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神秘組織

第436章 神秘組織

「你他媽剛才不還說這種毒十年都無解嗎?!這怎麼說話的功夫何家榮就能解了!」

萬士勛滿臉惱怒的沖阿濱質問道。

阿濱立馬一低頭,敬畏道:「對不起,董事長,是我剛才沒說……說清楚……」

「大哥,你別責怪阿濱了,是你自己沒讓人說完!」一旁的萬士齡急忙沖大哥說道,「我早就說過,這個何家榮不容小覷,他的醫術很有可能已經達到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般登峰造極的地步,我們拼不過他的,大哥,收手吧!」

「笑話,我偌大一個何家會怕他?!會醫術又怎麼了!」萬士勛冷聲道,「老二,你最近怎麼回事,怎麼老是長別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說完萬士勛擰著眉頭沉默片刻,似乎想到了什麼,眼前猛地一亮,急忙抬頭沖阿濱問道:「何家榮用什麼法子給何自臻醫治的,你知不知道?!」

「這個,好像是用了針灸吧,我也不敢確定,因為他當時在重症監護室內,具體的情形我並沒有看到……」阿濱有些局促的撓撓頭說道。

「有沒有說要給何自臻服用中藥?!」萬士勛直接問道,這才是他最關心的地方。

「有,這個有!」阿濱很肯定的點點頭,說道,「我看到那個副院長拿著一個方子遞給了一旁的醫生,讓那個醫生按照方子每次煎藥給何二爺服用!」

「太好了!果然不出我所料,真是天助我也!」萬士勛面色一喜,立馬沖一旁的萬士齡說道,「老二,軍區總院中藥部裡面有個你的小徒弟是吧?!」

「大哥,你要做什麼啊?!」萬士齡心頭咯噔一下,有些詫異的望著大哥問道。

「如果說何家榮給何自臻開的這個葯不只沒有醫治好何自臻,反而將他吃死了,你說何家會怎麼跟何家榮算這筆賬呢?!」萬士勛嘿嘿的笑著說道,滿臉的自得。

「大哥,你的意思是……」萬士齡臉色猛地一變,噌的站了起來,似乎意識到了大哥的想法,急忙道:「大哥,不可啊,萬萬不可啊!要是何家發現是我們動的手腳,那一定不會放過我們萬家的!」

「你放心,我有辦法,絕對不會讓何家懷疑到我們萬家!」萬士勛倒是一臉的淡定自若,胸有成竹的說道。

「可是大哥……」

「行了,你不必勸我了,我心意已決,你要還念在你我兄弟情深,還想著維宸這個侄子,你就幫我,不過不管你幫不幫我,這件事我都非做不可!」

萬士勛冷冷掃了他一眼,隨後眯了眯眼,自顧自的笑道:「到時候何家要是對何家榮動手,那講兄弟義氣的李千珝勢必也會卷進來,那麼李家定然會跟著傷筋動骨,就算何家勢力再大,李家狗急跳牆,反擊一番,何家難免也會受些影響,倒時候我就坐山看狗咬狗,一箭三雕,簡直美哉!哈哈哈……」

他這如意算盤打的實在是精妙無比,讓自己的三個敵人互斗,而他在一旁漁翁得利。

萬士齡看到大哥這副神態,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低聲道:「好,我幫你……」

「老二,這才對嘛!」萬士勛拍拍萬士齡的肩膀,說道:「只要除掉何家榮,削弱李家,我們萬家,仍舊是商界第一大家族!」

接下來的兩天,林羽除了坐診,便是分別給何二爺和向南天兩人分別進行針灸。

經過這段時間的醫治,向南天的身體顯然已經好轉了許多,兩條胳膊已經恢復了知覺,可以隨意擺動,並且雙手也能抓的住東西了。

步承見到這一幕激動不已,顫聲道:「師父,您老人家用不了多久就能重新站起來了!」

「哈哈,這都多虧了小何啊!」向南天興奮的拍了拍林羽的肩膀,整個人容光煥發。

「跟您老特殊的體質也分不開,如果換做常人,別說恢復了,就是命可能都保不住!」林羽笑著說道。

接著他略一猶豫,似乎想到了什麼,面色凝重起來,沖向南天好奇道:「向老,您當時說您這個傷口是被倭國人所刺中是吧?!」

「不錯!」向南天點點頭。

「那您能不能跟我透露透露,刺傷您的人是誰?!」林羽沉聲說道。

向南天微微一怔,隨後笑道:「小何啊,不是我不告訴你,但是我就是說出這個人來,你恐怕也不認識!」

「向老,這個,還真不一定……」林羽皺著眉頭說道,對於這種毒,他祖上就的記憶中可是有印象的,是一個叫神木俊源的人所掌握的一種毒藥,但是這已經是十分久遠的事情了,除非這個神木俊源能夠長生不老,否則他不可能到現在還活著。

「哦?」向南天眉頭微微一挑,看到林羽的模樣,便也沒推辭,直接說道:「刺傷我的人叫神木浩二!」

神木浩二?!

