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只手戰群狼

第418章 只手戰群狼

「狼?!」

韓冰臉色猛然一變,實在難以置信,沒想到張奕鴻竟然會在自己的住處養狼,心頭的恐懼感更盛,尤其是看面幾頭狼弓著身子呲著牙蓄勢待發的樣子,她嚇得身子都微微顫抖了起來。

說實話,當兵這麼多年,哪怕面對槍林彈雨她從來都沒有皺過一下眉頭,但是此時看到這幾條氣勢兇猛的狼她是真的慌了。

林羽似乎看出了她臉上的驚恐,往前一站,擋在她面前,低聲道:「別怕,快去敲門!」

「嗚……」

此時前面的幾頭狼喉嚨中發出一聲低吼,其中兩頭再次一弓身子,猛地竄了上來,張著血盆大口直取林羽的脖頸,不過林羽腳步一錯,輕而易舉便躲了過去。

韓冰臉色一白,立馬回身朝著屋子的方向跑去,用力的敲了敲門,大聲喊道:「開門,快開門!」

屋子裡面雖然亮著燈,但是任由她怎麼叫,卻沒有絲毫的回應。

按理說就算屋子裡面的隔音效果做的再好,也不可能聽不到敲門聲啊。

林羽抬頭望了樓上一眼,見二樓一間房間里窗帘縫隙中似乎有人再往外偷窺,立馬明白了過來,感情這幾條狼是張家兄弟故意放出來的!

他頓時怒從心起,手下再也沒有絲毫的留情,在其中一隻狼凌空衝過來的剎那,一拳砸到了狼的肚子上。

「嗷嗚!」

那頭狼慘叫了一聲,接著身子一下摔到了一旁的地上,翻了幾個滾,這才爬起來。

不過林羽這一拳似乎並沒有嚇到這些兇殘成性的惡狼,反而激發了它們的野性,幾頭狼立馬團團圍住了林羽,不過沒有急著進攻,爪子不停的在地上划拉著兜著圈子,呲在外面森白的牙齒口水直流,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林羽,似乎在尋找著最佳的攻擊時間和角度。

「開門啊,聾了嗎?!」

韓冰一直用力的砸著玻璃門,但是裡面仍舊靜悄悄的,不管是剛才進去的張奕庭和張奕堂,還是那個保姆,都沒有出來。

「不用敲了,他們不會出來的!」

林羽說話的時候回頭望了韓冰一眼,幾頭惡狼眼前一亮,瞅准機會,身子猛地一弓,雙腳用力一蹬,從不同角度朝著林羽撲了過來。

相比較人類,這種野獸的速度更快,爆發力更足,但是對於林羽而言,它們的速度還是十分緩慢,甚至連會玄術的武者都不如,見它們撲來,林羽身子十分靈巧的一側,躲開其中兩頭狼的攻擊,緊接著一掌砍到了一頭狼的後背,一腳踢向了另一隻狼的下巴,同時再次一俯身,躲過了最後一頭狼的攻擊。

被擊中的兩條狼在地上翻了幾翻,嗷嗷的慘叫了兩聲,不過神情也變得愈發的兇殘,可能它們也意識到了林羽比較難對付,其中有兩頭狼看了眼客廳門外驚慌的韓冰,緊接著立馬回身朝著她狂奔了過去。

林羽見狀面色一凜,身子驟然間掠出,宛如閃電般領先那兩頭狼衝到了韓冰的面前,接著一腳踹向了厚重的鋼化玻璃門。

嘭的一聲悶響,鋼化玻璃門立馬碎裂成蛛網狀,整個門被巨大的力道衝擊的飛進了屋裡,重重的砸到裡面的傢具上。

林羽立馬拽著韓冰從門洞里鑽了進去。

兩條頭狼頓時撲了個空,不過它們不依不饒,也緊跟著從門洞里鑽了進來,後面的三頭狼也低吼一聲,跟著沖了進來。

五頭狼進來后立馬躍上沙發或者茶几,先後分別從不同角度朝著林羽撲了過來。

「你往後退!」

林羽面色一寒,表情猙獰,顯然已經動了殺氣。

他不是在生這幾頭狼的氣,而是在生張家兄弟的氣,所以他這次再沒有手下留情,身子猛然一側,躲過一條狼的攻擊,同時他凌空一抓,一把抓住了這頭狼的尾巴,狠狠一掄,重重的掄到了另外一頭狼的身上。

「嗷嗚……」

兩條狼同時發出了一聲凄慘的叫聲,接著齊齊摔在了地上。

林羽手下沒停,從上而下一腳踢中了前麵茶幾的桌面,茶几上果籃里的水果刀被這股力道震的陡然間飛了起來,林羽身子往前一湊,一把抓住飛起的手術刀,同時閃電般狠狠朝側邊撲來的一隻狼脖頸上連刺兩下,這頭狼在空中劃過一道拋物線,接著噗通一聲栽到地上,抽搐兩下,沒了聲息,同時殷紅的熱血也瞬間濺落一地。

另外兩隻狼趁機再次一左一右的襲來,林羽臉頭都沒有側,握著刀子的手猛地一揚,一刀戳到了左側這頭狼脖子下面的喉嚨,緊接著刀子立馬拔出,身子一低,水果刀凌空一捅,一拉,正中右側撲來那狼的腹部,只聽嗤啦一聲皮肉被割裂的聲音,那頭狼的五臟六腑和鮮血陡然間嘩啦一聲落了一地,血腥無比,身子摔在地上再也沒動彈分毫,儼然已經氣絕。

