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何家二爺

第296章 何家二爺

「是!」

岑鈞啪的打了一個敬禮,隨後轉頭望向萬維運,冷聲道:「站在你面前的這位就是軍需處處長盧紹靖盧處長!」

「啊……啊?!」

萬維運身子猛地一震,頓覺五雷轟頂,大腦一片空白,嗡嗡作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雙腿顫個不停。

「你連我都不認識,就敢拿我的名頭四處逞威風?!」盧紹宗冷笑道,「我早就聽說你父親萬士齡徒有一手醫術卻毫無醫德、唯利是圖,我一直半信半疑,現在看到他教出的這種兒子,我倒是真有幾分相信了!」

這時特警部隊的車已經迅速的停在了路邊,隨後數十個全副武裝的特警急速的跑了過來。

「不許動!」

一幫特警立馬端起槍對準了場地中間的盧紹靖、林羽、紅鼻頭和萬維運等人。

因為他們也分不出到底要抓誰,所以只能暫時將所有人都控制住。

萬維運見狀頓時面色一喜,急忙道:「老甄,救我啊,救我!」

他知道,只要自己不被軍方的人帶走,那一切還有迴旋的餘地,他大伯和父親可以運作運作,上下打點,把他撈出來。

但是萬一被盧紹靖帶走了,就憑他剛才的話,盧紹靖就絕不會給他好果子吃。

所以只要甄隊長肯幫他,一切都好說。

「閉嘴!」

領頭的隊長沖他怒喝一聲,急忙衝到濃眉男跟前,急聲道:「甄隊長,哪些是暴徒?!」

「這還用問嗎,沒聽他剛才叫喚嗎,就是他!」

濃眉男立馬將手指向了萬維運和紅鼻頭等人,冷聲道:「還有他們幾個,全都是!」

他才不傻呢,軍需處處長什麼身份,他要仰望的存在啊,隨口給他上司遞個話,他就得玩完。

所以他只能選擇倒戈,畢竟萬家就是再吊,也跟人家沒法比啊!

「什麼?!」

萬維運聞言身子猛地打了個激靈,臉上毫無血色,滿臉驚恐的指著濃眉男顫聲道:「老甄,你……你可是拿了我們家……」

「你給我閉嘴,萬維運,我差點就上了你的當!冤枉了好人!何先生多麼好的一個醫生啊,你們千植堂竟然要污衊人家,你們良心被狗吃了嗎?!」

濃眉男立馬怒聲打斷了他,裝出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對萬維運破口大罵。

林羽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眉頭一挑,笑眯眯道:「甄隊長,您剛才不還說要擊斃我們嗎?」

「誤會,誤會啊,何先生!我是受了這個小人的蠱惑!」濃眉男急忙討好的嘿嘿笑道。

「那我們剛才打了你的人……」

「哎呀,何先生,你這話就不對了,什麼打啊,指導!是這位大哥指導我這幫手下而已。」

濃眉男立馬躬著身子討好的笑道,說著沖厲振生豎了個大拇指,「老哥真厲害啊,回頭我得請您去我們局好好的幫我們指導指導下面的刑警。」

「好說!」厲振生冷笑著捏了捏拳頭,暗自佩服這個濃眉男是真會見風使舵啊。

林羽見濃眉男主動示好了,便也沒多說什麼,畢竟多個朋友比多個敵人來的划算。

盧紹靖冷冷的掃了濃眉男一眼,冷聲道:「你幫我們把這幾個人押回軍需處,我可以考慮不計較你的事。」

「好,多謝盧處長,多謝盧處長!」

濃眉男一聽這話如臨大赦,急忙點頭答應了下來,沖特警隊人吩咐道:「兄弟們都聽到了沒,還不抓緊把他們幾個抓了。」

一幫特警立馬衝上去把紅鼻頭等人銬了起來,押送到車上。

不過他們要抓萬維運的時候,萬維運突然站了起來,瘋狂的抵抗了起來,嘶吼道:「你們他媽的給老子滾開!老子沒犯法!是何家榮,你們要抓的人是何家榮!」

很顯然,萬維運經過連番的打擊,精神已經有些崩潰了。

如果換做其他人,可能早就撐不住了吧,一次次的想謀划著算計林羽,結果一次次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把千植堂的名聲砸了進去,把兒子的半條命砸了進去,現在,連他這個萬家未來的二當家,也砸了進去!

他想不通,實在想不通,這個何家榮到底是他媽的什麼神仙人物!為什麼如此神通廣大?!來了京城才不過短短兩個月的功夫,竟然就讓京城堂堂兩大家族之一的萬家第二支系步入了萬劫不復的境地!

