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別忘了自己祖宗姓什麼

第256章 別忘了自己祖宗姓什麼

林羽拿上醫藥箱后便跟著年輕女子去了軍山療養院。

因為這屬於京城比較高端的療養院了,所以門口站崗的都是武警,查了證件后才讓他們進去。

林羽跟在年輕女子後面七拐八拐的往裡走,路上看到不少豪車和政府用車,看來住在這裡的基本都是些達官貴人。

年輕女子領著林羽到了一間比較雅緻的房間,只見竇老正面色蒼白的躺在床上,周圍還有兩個護理模樣的人在幫他量著血壓。

「竇老,您這是這麼了?」

林羽心裡一緊,趕緊快步上去。

「別提了,小何啊,丟人啊,養了一輩子生,說倒下就倒下了!」

竇老嘆息了一句,說完突然捂著胸口費力的喘息了起來。

「瞧您,誰還沒有個大病小災?醫生又不是神仙,當然也會生病。」

林羽邊說邊坐下給竇老把了把脈,接著鬆了口氣,說道:「竇老,您這是肝火鬱結,吃個柴胡茯苓的方子吧。」

「現在你是醫生,我是病人,你說怎麼著就怎麼著。」竇老嘆了口氣。

林羽開好方子交給了護理,囑咐道:「每天給竇老沖泡一杯茉莉花糖水喝,好的快些。」

「竇老,我聽說您是因為上次那份倡議書的事情才動的這麼大的肝火?」林羽關切道。

「是啊,我見一直沒有消息,便託人打聽了打聽,結果得知那個呂孝錦竟然把我們的倡議書給扔粉碎機里粉碎了!你說這他媽什麼人啊!簡直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竇老怒氣沖沖的說道,呼吸陡然間愈發急促了起來。

「您先別著急,他這麼做,咱自然得找他討要個說法。」林羽趕緊安慰了竇老幾句,替他順了順胸口。

說話間,剛才引林羽進來的年輕女子走了進來,沖竇老說道:「竇老,衛生部那邊來電話了,說他們不是刻意把倡議書給攪碎的,是下面的工作人員錯拿了,不小心才……」

「扯淡!」

竇老用力的拍了下床,面色通紅,怒聲道:「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竇老,您別動氣,這樣吧,您把那份倡議書重新列印出來,我再去跑一趟衛生部。」林羽想了想說道,「不管給不給審批,我都讓他給一個明確的答覆。」

為了中醫的發展,他絕對忍氣吞聲的再跑一趟衛生部。

「就算答應出來,那些簽名也沒有了啊!」

竇老說這話來感覺心都在滴血,把這麼多名師高人的親手簽名聚集起來容易嗎。

「沒關係,他如果想給審批,沒簽名也會給審批,如若不想,就是簽再多的人,也無濟於事。」林羽說道。

「小何,你去也是白去啊。」竇老長長的嘆了口氣,話雖這麼說,但還是吩咐助手把文件列印了出來。

林羽拿上倡議書便趕去了衛生部。

因為竇老提前打過了電話,所以呂孝錦的秘書親自接待的林羽,她已經知道了林羽來的目的,微笑道:「何先生,您把倡議書交給我就行,我幫您轉交給呂部長。」

「我想親自交給呂部長,順便有幾句話想跟他說。」林羽神色認真道。

「不好意思,何先生,呂部長有幾份很重要的文件要結批閱,暫時沒有時間。」秘書禮貌道。

「大概要多長時間?」

「可能要兩三個小時……」

「那我就在這裡等。」林羽點點頭,接著站到了大廳的一側。

「何先生,你還是把資料給我吧。」秘書勸說道。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見到呂部長。」林羽固執道,「煩請你通報一聲,等他忙完了,抽點時間見我,幾分鐘就可以。」

秘書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隨後轉身快步上了樓,回了呂孝錦的辦公室。

屋內的呂孝錦哪裡在批閱什麼文件,此時他正躺在椅子上看著一本書,等待著一會兒的會議。

「呂部長,他不肯走,非要把文件親手交給您。」秘書有些無奈的說道。

「不肯走?那就讓他等在外面好了!」呂孝錦眼皮都沒抬,冷冷道,「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也能代表的了中醫界?竇仲庸來了,我都不一定賣他這個面子!」

「那……那要不要給他加個凳子……」

「加什麼凳子,他不是喜歡等嗎,那就讓他站著等吧。」呂孝錦淡淡道。

林羽耐著性子在大廳里站了三個多小時,天都有些暗了,腿也有些站酸了,見時間差不多了,趕緊給呂孝錦的秘書打了個電話,把她叫了下來,詢問道:「請問呂部長忙完了嗎?」

「不好意思,呂部長現在正在開會,沒有時間接待你。」秘書按照呂孝錦的意思敷衍道。

「開會去了?!」

林羽面色一沉,內心頓時升騰起一股怒火,皺著眉頭質問道:「開會前為什麼不能見見我?你沒告訴他,我只需要耽擱他幾分鐘嗎?」

「說……說了……可呂部長實在太忙了……」

秘書有些難為情的支吾道。

「是太忙還是故意躲著我?」林羽冷笑了一聲,「行,呂部長的意思我明白了,麻煩你幫我轉告他,中醫不用他幫忙,也自然能振興,因為這是華夏先輩五千年來的智慧結晶!還有,煩請他記住,他也是一名華夏人,官做大了別把自己祖宗姓什麼都給忘了!」

