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告訴他我是誰

第295章 告訴他我是誰

「這位小警官,您別誤會,我雖然是何先生的朋友,但是如果他犯了什麼事,您該怎麼辦怎麼辦,我絕不插手!」

盧紹靖急忙跟他解釋了一句。

他這個人向來公私分明,如果林羽確實因為醫療事故鬧出了人命,那他絕不可能包庇他。

「知道就好,你倒是挺識抬舉!」

盧紹靖客套的話,更加助長了濃眉男囂張的氣焰。

「你怎麼說話呢!」岑鈞聽到這話面色猛然一沉,怒瞪了濃眉男一眼。

一個小小的刑警隊長,竟然敢對他們首長如此說話,簡直是不知死活!

「岑鈞,算了!人家辦案,我們別打擾人家。」

盧紹靖伸手攔了他一下,隨後轉頭沖林羽歉意道:「何先生,對不起,你的事,我不便插手……」

「盧先生,這件事,可能必須得您插手……」

林羽頗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何先生,如果你遇到了什麼困難,我可以幫你,但是這種情況,我實在無能為力。」盧紹靖歉意的搖了搖頭,下意識的掃了眼躺在地上的腿傷男子,以為是林羽的私事。

「知道就好!」濃眉男冷哼了一聲,別說,這個老頭還挺識抬舉。

林羽也沒多做解釋,沖濃眉男問道:「警官,我問你,你憑什麼抓我?」

「憑什麼?你販賣假藥,把人都治成這個樣子了,我不抓你抓誰!」濃眉男冷聲道。

「是這款葯嗎?」林羽把手裡的止血祛疤藥膏拿起來晃了晃。

「剛才不就說過了嗎,就是你這款破止血膏差點把我哥害死了!」紅鼻頭迫不及待的冷冷道,「你剛才可是親口承認了這藥膏是你們產的,怎麼,你現在要否認嗎?」

未等林羽說話,盧紹靖和岑鈞看清林羽手中的藥膏後面色陡然一變。

「何先生,藥膏給我看看!」

盧紹靖沉著臉快步走過來,步子十分利落洒脫。

林羽笑了笑,直接把藥膏遞了過去,「這就是我說您非插手不可的原因。」

盧紹靖接過來認出這就是他們部隊專供的藥膏后頓時面色大變,冷冷的抬頭掃了紅鼻頭一眼,沉聲道:「你是說,你哥哥用的這款藥膏,才把腿治成這樣的?!」

「不錯,這就是他們回生製藥廠的葯!」

紅鼻頭昂著頭,理直氣壯地說道。

「那我問你,這管藥膏,你是從哪裡買的?!」盧紹靖繼續冷聲問道。

紅鼻頭微微一怔,這老頭咋也問跟林羽一樣的問題?

「我問你呢,這藥膏,你是從哪裡弄來的?!」盧紹靖再次冷冷問道。

「買的啊,還能從哪弄的!」紅鼻頭翻了個白眼,不耐煩地說道。

「從哪買的?」盧紹靖繼續問道。

「藥店!」

「哪個藥店?!」

「哎呦卧槽,你這老頭是不是腦子有問題,我他媽從哪裡買的,關你屁事!」

紅鼻頭終於被盧紹靖接二連三的發問問煩了,不耐煩的罵了一聲。

「你嘴巴給我乾淨點!」

岑鈞面色一沉,一個箭步竄上去,一腳將紅鼻頭踹坐到了地上。

「你竟然敢打人?!」

濃眉男面色一獰,怒喝了一聲。

「就打你了,怎麼著!」厲振生猛地一個跨步邁過來,拳頭捏的「咯叭」作響,濃眉男渾身一哆嗦,嚇得立馬往後退了一步。

「我們首長問你話呢,說!」

岑鈞指著紅鼻頭男冷聲呵斥道。

盧紹靖面色鐵青,沒有任何的阻止。

紅鼻頭一見這架勢,立馬放起了賴,高聲喊道:「哎呦,打人了,打人了!當兵的打人了!」

「你這當兵的怎麼能隨便打人呢?!」

萬維運見狀也立馬站了起來,冷聲道:「信不信我去軍部告你!」

「告?」盧紹靖冷笑一聲,「要告也是告這幾個惡意嫁禍好人的小偷吧?!」

「你這話什麼意思?!」萬維運眉頭一皺,詫異道。

「不瞞你們說,這款藥膏是我們軍隊特供,委託回生製藥廠給我們加工的,根本不對外銷售!」盧紹靖把手裡的藥膏往紅鼻頭身上一砸,厲聲道,「而且這種藥膏配方極其珍貴,這已經不是簡單的偷盜軍需物資了,而是涉嫌竊取軍事機密,我就算當場擊斃你,都不為過!」

他話音一落,岑鈞二話沒說,迅速掏出腰間的手槍,「啪」的上膛,立馬用槍口對準了紅鼻頭。

「啊?!」

紅鼻頭嚇得驚呼一聲,身子一顫,臉色蠟白,「噗通」一聲摔跪到了地上,不停的磕頭,帶著哭腔道:「長官,我……我錯了……我錯了!求求您饒了我這一次吧,求您了……嗚嗚……」

旁邊幾個拉橫幅的見勢不妙,扔下橫幅就要跑,同時地上躺著的那個腿傷男也「噌」的躍了起來,顧不上腿上的疼痛,轉身就要往人群外面跑。

「砰!」

岑鈞抬手朝天就是一槍,怒吼道:「誰敢跑,我立馬擊斃他!」

那幾個嚇得腳下一軟,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接著二話沒說,連滾帶爬的跑了回來,跪在紅鼻頭跟前也一個勁兒的磕頭,哭著喊著求饒命。

萬維運此時也是面色慘變,腳下一踉蹌,差點摔到地上,幸虧一把扶住了旁邊的木門。

軍……軍隊特供?!壓根不對外銷售?!

