肌上的疲勞盡散,心裡的恐懼感也陡然間消失不見,換上的是滿滿的舒適感。

林羽的手在她脊柱上輕輕的按揉著,讓她整個身體都鬆弛了下來,輕快無比,她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過這麼美妙的感覺,不禁閉上眼,沉醉其中。

就連林羽的手壓到她屁股上緣,她都沒有絲毫的反應,只希望這種感覺能夠一直持續下去。

「好了,起來吧。」

過了有半個多小時,林羽便停了下來。

「啊?這麼快?」衛雪凝不由有些驚訝,隨後臉一下紅了,這話怎麼說的好像她挺期待林羽繼續似得。

林羽也古怪的看了她一眼,這個大小姐,剛才不是還討厭自己討厭的要死嘛。

「那我就先走了。」衛雪凝紅著臉沒敢看林羽,轉身就往外走。

「回來!」林羽喊道,「診費,八十。」

「小氣!」

衛雪凝哼了聲,啪的把一百塊錢拍道桌上,說道:「我們家飯不要錢的嗎,白給你吃了,給你一百,不用找了,當姑奶奶給你的小費了。」

說完衛雪凝就飛也似的跑了,生怕林羽把她抓回去。

下午林羽接診了幾個病人,便關門回家吃飯了,吃完晚飯見時間差不多了,便開著車去接江顏。

因為今天是案例探討的最後一天,江顏需要收拾一些東西,所以出來的有些晚。

林羽便在一樓的急診大廳里等她。

江顏從樓上下來后,旁邊的辦公室門突然一開,接著方一鳴穿著一身白大褂跑了出來,沖江顏說道:「江顏,我今上午跟你說的事,你考慮考慮吧,真的,我們醫院不比清海市人民醫院差,而且我是院長的外甥,你來了包你成為科室主任。」

「不感興趣,謝謝。」

江顏看都沒看到他,徑直朝著林羽走了過來。

方一鳴看到林羽後面色一沉,滿是怨怒。

林羽也眼神冰冷的望著他,這個方大少,真是記吃不記打啊,早上剛收拾過他,這就不長記性了。

林羽正猶豫著要不要再收拾他一頓,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急剎車的聲音,接著就聽一個聲音驚慌道:「快!救人!醫生!救人!」

緊接著一個穿著一身黑皮衣的年輕人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跟在他後面的還有一個壯漢,懷中抱著一個渾身是血的年輕男子。

林羽一看這男子就是受了非常嚴重的外傷,頭髮上還帶著一些碎玻璃,應該是出了車壞。

他急忙一個跨步走過去,伸手在男子手腕上摸了一下,試了下脈搏,隨後在男子的雙腿、身上和頭上摸了摸,急聲道:「他身子受了巨大的撞擊,雙腿粉碎性骨折,顱骨塌陷,肋骨斷了四根,其中一根已經刺入了肺葉,需要馬上手術!」

「你當自己是神仙嗎?用手一摸就能知道病情?別以為懂那麼點中醫就在這顯擺,這種情況需要手術!只有西醫才能醫治,趕緊給我滾蛋!」

林羽剛說完,方一鳴趁著臉冷聲呵斥道。

他打聽過林羽,知道林羽開了家醫館,而且在中醫圈子裡小有名氣,但是他壓根就看不上中醫,覺得都是些糊弄人的把戲。

現在這個病人的傷,根本就不是中醫所能治好的,所以被他逮到機會,自然要好好的羞辱林羽一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章 記吃不記打

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