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千杯不醉

第39章 千杯不醉

在她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是林羽打來的。

「晚上想吃什麼,我去買菜。」

林羽現在對於買菜這一套系統,他可以說是駕輕就熟,不是吹,現在他跟菜市場大叔大媽混的比當初的何家榮還熟。

「我晚上跟人出去吃飯。」江顏回道。

「奧,那好吧,我給媽打電話。」林羽說完就準備掛電話。

「等等,那什麼,要不你也一起去吧?」

江顏忍不住說道,心裡卻在狠狠的咒罵,這個死混蛋,自己老婆出去跟人吃飯,都不帶過問的嗎。

「不好吧?」林羽猶豫到。

「你就說來不來吧。」江顏很生氣。

「那好吧,你把位置告訴我,我回家換個衣服就過去。」林羽見江顏不高興了,只好趕緊答應了下來。

「家榮啊,什麼時候把媳婦帶來給我看看啊,上次匆匆見了一面,話都沒說上。」

林羽掛了電話后,秦秀嵐一邊擀著麵皮,一邊滿臉笑意的說道。

現在在她心裡,已經把「何家榮」當成了自己的親兒子,因為她發現「家榮」身上有太多跟林羽相像的地方了,所以「家榮」的媳婦,也就是她的兒媳婦。

「有機會的吧,媽。」

林羽心裡苦不堪言,這要真是自己的媳婦,自己早就帶過來了,可這是人家的媳婦啊。

碧璽庄是清海市有名的特色酒樓,裝修古樸典雅,菜品精緻美味,最主要的是,這裡的服務員一個比一個漂亮。

所以這裡自然也就成了於世鑫這種色鬼經常光臨的地方。

晚上的晚宴他也特地安排在了這裡,除了他和孫豐,還有幾個清海市人民醫院的主治醫生和科室主任,都是他的親信。

江顏在樓下等到林羽后才跟他一起上來,進包間后看到這麼多人,不由一怔。

「哎呀,江醫生,歡迎歡迎啊,請你吃飯,可是真不容易啊。」

於世鑫笑呵呵的說道,眼睛不自覺的在江顏身上掃了掃,咕咚咽了口唾沫,真是誘人啊,這種極品的女人,讓他死在床上都值了。

今天江顏穿了一身淡藍色雪紡裙,一頭黑髮隨意的披散在腦後,輕盈脫俗,仙氣十足。

屋子裡的一眾醫生也不由眼前一亮,紛紛被江顏的美貌所折服,怪不得副院長費了這麼大的氣力也要把江顏拿下,這種層次的女人,恐怕誰見了都把持不住吧。

他們來之前早就接到了於世鑫的吩咐,一定要想辦法把江顏灌醉。

「這位是?」於世鑫看到林羽后不由有些意外,沒想到江顏還帶了一個男人過來。

「奧,這位是江主任的愛人,何家榮。」

孫豐急忙介紹道,看到林羽一起過來了,孫豐心裡突然鬆了口氣,畢竟江顏跟了他這麼多年,他實在不忍心把江顏往火坑裡推。

林羽的到來,或許能讓於世鑫有所忌憚吧。

聽到孫豐的介紹,於世鑫臉上的橫肉跳了跳,眼裡閃過一絲狠戾,看來這小娘們還是提防著他啊,竟然把自己老公帶來了。

不過他聽說了,這個何家榮是出名的廢物,所以他並不擔心。

他給周圍的一幫下屬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一會多灌林羽幾杯,把他灌醉了,江顏照樣跑不了。

