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六字治病

第252章 六字治病

「這什麼這,連個藥方也不認識嗎?!」

萬維運冷冷的呵斥了兒子一聲,接著一步跨過來,一把將他手中的方子搶了過去,等他看清藥方上的字,也是頓時一怔,滿臉驚訝的,隨後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眼淚幾乎都要笑出來了,沖林羽說道:「這就是你開的藥方?」

「不錯,見效奇快。」林羽笑眯眯道。

周圍的眾人被這一幕搞得一頭霧水,頓時躁動不已,趕緊伸直了脖子,想看看林羽方子上寫的到底是什麼。

「大家聽好了,我給大家念念他開的什麼方子!」萬維運強忍著笑,對著紙上的字大聲的念了起來,「南謨薄伽伐帝!」

眾人聽的一怔,靜靜地等了片刻,見萬維運沒了下文,齊齊詫異道:「沒了?!」

「沒了,就這六個字!」

萬維運說完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他媽什麼玩意?!」

「讓你看病,又不是讓你念經!」

「果然,這小子就只會故弄玄虛!」

一幫眾人也禁不住對林羽嗤之以鼻。

「我早就說過這小子不懂醫術,現在大家信了吧?」萬維運也哈哈大笑著說道,他早猜到林羽水平不咋地,但是沒想到他竟然想用這種法子矇混過關!

「虧你還是個中醫呢,連藥師咒都不知道,真給中醫丟人!」林羽冷笑了一聲,神情間頗有些不屑。

萬維運笑聲戛然而止,恨恨的瞪了林羽一眼,怒聲道:「小子,你不用跟我在這裡故作高深,什麼藥師咒藥王咒的,治好病才是王道,我問你,你單憑這幾個字怎麼治病?!」

「我說了,是藥師咒,那既然是咒,自然得念。」

林羽走過來把寫有藥師咒的方子遞給老人,說道:「老人家,你照著這個方子上的字念,大聲的念十遍,我包你咳嗽的癥狀立馬止住。」

「我……我……咳咳……」

老人剛要開口,但是忍不住又是一陣急促的咳嗽。

「喂,何家榮,你未免太過分了吧,人家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你竟然還讓他大聲的念,萬一出個好歹,憋死了,你抵命嗎?!」

萬曉川也站出來不滿的沖林羽呵斥了一聲。

「對啊,人家話都說不出來,還讓人家念,太過分了吧!」

「都咳嗽成這樣了,一口氣上不來估計就過去了!」

「老頭,別聽他的,他是要害死你啊!」

一幫人看熱鬧不嫌事大,抬著頭沖老人嚷嚷了起來。

老人一聽這話,面色也是一變,急忙沖林羽擺手拒絕。

「老人家,煩請你相信我一次,這樣吧,你先念兩句試試,如果沒效果的話,你再拒絕,好不好?」林羽低聲勸著老人說道,「萬名醫給你開的十劑葯確實能治療你這種癥狀,但是吃下來,可是價格不菲。」

老人一聽「價格不菲」四個字,心裡頓時一顫,他吃了這麼久的葯,早就已經把積蓄花沒了,以至於兒子兒媳都嫌棄他,恨不得他早點死。

想到這裡老人咬咬牙,一把把林羽手裡的藥方接了過來,接著強忍著咳嗽念了起來,「南謨薄……薄伽伐帝!」

「盡量大點聲。」林羽提醒了一句,「越大越好。」

老人挺了挺胸膛,加大了力氣念道,「南謨薄伽伐帝!」

他這一念,突然發現咳嗽的慾望減輕了幾分,不由一喜,再次提高了音量,接連喊道:「南謨薄伽伐帝!南謨薄伽伐帝……」

他越喊越快,越喊聲音越洪亮,每喊一聲都感覺自己的肺部變得更加的暢快,呼吸也變得順暢無比,他不由心頭大喜,越喊越起勁,一連喊了數十聲。

圍觀的眾人皆是一驚,滿臉的詫異,這剛剛說話喘氣都費勁的老頭,怎麼突然間變得中氣十足了,而且臉色也變得愈發好看了。

一旁的萬維運和萬曉川也是目瞪口呆,這他媽的就念了六個字,這咳嗽氣短的病就給止住了?!

「老人家,可以了,不能再念了。」

林羽見老人沒有停下的意思,不由搖頭苦笑,急忙走過來制止住了他。

「哎呀,小神醫啊,您這法子實在是太管用了!我好久沒呼吸這麼順暢了!」

老人家無比激動地握住了林羽的手,聲音中滿是感激,「這六個字簡直就是靈丹妙藥啊,您剛才說什麼佛來著,我從今以後就改信這個佛!」

「藥師佛。」林羽笑了笑,「您不用刻意的去信什麼佛,這只是一個治病的法子而已,中醫治病講求對症下藥,這六個字看起來平平無奇,其實與人體陰陽五行和精氣神有著一定的聯繫,而且你這咳嗽的起因,一是因為吃了過多的西藥,導致過敏,二是心情不暢,淤積於胸,這麼大喊幾聲,將肺腔中的濁氣吼出來,自然病就好了大半。」

