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比試規則的變化

第368章 比試規則的變化

「小子,你還要打我?!」江敬仁昂著頭一抬,毫不畏懼道,「來,你打!你打!」

「打,弘旭,給我扇他!當年就是這個老不死的當著全家人面罵我白眼狼來著!」李秀美怒聲道,「給我使勁扇!扇死了我們唐家也賠得起!」

她對於這個姐夫可是恨得咬牙切齒,當年她在清海的名聲就是被江敬仁給宣揚臭的,以至於她回清海的時候,認識的人見了她都罵她。

「好!」

唐弘旭答應一聲,面色一獰,立馬狠狠的一個大巴掌扇了過來。

但是他這一巴掌還未落下,突然感覺耳旁一陣風聲,緊接著「啪」的一聲脆響,臉上一疼,一股巨大的力道傳來,頭一甩,身子立馬飛了出去,狠狠的跌在地上。

「爸,你沒事吧?」

林羽不知何時站到了江敬仁身邊,甩了甩手,笑著問了一句。

「沒事!」

江敬仁眼前一亮,見自己女婿來了,立馬來了底氣,指著李秀美說道,「家榮,給我扇她,扇死了我們家也賠的起!」

「你敢!」李秀美面色猛然一變,隨後張口大喊,「保安,保安!打人了,打人……」

「打的就是你!」

沒等她喊完,一旁的李素琴突然一個箭步竄上來,一巴掌扇到了她的臉上,隨後又跟上了一巴掌,怒聲道:「你這個沒良心的白眼狼,爸媽白養你了!」

「素琴,素琴,有話好好說,別打架!」秦秀嵐見狀趕緊上去勸阻李素琴,但是手卻是去拉李秀美,生怕她打了李素琴。

「啊!」

李秀美大叫了一聲,伸手去撕拽李素琴的頭髮。

「你敢還手?」

秦秀嵐一看立馬火了,回身一腳就把李秀琴踹地上了,二話沒說便衝上去幫著李素琴扇起了李秀美。

林羽驚訝的張了張嘴,實在沒想到自己母親還有這麼兇猛的一面。

「媽,你們幹什麼呢!」

江顏和葉清眉見狀立馬跑過來要拉架,江敬仁立馬攔住了她們,恨恨道:「這是大人的事,你們別管,讓你媽打,這個白眼狼就欠打!」

江敬仁知道,自己老婆這口氣悶在心裡十幾年了,今天終於有機會出一口惡氣了。

「媽!」

唐弘旭見自己母親被按在地上蹂躪,爬起來立馬要衝過來,林羽指了他一下,冷聲道:「你幹什麼啊?長輩的事輪的著你瞎摻和嗎?」

唐弘旭摸了摸腫脹的臉,有些畏懼的看了林羽一眼,隨後回頭大聲喊道:「保安!保安!」

沒一會兒三個身著制服的保安便跑了過來,見狀要跑過去拉架,但是林羽一把摟住了他們的胳膊,笑道:「不用管不用管,家事,家事而已!」

「你放手!」

三個保安怒喝一聲,用力的掙扎著,面色通紅,發現他們三個人的胳膊宛如被鉗子鉗住了一般,任由他們怎麼掙也掙不出來。

此時秦秀嵐、李素琴對李秀美的女子混合雙打已經步入了尾聲,李秀美好好的絨質紅裙上面沾滿了灰白色的泥土,脖子上的項鏈也被扯斷了,頭髮凌亂不堪,兩腮紅腫的宛如猴子屁股,假睫毛也被打掉了一隻,看起來一個眼大一個眼小,滑稽無比。

周圍圍觀的眾人注意到這邊的動靜后,也不去看檯子上的活動了,興緻勃勃的望向了這邊,看到李秀美的樣子后笑的前仰後合。

李秀美氣的肺都要扎了,從地上爬起來鞋子也踩掉了,赤著腳指著秦秀嵐和李素琴破口大罵:「你們兩個賤貨等著吧,京城副市長馬上要過來給我們剪綵,看他不叫警察把你們抓進去,讓你們蹲大牢!」

秦秀嵐和李素琴聽到副市長的名頭面色不由一變,似乎也有些后怕。

林羽也不由皺了皺眉頭,急忙說道:「沒事,媽,就扇了幾巴掌,不會有大事的。」

雖然他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裡卻開始盤算著找誰來幫忙,在京城他算的上比較熟,並且有一定影響力的,也就只有李千珝和李振北了,所以一會兒要是太麻煩的話,他只能找李家父子幫忙了。

