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證據確鑿

第437章 證據確鑿

進屋后林羽便把門帶上,而步承則十分自覺的站到了門口的一側,防止有人打擾到林羽和韓冰。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林羽好奇的問道。

「我問你一件事!」

韓冰轉過頭,滿臉寒霜的沖林羽問道,「你跟那個自稱玫瑰的女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

林羽頓時嗤笑一聲,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笑道:「能是什麼關係,殺人未遂者和被害者之間的關係唄!我不早就跟你說過了嘛!」

「你別跟我嬉皮笑臉的,何少校,我是以長官的身份詢問你,麻煩你認真一點!」韓冰冷著臉說道。

「我也沒開玩笑啊,我說的是真的!」林羽見韓冰生氣了,急忙說道:「我跟她之間真的沒什麼的,她也只是受了別人的指派,要來殺我!」

林羽心頭不由有些狐疑,這還是他進了軍情處,韓冰頭一次如此嚴肅的跟他說話呢,而且他不明白,怎麼突然間又提起玫瑰的事情了?

「沒關係就好!」韓冰面色緩和了幾分,接著冷聲道:「好,那我姑且不問你上次你到底有沒有故意放走她,我就只問你,如果我們發現她是一個罪行累累的犯罪嫌疑人,你會不會親手殺了她?!」

林羽聽到她這話心頭一動,面色也陡然一變,急忙說道,「你的意思是說你們查到了她的身份?她到底是什麼……」

「這個你不要管,你只管回答我,如果這種情況屬實,你會不會親手殺了他?!」韓冰擰著眉頭說道。

「會!」

林羽毫不遲疑的答應了一聲,心裡卻是五味雜沉,想到玫瑰對小智的關切,想到玫瑰對那些孩子的付出,想到那張勾人心魄的面容,他說不出的心痛,他實在不願意去相信,玫瑰會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那就行,何少校,我希望你能記住你所說的話!」韓冰沉著臉打量了林羽一眼,接著嘆了口氣,說道,「你也別怪我這麼跟你說話,我心情實在是有些差到了極點……」

「怎麼了?」

林羽急忙走過來關切的問道,「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韓冰抬頭望向林羽,眼神中閃過一絲顯而易見的痛苦,輕聲道:「我們軍情處又一個同事殉職了!」

「又……又一個同事?!」

林羽心頭也不由一顫,想起上一次死於非命的同事的慘狀,不由驚訝道,「還是那個變態殺手乾的嗎?!」

韓冰點點頭,眼神陡然間狠戾了下來,冷聲道:「這次這個同事是在家裡被殺的!因為我們現階段對他追查的很兇,甚至已經抓到了他的狐狸尾巴了,所以他才狗急跳牆,反過來報復我們!」

「已經查到一些蛛絲馬跡了嗎?!」

林羽心頭又是期待,又是擔憂。

期待的是終於能夠揭穿這個變態殺手的真面目了,擔憂的是害怕這個變態殺手真的就是玫瑰,這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事實。

「不錯!」韓冰抬頭望向林羽,沉聲說道,「我們現在有充分的證據能夠懷疑,這個變態殺手,就是那個玫瑰!」

林羽聞言面色猛地一變,滿臉不可置信的望著韓冰,身子不由微微一顫。

「怎麼,你心疼了?!」韓冰皺著眉頭冷冷掃了林羽一眼,「你剛才可是說要親手殺了她的!」

「如果真的是她,我絕對會親手殺了她!」林羽聲音低沉,但是分外堅定,其實他之所以內心波動如此巨大,並不是因為捨不得殺玫瑰,而是出於一種莫大的負罪感和悔恨之情!

如果事實真如韓冰所說,那他內心會非常後悔,後悔不該輕信了玫瑰的話,那麼輕而易舉的放走了她!

正是因為自己放走了她,所以玫瑰才有機會殺害了自己軍情處的這個同事!

所以,換而言之,害死軍情處這個同事的人是他林羽!

韓冰仔細掃了幾眼林羽臉上的表情,隨後嘆了口氣,說道:「我相信你,看來你絕不會是軍情處的內奸!」

「內奸?!」

林羽聞言不由微微一怔,急忙說道:「你是說我們軍情處裡面有內奸?!」

「不錯!」韓冰沉著臉冷聲道,「我們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遲遲抓不到這個女人了,是因為我們軍情處裡面有她的眼線,看來這個女人的能耐當真是大的很呢!」

林羽不由張了張嘴,頗有些驚訝,沒想到軍情處這種機構里竟然都能有內奸!

「那你剛才之所以那麼問我,也是懷疑我是內奸?」林羽好奇的沖她問道。

「那倒不是,我……我並不懷疑你,我只是怕你被那個女人蠱惑了,對她手下留情,畢竟上次她從你手裡跑掉了!」韓冰嘆了口氣說道,「所以才想試試你的決心!」

「是啊,畢竟她上次從我手裡跑掉了……」

林羽重複了一句,臉上顯現出一絲極大的痛苦之情,要不是他優柔寡斷,手下留情,那個同事就不必死了……

「空口無憑,我跟你說下為什麼我們會懷疑她吧!」韓冰說著立馬將手機拿了出來,翻出幾張照片遞給林羽。

林羽立馬接了過來,只見第一張照片上是一個玉牌!一個印著當初他所見過的那種奇異圖案的玉牌!

