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胸襟

第255章 胸襟

「軍方也有自己的製藥廠嗎?」

林羽頗有些納悶,在他印象中,好像軍工企業只包括核工業、航天科技、航空工業、兵器工業之類的。

「軍方沒有自己的製藥廠,部隊用藥都是跟大葯企合作,訂購的軍需特供,但是像你這種葯,軍方一定感興趣,專門出資為你設廠也不無可能!」

韓冰信誓旦旦的說道,這種葯的療效給人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對於任何一個國家而言,都是巨大的寶藏。

「如果軍方願意的話,我沒問題。」

林羽無所謂的笑了笑,點頭答應了下來。

「那太好了,剩下的葯能讓我拿回去送給軍方檢驗機構化驗化驗嗎?」韓冰興沖沖的問道,如果這些藥物能夠通過檢驗,那部隊肯定也會記她大功一件。

林羽點點頭,幫她把剩下的葯裝好。

其實林羽自己並沒有當回事,畢竟軍方用藥標準比較嚴苛,而且多以見效迅速的西藥為主,不一定會接受自己隨手研製的這款葯糊。

但是沒想到的,兩天後,一輛軍用吉普車直接開到了回生堂門前,接著車上下來一個穿便服的五十來歲的中年男子,跟他一起的還有兩名身著軍裝的男子,肩章都是一杠三星,上尉級別。

兩個上尉下車后十分緊張的左右看了看,神情破有些緊張。

「我都不緊張,你們緊張什麼,這裡是京城,天子腳下,誰敢亂來!」

便服男子有些不以為意,抬頭看了眼醫館正門,念道:「回生堂,不錯,好名字!」

說完他便帶著兩名上尉進了醫館。

林羽正在給病人把脈,瞥了眼進來的兩位軍官,也沒太在意,依舊沖眼前的病人囑咐道:「大娘,您這個病怕風怕寒,天氣冷了,注意保暖……」

「哪位是何家榮何先生?!」

其中一位上尉掃了屋子內的人一眼,目光落在了林羽身上。

「你好,我就是,看病的話請排隊,有其他事的話,那等我看完這幾個病人再說。」

林羽十分客氣的說道。

「我們首長親自過來,找您有要事相談,麻煩您停下手裡的一切事務!」另一名中尉聲音威懾的說道。

大堂里的病人看到這種氣勢,不由有些膽怯,有兩個病人起身要走。

「大家不用害怕,我這裡是醫館,不是部隊,在我這裡病人最大,再大的長官來了,都得乖乖排隊!」林羽面色坦然,說話鏗鏘有力。

「你!」

「住口!」

那個中尉還想說什麼,便服男子冷冷的打斷了他,說道:「何醫生說的對,這裡不是軍營!而且何醫生是少校軍銜,是你們的上級,有你們這麼對自己長官說話的嗎?!」

「是!我們錯了!」

兩個上尉立馬低下頭。

其實他們兩個也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心急,首長就帶了他們兩個來,實在是有些危險,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事情談完,儘快護送首長回去。

「不好意思,何醫生,打擾你了,你繼續!」

便服男子沖林羽笑了笑,接著坐到了一旁的會客區。

林羽打量了便服男子一眼,對他印象不錯,微笑著點了點頭,接著加快了看病的速度。

等把剩下的病人看完,林羽這才趕緊端了杯水,走向便服男子,客氣道:「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

「客氣了,是我們打擾到你了。」

便服男子立馬站起身,熱情的沖林羽伸出手,「你好,我來自軍需處,上次你研製的那款藥膏,經過我們研究所檢驗,療效顯著,所以我這次來想跟你談談合作的事宜!」

「您好您好,請問您怎麼稱呼?」林羽也趕緊伸出了手,發現便服男子的手掌不算粗糙,看來確實是後勤人員。

「我姓盧。」

便服男子簡單的說了一句,顯然不想透露太多,林羽也很識趣的沒有多問。

「我們進屋談吧,方便嗎?」便服男子四下看了眼,有些謹慎的說道。

「當然可以!」

林羽趕緊帶著他進了內間。

便服男子伸伸手,其中一個上尉趕緊將公文包遞過來,便服男子從中拿出一份文件遞給林羽,說道:「這是我們軍需處擬定的合作協議,你看一下。」

林羽趕緊接了過來,看到紙面上帶著「絕密」字樣和五角星的紅色印章,頗有些驚訝,不就是一款止痛生肌藥膏嗎,至於這麼隆重嗎。

便服男子開門見山的說道:「這裡沒有外人,我就直接稱呼你為何少校了,我們願意按照你的意願,收購一家製藥廠,員工和資金都由我們來出,規劃到你的名下,並且給你提供軍方特別批文,供你生產這款藥物,除了生產這款藥物之外,你也可以自行生產別的藥物對外銷售,我們可以給你提供一切你想要的便利,但是我們有一個條件,這款藥物不可以公開售賣!至少暫時不能!只能供應給部隊,而且專利權必須在你手中,製藥廠法人也必須是你!換而言之,我們軍方,只認你何家榮!」

他剛才嘴上雖然不輕不重的說「療效顯著」,其實他們檢驗完之後,發現這種葯簡直是效果驚人!

