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覬覦江顏的胖子

第38章 覬覦江顏的胖子

林羽和黃老一聽不由有些納悶,互相看了一眼,有些不明所以,這到底是什麼病啊,竟然這麼不好意思出口。

難道是婦科方面的疾病?

不可能啊,林羽給薛沁把脈的時候根本沒看出來。

「小何啊,你跟她接觸的這兩天沒發現她有些反常嗎?」宋老調整了下情緒,終於還是開口了,「她不只世不喜歡跟男人接觸,好像還挺厭惡的。」

「這個我倒是發現了。」

林羽微微一怔,回想了一下,確實,薛沁連把脈都不讓自己碰。

而且她還說從沒見過一個真男人,似乎天底下的男人她都看不慣。

不過,她倒是對電視上那天衝進火樓救小女孩的林羽頗為讚賞。

莫非她喜歡這種硬漢類的?

林羽心裡忍不住想到。

「對啊,這還不是病嗎?」

宋老急切道,「我雖然知道你們現在年輕人思想開放,談戀愛不在乎性別,但是有時候也得考慮家裡人的感受啊,像我們這種老頭子,都希望孫子孫女能正正常常的結婚,生個大胖小子,幸福的過一生。」

聽宋老這麼一說,林羽和黃老才恍然大悟,感情薛沁是同性戀啊。

難怪宋老這麼難為情。

林羽搖頭苦笑,這個宋老可是給自己出了個大難題啊,怪不得自己診斷不出來,因為這根本就不是病啊。

「老宋啊,要我說,兒孫自有兒孫福,隨他去吧,你操那些心幹嘛,現在社會開放了,不像我們那個時代嘍,還搞這種老封建。」黃老勸道。

「老黃啊,你是自己沒攤上,我告訴你,你孫子要是領個男人回家,告訴你他倆要結婚,你保證也得急眼。」宋老氣呼呼的說道。

黃老被他說的一愣,仔細一想也對,真要落到自己身上,他也接受不了,倘若真那樣,他們老黃家不就絕後了嘛。

「小何啊,你看你醫術高超,又頗懂玄學,看看能不能幫我外孫女把這病治一治?」宋老面帶懇切,「我那閨女就這一個女兒,天天操心都操碎了。」

「宋老,這個我真無能為力啊。」林羽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懂醫術,會玄學,也治不好性取向啊。

「那可不行啊,小何,這個忙無論如何你得幫我!」

「愛莫能助啊,宋老。」林羽頭疼不已,薛沁本身對自己就厭惡,自己怎麼幫啊。

「莫非還得我老頭子給你跪下不可?」宋老身子一挺,扶著沙發就要起來。

「好,好,我答應您,我儘力,我儘力。」林羽嚇了一跳,急忙答應了下來。

「那一言為定,可不帶反悔的。」宋老長舒一口氣。

林羽搖頭苦笑,這個宋老啊,為了他外孫女,真的什麼都做的出來。

如果多給薛沁做做心理疏導,再配合一些藥物對她生理上進行調治,倒也說不定能見效。

這樣的話,林羽自然免不了要跟她多接觸,所以對宋老說道:「宋老,我有言在先,如果她要是不願意見我,或者躲著我,那我可就沒轍了。」

「你放心,小何,我肯定跟她交代明白,只要是你的電話,必須第一時間接!只要是你找她,必須第一時間報告自己的位置!」

宋老擔保道,雖然他這個外孫女脾氣大,但對他還是十分孝順的,幾乎從不惹他生氣。

林羽忍不住咧嘴笑了笑,說道:「倒也不用這麼誇張。」

「小何啊,說不定到時候你倆就撮合成一對了。」黃老笑呵呵的說道,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宋老那點小心眼,見宋老不說破,索性自己幫上一把吧。

他對林羽的情況了解不多,並不知道他已經結婚了。

現在年輕人都結婚晚,何家榮和江顏這麼早就結婚了,確實讓人有些意外。

「黃老說笑了,我已經結婚了。」林羽點頭笑道。

「我知道,我找你們那邊的鄰居打聽過了,已經結婚一年多了是吧?」宋老不動聲色道。

「快兩年了。」

「不過我也聽說了,小何,你們夫妻倆的生活,好像不是很和諧啊?結婚這麼久都沒個孩子。」宋老盯著林羽說道,眼神里竟然有些期待。

「呃……還好,還好。」林羽被問的有些尷尬,他們家周圍的鄰居確實都知道何家榮和江顏的婚後生活不太美滿。

「要我說啊,男人當斷則斷,如果兩個人不合適,那就抓緊時間好聚好散,看準時機投入到一段新的感情中去,說不定能大有收穫呢。」

宋老語重心長的勸說道。

他這點小心思黃老一眼就看透了,很顯然是攛掇著林羽離婚呢。

黃老立馬也很配合的點點頭,沉聲道:「嗯,言之有理。」

林羽心頭苦澀,這老婆和身體都不是自己的,哪能說離就離啊。

要是江顏做了對不起自己的事,那林羽可以代表何家榮跟她離婚,但是現在江顏除了對自己冷淡點,並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所以這婚一時半會還真離不了。

