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與整個中醫界為敵

第360章 與整個中醫界為敵

「好,真金不怕火煉,反正這方子也要給在坐的同仁看的,其中自然也包括你,給你先看也無妨!」

萬士齡略一猶豫,也沒拒絕,直接答應了下來,顯得信心十足。

「這個小何怎麼回事,他剛才不是說藥方記不清了嗎?」黃新儒皺著眉頭,語氣中隱隱有些不悅,剛才問了他好幾遍,他都說記不得了,這不是在耍他們這三個老頭子嘛。

「小何這麼做,可能有他的道理……」

竇仲庸遲疑著說道,以他對林羽的了解,林羽他這麼做,肯定是有用意的。

「別著急,靜觀其變!」王紹琴背著手,面色淡然的說道,在他心裡,這位何小神醫倒也不是個莽撞的人。

林羽走到石坤浩跟前,沖他伸手要藥方,石坤浩反倒有些遲疑,轉頭望了萬士齡一眼。

萬士齡點點頭,石坤浩這才沉著臉把方子遞給了林羽。

林羽將方子展開一看,眉頭陡然間蹙了起來。

「怎麼,是不是跟你們家祖上傳的那個藥方不一樣?!」萬士齡冷哼道,「不一樣就對了,這恰恰說明你們家那個方子是假的!」

「不,這個方子跟我祖上流傳下來的方子一模一樣,君葯紅參、靈芝、僵蠶,臣藥王不留行……嗯……佐葯、使葯、劑量、配比方法,也確實都一模一樣。」

林羽沒有把藥方念全,更沒有念劑量,只是提了提最前面的幾味葯,他面色泛白,頗有些驚詫,實在沒想到萬家的這個太白千金方真的是藥王真傳。

「一樣?小子,我看你這是在往自己臉上貼金吧,既然一樣剛才你為什麼不早說出來!?」萬士齡瞬間被林羽激怒了,以為林羽在這耍無賴,漲紅著臉說道,「現在看了我的藥方了,又說你們祖上也有這張藥方,你這也太無恥了吧!」

「你怕什麼,反正會長已經是你的了。」

林羽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其實他之所以沒有跟萬士齡爭這個會長,就是為了能夠親眼看一看萬士齡這個藥方到底是不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那他現在就可以把它撕毀了。

緊接著他把紙張一疊,立馬當著眾人的面兒將手中的方子給撕了個稀巴爛。

「你幹什麼?!」

石坤浩面色猛然一變怒聲喝道。

「臭小子,你做什麼?!」

「這小子氣傻了吧!」

「媽的,我們還沒看呢!」

在場的眾人頓時急了,齊齊起身指著林羽,怒聲罵了起來。

「何家榮,平日里見你挺沉穩的,沒想到骨子裡也是個小孩兒,你覺得你把這方子撕了就有用嗎?」

萬士齡冷笑道,覺得林羽太傻了,撕了他再寫一張就是了。

「這個方子壓根不能用!必須立刻銷毀!」林羽面容嚴峻道。

「放屁!這個藥方只要搭配得當,能夠治療臟腑各種疾病,而且效果立竿見影!」萬士齡怒氣沖沖的罵道,「我們祖上不知道用這個方子救了多少人的命!」

「不錯,這個藥方對於臟腑各種疾病都有奇效,但是同時它也有著非常嚴重的副作用,它在治好其中一個內臟器官的癥狀時,同樣會造車另外一個內臟器官的衰竭,只不過這種衰竭過程比較緩慢而已,但是只要服了葯,這種衰竭便不可避免,受藥量多少影響,重則活不過一兩個月,輕也不過三五年!」

林羽挺身而立,面色威嚴,瞥了眼萬士齡,冷聲道,「也就是說,你祖上救了多少人,便也就害了多少人!」

他話音一落,底下的眾人頓時嘩然一片,滿臉震驚。

「放你媽的狗臭屁!要真有副作用,它能被稱為千金方?!」

萬士齡徹底被這話激怒了,要不是他忌憚林羽的身手,他早就直接衝上去抽林羽了。

「一派胡言,何醫生,你就算嫉妒萬神醫搶了你這個會長的位子,你也不能出言侮辱藥王吧?!」

石坤浩也立馬站出來義正辭嚴的指著林羽怒聲呵斥,很巧妙的給林羽扣了一頂大帽子。

下面的眾人震驚過後自然也不信,立馬也跟著怒斥起了林羽。

「目無先輩,信口開河,就你也配稱為中醫?!」

「就是,仗著自己有點醫術就敢否定藥王,真他娘的不知天高地厚!」

「小子,當醫生之前先學學怎麼做人吧!你這種欺師滅祖之輩,枉為人!」

「什麼東西,我建議把他清出中醫界!」

他們的話一個比一個激進,面容猙獰,似乎把林羽當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林羽緊緊的握著拳頭,面色有些蒼白,但是一張清秀的臉上寫滿了堅毅,眼中的光亮分外堅定。

葉清眉猛地站了起來,神情緊張的望著林羽,此刻她終於知道林羽剛才為什麼手心會出汗,會緊張了。

因為林羽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可能要觸動這些人的利益,而且也早就做好了要與整個中醫圈為敵的準備!

同樣,她也終於明白了林羽那句「為中醫負責」的深意,制止住這張害人的方子,確實比這個中醫協會會長來的有意義的多!

這,才是一名中醫醫生該有的大義!

