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家庭地位,今非昔比

第361章 家庭地位,今非昔比

面對她這種眼神,林羽內心竟然不由有些慌張,似乎感覺自己被看穿了一樣。

如果換作當初還是林羽的時候,他一定會會心一笑,說道,「不用了,還是我請你吧。」

但是他知道,他現在不是,所以他毫不客氣的點點頭答應道:「好,我要吃牛排!」

「好!」

葉清眉聲音清脆的答應了下來,臉上倒是沒有太多的異樣,長長的睫毛上落了一片雪花,眼中滿是笑意,寵溺的望著林羽,宛如望著一個自己滿心疼愛的孩子。

因為過了兩個路口就是一家大型商場,所以他們兩人也沒有打車,冒著雪,沿著路邊踩著吱吱的雪花緩緩向前走著。

期間葉清眉想把手縮回來,但是林羽的手卻緊緊的握著她的手,絲毫沒有鬆開的跡象。

此時的他,不願再去想對得起誰,對不起誰,此刻的他,只想以林羽的身份陪著葉清眉走這一段距離有限的路。

或許生命中有些遺憾永遠難以彌補吧,但是至少可以靠著這些小小的慰藉支撐下去。

風不知何時突然變小了,簌簌洒洒的雪花落在路面,落在樹頭,落在行人的傘上,落在林羽和葉清眉的肩頭。

林羽感覺整個世界彷彿瞬間安靜了下來,安靜到只有雪落的聲音,只有他和葉清眉踩雪的吱吱聲。

他不由緊緊的握了握葉清眉的手,突然有種湧出一種想一直這麼走下去的念頭。

到了商場后,兩人的肩上,頭上,甚至眉毛上,都落滿了雪花。

「傻蛋!」

葉清眉望著林羽略顯滑稽的面容,不由被逗笑了,輕輕地伸手替他把臉上的雪花拂去,拿溫熱的手在他冰涼的臉上貼了貼,笑盈盈道:「冷不冷?」

「不冷!」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跟她在一起的時候,他的整個心頭都是溫熱的。

兩人吃完飯只好便在商場里逛了逛。

因為馬上林羽的母親和老丈人、丈母娘他們要來了,所以葉清眉貼心的買了一些牙刷、毛巾、棉拖鞋之類的日用品。

等兩人買完東西之後,天已經有些暗了下來,林羽正準備打車,手機卻突然響了,是薛沁打過來的。

這段時間薛沁一直忙著公司市場拓展的事情,幾乎很少聯繫他,當然,或許也是因為江顏來了京城的原因吧,她知道江顏討厭她,所以不想給林羽增添無謂的麻煩。

所以林羽看到薛沁的電話,心中難免有些愧疚,那麼大的一家公司,自己什麼都不管,全甩給了她一個女人,著實有些說不過去。

「喂,薛總,今天怎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啊?」林羽接起電話,開玩笑道。

「我可沒你忙啊,大會長,怎麼樣,會長選上了嗎?」

電話那頭的薛沁笑道,看來她也已經得知了林羽要當選中醫協會會長的消息,不過可惜的是這個消息已經過時了。

「什麼會長啊,沒選上,會員都不是。」林羽笑著搖搖頭,「我還是繼續當我的赤腳醫生吧。」

「啊?!」

電話那頭的薛沁明顯有些意外,急忙道:「可是我不是聽說你……」

「算了,別談這件事了,當不當這個會長,對我而言影響不大。」林羽也不知她從哪聽到的消息,笑著打斷了她,直接說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需要我幫忙嗎?」

「奧,沒事。」

薛沁見林羽不想提這件事,也再沒多說什麼,急忙道,「我是想問你晚上方不方便,想請你來我這吃頓便飯。」

「你那?還有其他人嗎?」

林羽語氣頓時遲疑了下來,他可是知道,薛沁雖然住的是一處兩百多平的大平層,但是可是只有她一個人住,要是有公司其他人去的話那還行,要是只有他自己的話,孤男寡女的……似乎不太好。

「怎麼,沒有其他人你就不敢過來了?我是洪水猛獸嗎?怕我吃了你?」薛沁笑著說掉,「還是怕你家那頭母老虎吃了你?」

「你說的這是哪裡話?」

林羽一挺胸,不由吹噓道:「不瞞你說,我們家,現在我具有絕對的話語權,我讓江顏給我捏肩,她不敢給我捏腳,我讓她給我端水,她不敢遞茶!」

葉清眉聽到這話抿著嘴笑了笑,斜眼剜了林羽一眼,狠狠的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是嗎,何大醫生現在在家裡的地位這麼崇高了嗎?」電話那頭的薛沁笑的花枝亂顫,這個何醫生越來越會吹牛了,她才不信呢,估計他說的這話,得正好反過來。

