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特殊的病人

第30章 特殊的病人

林羽沒有搭理他,直接給宋老打了個電話,宋老正好在樓上,說讓林羽稍等,他這就下來。

「哼,要是被你連累的宋老從今以後拒絕給我母親治病,我跟你沒完!」黎孝天冷聲道。

他話剛說完沒多久,只見濟世堂裡面快步走出來一個黑衣黑褲,精神矍鑠的老者,還沒到跟前便興沖沖的對林羽說道:「小何啊,這段日子怎麼沒見你來啊,可把我老頭子盼死了。」

可不是盼死了,他還想林羽幫他外孫女看病呢。

走到跟前他拍了拍林羽的雙肩,點頭道:「嗯,壯實了。」

看到這一幕,一旁的黎孝天一家大吃一驚,沒想到林羽真的跟宋神醫認識,而且宋神醫還對林羽如此親切。

黎孝天想想剛才的話,不禁有些臊紅了臉,心中又氣又恨,不知道這個廢物何家榮到底經歷了什麼,怎麼短短的一兩年內便脫胎換骨,一飛衝天!

要是他知道這一切才發生了不到倆月,可能會氣到昏厥。

「宋老,我不是不想來,只是怕別人不歡迎。」林羽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那個男醫師。

「胡說,誰敢不歡迎你?!」宋老雙目一瞪。

那兩個醫師見宋老對林羽這麼客氣,已然嚇得臉都變了,尤其是那個男醫師,大氣不敢出,一臉懇求的望著林羽。

「我說笑的,宋老幾日不見,似乎比以前更精神了。」林羽話鋒一轉便把話題帶過了。

其實他也並不想把那男醫師怎麼樣,只是想給他長個教訓,作為醫生,醫者仁心,對求助的病人,態度不應這麼惡劣。

「快,快進屋!這幾位是?」宋老這時才注意到林羽身後的眾人。

「你好,宋神醫,我是黎孝天,我前幾天托錢主任跟您聯繫過,這兩位是我的父母。」黎孝天連忙湊上去討好宋老,以為搬出錢主任,宋老能給他幾分面子。

「黎孝天?原來就是你啊。」誰知宋老不禁沒賣他面子,反而臉一沉,冷聲道:「你們家的病我不治,請回吧!」

黎孝天託人砸錢讓他治病的事宋老記憶猶新,所以他對這人十分厭惡。

黎孝天臉上瞬間一青,他爸媽也不禁臉色泛白,噤若寒蟬。

「這位是?」宋老轉身掃了眼江敬仁。

「這位是我岳父,江敬仁。」林羽急忙介紹道。

「哎呀,幸會呀,你可是得了一位好女婿啊!」

宋老急忙跟江敬仁寒暄,心裡卻在滴血,小何竟然結婚了?蒼天無眼啊!

「宋老,我有個不情之請嗎,希望您大人大量,別跟我們這些晚輩計較,幫我這個阿姨看看病。」林羽恭敬的懇求道。

宋老沉臉掃了黎孝天一眼,隨後勉強道:「好吧,既然小何開口了,那我自然不能拒絕。」

林羽能治卻來求他治,看來是有隱情,宋老便也沒多問。

「謝謝宋神……」

「小何啊,千萬別忘記給我外孫女看病的事。」

黎孝天剛想向宋老道謝,誰知宋老理都沒理他,拉著林羽就進了屋。

宋老給孫阿姨針灸了一番,隨後開了幾服藥,讓他們按著方子吃,一月便能見效。

抓好葯后,黎叔叔兩口子千恩萬謝的走了。

黎孝天臨走前還恨恨的看了林羽一眼,隨後神情中閃過一絲挫敗感,垂頭喪氣的走了。

他知道,江顏於他,這輩子都無望了。

「小何啊,我外孫女前兩天公司開業了,現在人常駐清海,你看你什麼時候有時間,見見面啊?」宋老小心詢問道,心裡仍然抑制不住的刺痛,這麼好的小夥子,怎麼就結婚了,蒼天無眼啊!

「這幾天都行,我都有時間。」

「那要不就今晚上,擇日不如撞日嘛。」宋老眼神里有些興奮。

「家榮啊,顏兒不是說今晚上親自給你下廚嗎?」一旁的江敬仁明顯嗅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立馬出聲提醒林羽。

「親自給我下廚?她會做飯嗎就下廚?」林羽皺眉不解,平日家裡的飯都是丈母娘做的啊。

「咳咳。」

江敬仁差點一口唾沫嗆到,趕緊清了清嗓子,說道:「那什麼,你媽這兩天剛教的她,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做給你嘗嘗。」

「不可能啊,她連正眼都不瞧我……」

「時間不早了,快走吧!」

林羽還沒說完,江敬仁趕緊抓著他就往外走,這要再說下去,就露餡了,萬一讓人知道他夫妻倆感情不好,被人趁虛而入了就不好了。

只可惜他還是晚了一步,狡黠的宋老已經察覺到了什麼,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心頭大樂,蒼天有眼啊!

