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不平等對待

第369章 不平等對待

雖然林羽相信以自己的能力可以應付任何狀況,但對於規則,還是提前有所了解的好。

「其實具體的比試內容我也不知道,因為韓國衛生部已經跟我們這邊商量過了,為了公平起見,希望這次比試的具體規則和內容由英皇室進行確定。」郝寧遠說道,「我們聯繫過英皇室那邊,他們也答應了,既然交給他們,那肯定跟以往的比試方式不一樣,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

「英皇室?」

林羽微微一怔,有些擔心的說道:「這個似乎有些不妥吧,他們崇尚西醫,對中醫不太了解,交給他們,可能定製的比試規則會有所偏差。」

「我們和韓國衛生部都給他們提交了一定的相關資料,讓他們對中醫也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而且英皇室那邊也說了,無論什麼醫術,歸根結底也是落實到治病救人上面來的,他們會秉承這個理念來確定比試的規則!」郝寧遠說道,「奧,對了,因為朴尚俞跟你挑戰的主要是針灸,所以這次的挑戰內容也主要是以針灸比試為主!」

「好的,我了解了。」林羽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還有一點,這件事在國際上發酵的厲害,很多知名的西方媒體也都已經陸續趕了過來,所以,家榮,事關國粹和國家尊嚴,你可一定要全力以赴啊!」郝寧遠輕輕嘆了口氣,「我知道,你這麼年輕,就把這麼重的擔子壓在你身上,難為你了,但是畢竟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他的語氣中隱隱帶有一些愧疚,這段時間來他一直往林羽身上壓擔子,確實有些難為林羽了。

「沒關係,郝部長,為了祖國,我本當鞠躬盡瘁!」林羽鄭重的回答道。

接下來的兩天,國內外的一眾媒體和英皇室都已經陸續的到達了,整個華夏瞬間也成了世界上最矚目的存在,很多國內的大牌明星也都齊聚京城,希望能蹭一蹭這個熱度。

國家同樣對這件事也高度關注,政府部門的人親自出面接待了英皇室的成員,同時也提供京城大會堂作為本次醫術比試的場地。

整個京城可謂是熱鬧非凡,但是作為這次醫術比試之一的主角,林羽卻在家裡一手捏著一本書,一手抓著一根銀針,胡亂的在空中亂點著。

突然間,他面色大喜,自言自語道:「魂歸門!原來是這一穴!當真是魂歸門!」

他實在是太激動了,沒想到在比試前的前一天,他終於弄懂了達摩針法里的第四針魂歸門!

目前為止,達摩針法六針,他已經掌握了四針!

而且這一針魂歸門據說有奇效,能讓瀕死之人迴光返照,但是跟常見的迴光返照又不一樣,這一針是真的能夠讓人回復極好的精神狀態,並且延長一定的壽命。

但是同樣的,收益越大,風險越大,這一針對人的體質有特殊的要求,需要扎針人根據患者的體質特徵進行針法的調整,否則稍有不慎,便會弄出人命。

雖然林羽掌握了這第四針,但是心裡仍舊有些擔心,畢竟沒有找人試過針,效果如何,還真難說。

晚上的時候,剛吃過晚飯,林羽正準備跟老丈人殺上兩盤解解壓,結果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江顏趕緊起身去開門,只見門外來了三個身著西服的男子,當先的一個男子看起來五十左右,濃眉大眼,個子不高,甚至比江顏都要矮一些,連一米七都沒有達到。

不過他的身上卻散發著一股長期久居人上的優越感和威嚴感。

「你好,請問這裡是何家榮何先生家嗎?」男子用流利的中文說道。

「奧,是,請問你是……」江顏疑惑的說道。

「我是韓國的醫聖,韓醫學協會的會長,朴尚俞!」朴尚俞自信從容的笑道。

「是你?!」

江顏面色一驚,沒想到比試前夕朴尚俞竟然會主動來拜訪林羽。

「不錯,是我。」朴尚俞笑呵呵的說道,「何先生在家嗎?」

「在!」

此時林羽也已經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剛才聽到來人是朴尚俞之後,他也不由有些意外,不知道這老小子來找自己是玩的什麼把戲。

這是林羽與朴尚俞第一次見面,兩人目光一接,皆都閃過一絲精芒,帶著明顯的敵意。

「何先生你好!」

朴尚俞主動沖林羽伸出了手。

林羽猶豫一下,還是跟他握了握,疑惑道:「你這麼晚來,有事嗎?」

「方便去您的書房談嗎?」朴尚俞笑道。

「不方便,我沒有書房,就樓道這裡湊合湊合吧!」林羽搖搖頭。

「……」朴尚俞。

「吶,給你鑰匙,去樓下爸媽住的房子談吧。」

江顏拿手拽了林羽一下,沖他使了個眼色,接著將樓下的鑰匙遞給了林羽。

林羽這才不情願的帶著朴尚俞等人去了樓下。

「何先生,不知道您師承是?」朴尚俞坐下后便開門見山的問道。

林羽一聽這老小子說來摸底細來了,直接愛答不理的說道:「沒有師承,自學成才。」

「……」朴尚俞。

隨後朴尚俞呵呵笑了笑,說道:「既然何先生不方便透露,那我也就不多問了,何先生可知道我師承何處?」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林羽搖搖頭。

「……」

朴尚俞被林羽的話噎的都要吐血了,不過他還是厚著臉皮說道,「我三歲跟隨我們韓國的一個針灸大師學醫,而我師父的師父姓王,是你們宋代針灸大師王惟一的傳人,所以我的祖師爺可是說是王惟一大師,我徒弟先前給您看的天聖銅人,就是我師父的師父傳承到我手裡的!」

林羽翻了個白眼,他信他個卵子!華夏人怎麼可能把天聖銅人送給韓國人!