而這個玉牌跟當初加工出來的成品不一樣的是,這個玉牌是鮮紅色的!而且不只是表面,是從內到外呈現出的鮮紅色!

宛如在血中浸泡過了一般!

「這是從她所居住的別墅裡面搜出來的!」韓冰沉聲說道,「就是你上次依靠記憶提供的那棟別墅的地址,經過我們再三查找,才找到具體位置,幾乎都不屬於京城的地界了!」

林羽聽到這話,握著手機的手微微有些顫抖,低聲說道:「那……那她人呢?」

「她人當然早就跑了,難道還留在那裡讓我們抓嗎?」韓冰冷笑道,「在我們去之前她早就已經跑了吧,東西什麼的,全部都收拾乾淨了,絲毫沒留!我們也是將整個屋子搜了底朝天,才找出了這塊玉牌!」

林羽靜靜地聽著,面色凝重,沒有說話,接著嘆了口氣,道:「如果只是單純的靠著塊玉牌,也無法證明那個殺手就是她吧?」

說著林羽瞥了眼面帶狐疑的韓冰,急忙道:「你別誤會,我也只是就事論事而已!」

「確實無法確認!」韓冰點點頭,接著伸出手指輕輕劃了划林羽手中的手機屏幕,翻出幾張死者的照片,說道,「這是她殺害的死者的照片,你仔細看一下,看看你認不認識?」

「我認識?」

林羽微微一怔,隨後看了眼照片上的死者,只見死者跟先前那些死者一樣,脖子和臉部宛如充氣的氣球一般,脹的明鼓鼓的,裸露在外面的皮膚泛著濃重的紫黑色,舌頭往外伸展的老長,死狀恐怖詭異,原本的面容根本已經辨識不出來了,不過倒是可以分辨出來,這個死者是個女人!

林羽看到這一幕,有些於心不忍,無奈的說道:「這根本就無法看出她本來的面目啊,而且根據大致的面相來看,我沒有見過她吧……」

「你仔細看看她身上的衣服!」韓冰提醒道。

林羽這才注意到了死者身上的衣服,只見是一件天藍色的工裝服,左胸口用紅色的絲線綉著「孚盛紡織廠」的字樣。

「這……這是那天我追那個黑衣人路過的紡織廠的員工?!」

林羽立馬來了印象,有些驚訝的問道。

「不錯,這就是那天晚上被挾持的那個女員工!」韓冰掃了林羽一眼,冷冷道,「她死了不超過三天!」

林羽內心震撼不已,接著急忙道:「可是她為什麼要殺這個女員工呢?!當時她有機會殺這個女員工,卻沒有動手!」

「那是因為當時這個女員工對她沒有威脅!」韓冰冷哼道,「就在這個女員工死之前的前一天,給我們打去了電話,說回憶起了當時劫持她的黑衣人的一些特點,想反映給我們,結果第二天一早她就被殺了!當時你已經確認過了,那個黑衣人就是那個玫瑰,這麼看來,不是她,還能是誰?!」

林羽聽到這話身子略一踉蹌,不由握緊了拳頭,心裡感覺在滴血,痛恨自己就這麼放過了這個殘忍的女人!

「你們查到她的行蹤了嗎?!」

林羽情緒穩定下來之後,面色如寒霜般的冷聲問道。

「暫時還沒有,但是我們很快就能把那個內奸查出來,到時候可以用那個內奸的名義放出假消息,引誘她上鉤!」韓冰回道。

「好,那到時候出任務的時候,記得叫上我!」林羽聲音中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我跟她說過,如果最後我發現這個殺人犯真的是她,我一定親手殺了她,我承諾過她的,就一定要做到!」

「好!」韓冰點點頭,看到林羽如此堅決,不由鬆了口氣。

「何醫生!何醫生在嗎?!」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叫喊聲,林羽看了眼韓冰,接著兩人好奇的打開門走了出去,只見幼安孤兒院的龔院長正站在門口往裡張望。

林羽這才想起今天是給小智治療眼睛的日子,想到小智是玫瑰的弟弟,他心頭不由一陣酸澀。

不過玫瑰是玫瑰,小智是小智,就算玫瑰是那個殺人狂,他也仍舊會幫小智醫好眼睛。

「龔院長,您來了,快進屋吧!」林羽一邊說,一邊搜尋了下小智的身影。

「何醫生,小智沒過來嗎?!」

龔院長看到林羽趕緊跑了過來,面色焦急的說道。

「沒有啊。」林羽疑惑道,「他沒跟您在一起嗎?」

龔院長聞言身子一顫,面色慘白道:「不好了,小智不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7章 證據確鑿

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