誰知江敬仁和林羽剛走沒多遠,林羽的手機就響了,林羽掏出來一看,有些驚訝,竟然是清海市人民醫院內科專家李浩明打來的。

上次林羽去人民醫院救治吳老孫女的時候,在醫院跟他見過一面,之後就再沒見過。

雖然有他的號碼,但是林羽一直沒打過,不知道他怎麼會突然找上自己。

「喂,你好李主任。」

「何老弟,你現在忙嗎?」

林羽剛接通,電話那頭立馬傳來李浩明急切的聲音,「我這裡有個病症很奇怪的病人,情況比較危急,想請你過來幫忙診斷診斷。」

「好,我這就過去。」

一聽情況危急,林羽想都沒想立馬答應了下來。

「爸,我不回去吃飯了。」

林羽沖江敬仁甩下一句話,立馬招了個計程車,趕往清海市人民醫院。

到了清海市人民醫院,一說是李主任請來的,立馬便有人帶著林羽進了急診樓。

在一間極大的急診室里站滿了穿著白大褂的醫生,互相交頭接耳,臉上一籌莫展。

「李主任,您請的人來了。」

李浩明回身看到林羽,立馬面上一喜,急忙迎上來說道:「何老弟,麻煩你大老遠跑一趟,實在是不好意思。」

林羽笑著擺擺手,示意沒關係,詢問道:「病人是什麼情況?」

「還是何老弟自己過來看看吧。」李浩明苦笑了一下。

隨後李浩明讓眾人散開,林羽便看到中間的椅子上坐著一個中年男子,看起來約有五十歲左右,金髮碧眼,是個老外。

只見這個老外現在情況看起來十分糟糕,一個體型不算瘦的人,臉上竟給人一種瘦骨嶙峋的感覺,面色蒼白,眼窩深陷,眼圈泛黑,兩隻眼睛紅腫不堪,布滿了鮮紅色的血絲,配著歐洲人特有的深眼眶、高鼻樑,乍一看竟有些恐怖。

從氣色上來看,他現在十分虛弱,需要好好休息,但是從他不停轉動的眼珠和略微抽動的身子看,他似乎又十分興奮。

林羽瞧了一眼,便忍不住搖頭笑道:「李主任,這不就是缺覺了嗎,給他服上兩粒安眠藥,睡上個一天一夜,就好了。」

「病人之前自己就服過了,沒見效,吃了好幾粒都沒管用,已經四天四夜沒合眼了,害怕出問題,所以就來了醫院。」

李主任嘆了口氣,搖搖頭,繼續說道:「今天上午就來了,按照我們西醫的診斷,那就是神經衰弱,給他打了鎮靜劑,已經兩針了,絲毫沒有作用,不敢再打了。」

「那可是夠痛苦的。」林羽無奈的笑了一下。

「我們給他做過好幾遍檢查了,各項身體指標都很正常,但就是睡不著覺,如果鎮靜劑都沒用的話,那就已經超出我們西醫的能力範疇了,我想起何老弟中醫醫術不錯,所以就冒昧把你請來了。」

李浩明頗有些無奈的解釋道,其實他也不確定林羽能不能治好洋老外,但現在已經沒有其他辦法,所以只能找林羽來試一試了。

「為什麼不找濟世堂的宋老?」林羽納悶道。

「今中午我就打電話請教過宋老了,宋老說他能治,但是需要時間,現在已經來不及了,人不睡覺五天就有可能猝死,這個病人四天了才送來,現在話都說不出來了,恐怕撐不過今晚。」李浩明嘆了口氣。

「別討論了!你們到底會不會治啊!」

這時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林羽抬頭一看,才發現洋老外旁邊站著一個身著灰色職業裝的女人,是個華夏人,臉上夾著一個厚厚的眼鏡,看樣子應該是洋老外的助理。

女助理正一臉怒意的瞪著周圍的一眾醫生,冷聲道:「已經快一天了,什麼效果都沒有,你們醫院的都是一群庸醫嗎?連個失眠都治不了!」

「我們這不是在商量對策嘛。」周圍幾個醫生有些無奈的說道。

「等你們商量出來人都沒了!我告訴你們,我們董事長要是在你們清海出了什麼意外,不只是你們清海市人民醫院的招牌得黃,你們也都得統統滾蛋!」女助理怒氣沖沖道。

她這話不是危言聳聽,這個洋老外是國際知名品牌Versace華夏地區的代理人,應清海市政府的邀請才來華夏常駐的,要是在這裡出了什麼問題,那市委書記肯定得直接跟醫院問責。

「不能再等了,我已經定好了機票,連夜去京城!」

這時急診室外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語氣煞是焦急,伴隨著一陣噠噠的高跟鞋踩地聲,走進來一個靚麗的身影。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 特殊的病人

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