「還有你小兔崽子,你等著,你敢打我兒子,你也跑不了!」李秀美望著林羽恨得咬牙切齒,對於上次珠寶品鑒會上林羽搶走她們家風頭的事仍舊懷恨在心。

此時一輛黑色的轎車突然在路邊停下,接著一個身著黑色羊毛大衣的中年男子從車上下來了,後來還跟著一個男助理。

「媽,柏市長來了!」

唐弘旭看到羊毛大衣男後面色一喜。

「柏市長,柏市長,你可要給我做主啊!」

李秀美見狀不顧一切的撲了過去。

「哎呀!什麼玩意兒?!」柏市長看到李秀美的樣子后嚇了一跳,一時沒認出來。

「柏市長,是我啊,我是李秀美啊!」李秀美急忙說道。

「柏市長,這是我媽!」唐弘旭也趕緊跑上來說道。

「唐夫人,你……你這是怎麼了?」柏市長有些詫異的說道。

「被旁邊那兩個潑婦打了!」李秀美咬著牙說道。

「這還得了?!」柏市長面色立馬一寒,冷聲道:「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動手打人,真是目無王法!馬秘書,立馬給市局打電話,叫他們來抓人!」

「是!」他後面的秘書一點頭,立馬準備打電話。

「市長,就是那兩個潑婦!」

李秀美感覺心頭無比的解氣,指著李素琴和秦秀嵐說道:「你們兩個就等著坐牢吧!」

李素琴和秦秀嵐面色微微一白,顯然有些害怕,沒想到這一來京城,就惹了這麼大的禍。

「這件事與我媽她們無關,是我先動的手!」林羽站出來冷聲說道。

「對,還有他,柏市長,這個小兔崽子打了我兒子!」李秀美指著林羽惡狠狠道。

「那一會兒把他也……」

柏市長話未說完,望著林羽的臉突然一怔,疾步走過來,驚訝道:「您……您可是何家榮何醫生?」

「不錯,您認識我?」

林羽不由一愣,不明白這個柏市長為何會認識自己,印象中自己跟他好像從來沒見過啊。

「哎呀,何醫生,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是一表人才啊!」柏市長突然一把握住了林羽的手,熱情的說道,神色間頗有些恭敬。

一旁的李秀美和兒子見狀不由張了張嘴,滿臉懵逼,這是什麼情況?!

秦秀嵐和李素琴等人也頗有些意外,剛才不還說要抓她們嗎?!

「柏市長,我們以前見過嗎?」林羽笑著問道。

「沒見過,但是何醫生你的名聲可是早就傳開了!」柏市長笑呵呵的拍著他的手說道:「韓國給你開了那麼豐厚的條件你都直接拒絕了,不愧是華夏的子孫啊,上頭對這種精神很欣賞,正號召我們機關單位學習你的事迹呢,這期黨報上封面就是你!」

「啊?」林羽不由一驚,自己拒絕安丙洙這件事只跟郝寧遠無意間提到過,還讓他保密來著,這怎麼還全機關單位都知道了。

「何醫生年紀輕輕就要代表中醫學對戰韓醫學,擔此大任,實在是令人欽佩啊!」柏市長繼續拍著馬屁說道,「連國委都注意到這件事了,我們市裡對這次的中韓醫之爭也是十分關注,到時候我們市領導也會出席,你要是有什麼需要,記得儘管跟我們提,我們市裡全力支持!」

他之所以對林羽這麼客氣,主要就是國委對這件事高度重視。

當然,國委之所以重視,自然少不了袁槿淑的作用。

「好,好!」林羽見他這麼熱情,還有些不適應,下意識的往回抽了抽手,但是奈何柏市長抓的太緊了,他壓根沒抽回來。

一旁的李秀美和兒子見柏市長對林羽如此熱情客氣,臉都白了,不明白一個破技校畢業的學生怎麼還玩起了醫了?!

「柏市長,那我媽和岳母她們……」

「奧,沒事了,沒事了,這件事我來處理!」

柏市長立馬面色一正,擺擺手,面色威嚴的沖李秀美說道:「唐夫人,這件事我覺得沒有必要追究了,你覺得呢?」

李秀美摸著被打的現在還火辣辣的臉,臉上頗有些不甘心,但是迫於柏市長的壓力,只好點點頭,說道:「好……不追究了……」

「那你快給何醫生的母親和岳母道個歉吧!」柏市長催促著說道。

「啊?我給她們道……道歉?!」李秀美張大了嘴,自己被打成這樣了?還要反過來道歉?!

「你把人家頭髮都弄亂了,道個歉不行嗎?」柏市長皺著眉頭不悅道。

李秀美都快要哭出來了,頭髮亂?能有她的亂?!

不過她見柏市長面帶不悅,只好無奈的沖李秀美和秦秀嵐說道:「對不起……」

李秀美面色欣慰,長出了一口氣,感覺十幾年胸中的悶氣終於全部吐了出來!

柏市長拉著林羽聊了好一會兒,臨別之前還特地給林羽留了一張名片,說三天後見。

晚上回到家后,郝寧遠便給林羽打來了電話,笑呵呵道:「小何,新年好啊!」

「郝部長,新年好!」林羽笑了笑,沒等他發問,直接回復道,「您不用問了,我正全力準備呢。」

「我不是問你這件事,我是跟你說一聲,朴尚俞已經到京了!」郝寧遠語氣有些擔憂的說道,「還有就是,這次的醫術比試規則跟你往常接觸過的可能不太一樣……」

「哦?怎麼個不一樣法?」林羽頓時也謹慎了起來,似乎聽出了郝寧遠語氣中的憂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8章 比試規則的變化

1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