從濟世堂喝完茶出來后,林羽便去了江顏的診所,自己也有段時間沒來診所了。

結果到了診所,小護士說江顏出診去了,林羽便沒再多待,直接去了母親的包子店。

而此時診所二樓的所長辦公室里,坐著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一身西服穿在身上近乎要被他撐爆了。

他正坐在孫豐的椅子上,而孫豐則站在一旁忙著給他沏茶。

「老孫啊,這麼便宜的價格搞到這批葯,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啊。」肥頭大耳的男人一邊用牙籤撥弄著魚缸里的金魚,一邊悠悠說道。

「明白,明白,於院長辛苦了,你放心,這次利潤點我給您多提百分之五。」

孫豐點頭陪笑道。

肥頭大耳的男人叫於世鑫,是清海市人民醫院的副院長,幾年前在酒局上跟孫豐相識,隨後兩人便合夥做生意,於世鑫負責從特殊渠道弄低價葯給孫豐,孫豐則給他一定比例的利潤提點。

其實絕大部分藥廠出品的葯都很便宜,不過經醫院和診所這麼一過,價格便翻了十數倍甚至上千倍。

跟於世鑫合夥的這些年,孫豐賺的盆滿缽滿,所以他對於世鑫可以說是唯命是從。

「提點我就不要了,晚上叫著江主任一塊兒去吃個飯吧,她不是一直想考我們院嘛。」於世鑫不緊不慢的說道。

「這……」

孫豐頓時有些為難。

對於於世鑫那點小心思,他心知肚明,這人看著雖胖,但好色如命,覬覦江顏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先前江顏兩次考清海市人民醫院沒考上,跟這個於世鑫有著直接的關係。

他邀請江顏吃飯不下十次,江顏一次都沒有答應過,所以對江顏也是懷恨在心。

「怎麼?為難?」

於世鑫挑了挑眉頭,轉過那張滿是肥肉的臉看向孫豐,冷聲道:「可別忘了,我能讓你有今天的成就,同樣也可以讓你一無所有。」

「那是,那是。」孫豐急忙連連點頭,擦了下額角的汗,說道:「可是江主任在我們這裡幹了這麼久了,而且還是我們醫院的招牌……」

「再厲害,不也是個醫生嘛,她走了,照樣有其他的醫生幫你頂上來,再說,她一心要考我們院,遲早要從你這裡走的。」

於世鑫用力的撥弄了下浴缸里的魚,有些恨聲道:「這個臭娘們兒就是不開竅,連著兩次都沒考上,難道還反應不過來嗎,不付出點什麼,能考上嗎?其實我這也是在幫她。」

「對,對。」孫豐接連點頭,心裡有苦難言。

「你放心,今晚上的事情與你無關,你只要把她約過去,順便陪著喝兩杯酒就行了,其他的你都不知道,聽到沒?」

「聽到了,聽到了。」

於世鑫冷哼一聲,把牙籤往魚缸里一扔,得意道:「老子看上的娘們,還沒幾個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呢,今晚上把你灌醉了扔床上,看你再怎麼跟老子裝高冷。」

一旁的孫豐冷汗連連,大氣不敢出,心裡對江顏愧疚不已。

「江主任,晚上有空嗎,一起吃個飯吧。」

江顏回來后,孫豐便趕緊按照於世鑫的吩咐下來邀請江顏吃飯。

他臉上極力堆著笑,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心虛。

「不用了,孫院長,我晚上有點事。」江顏回絕道。

「一起吧,還有清海市人民醫院的副院長,有關於這次醫師考核方面的信息,你正好可以諮詢諮詢他。」孫豐急忙勸說道。

江顏皺了皺眉頭,遲疑了起來。

要是換做以前,她就直接拒絕了,但是自己已經兩次沒有考上了,所以這次她格外謹慎。

前兩次她都是毀在面試上,哪怕第二次她做足了準備,還是被刷下來了,所以這讓她有些納悶,是不是人民醫院有一些自己根本不了解的錄取機制。

孫豐這麼一說,她倒覺得可行,副院長應該對招人這一塊比較了解,可以諮詢諮詢。

雖然這個於院長她並不待見,但大不了到時候自己問完信息就走。

「那好吧。」江顏點點頭,還是答應了下來。

掛了電話后她又有些猶豫,想起前幾次見面那個副院長對自己不懷好意的眼神,她多少有些擔心,便掏出手機翻出了林羽的號碼,考慮要不要讓林羽陪同。

想了片刻,還是撥了過去,但是很快又掛斷了,覺得自己想多了,畢竟孫豐也在,還是公共場合,那個胖子也不敢把自己怎麼樣。

再說,就算林羽去了,就他那怯懦的性格和小身板,又能有什麼用呢?

上次被李俊逸下迷藥的時候,她並沒有注意到林羽一把抓住李俊逸手腕的情形,否則她也就不會這麼想了。

最後她把手機往兜里一揣,轉身去收拾東西,準備晚上赴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章 覬覦江顏的胖子

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