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暗藏兇險

第417章 暗藏兇險

「不方便?!能有什麼不方便啊?」

張佑安眉頭一挑,隨後雲淡風輕的笑道:「不瞞二位,我二弟剛才吃過飯後,跟我侄子一起去探望一位親戚去了。」

「那沒關係,我們在這裡等一會兒吧!」韓冰面帶微笑道,她見張佑安如此推辭,猜測這裡面絕對有貓膩,說不定真如林羽所猜,那個面罩男子真的就是張佑偲,便鐵了心的要等到張佑偲。

「這個……我侄子剛從國外回來,親戚見了一定有很多話要說,還不知道幾點能回來,說不定今晚上就不回來了!」張佑安有些為難的說道,「還是我幫你們轉送吧。」

「沒關係,我們等等吧,如果真的不回來,那我們明天再過來!」韓冰笑著說道,堅持要親自把手裡的請柬和東西交給張佑偲。

「是啊,我們等等也無妨,怎麼,難道張首長不歡迎我們?」林羽也跟著附和了一句,張佑安越是推辭,他感覺張佑偲的嫌疑就越大。

「哪裡的話,我這裡平常很少有人來,兩位軍情處的貴客願意留在這裡作客,我求之不得!」張佑安笑了笑,接著朗聲回頭喊道,「來人,把我珍藏的太平猴魁拿過來!」

他話音一落,管家便急匆匆的將茶葉送了過來。

張佑安一邊泡茶一邊笑道:「何少校,聽說你這個軍情處的少校,是掛職的是吧?!」

「不錯!」林羽點點頭。

「小兄弟當真是前途無量啊,據我所知,軍情處還從沒有過掛職這一說呢,倒也是讓張某大開眼界!」張佑安呵呵的笑道,語氣雖然很平淡,但是帶有強烈的針對性意味,「不知道何少校以前是哪個部隊的?又為軍情處立過何等軍功啊?!」

他說話的時候強忍著內心的怒氣,一想到兒子因為這個何家榮被警備團開除,他心中就悲憤難當。

而且令他驚訝的是,那天晚上在維多利亞酒店遭遇那麼多人的伏擊,這個小子竟然還能夠活下來,簡直是匪夷所思!

「對不起,張首長,我們軍情處是獨立的情報部門,屬於軍委管轄,有極強的保密性質,具體的操作和決定,您無權得知,恕我們不能相告。」韓冰也毫不客氣的針鋒相對的回應道。

「這個是自然,我也不過是好奇,所以才問了一句,希望二位不要往心裡去!」張佑安眯了眯眼,笑呵呵的說道。

「沒關係,張首長,雖然具體的我不能跟你告知,但是我可以告訴您,何少校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這也是我們軍情處賞識他,為他特地破例的原因!」韓冰笑道,「就好比前幾天,有群自作聰明的無恥小輩想要借國際上訓練精良的雇傭兵伏擊何少校,結果最後何少校安然無恙不說,還讓那幫雇傭兵折損了大半!」

她說話的時候故意加重了「無恥小輩」這個詞語,顯然是意有所指,如果張家與此事有關,那她就是在赤裸裸的罵張家了!

張佑安聽到這話心頭氣血翻湧,不過還是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皺著眉頭詫異道:「哦?竟然有這事,何少校,你沒事吧?誰這麼大的膽子啊?!敢對軍情處的少校下此毒手?!」

「不知道,但是猜想一下,也知道絕對是些見不得光,豬狗都不如的卑鄙小人乾的!」韓冰淡淡的說道。

張佑安的臉色不由一青,強吞了口氣,不過很快神色就恢復了正常,眯眼望著林羽說道:「既然何少校沒事就好,不過話說回來,何少校的身手當真是讓人意外啊!」

「意外?」林羽笑道,「您不應該覺得意外吧,上次我跟令郎張大少切磋的時候,他應該知道我的能力的啊!難道他沒跟您說嗎?」

張佑安聽到這話氣的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他知道,林羽說的是上次他把自己兒子踢得滿地找牙的事兒。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件事現在提起來,他在一眾同僚面前還抬不起頭來,要不是礙于軍情處的地位,他早就跟林羽和韓冰撕破臉了,哪還會對他們如此禮遇。

「呵呵,來,喝茶,喝茶……」

張佑安本來想嘴上討些便宜,結果便宜沒討到,還惹了一肚子氣,所以索性不說話了,叫著林羽和韓冰喝茶。

「大爺,家裡來客人了啊?」

這時兩個身影快速的從外面走了進來,其中一個是張佑安的小兒子張奕堂,另一個則是張佑偲的兒子張奕庭,剛才說話的,也正是他。

只見張奕庭四方臉,面容白凈,一雙眼睛煞是明亮,跟張佑偲長得十分相像,看到林羽和韓冰后似乎並沒有太意外。

而張奕堂看到林羽后眼中則閃過一絲陰狠,心頭滿是恨意。

「哎呦,小庭,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你爸呢?」張佑安看到侄子後面色一喜,急忙問道。