眨眼間,三頭狼已經盡數被林羽殺死。

先前相撞的那兩頭狼聞到血腥味,更加兇猛的再次朝著林羽襲擊過來,林羽直接一甩手中的刀子,刀子正中其中一隻狼的胸口,那隻狼身子猛地一顫,一頭摔到了地上,蹬了兩下腿,翻了白眼。

而另外一頭狼已經被林羽掐著脖子順勢一擰,砰的一聲,將它的後背重重砸到了地上。

「住手!」

此時樓梯口突然傳來一聲驚呼,只見幾個人影頓時從樓梯上飛奔而下。

林羽抬頭一看,見正是張奕鴻、張奕庭和張奕堂三兄弟。

張奕鴻跑在最前面,臉色慘淡無比,又驚又怒,眼睛死死盯著林羽手中的狼,似乎對這頭狼十分在乎。

林羽抬頭望著他,眼神冰冷,手下沒有絲毫的留情,陡然間加力一擰,咔吧一聲,他手中的狼,硬生生的被他扭斷了脖子。

「你!」

張奕鴻身子一顫,差點一個趔趄撲在了地上,看到眼前可謂恐怖的景象面色慘白無比,滿臉悲痛。

這幾條狼,可是他的心肝寶貝,都是他自小一口一口的喂大的!而且為了訓練它們的野性,他每周都要在院子里放一些雞和小豬之類的讓它們捕食,沒想到他這麼多年的心血,在幾分鐘的時間內被林羽盡數捕殺乾淨!

林羽看到他這樣子心頭冷笑,眯了眯眼,隨後站起身笑道:「不好意思,張大少,你的院子里突然衝進來了幾條惡狼,我怕它傷到你們,所以就替你一一解決了!」

「你……你……它們根本不是跑,跑……」張奕鴻心痛的話都有些說不利索了。

「嗯?張大少難道是說這幾頭狼是你養的嗎?」林羽故意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說道,「不是吧?你自己養的不拴好,讓它們故意跑出來傷人?!」

「張奕鴻,你什麼意思?!這麼說我剛才敲了半天門你也是故意不開的?!你就想讓這頭狼咬死我們是吧?!」韓冰頓時勃然大怒,厲聲道:「若真如此,那我軍情處今天必須討要個說法!」

她瞪著赤紅的眼,顯然是真的動怒了,剛才這幾頭狼確實給她嚇壞了,如果不是林羽在這裡,後果還不知道會如何!

「韓上校別生氣,怎麼可能呢!這幾條狼確實是從外面跑進來的,離著我大哥住處不遠處就有一家野生動物園!剛才我們在屋裡商量事情,確實沒有聽到你們的敲門聲,差點讓這幾頭野狼傷了二位,還請恕罪!」

張奕庭見局勢不太對,立馬站出來沖韓冰賠禮解釋了一句,接著沖林羽感激道:「何少校,多謝你幫我們除掉這幾頭惡狼!不得不說,何少校真的是好身手啊!」

「過獎了,不過我不小心把張大少的房子給弄亂了,不知道張大少會不會見怪啊?」林羽笑眯眯的望著張奕鴻問道。

「哪裡會呢,這點小事算什麼,我們感謝你還來不及呢,是吧,大哥!」張奕庭轉頭望著張奕鴻問道。

張奕鴻看到死去的狼的慘狀,心如刀割,不過見堂弟一直在跟自己使眼色,立馬用力的點了點頭,忍痛道:「對,多……多謝何少校……」

「張大少客氣了!」林羽笑著沖他擺擺手,心裡暢快無比,他就喜歡張奕鴻這種吃了虧還要乖乖的感激自己的樣子。

「既然屋裡這麼亂,我們得收拾一下,就不留兩位在這裡做客了!」張奕庭沖林羽和韓冰做了個請的姿勢,顯然是想藉機讓他們走。

「作客就不必了,不過還請張少爺將您的父親請出來,我好將我們副部長的請柬和書函遞給他!」

韓冰雖然也想迫切的離開這個滿是血腥味的屋子,但是饒是經歷過驚嚇,她仍然牢牢記著自己來這裡的任務。

「這個……不好意思,家父有點身體不舒服,不方便讓他看到現在客廳的景象,這樣吧,你把東西給我,我幫你轉交!」張奕堂笑道,「他在上面準備睡覺,我這就上去給他!」

「不行,我要親自給他!」韓冰聲音冰冷,不容拒絕。

「張少爺,你父親是左臂不舒服呢,還是左腿不舒服呢?」林羽突然笑眯眯的盯著張奕庭問道,他所說的左臂和左腿,正是那晚上他傷那個面罩男子的部位。

張奕庭聞言面色陡然一變,冷聲道:「何少校,你說什麼呢,我父親的胳膊和腿怎麼……」

「不好意思,我就是偶感風寒而已!」

這時樓梯那突然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接著便看到一個人影從樓梯上緩緩的走了下來。

林羽和韓冰聞聲面色一變,立馬抬頭望去,迫切想確認是不是張佑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8章 只手戰群狼

1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