林羽聽到「神木」這兩個字猛的一怔,猜測這個神木浩二一定與神木俊源有關係,極有可能是神木俊源將這種毒藥傳給了自己的後代!

「怎麼,小何,你認識這個人?!」向南天見林羽反應如此劇烈,不由好奇的問道。

「不認識!」林羽面色凝重的搖了搖頭,接著沉聲道,「不過我知道,這種毒是傳自於他們的祖上!」

向南天聞言轉頭跟步承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顯然都有些意外。

「向老,您方不方便跟我透露這個人是什麼身份,或者說,他是來自於什麼組織?!」林羽急忙問道。

「呃,這個,關於他的身份,我不方便透露,小何,你也別介意,其實我是為了你好!」向南天有些為難的說道,接著他話鋒一轉,疑惑道:「對了,你怎麼突然間對這件事感興趣了呢?」

林羽皺著眉頭低聲道:「因為何家的何二爺也中了您這種毒,而且情況與您極為相似,都是被帶毒的利刃刺中!」

「你說的是何自臻?!」

向南天面色猛然一變,身子不由往上起了起,但是他的下身仍舊毫無知覺,所以只能雙手抓著論語扶手,昂著脖子激動道,「他……他也中了我這種毒?!」

「不錯,而且他身上的創口比您的要多四處!」林羽點點頭。

向南天頓時有些呆立住了,神情木訥,身子不由往後一靠,愣了片刻,接著急忙道:「那他現在怎麼樣了?你幫他治療了嗎?」

「我幫他醫治了,因為醫治的及時,他的情況不算嚴重!」林羽急忙說道,「用不了多久就能痊癒!」

「那就好,那就好……」

向南天點點頭,喃喃道。

「向老,據說襲擊何二爺的人是早有預謀的,而且他這次只派出了三個人,便將何二爺傷成了這樣!」林羽低著頭沉聲道,「而且當時何二爺身旁還有一個戰友,那位戰友相比較何二爺要幸運的多,雖然手斷了,但是並沒有感染劇毒,那三個人將何二爺兩個人傷成這樣,可見他們實力不俗,來頭不簡單,所以跟傷您的那個神木浩二,極有可能同屬於一個組織,我相信,一定是一個很可怕的組織!」

林羽面色凝重,自顧自的說著,能傷了華夏戰神,又傷了暗刺大隊隊長的組織,必然是非同小可的組織!

「你猜的確實不錯!」向南天略一沉吟,面色冰冷道,「既然那三個人就能傷了何自臻,那他們極有可能是神木浩二的人!這幫人也確實是一個很恐怖的組織,在國際上都令人聞風喪膽,這也就是為什麼我老頭子沒死,卻要躲在這裡裝死的原因!」

他說這話的時候握著輪椅的手不由微微顫抖,雙眼赤紅,顯然情緒甚為激動,厲聲道:「不過他們也沒什麼可怕的,要不是暗中下黑手,我豈能會被那個卑鄙小人所傷?!等我康復,一定要親手宰了他!」

「我實在想不到,東瀛還有如此厲害的組織!」林羽皺著眉頭有些狐疑的說道,他仔細的想了想,腦海中並沒有太多關於東瀛知名殺手組織的記憶。

「家榮,這件事你就不要多問了,知道的多了,反而對你不利!」向南天忍不住嘆了口氣,似乎不願多說。

林羽見向南天三番兩次的推辭,便也再沒堅持,畢竟他之所以把這件事說出來,也不過是為了提醒向南天而已。

林羽和步承往回走的時候,開車的步承突然間開口冷冷道:「神木浩二是師父的朋友!」

「向老的朋友?!」

林羽聞言不由猛的一怔。

「所以他才能輕而易舉的傷害到師父!」步承雙眼迸發出一股無盡的寒意,冷冷道,「早晚有一天,他要為這一刀,付出生命的代價!」

林羽看到他這樣子不由有些好奇,好奇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向南天怎麼會跟神木浩二這種人做朋友?既然是朋友后,那神木浩二又為何對向老痛下殺手?

他很想問問步承,但是十年前步承也不過才十幾歲,可能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等到他們回到回生堂之後,回生堂門前已經停了一輛黑色的轎車,是韓冰的車。

「韓上校大駕光臨,讓您久等了,實在抱歉!」

林羽一進門就笑呵呵的沖韓冰打趣道。

但是韓冰卻是一臉嚴肅,打量他一眼,接著冷聲道:「跟我進屋,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說!」

林羽見狀心頭狐疑,知道肯定出了什麼事,趕緊跟著她進了內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6章 神秘組織

1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