眾人聊了幾句,飯菜就上來了,於世鑫特地拿出了幾瓶自己帶的白酒。

這是他託人搞到的五糧液定製版,度數高,醇香濃厚,酒香十足。

服務員把酒開開后,便給眾人一人倒了一杯。

「我不喝,謝謝。」

輪到江顏的時候,她擺擺手拒絕了。

「江醫生,今天大家有緣坐在這裡,這麼開心,怎麼能不喝點呢,再說,有你老公在,喝多了也不怕沒人照顧。」於世鑫笑呵呵的說道。

「就是啊,江醫生,喝點吧,給個面子吧。」

「說不定我們以後就成為同事了呢。」

「是不是瞧不上我們啊?」

一幫人說什麼的也有,攛掇著江顏喝酒。

「何老弟,你說呢,大家這麼開心,是不是得喝點啊?」於世鑫見江顏沒說話,沖林羽問了一句。

「對,是應該喝點。」林羽笑呵呵的說道。

這個蠢蛋!

江顏皺著眉頭白了林羽一眼,林羽假裝沒看見,親自拿過酒,給江顏倒了一杯。

江顏氣的拿腳狠狠的在林羽腳上踩了一下。

「何兄弟夠爽快!」

於世鑫興奮的喊道,心裡一個勁冷笑,這個傻逼,這不是把自己的老婆往自己嘴裡送嘛。

「來,何兄弟,我敬你一杯!」於世鑫率先起身跟林羽敬了杯酒。

「好。」林羽也沒客氣,端著酒跟於世鑫碰了下,一飲而盡。

包間里的酒杯是那種常見的水晶玻璃小盅,一盅也就一兩左右,所以喝起來毫不費力。

「何兄弟,第一次見面,我也敬你一杯!」其中一個科室主任也立馬起身跟林羽敬酒。

「好。」林羽毫不推辭,一仰頭,又是一杯。

「何兄弟,初次見面,以後多多聯繫。」又是一個敬酒的。

「沒問題!」林羽仰頭又是一杯。

「你是不是瘋了?!」

江顏急的滿頭大汗,狠狠的在林羽的大腿上掐了一下,這個神經病,人家故意灌他酒呢,他沒看出來嗎。

她有些後悔來赴宴了,現在她看出來了,這個於院長對她根本就沒安好心。

但林羽對江顏的提醒置若罔聞,來者不拒,一杯杯的跟這幫人喝著。

等這一圈兒下來,林羽已經喝了七八兩了。

於世鑫看的心頭開心不已,這個何家榮,不只是窩囊廢,還是個腦殘。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這麼高濃度的白酒,林羽一連喝了這麼多,竟然跟沒事人似得,絲毫不見醉意。

江顏也不由有些意外,這個笨蛋什麼時候酒量這麼好了。

「大家都敬完了嗎?那輪到我敬你們了。」林羽笑呵呵的說道,接著倒上酒,一杯杯的敬了過去。

眾人臉上起初還帶著一些嗤笑,但是隨後越來越驚訝,因為喝了這麼多酒,林羽的臉上竟然沒有絲毫的變化。

甚至都有人懷疑他是不是喝的白水。

但是他倒酒的時候大家看的真切,確實是如假包換的白酒。

一圈下來,又是七八兩下肚,林羽面色如初,不見一絲醉意,反倒是有幾個不常喝烈度酒的,兩杯高度酒下肚,面色潮紅,胃裡頗有些火燒火燎的感覺。

「哎呀,何兄弟好酒量啊!」

於世鑫虛情假意的讚揚道,心裡卻納悶不已,這你媽的何家榮瘦的跟個雞似得,竟然有這麼好的酒量?