「那這麼說的話,你晚上是不是就能過來吃飯了啊?」薛沁說話的時候故意加了一絲柔媚,似乎帶著挑逗的意味。

林羽心中一顫,皺著眉頭說道:「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來晚上好像有點事……」

「臭小子,有什麼事也全都給我推了!」

未等他說完,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略顯蒼老。

「宋老?!」

林羽立馬便辨別出了這個聲音,整個人興奮的滿臉放光,激動道:「您老來了?!我今天還納悶呢,中醫協會的成立,怎麼沒有您的身影呢!」

「這不是下雪嘛,航班晚點了,本來早上應該到京城的,結果中午才到,你們會都開完了,我還過去幹嘛。」宋老笑呵呵的說道,「晚上來沁兒這裡吃飯吧,咱爺倆有日子沒見了,我可想死你這個臭小子了,這回好好嘮嘮!」

「好,好,我一會兒就過去!」林羽面帶欣喜,忙不迭的答應了下來。

其實與宋老許久未見,他又何嘗不想宋老啊。

這是他在中醫界他認識的第一個德高望重的前輩,也是一個對他提攜最多的人之一,他每次看到宋老都有種見到自己外公的親切感。

「學姐,我晚上就不回家吃飯了,宋老來了,你跟顏姐說一聲。」林羽急忙跟葉清眉說了聲,隨後有些小心的說道,「她要是不問,你就別說我是去薛沁家吃飯哈。」

葉清眉看到林羽謹慎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道:「你剛才不還說在咱們家你擁有絕對的話語權嘛。」

「開玩笑嘛,對不對。」林羽湊著臉討好道,「我剛才說的話也別跟顏姐說哈,我的好學姐。」

等打了送葉清眉回了醫館后,林羽便直接趕去了薛沁的住處。

「你來了!」

門一看,便看到了平常總是一身職業套裝配黑絲襪高跟鞋的薛沁正穿著一件紅色的圍裙,而且手中還拿著一把鐵鏟,甜甜的沖林羽一笑,隨後回頭喊道,「爺爺,家榮來了!」

「你先坐,我正做飯呢!」薛沁眨眨眼,接著回身跑去了廚房。

這還是他第一次來薛沁的住處呢,他不由好奇的打量了一番,只見整個房子層高很高,寬敞無比,裝修的富麗堂皇,客廳連接景觀陽台,將小半個京城夜色中的流光溢彩盡收眼底。

「哎呀,小何,見你一面可不容易啊!」

這時宋老從屋裡走了出來,笑呵呵的望了林羽一眼,點點頭,「嗯……胖了,看來日子過得不錯嘛!」

「宋老,您老也還是老樣子,老當益壯!」林羽見宋老精神狀態很好,也頓覺寬慰。

「來,坐,坐!」

宋老趕緊叫著林羽坐下,給林羽倒了杯茶,蹙眉道:「我聽說這次中醫協會會長的位子不是你的嗎,怎麼還落選了呢?!」

他的語氣中隱隱有些不悅,在他心裡,只有林羽才配得上這個位子。

林羽搖頭苦笑了一下,隨後把事情的經過跟宋老講了講。

「萬士齡?這個人人品可不怎麼樣啊!」

作為中醫界的老人,而且與京城諸多老中醫相交不錯,宋老自然對京城的幾個國手御醫有所了解,知道這個萬士齡徒有一身醫術,卻毫無醫德。

隨後他點點頭,嘆息道:「不過你這件事做的對,要是坐不上這個會長的位子,他也絕不會把太白千金方示人,如果這次你能把這太白千金方徹底銷毀,對於中醫界,對於後世,都是功德無量啊!」

雖然他沒見過千金方,但是倒是說過太白千金方有副作用的傳聞,他們宋家醫史上,就有一定關於此方危害深重的論述。

「對了,小何啊,我聽說韓醫學的朴尚俞點名要找你挑戰?」宋老突然想起了什麼,笑眯眯的望著林羽問道。

「不錯,日子選在了年後!」林羽點點頭。

「怎麼樣,可有把握?」宋老關切道。

「難說,我跟好多人打聽過這個人,但是他們對這個朴尚俞也都是一無所知。」林羽輕輕嘆了口氣。

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但是直到現在,他還對這個朴尚俞絲毫都不了解。

事關中醫的尊嚴,由不得他不謹慎。

「畢竟他是韓醫學嘛,所以我們中醫對這個人不太了解也正常嗎,我只是聽說這個人針灸技藝不凡。」

宋老點點頭,面色有些凝重,隨後抬頭沖林羽問道,「小何,不瞞你說,這次,我也正是為了這事來的,就是想要助你一臂之力!」

「哦?」林羽面色一喜,急忙道,「莫非您老有什麼良計?」

「良計沒有,針法倒是有一套。」宋老笑呵呵的說道,「我問你,現今中醫界,最知名最頂級的針法是什麼?」

「自然是太乙神針和鬼門十三針!」林羽面色肅穆的說道。

「據我所知,這兩套針法,你好像都會吧?」宋老笑道。

「算是吧。」林羽謙虛的點點頭道。

「那我要是告訴你,還有一套針法要強過這兩套針法呢?」宋老笑眯眯的說道。

林羽面色陡然一變,驚聲道:「宋老,莫非您說的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1章 家庭地位,今非昔比

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