「對,對,我這段時間確實心情很差!」老人家連連點頭。

「老人家,身體要緊,人生在世,不過百年,萬事還需看開啊。」林羽沖他輕輕一笑,安慰道。

「是啊,是啊……」

老人家用力的點著頭,頓時哽咽了起來,想起自己那不孝的兒子兒媳,心傷不已,眼淚吧嗒吧嗒的落了下來。

「老人家我剛跟您說了,萬事多看開,這樣吧,從今以後,只要你來我們回生堂看病,醫藥費全免!」

林羽急忙安慰了他一聲。

「真……真的?!」

老人微微一怔,接著渾濁的雙眼中眼淚更盛,作勢要給林羽下跪,帶著哭腔道:「好人啊,小神醫,你真是大好人啊!」

「老人家,可使不得!」林羽趕緊伸手扶住了他。

「哎呀,妙手仁心啊!好醫生啊!」

「神醫啊,真厲害,六個字就把人病給治好了!」

「現在這麼有良心的醫生不多了啊!」

「剛才是我們誤會了小神醫啊,真是羞臊啊!」

圍觀的眾人看到這一幕也是感動不已,見老人咳嗽已經止住了,頓時滿臉的愧色,為自己剛才辱罵林羽而感到自責。

其實他們對林羽也沒有太大的意見,之所以言辭激烈,主要是因為拿了千植堂的東西,為了討好千植堂罷了,現在看到這一幕,深深的被林羽的醫術和醫德所折服。

「我告訴你,你這些歪門邪道的玩意騙了的別人,騙不了我!」萬維運氣的面色通紅,實在沒想到林羽這小子會的東西竟然這麼多。

「歪門邪道?你回去問問你父親再說吧,連藥師咒都不知道,看來是我高估了你,如此孤陋寡聞,你的醫術恐怕也高不到哪裡去。」林羽冷聲道,「怎麼,輸了就打算耍無賴嗎!」

「是啊,不管什麼法子,人家可是把病治好了,我們可都看著呢。」

「對啊,你自己不是說,能治好病才是王道嗎?」

「想反悔嗎?千植堂不會這麼輸不起吧?」

人群也不由騷動了起來,小聲的替林羽說起了話。

萬維運的臉色變了變,恨恨的掃了周圍的眾人一眼,暗罵了聲白眼狼,接著昂頭沖林羽說道:「好,這一局就勉強算你贏了,你也別太得意,還有兩局呢!」

「好,接下來比什麼,你來說吧。」林羽語氣自若道。

「比針!」

萬維運昂著頭,氣勢十足道,滿臉的傲慢。

其實論起醫術,他最拿手的就是針灸了,在他四十歲的時候,便已將萬家的一套成名針法掌握嫻熟,再經過近十年的沉澱,不敢說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倒也算得上是爐火純青,所以他自信這一局肯定穩贏林羽。

「好,早就聽說萬家的看家絕學五氣朝元針法非同凡響,今天有機會能見識見識,倒也算是我的榮幸。」林羽笑道。

「不錯,確實是你的榮幸!」

萬維運毫不謙虛的說道。

「不過我們病人去哪裡找啊?在站的諸位好像還不至於讓您用五氣朝元針醫治吧?」

林羽也沒跟他計較,直點正題。

「我心裡已經有了人選,前兩天有個中風的老婆子去我們醫館看過病,沒錢付診費,被我趕了出去,不如把她叫過來,咱倆比一比誰能把她治好,如何?」萬維運說著拍拍胸脯,擔保道,「你放心,她絕對不是我的托兒,你若不信,一會兒她來了,你幫她把脈看看就是。」

「好,我信你!」林羽直接一口答應了下來,讓他找病人也好,省的自己找了,再被他污衊是找的托兒。

「去,帶人去把那老婆子接來。」

萬維運轉頭沖萬曉川吩咐了一聲,萬曉川趕緊點點頭,叫上兩個人開車走了。

不多時,萬維運說的那個老婆子便被接來了,跟她一起來的還有她女兒,是個四十歲的中年婦女,見到萬維運后不停的沖萬維運點頭致謝,「萬神醫,多謝您,多謝您!」

「不用謝,今天便宜你們了。」萬維運有些高傲道。

在他眼裡,只有達官貴人的命才叫命,窮人的命,不過如世間雜草一般,可有可無,要不是為了跟林羽比試,他才懶得管這個老婆子死活。

林羽趕緊讓厲振生從屋子裡搬出一張診床,和厲振生一起將老人抬到了診床上。

「老大娘,冷不冷?稍等,我這就給您取條毛毯。」林羽關切道。

他話音一落,厲振生已經跑回了屋,出來后將一條毛毯蓋在了老大娘的身上。

老大娘張了張嘴,支吾了一聲,有些說不出話,左半邊身子不停的抽動著。

「她現在半邊身子都沒知覺了,蓋不蓋都一樣!」萬維運冷哼一聲,接著快速走過來,冷冷道:「讓開,我要施針了!」

說完他挽了挽衣袖,他兒子趕緊把針盒捧了過來。

「把她左腿的褲子卷上去!」

萬維運吩咐一聲,中年婦女趕緊將母親左腿的褲子卷上去。

萬維運捻起一根銀針,有些嫌棄的皺了皺眉頭,俯身在老人左腿的足三里扎了一針,隨後又在公孫、地機、陷谷、外關等穴位上各扎了一針,其中陷谷透湧泉,外關透內關。

跟先前足三里扎的一針不同的是,他這幾針,扎的全都是老人的右邊身子。

緊接著他用手丈量了丈量老人的頭部,在印堂穴與百會穴上又各扎了兩針。

「天宮內院?!」

林羽不由一驚,詫異道,「你這是三花聚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2章 六字治病

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