對於這幫韓醫學的無恥林羽早就領教過了,所以也懶得理他。

「何先生,我祖師爺王惟一的一本《銅人腧穴針灸圖經》我早已爛熟於心,而且結合祖師爺研製的天聖銅人,我已經將這套針法練習了無數次,所以,這世上,再也不會有一個人的針灸技藝會超過我!」

朴尚俞昂著頭自信的說道:「你這次跟我挑戰,是自取其辱!你那些扎針封穴的手法,不過是雕蟲小技而已,你要是現在棄權的話,還來得及!」

林羽聽到這裡終於知道了這個朴尚俞來的目的,感情是來給自己下馬威來了!

「你還真是大言不慚,一口一個祖師爺叫著,那這麼說明你是我們華夏人的孫子了?」林羽翹著二郎腿,滿不在乎的說道,特地把「子孫」說成了「孫子」。

朴尚俞面色微微變了變,隨後笑道:「我是韓國人,我的祖祖輩輩,都是韓國人!不過在針灸這項技藝上,我們韓國的後代明顯比你們華夏的後代更有天賦!針灸傳到你們手裡,真是玷污了它的威名,它應該是我們的國家的!」

「那好,那咱們就明天實力上見分曉!」

林羽徹底被他這番無恥的話激怒了,眼神冰冷的掃了他一眼,冷聲道:「您就別在這裡跟我廢話了,請回吧!」

朴尚俞站起身,看了眼手錶,笑道:「何先生,距離明天早上九點,還有十一個小時的時間,也就意味著你還有十一個小時的時間考慮自己是否棄權!」

說完這話,朴尚俞便心滿意足的走了,他來這裡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就是為了挫挫林羽的銳氣。

林羽望著他的背影冷笑了一聲,暗暗下定了決心,他明天不只要勝,而且要大勝!

林羽鎖上門剛要往樓上走,這時郝寧遠的電話突然打了過來,笑呵呵的說道:「小何啊,今下午路易王子和王妃接見你,都聊了些什麼啊?」

「接見我?」林羽笑了笑,說道,「王子沒有接見我啊?」

「什麼?沒接見你?」

電話那頭的郝寧遠語氣一變,急聲道,「今下午沒有人去你們家接你嗎?」

「沒有啊。」林羽有些納悶的說道。

「太過分了!太過分了!」郝寧遠頓時勃然大怒,「他們接待完朴尚俞之後說過要接待你的,我說我派人去接你,結果皇室的人讓我告訴他們地址,他們親自派人去接你,沒想到他們跟我當面一套,背後一套!」

郝寧遠氣的身子都顫抖了起來,在他認為,這是對他們中醫學極大的不尊重!

「沒事,郝部長,明天過後,他們將會徹底的記住中醫這個名字!」

林羽眉宇間也頗有些不悅,聲音中多了一絲寒意。

「好,那你早點休息吧,明天就看你的了,到時候我在禮堂外面親自等你!」郝寧遠語氣鄭重道。

林羽回去后便洗漱睡覺了,第二天早早的就起來了。

林羽的母親和老丈人丈母娘以及佳佳也都起來,都換上了一身光鮮亮麗的衣服,準備好跟林羽一起去大會堂。

江顏和葉清眉也都打扮的分外美艷,兩人細心的替林羽把身上的西服捋平。

「先生,走吧,玉軒在下面等著呢!」厲振生笑呵呵的跑上來催促道。

「好!」林羽看了眼時間,見才七點半不到,不由搖頭笑了笑,這個玉軒還真是個急性子。

林羽帶著一家人剛要往門外走,這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李千珝打過來的。

「喂,李大哥,什麼事啊?」林羽笑著說道,知道李千珝多半是要囑咐自己一些話。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電話那頭的李千珝語氣十分的驚慌,顫聲道:「家……家榮,我知道你今天要去挑戰韓醫學,不應該打擾你,但是我……我妹妹她暈倒了,情況很不好,我媽說甚至比第一次暈倒的時候還要嚴重……」

「啊?!」

林羽面色猛然一變,自己最近只顧著研究達摩針法了,都忘記距離自己上次給李千影施針,已經過去二十多天了!

自己上次在醫館見到她的時候就發現她面色很不好,當時自己還準備問她的,結果被張家叔侄一搗亂,竟然給忘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9章 不平等對待

1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