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絡繹不絕的聘請

第29章 絡繹不絕的聘請

「哎呦,何總,你認錯了,這才是我女婿。」

江敬仁趕緊提醒了他一句,指了指後面的林羽。

「啊?!」

何金祥嚇得一下站了起來,這還得了,竟然叫錯了,這何老哥不得生他氣嗎?

「對……對不起,何老……」何金祥說話都不利索了。

「老弟,叫老弟就行,何大哥。」林羽隨和的一笑。

「好好,何老弟,實在是不好意思。」何金祥一邊說,一邊過來跟林羽握手。

林羽急忙起身握住了他的手,有些納悶,不是來找老丈人的嗎,怎麼對自己這麼客氣?

「何老弟,不知道您看我給您開的年薪六百萬的薪資,還滿意嗎?」何金祥有些討好的笑道。

年薪六百萬?!

黎孝天和他爸媽嚇得面色一變,一臉震驚的望著何金祥,這人是不是燒糊塗了,給一個廢物開六百萬的年薪?他能幹啥啊?

林羽也是一臉茫然,不解道:「何大哥,您說的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

何金祥也是一愣,這時江敬仁連忙道:「奧,那什麼,家榮啊,這是宏昌珠寶的老總,今上午給我打過電話,說邀請你擔任他們的產品經理,一個月只上半天班就行,對不對,何老闆?」

「對,對!」何金祥連忙點頭。

黎孝天和他父母不知覺又吸了一口涼氣,這也太誇張了吧,六百萬,一個月才上一天班?

平均一年上六天班,一天一百萬?!

何金祥反而覺得很划算,只要林羽一年間能給自己開出一兩塊頂級水種的翡翠,自己就賺大發了。

林羽還不自知,昨天晚上的那場拍賣會,已經讓他在整個清海市的珠寶行出了名。

能看中一塊石頭是運氣,看中兩塊石頭是實力,看中三塊,那可就不單單能用運氣和實力來形容了。

而且更主要的是,三塊石頭的水種,出綠多少,幾乎全被林羽言中,一夜之間,整個清海珠寶圈子裡,已經把他傳送的神乎其神,並且給他起了個名號:點石成金。

這麼厲害的人物,大大小小的珠寶商、首飾公司,自然都搶著要,紛紛想高薪聘請他做顧問。

早上江敬仁接的電話,就是這些珠寶商打來的,因為江敬仁的聯繫方式更好搞到,而且也更好說話,最主要是他也更貪財。

也就是說,在林羽不知情的情況下,老丈人已經把他賣了。

聽到這一天一百萬的薪資,林羽的眼皮也不由的跳了下,感覺老丈人是不是太過分了,要價竟然這麼高,殊不知這其實是何金祥主動開的價格。

何金祥見林羽沒說話,頓時有些慌了,以為他不滿意,急忙道:「沒關係,何老弟,你要是對薪資不滿意,我們可以再談,八百萬,一千萬,都可以,實在不行,您開個價。」

何金祥的珠寶行在清海市算是中等規模,近幾年有些不景氣,因為競爭太激烈,林羽的出現讓他彷彿在疾風驟雨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所以他無論如何要把林羽拿下。

「我是覺得價格有些太高了,對何大哥而言太虧了。」林羽有些無奈的笑道。

「不虧,不虧!老弟要是不滿意,還能再加!」何金祥咬咬牙,滿頭冷汗,他以為林羽這是不滿意,故意說反話揶揄他,暗自下定了決心,就是傾家蕩產,今天也要把林羽拿下。

「咚咚咚!」

這時門外再次傳來了敲門聲,李素琴趕緊去敲門。

一個一身包臀職業裝,妝容精緻的女子站在門外,看起來也就三十齣頭,舉手投足十分幹練,上來便問:「大姐您好,請問這裡是何先生家嗎?」

還是女人了解女人,幹練女子這麼一喊,李素琴立馬高興地不得了,點點頭說是,立馬把她讓進了屋。

「江叔您好,我是上午跟您通過電話的孫蓉蓉。」幹練女子笑意盈盈的跟江敬仁握了握手。

得知哪位是林羽后,幹練女子趕緊微笑著對林羽道:「何先生,想必江叔已經告訴您了,我是盛世集團的人事總監,我們公司是清海最大的首飾批發分銷公司,想聘請您做我們的顧問總監,不用坐班,年薪一千萬,業績達標后,年終獎同樣是一千萬。」

沙發上黎孝天一家三口已經目瞪口呆,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天吶,不過短短的幾年時間,何家榮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旁的江顏也頗為震驚,忍不住納悶,床底下那幾本破書難道真有這麼厲害?隨隨便便來一個都是千萬年薪。