他大口大口的吸著氣,心頭震撼不已,感覺跟做夢似得,滿臉的不可置信。

圍觀的群眾也頓時一片嘩然,議論紛紛。

「不對外銷售?那他們怎麼買到的?」

「這他媽還用問嗎?故意訛人家何先生的唄!」

「是啊,這小子剛才還口口聲聲說是從藥店買的呢,怪不得連小票也拿不出來呢,感情是來騙人的!」

「太他媽不要臉了,虧老子剛才還替他喊冤,操你媽的,浪費老子感情!」

「真該死!害我們冤枉了何醫生,老子砸死你!」

一幫人頓時醒悟了過來,紛紛替林羽鳴不平,隨後有人拿起石頭和手裡的雜物朝紅鼻頭等人砸了過去。

紅鼻頭等人渾身瑟瑟發抖,低著頭躲都不敢躲,任由石頭和雜物砸到自己身上。

「軍隊特供?你蒙誰呢,你說是軍隊特供就是軍隊特供啊?!」濃眉男這時候突然皺著眉頭走了過來,掃了盧紹靖一眼,「再說,你一個退休的老頭子,沒事跟著瞎摻和什麼?」

「就是,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啊?你們是哪個部隊的?有證據嗎?再說,就算是軍需特供,也得軍需處來管吧?告訴你,我父親可是給軍需處處長看過病的!」萬維運也趕緊附和著濃眉男的話反駁道,意思是讓這倆人別想蒙他。

他現在嚴重懷疑這兩個人是林羽的朋友,故意幫著林羽解圍的。

再說,就算真是軍隊特供,也沒這倆人說的這麼誇張吧,還什麼軍事機密,嚇唬誰呢。

而且就憑自己父親認識軍需處長這一點,他就可以有恃無恐。

不過可惜,他父親認識盧紹靖,他卻不認識盧紹靖。

岑鈞面色一寒,沉聲道:「你面前的這位就是……」

盧紹靖擺擺手打斷了他,瞥眼望著萬維運說道:「奧,千植堂,你是萬士齡的兒子?!」

「不錯!」萬維運一聽盧紹靖聽過自己父親,不由挺胸昂起了頭,神情更加的傲然。

「聽你的意思,你好像挺維護這幾個人的,怎麼,這件事與你也有關係?」盧紹靖氣勢威嚴的掃了他一眼。

萬維運心裡咯噔一下,急忙說道:「笑話,這件事與我有什麼關係?!我就是個過路的,我之所以站出來,不過是看不慣你們欺負人而已!」

「是嗎?他們偷取軍需物資,還成了我們欺負人了?」

盧紹靖冷笑一聲,沖岑鈞說道:「給他看看你的證件!」

「是!」岑鈞點頭一應,立馬掏出證件亮給了萬維運,看到岑鈞證件上「軍需處」幾個大字,萬維運頓時面色一變,一時間啞口無言。

「怎麼樣,現在我們有資格審問他們了吧?」盧紹靖瞥了萬維運一眼,隨後沉臉沖紅鼻頭等人冷聲問道:「說,你們的藥膏是從哪裡偷來的?!如果說真話,我還可以視情節嚴重酌情開恩,但你們要是敢撒一句謊,你們就等著把牢底坐穿吧!」

紅鼻頭一聽立馬抬頭指著萬維運說道:「長官,是他!是他把藥膏給我們,讓我們過來污衊回生堂的!」

「對,是他,是他指使的我們,這腿上的口子就是來之前他給我割的,還給我塗了一些不知名的葯,我的腿就成這樣了!讓我躺著裝暈!」

腿上男也立馬伸手指向萬維運。

「我們也是他指使的!」

其他幾個拉橫幅的男子也立馬回身指認萬維運。

圍觀的群眾頓時一片嘩然,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最後的主謀竟然是萬維運。

「放屁!放屁!」

萬維運面色慘白,滿臉驚慌,跳著腳沖紅鼻頭等人怒聲罵道:「你們這是污衊!污衊!」

「看來你也得跟我們走一趟了!」盧紹靖冷笑了一聲。

「過來,蹲下!」岑鈞立馬拿槍指了萬維運一把,示意他跟紅鼻頭等人一樣蹲在地上。

「你是軍需處什麼人,你敢動我?!」

萬維運見騙不過去了,索性撕破臉皮,望著盧紹靖冷聲道:「你知道我父親跟盧處長是什麼關係嗎?我父親一個電話就能讓你們倆從軍需處除名!」

「就是,今天你們誰也別想帶走!」

濃眉男看到遠處的特警隊車輛緩緩的行駛過來之後,頓時也來了底氣。

他可沒少拿萬維運的錢,所以自然得替人家把事辦好,更何況,人家萬家裡有背景,所以他也有恃無恐。

「好大的威風,別說你父親只是認識軍需處長,就算他是軍需處長,他也沒這個權利!」

盧紹靖冷聲一笑,接著昂首道:「岑鈞,告訴他我是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5章 告訴他我是誰

1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