「奧,我姑父不是住在大哥那裡嘛,我爸就留在那了,正跟我姑父聊天呢!」張奕庭笑道。

「我給介紹介紹,這位是軍政部門的韓冰韓上校和何家榮何少校!」張佑安急忙給他們做了個介紹,「韓上校,何少校,這位是我的侄子,張奕庭,剛才國外回來!」

林羽和韓冰起身笑著跟張奕庭打了個招呼。

林羽發現張奕庭的眼睛在自己身上刻意打量著,忍不住抬頭望了他一眼,接觸到林羽的目光后,張奕庭立馬不動聲色的把眼睛瞥向了一邊。

「對了,奕庭,你回來的正好,這兩位軍官特地過來是給你爸送請柬的,你要不帶著他們去見見你爸吧!」張佑安笑著說道。

「好,那兩位就跟我來吧,我大哥就住在旁邊!」張奕庭點頭笑笑,接著跟張奕堂兩人轉身往外走去。

林羽和韓冰兩人不由一愣,顯然沒想到張奕庭竟然會答應的這麼痛快,兩人互相看了一眼,接著跟張佑安招呼一聲,趕緊跟了上去。

張佑安笑著點了點頭,但是在他們走出去之後,臉瞬間沉了下來,整張臉上散發著一股無盡的陰寒,冷聲道:「來人!」

「老爺!」

這時管家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把桌上的茶具和這兩把椅子全部給我拿出去給我扔掉!」張佑安冷聲道。

管家微微一怔,隨後一點頭,恭敬道:「是!」

因為張奕鴻跟父親的別墅同屬一個小區,隔著也就幾戶人家,所以林羽和韓冰沒走幾步便到了。

張奕堂敲了敲門,保姆便跑出來開了門,等他們進去后,重新鎖好門,帶著他們往裡走去。

張奕鴻居住的別墅也是獨門獨院的,甚至相比較他父親的住處還要寬闊一些,整個院子里種滿了草坪,只有中間一條碎石鋪就的小路。

「兩位,麻煩你們先在院子里等等,我進去通報一聲!」張奕庭歉意的笑道,「我大哥很不喜歡把別人打擾,而且我姑父、姑姑和兩個小侄女也住在這裡,所以貿然帶你們進去不太方便,請兩位見諒!」

「好,麻煩你告訴張二爺,就說全部長有東西讓我親自交給他,給過他之後,我們立馬就回去!」韓冰點點頭。

「沒問題!」

張奕庭點點頭,接著便跟張奕堂、和保姆一起進了屋,張奕堂還特地把客廳的玻璃門給鎖上了,十分隱蔽的沖林羽和韓冰露出了一個陰險的笑容。

「進了門,連客廳都不讓我們進,這什麼人啊?!」林羽有些不爽的嘟囔了一句。

雖然這個張奕庭看起來對人客客氣氣、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是林羽卻覺得他渾身透著一股精明,而且整個人散發著一股陰寒的氣息。

「算了,等等吧,只要他們能讓我們見張佑偲就行!」韓冰說道,倒是有些不以為意,不過雖然現在已經是初春了,但是晚上的夜晚還是很冷的,她不由裹了裹身上的大衣。

「嗚……」

就在此時,從後院方向突然傳來了一陣奇怪低沉的響動,同時伴隨著的是一陣嘈雜的腳步聲。

林羽和韓冰好奇的對視了一眼,兩人都有些好奇,轉身朝後院方向走了走,側頭往裡面看了一眼。

不過因為後院沒有亮燈,光線很暗,所以他們兩人壓根也看不清後院的景象,只看到黑洞洞的一片,不過突然之間,黑洞洞的暗處陡然間出現了幾點碧綠色的光芒。

「小心!」

林羽面色猛地一變,一把將作勢還要往前走的韓冰拉了回來。

他話音一落,立馬幾聲低吼傳來,數條矯健的身影極速的沖著他們狂奔而來,陡然間高高躍起,幾張滿是鋒利牙齒的血盆大口突然間凌空咬空,迅速閃了過去,接著便見幾條毛色發灰,身形修長,嘴巴尖長的大狗正齜牙咧嘴的瞪著他們,嘴中發出低聲的嗚鳴之音。

韓冰看到這一幕面色陡然一變,聞到空氣飄來的帶著血腥味的溫熱氣息,心中不由一陣后怕,如果不是林羽拽的及時,她可能已經被其中一條狗給咬傷了。

「張奕鴻竟然養了這麼多狗?!」

韓冰仔細的掃了一眼面前的幾條狗,心頭不由有些驚恐,小時候她訓練的時候曾經被幾隻兇惡的軍犬圍攻並咬傷過,所以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唯獨對這種兇猛的犬類心存恐懼。

林羽掃了眼面前的幾條惡犬,一時間沒有看出他們的品種,掃了眼它們粗鈍的眼眶和嘴巴中的弧形齒,面色陡然一變,驚聲道:「它們不是狗,是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7章 暗藏兇險

1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