然而他們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門外再次傳來了敲門聲。

「何先生,您好,我是金格麗首飾的首席顧問,特地來邀請您擔任我們公司顧問經理……」

「何先生您好,我是萬福集團……」

「何先生您好,我是三江首飾……」

「何先生您好,我是福祿壽珠寶……」

……

不過短短一個小時的時間,江敬仁家的客廳幾乎已經站不下人了。

黎孝天一家也被迫站到了門外,黎孝天的臉難看的彷彿一不小心吞了一大口蒼蠅,而且還是糞蠅那種的。

「呵呵,家榮真是出息了。」黎孝天笑呵呵的說道,那表情比哭還難看。

「哪裡哪裡,過獎了,也就普普通通吧,其實我這個女婿一直很有能力,就是一向低調慣了。」江敬仁手背在身後,胸挺的老高。

費了好一番力氣,林羽才將這幫人打發走,他們的應聘要求他全答應了下來,但是要求每家公司給他的薪資必須減半,而且不保盈虧。

至於接收工資的賬戶,他用了江顏的銀行卡,江顏問他什麼意思,他笑眯眯的說道:「老婆管錢,天經地義。」

因為害怕待在家裡還會有人上門,林羽便趕緊沖門外的孫阿姨說道:「阿姨,您不是要去找宋老看病嗎,走,咱現在過去吧。」

宋老如果在清海的話,一般都在濟世堂的二樓,所以沒有打電話的必要。

一聽林羽這話,原本心裡就有氣的黎孝天立馬說道:「何家榮,你現在是牛氣了,這麼多公司跑上門來聘請你,但是找宋老看病,不是有錢就可以的!」

宋明徽看病向來一視同仁,不管是達官貴人還是尋常百姓,只要你願意排隊,他都給看,而且診金也都一樣,不算低,但也不算高。

當然,凡是規則都有例外,只不過以黎孝天的實力,還接觸不到那些能讓宋老打破例外的人。

黎孝天本來想著找人砸錢,讓宋老徽破次例的,但是被宋老得知后明確拒絕,並且再也沒有搭理過他。

這讓黎孝天很是窩火,但是宋老的社會地位遠高於他,他也拿人家沒轍。

現在林羽竟然跳出來說自己能請動宋老,讓他覺得十分不服氣,論薪資我比不過你,但我一個堂堂省會重點部門公務員,論人脈,論關係,難道還比不過你嗎?

「孝天!」

黎叔叔冷聲斥責了他一聲,現在他對林羽的印象已經大大改善,尤其是剛才那一幫求職者的恭敬態度,著實把他震驚到了。

「家榮,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就算你帶我們去找宋老神醫,今天也不行吧,今天可是周末啊。」黎叔叔呵呵的笑道。

「沒關係,周末的話,他正好不忙。」林羽點頭道。

黎叔叔的笑容一下在臉上凝固住了,這下他有些懷疑林羽是在說大話了,可能林羽壓根就不認識宋神醫。

整個陵安和清海誰不知道宋神醫有個規矩,就是周末絕不接診,除了上次清海濟世堂開業破例之外,已經十幾年雷打不動的沒變過了,而且宋老最討厭別人周末打擾他,所以凡是周末,從來沒有人敢去登門。

林羽如果認識宋老的話,絕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

「怎麼?黎叔叔不相信我?」林羽納悶道。

「對,就是不相信你!周末就從來沒人敢去打攪宋神醫,你又憑什麼趕去找他!」黎孝天冷聲道。

「老黎啊,要我說咱還是跟著家榮過去看看吧,說不定人家真給看呢。」江敬仁開口勸說道,現在他對這個女婿可是滿心喜愛,就算林羽真是信口開河,他也支持。

經江敬仁這麼一勸,黎孝天一家三口便跟著林羽去了濟世堂。

因為現在是下午的緣故,濟世堂門診部人並不多,只有兩個醫師在坐診,不巧的是,這兩個醫師都沒有見過林羽,所以看到林羽后也只是抬了抬眼皮,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黎孝天冷笑了一聲,人家醫師都不搭理你,看你一會兒怎麼丟人的。

「你好,請問宋老,宋神醫在嗎?」林羽只好主動上前去詢問。

「不在。」其中一個男醫師聲音冰冷道。

「我有事要見宋老,請問他現在在樓上嗎?」

「想見宋老的多了去了,你算老幾?」

「呃……我叫何家榮……」

「你愛叫什麼叫什麼,叫天王老子也沒用。」男醫師皺著眉頭不悅的掃了林羽一眼,他是剛從陵安濟世堂調過來的,所以不知道林羽跟宋老斗醫的事情。

「要找宋老看病的話,麻煩你們預約排隊。」女醫師態度倒還說的過去,「還有,周末宋老不接診,請回吧。」

「家榮,你看,我早說過了,咱回去吧。」黎叔叔無奈的笑了笑,林羽這句大話吹的倒輕鬆,結果讓他一家老小白跑一趟,本來他下午還要去走親戚呢。

「老黎,你也不要見怪,家榮也是好意。」江敬仁連忙維護自己的女婿,「家榮,既然今天不行,咱就先回去吧。」

「黎叔別急,我這就給宋老打電話,讓他下來接我們。」林羽一邊說一邊摸出了手機。

「哈哈,你要笑死我,還親自下來接你?何家榮,你是不是不吹牛會死?」

黎孝天厭惡的冷聲道,心裡十分不爽,不就是下午被幾個珠寶公司給捧了捧嗎,還真當自己無所不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 絡繹不絕的聘請

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