不只能極大的減少軍方的傷亡,甚至對細胞再生等生物技術也有著極大的推動作用!

這也是他們將這款葯列為絕密的原因,這種葯絕對不能在市面上流通,更不能落入別國之手,只能掌控在軍方和林羽手裡。

只有等技術完備,確保配方和製藥技術不會被竊取之後,才可以逐步對外銷售。

林羽聽到他說的待遇,頗有些驚訝,沒想到軍需處真給他面子,這種條件放在任何人面前恐怕都無法拒絕吧,這簡直就是在赤裸裸的說:製藥行業隨便搞,我們軍方是你的保護傘!

「怎麼樣,何先生,沒問題吧?」

便服男子笑眯眯的看著林羽說道,「雖然我們暫時不讓你在市面上銷售,但是銷量你大可放心,全國這麼多軍兵,部隊每年的需求量都是很大的,利潤也很可觀,價格方面,我們態度很寬鬆,由你定,效果這麼好的葯,價格貴一些也很正常。」

「沒問題,價格方面就按照成本價來就行。」林羽點頭笑道。

「成……成本價?!」

饒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便服男子聞言也是猛然一怔,臉上的笑容頓時收斂起來,滿臉驚訝道:「何少校,你沒看玩笑吧?」

「我怎麼敢跟您開玩笑,廠子是你們的,人工和投資也都是你們的,我平白得了一座廠子,本來就是佔了大便宜,怎麼能再賺你們的錢。」

林羽自己反倒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可是這個藥方是你研製出的啊!」便服男子急忙道,「你可知道,這個方子要是被國際社會知道了,不知道會有多少國家願意花天價來購買!」

「您這話說哪裡去了,他們出多少錢我也不賣,我是華夏人,華夏養育了我,我為祖國做點貢獻,不是應該的嘛。」林羽面色平淡,很輕巧的說道。

聽到這話,便服男子猛然一變,望著林羽的眼神中說不出的動容,敬佩之情油然而生,猛地起身,沖林羽伸出手,鄭重道:「何少校,容我重新做下自我介紹,我是軍需處處長兼國防科工委後勤部政治委員,盧紹靖!」

林羽聽明白他的話后陡然一驚,這兩項職務是什麼概念?眼前這個衣著樸素的男子起碼是正軍職!少將或者中將級別!

林羽連忙站起身,跟盧紹靖握了握手,歉意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的身份,剛才怠慢您了。」

他不由心頭苦笑,剛才竟然讓一位將軍在外面等了自己兩三個小時……

「哪裡話,應該的,我這番等待是值得的,何少校,我實在沒想到啊,你年紀輕輕竟然就有這番胸襟啊!」

盧紹靖滿是讚許的說道:「我剛才看到了,做為醫生,你是個好醫生,如果生在部隊,你同樣也是個好軍官啊!」

「您過獎了。」林羽笑了笑,沒想到,自己覺得無所謂的一點小事,竟然能夠博得盧紹靖這麼大的好感。

「那沒問題的話,你就在合同上簽字吧,我這就回去吩咐人去物色幾家製藥工廠,到時候帶你去看看,你看中哪家,我們就收購哪家。」

「好,我這就簽。」

林羽趕緊低頭在合同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

臨走前盧紹靖用力的跟林羽握了握手,感慨道:「何少校就憑你這份胸懷,日後也必成大器啊!」

「先生,這下咱可厲害了,以後有軍方給咱撐腰了啊!」

盧紹靖走後,厲振生興沖沖的說道,作為一個軍人,他自然知道這次與軍方的合作意味著什麼,能夠讓一個將軍親自出面簽訂合同,可見軍方對這件事的重視程度!

「不至於,他們也不過是沖著我這款葯來的而已。」林羽搖頭笑笑,示意他別激動,「走吧,繼續看病,咱該當咱的升斗小民當咱的升斗小民。」

「你好,請問哪位是何家榮何大夫?!」

這時門外突然過來一個年輕的女子,怯生生的問了一聲。

「你好,我就是,你看病嗎,進來吧。」林羽溫和道。

「不是,我是想請您出診。」女子急忙說道。

「不好意思,我暫時不出診,醫館里病人太多,忙不過來。」

「是竇老讓我過來請您的。」

「竇老?!」林羽不由一怔,慌忙道:「前幾天我見竇老氣色不還挺好的嗎,怎麼說病就病了!」

中醫講究醫者不自醫,竇老病倒了,自然要找別人給自己診治。

「應該是急火攻心。」女子急忙說道:「他聽說上次呈交衛生部的倡議書不僅沒被採納,還被衛生部長給攪碎了,一氣一急,便病倒了。」

「被攪碎了?!」

林羽眉頭一皺,面色震怒,太過分了,這可是竇老他們的心血啊!

不審批就不審批吧,打回來就是,竟然還給攪碎了,簡直是對中醫赤裸裸的侮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5章 胸襟

1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