特警隊員沒慣他毛病,一個箭步衝上去,雙手握槍猛地一掃,一槍托砸到了他臉上。

萬維運一個跟頭栽倒地上,頓時頭破血流,隨後兩個特警隊員給他戴上手銬,架起來往車上拽去。

「何家榮!老子弄死你!弄死你!你他媽算個什麼東西!」

萬維運整個人已經幾近癲狂,擰著頭回身對林羽破口大罵,鮮血幾乎布滿了整個面部,看起來恐怖猙獰。

「該!自作孽不可活!」

「萬家真不是東西!」

「聽說他兒子也癱了,活該,這就叫惡有惡報!」

圍觀的群眾看到萬維運這樣子不禁沒有絲毫的同情,反而破口大罵,將一直以來對千植堂的怒氣全部發泄了出來。

林羽看到他這樣倒是頗有些唏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他一直就沒想過跟萬家作對,但是沒想到萬家卻死纏著他不放。

他知道,雖然現在萬維運被抓去了軍部,但是萬家的萬維宸還在,新仇舊恨,萬家絕不會放過他的,所以接下來他要做好打硬仗的準備。

「何先生,既然這樣我就不對待了,得儘快回去查出我們的藥膏到底是怎麼流出來的!」

盧紹靖把手裡的補品塞給林羽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後轉身上了車。

岑鈞也啪的給林羽打了個敬禮,隨後上了車。

等到警車離去,周圍圍觀的眾人也紛紛離去,走之前還不忘過來跟林羽道一聲歉。

林羽倒也沒跟他們計較,知道他們也是受了萬維運的蠱惑。

「先生,京城從今以後,恐怕再無千植堂了吧?」厲振生抄著手望著車輛離去的方向,吸了吸鼻子,喃喃道。

「誰知道呢……」

林羽眯著眼抬頭望了眼灰濛濛的天空。

厲振生猜的沒錯,第二天,千植堂便被勒令停業,無限期自查整改,幾乎是一夜之間,整個京城二十多家千植堂醫館或藥店,全部關閉,而且所有與萬士齡有著合作關係的療養院或者醫院,也幾乎在同時與萬士齡解除了合作關係,這也宣告著響徹京城二十多年的千植堂徹底覆滅,永遠倒在了滾滾前行的歷史車輪下。

「大哥,我沒臉再活在世上了,沒臉了!」

萬家大宅內,萬士齡跪在萬士勛跟前掩面痛哭。

他二十多年來積攢的一切,被一個二十多歲的毛頭小子掠奪一空,而且還被害的家破人亡,孫子癱了,兒子在軍部生死為卜,他確實已經沒有活下去的念頭了。

「二叔,二叔,您放心,我一定儘力把二弟救出來!」萬維宸見二叔哭的如此慘絕,也是於心不忍,急忙把他扶了起來。

萬士勛自始至終沒說話,臉卻陰沉的如潑了墨的宣紙,半晌才緩緩開口道:「維宸,動用你一切能動用的關係吧,我要這小子死無葬身之地!」

「是!」萬維宸趕緊點頭應道,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顏姐,你怎麼又來了?!」

回生堂內,林羽見江顏又拎著熬好的雞湯送了過來,趕緊迎上來接了過去。

這已經是這幾日來江顏連續第三次過來了。

因為這幾日不忙,所以晚上的時候,江顏都會提前下班,給林羽燉完雞湯送過來。

「這不是擔心某人身子骨弱,怕給人治病的時候一不小心吐血暈倒嗎?」江顏翻了個白眼,語氣冰冷,帶著濃重的醋味。

葉清眉聽到這話立馬捂嘴笑了起來。

林羽上次救李小姐把命差點搭上的事情,江顏到現在還耿耿於懷呢。

她自然要耿耿於懷,她自己的老公,她能不心疼嗎。

「真香啊,我能喝一碗嗎?」厲振生笑呵呵的湊過來說道。

「當然,厲大哥,你也得多喝點,等某人住在別人家的時候,有你操勞的呢。」江顏哼聲道。

對於林羽住在李家的事情,她更是心存芥蒂,誰知道林羽和李千影獨處一室,發沒發生過什麼。

「好了,我的顏姐,我以後不管做什麼,都先跟你打報告好不好?」

林羽知道江顏愛吃醋的性格,笑著逗了她一句,其實他知道,江顏這麼說,也是因為關心他。

據葉清眉說,得知自己吐血的事情,江顏擔心的一連哭了兩晚上。

「嗯,不虧是我顏姐做的雞湯,真是色香味俱全!」林羽邊喝還不忘邊捧了江顏一番。

「叮鈴鈴……」

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見是何瑾祺打過來的,趕緊接了起來,笑道:「瑾祺,最近怎麼樣啊?」

「挺好的,二哥!」何瑾祺依舊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接著突然壓低了聲音說道,「二哥,我爺爺這幾天身體不太好,你能幫忙過來看看嗎?」

「你爺爺生病了啊?嚴重嗎?他生病好像用不著我吧?」林羽一邊說,一邊繼續喝著雞湯。

「我看著倒是挺嚴重的,連我二爺都回來了!」何瑾祺輕輕嘆了口氣。

「你二爺回來了?!」林羽微微一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6章 何家二爺

1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