要是換作一般的人,早就醉倒暈死過去了吧。

「來,我再敬何兄弟一杯。」於世鑫又倒上了一杯。

他的酒量極大,平日里普通白酒兩斤不在話下,但是這種高度酒,他最多也就能喝一斤,再多了,就會醉了。

要是醉了,晚上可就沒辦法辦事了,就算把江顏扔他床上,也沒用了。

所以他爭取在自己喝醉前灌倒林羽。

「來!」林羽端起杯又是一飲而盡,隨後再次倒上,說道:「我也敬於大哥一杯。」

「啊?!不用了,何兄弟,客氣了,你跟大家一起喝一杯吧。」於世鑫連忙說道。

「好,那我就敬大家一杯!」林羽再次敬了眾人一杯。

加上這杯,已經三杯高度酒下肚,有的人臉紅的發燙,話都說不利落了。

誰知林羽這還沒停,再次倒了一杯,繼續敬眾人,招呼著大家一起喝。

一連又是三杯,桌上的人幾乎都不行了,醉的眼睛都睜不開了,唯獨林羽、於世鑫和沒喝酒的江顏還清醒著。

孫豐醉的已經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

江顏徹底被林羽這一手給驚到了,她甚至懷疑何家榮是不是老是背著自己偷偷喝酒。

但是不對啊,記得上個月他還喝醉了一次呢,回家后非要睡床上,還壓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這裡江顏面色潮紅,沒再想下去。

其實林羽之所以喝這麼多酒都不醉,是因為他來之前做了準備,害怕席間會有人敬酒,所以回家換衣服的時候,特地配了副醒酒湯藥喝了,別說這麼點酒,就是再喝上個十斤八斤的,都不帶醉的。

「於大哥,愣著幹嘛,喝酒啊!」林羽沖於世鑫咧出一個明亮的笑容,再次把酒倒上。

於世鑫都要哭出來了,這他媽的是人嗎,酒量也太爆炸了吧?

「於大哥你怎麼不高興啊,是不是沒喝盡興啊,來,服務員,給我上大杯!」林羽沖門外大喊了一聲。

服務員立馬拿來了兩個高腳杯,幫林羽把酒倒上,一瓶酒倒了兩杯便被倒空了,可見這一杯子足足有半斤酒。

「來,於大哥,我敬你!」

林羽把酒推到於世鑫跟前,大笑道:「今天能跟於大哥喝酒,真是痛快!」

「兄弟,你饒於哥一命吧……」於世鑫苦著臉說道,這一杯酒下去,他還不完蛋了啊。

「於大哥說笑了,我聽江顏說過,你的酒量可是好的很呢,對吧江顏?」林羽看了眼江顏。

「對,於院長酒量可厲害著呢。」江顏連忙點頭附和,心裡暗笑不已,她算是看出來了,林羽這是故意在整於世鑫呢。

聽江顏這麼一說,於世鑫瞬間感覺有些振奮,他怎麼樣也不能在江顏面前丟臉,立馬站起來端起酒,跟林羽碰了下,仰頭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半斤酒下肚,於世鑫感覺自己全身跟著了火一樣,頭昏昏沉沉的,站都有些站不穩了。

而一旁的林羽喝完后仍舊沒有絲毫反應,再次打開一瓶酒,把雙方的杯子倒滿,笑道:「來,於哥,繼續!」

「兄弟,我告……告訴你……我不能再喝……喝了……」於世鑫晃晃悠悠的說道。

「於大哥說笑了,你可是海量啊。」

但沒等他說完,林羽立馬端著兩杯酒拿到他跟前,自己一杯喝完,隨後捏著於世鑫的脖子,把酒給他灌到了嘴裡。

於世鑫嗆的直叫喚,但是怎麼掙扎都掙扎不開,直到一杯酒全被被灌進肚子里,他這才咳嗽兩聲,噗通一聲,栽到了圓桌上。

江顏無比震驚的看著桌子上趴倒的一圈人,看了下時間,竟然不超過二十分鐘!

她剛要開口問林羽為什麼突然間這麼能喝,誰知林羽率先說道:「你先回車上吧,我打電話給他們的家人朋友,讓人過來接他們。」

江顏點點頭,覺得也沒有待下去的必要,便率先下樓去了。

等江顏走後,林羽的臉色陡然間沉了下來,眼中寒光四射,不帶絲毫感情的掃了桌上的眾人一眼。

為什麼總有這麼多不知死活的東西,非想動他的老婆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章 千杯不醉

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