竇仲庸、王紹琴和黃新儒面色凝重,互相看了一眼,顯然對林羽的話也有些拿捏不準,畢竟他們對這個太白千金方一竅不通。

「褻瀆藥王?!褻瀆藥王的是你們!」

林羽昂著頭毫無畏懼道:「你們應該都知道這個方子是從唐朝時期就失傳了吧?那是因為這是藥王自己把這方子毀了!因為他已經發現了這方子所具有的副作用,並且通過當時的唐王告知天下,讓大家見過這個方子的千萬不要使用,並且立刻銷毀,但是某些唯利是圖的宵小之輩竟然將這個方子私自藏留起來,當成了聚寶盆,而且還世世代代的傳了下來,完全不顧病人的死活,不配為醫的,應該是這種人!」

林羽此時終於知道為什麼從萬士齡到萬維運再到萬曉川都毫無醫德、唯利是圖了,原來都是繼承自他們祖上!

「這小子喪心病狂了,瘋了,他一定瘋了,竟然連這種污衊藥王的瞎話也敢亂編亂扯!」萬士齡氣的手直打哆嗦,望著林羽的眼中直冒火。

「是不是亂扯,把被你們家用這種藥方救治過的病人全部都查查不就行了?」林羽皺著眉頭說道,「如果最終結果查出來這些人都沒有問題,那我願意當著在場所有人的面,親自給你們萬家賠禮道歉,並且自毀銀針,永不行醫!」

林羽這番話說完,在場的眾人才安靜了下來,知道這小子是玩真的了,他們不由將信將疑了起來,不過還是都面色陰沉的望著林羽,顯然十分不悅。

「小何,切不可意氣用事啊!」

郝寧遠頓時急了,急忙勸了林羽一句,他可不想看到中醫界失去這麼一個有責任有能力的青年才俊。

「郝部長,我不是意氣用事,我敢發誓,我剛才說的話分毫不差,此事事關中醫的名譽和無數條人命,所以就算得罪在坐的全部中醫同仁,我也要站出來!」

林羽語氣堅定的說道,「我希望衛生部能夠接手這件事,查清楚被萬家用這個方子治過的病人的現狀,用事實說話,以免這個方子流傳出去戕害更多的人!」

郝寧遠看著林羽滿是正氣的面容,眼神也凝重了起來,鄭重的沖他點了點頭。

「郝部長,您可不能聽這小子的一面之詞啊!我們家這個方子絕對沒有問題!」

萬士齡急忙走過來沖郝寧遠解釋道,心裡有些驚慌,其實他也不知道這個方子到底有沒有副作用,但是被他用這個方子治過的幾個病人確實沒過幾年就死了,他不由有些心虛了起來。

「是啊,郝部長,可不能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啊?這小子分明是嫉妒呢!」

石坤浩也急忙跟著萬士齡勸起了郝寧遠。

「萬老,你剛才不是說過嘛,真金不怕火煉,如果你這個方子沒問題,那你又何必擔心?」

郝寧遠挑著眉頭望著萬士齡緩緩道,「既然何醫生提出了異議,而且事關諸多病人的生命安全,我們衛生部自然有義務調查,你放心,我們一定秉持公平正義的態度調查,絕不包庇,同樣也絕不歪曲事實!」

「是啊,萬神醫,其實調查也不過一兩個月的事,您沒必要這麼緊張!」竇主任急忙笑著勸說道,「如果調查后沒任何問題,對您祖傳的這個千金方,也是一個極大的肯定不是?」

「這個……」

萬士齡頓時猶豫了起來,寇主任都這麼說了,要是他還不答應的話,反倒讓人覺得他們家的方子有問題了。

「行吧,還希望政府能夠還我們萬家一個公正!」

萬士齡點點頭,隨後望向林羽,冷聲道:「小子,你記住了,如果這個方子沒有任何問題的話,到時候你要按照約定,親自給我們萬家賠禮道歉,而且永遠退出中醫圈!」

「說到做到!」

林羽點點頭,接著再沒搭理任何人,邁步往外走去。

經過眾人身旁的時候,周圍的人望著林羽的眼中都充滿了敵意,畢竟林羽這一搗亂,直接損害的可是他們的利益!

郝寧遠望著林羽的背影輕輕嘆了口氣,還在遺憾這個會長沒有落到林羽頭上,接著他突然想起了什麼,轉頭沖萬士齡囑咐道:「萬醫生,記住,在調查結果出來前,這個方子你就先不要流傳出去了!」

「好!」萬士齡頗有些不爽的點點頭,本來他還想靠著這個方子塑造自己在中醫圈中的威望的,結果被林羽這小子給徹底攪合黃了。

林羽和葉清眉從會議廳出來后,竇老他們三個也趕緊追了出來,想叫著林羽一起去喝酒的,但是林羽直接拒絕了,經歷過剛才的事,他實在沒有什麼心情去喝酒了。

此時的他,終於知道中醫難以振興的根源了,因為這個圈子裡,唯利是圖的人太多太多了!

在他宣布方子有副作用后,他感覺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幫中醫大家,而是一群餓狼!一群被他搶走到嘴的肥肉的餓狼!

出了樓道,雪已經下大了,紛揚的雪花在風中亂舞,溫度也冷的出奇,林羽不由打了個激靈。

這時他感覺手上一暖,一個溫熱柔滑的手掌輕輕地握住了他的手,轉頭便看到了葉清眉淺淺的笑容,輕聲道:「走,我請你吃大餐去!」

林羽心頭猛地一顫。

走,我請你吃大餐去!

這時自己生前還在大學的時候,每次他心情不好,葉清眉都會說的一句話。

而這句話說完,葉清眉的眼中竟然閃過一絲異樣的情感,眼光不算銳利,卻直擊林羽的內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0章 與整個中醫界為敵

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