說完林羽「嗤啦嗤啦」的將倡議書撕碎,凌空一撒,轉身而去。

「哎,你這人怎麼這麼說話啊!」

秘書推了下臉上的眼鏡,滿臉不悅道,接著吩咐保潔過來吧碎紙屑打掃乾淨。

「怎麼樣,那個什麼榮走了嗎?」

呂孝錦開完會之後便直接回到了辦公室,準備加班。

其實作為衛生系統的一把手,他工作上的確恪盡職守,也確實有些能力,通過對西醫的一些大膽性改革,讓華夏醫療界有了一個長足的進步,這也是他推崇西醫,輕視中醫的原因之一。

「走了。」秘書趕緊說道。

「有沒有說什麼?」

「說了,說的可難聽了!」秘書氣憤道。

「嗯?!說來聽聽。」呂孝錦皺著眉頭說道。

秘書便憤憤的將林羽的話轉述給了呂孝錦,「他說中醫不用您幫忙,也自然能振興,還說,讓您記住,您也是一名華夏人,官做大了別把自己祖宗姓什麼都給忘了!」

「混賬!這個小兔崽子當真是膽大包天!」

呂孝錦氣的啪的拍了一把桌子,怒不可遏,「真把自己當盤菜了,振興中醫?就憑他?!什麼東西!」

「局長,您別生氣,以後他再來,我讓人把他趕出去就是。」秘書急忙道。

「那什麼,他不是開了家小醫館嗎,明天讓付隊長帶人去查查他證件齊全不齊全!」呂孝錦冷冷道。

「是!」秘書哪能不知道他的意思,立馬答應了下來。

「不!今晚上就去!」

呂孝錦感覺心頭直窩火,改口道,「連夜去給我查!」

「是!」秘書點點頭。

「我要研究下今天的會議內容,幫我帶上門,不要過來打擾我了!」呂孝錦說完便把手機關了機。

秘書出去后按照他吩咐的給付隊長打了個電話,讓他立刻回局裡,召集人手去查回生堂的證件,囑咐他要好好查。

付隊長聽到她特地加重語氣的「好好查」三個字,立馬領會了什麼意思,笑道:「放心,明白!」

秘書剛打完電話,她的手機便再次響了起來,見是管清賢打來的,她急忙接了起來。

「喂,你們呂部長呢,他電話怎麼打不通,讓你們呂部長接電話!」

電話那頭的管清賢情緒無比的激動,語氣中隱隱帶著一絲慌亂。

「呂部長在忙,不讓人打擾。」秘書如實道,「您要是有事……」

「他愛人病情危急,馬上把電話轉交給他!」

沒等他說完,管清賢便急切的打斷了她。

「啊?!」

秘書嚇得渾身一顫,二話沒說就跑回了辦公室,門都沒顧上敲,就沖了進去。

「你怎麼回事?!我不是讓你別打擾我嗎!」呂孝錦滿臉怒火的斥責道。

「部……部長,不好了,夫……夫人出事了!」

秘書一邊說一邊跑過來把電話遞給了呂孝錦。

「孝錦,快,海萍情況危急,正在搶救,你得抓緊時間過來!」

電話那頭的聲音傳來,呂孝錦頓時如遭雷擊,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

「部長!部長!」

秘書頓時一慌,趕緊上前扶住了呂孝錦。

「快,叫車,叫車!」呂孝錦急聲道。

京大一院急診室外面,管清賢正背著手來回的走著,他也是剛從家裡趕過來,接到呂孝錦家保姆的電話,二話沒說便趕了過來。

他實在想不通,經過這段時間的治療,黃海萍腰部的裂隙明顯有了好轉了許多,這怎麼突然間又出問題了呢?!

毛憶安和史副院長也沉著臉等在外面,眼中滿是焦急之色,史副院長小聲碎碎念道:「當時說讓那位小何醫生醫治看看,不聽,不聽,這下好了吧……」

「你有完沒完!讓那個小何治就一定能治好嗎?!」

雖然史副院長說話聲音不大,但管清賢還是聽到了,忍不住回頭怒聲吼了一聲。

他心情本來就不好,結果史副院長還在這裡火上澆油!

史副院長瞥了他一眼,再沒說話,心裡幸災樂禍,反正出了事也是你擔著,跟我們醫院無關。

「我愛人怎麼樣了?!」

呂孝錦急沖沖的跑了過來,臉色煞白,情緒無比激動。

管清賢面色一變,急忙迎上去,說道:「正在搶救,應……應該問題不大……」

「應該?!」

呂孝錦頓時勃然大怒,一把撕住了管清賢的領子,嘶吼道:「你他媽的不是擔保說能治好我老婆的嗎?結果就給我老婆治急診室來了?!我去你媽的!」

呂孝錦話音一落,一拳砸到了管清賢臉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6章 別忘了自己祖宗姓什麼

1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