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不鳴則已

第253章 不鳴則已

三花聚頂,五氣朝元。

他沒想到萬家的五氣朝元針法竟然已經達到了這種高度,怪不得萬士齡這種醫德的人也能成為御醫國手,原來他是有真本事在的!

「算你有點見識!」

萬維運冷冷瞥了林羽一眼,語氣中滿是自傲。

「先生,您這說的什麼意思啊,他這針法真有這麼厲害?」厲振生納悶道。

林羽鄭重的點了點頭,接著說道:「三花乃人花,煉精化氣,地花,鍊氣化神,天花,煉神還虛,五氣則指的是心、肝、腎、肺、脾,五臟之氣,屬於內丹術語,順應人體的陰陽五行,所以這套針法才被稱為五氣朝元針法。」

「好了,等二十分鐘,待她腰部發熱,她這個病也就能好了大半。」

萬維運一套針法下來也頗有些力竭,萬曉川趕緊跑過來拿著毛巾替父親擦了擦頭上的虛汗。

圍觀的眾人看著這一幕不由有些驚嘆,雖然他們不懂針灸,但是也能看出來萬維運這套針法絕對不凡。

其實像這種萬家的拿手絕活,基本上不會在公眾場合展露,但是今天為了能贏林羽,萬維運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爸,二十分鐘了。」

萬曉川低聲跟父親提醒了一句。

「嗯。」萬維運點點頭,沖中年婦女喊道,「問問你媽,腰上有沒有發熱的感覺?!」

中年婦女趕緊點點頭,沖病床邊上的母親問了一聲。

誰知她話音剛落,她母親突然渾身抽搐了起來,瞬間口斜木歪,口吐白沫。

「媽!你怎麼了媽!」中年婦女面色猛然一變,頓時嚇壞了。

眾人也不由一陣喧嘩,這怎麼好端端的突然癥狀就加重了呢?

萬維運面色也是陡然一變,一個箭步衝過來,顫聲道:「不可能,不可能啊!」

林羽看到這一幕也是面色一變,萬維運扎針的時候他看到了,其實每針的位置都是對的,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林羽來不及多想,連忙跑了下來,伸手去探老人的脈搏。

「你到底會不會治病啊?!」

中年婦女帶著哭腔沖萬維運喊了一聲,接著伸手要去拔她母親身上的針。

「不能拔!」

林羽趕緊呵斥住她,「等我看看再說!」

「你媽是不是還有其他什麼病?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

萬維運滿臉驚慌,急欲推卸責任。

「她還有什麼病你難道會不知道嗎,你不是說前幾天這位老人才去你們千植堂找你看過病嗎?難道你連她有什麼病都沒診出來?」

林羽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對啊,我母親當時就是去找你把的脈!你到底會不會看病?!」

中年婦女也沖萬維運吼了一聲,事已至此,她媽命都快沒了,她也不在乎得不得罪千植堂了。

萬維運頓時啞口無言,面色變得十分的難看。

林羽沒搭理她,把完脈之後眉頭皺了皺,仍然有些疑惑,接著急忙起身將老人的嘴掰開,將她的頭往後扶了扶,防止她被唾液嗆到。

隨後林羽在萬維運扎的幾針上面檢查了起來,等他檢查到外關透內關的那一針后,神情陡然一變,急忙道:「果然,你這一針扎的有偏差!」

「放屁!」萬維運怒聲叱罵了一聲,「我們萬家的看家針法,從我們祖上流傳至今已經近百年,你竟然說我扎錯了?!」

「我不管你們流傳了多少年,不管是你們祖上有誤,還是傳到你這裡有誤,總之你這一針是扎錯了。」林羽不冷不熱的說道,他懷疑多半是在長時間的傳承中出現了偏差,畢竟這種針法精妙無比,講究的是毫釐不差,百年的時間流轉,誰也不敢擔保它絲毫不變。

華夏博大精深的中醫針法、奇方,也不知道有多少,同樣是在時間的滌盪下衰微殆盡。

「不可能!肯定是這兩天這老婆子吃了什麼葯,體質發生了變化!」萬維運臉紅脖子疼,氣的幾乎都要跳起來了。

「你這話倒是說在點子上了,確實跟她的體質有關,但不是吃藥發生的變化,而是她本身就是這個體質。」

林羽說話間已經將老婦人外關穴上的針拔了下來,老婦人身體抽搐的情況陡然間緩和了下來。

「足三里、陷谷用補法,地機、公孫用瀉法,外關透內關則應平補平瀉,你卻紮成了瀉法,要是換做常人可能沒什麼,但是這位老人屬於陰虛體質,所以對這毫釐之差格外敏感!」

林羽一邊說,一邊手裡的銀針再次扎到了老婦人的外關穴上,直透內關穴。

「胡說八道,搞的像你很懂我們萬家的五氣朝元針法似得!」萬維運冷笑道,心裡雖然有些發虛,但嘴上還是很強硬。

「五氣朝元針是中醫界的,不是你們家的。」林羽淡淡的笑了一聲,再沒跟他爭辯,轉頭沖老婦人的女兒說道:「大姐,老人家暫時沒事了,過二十分鐘,等她腰上有了灼熱感,便能起效了。」

「我告訴你,既然你動了針,那一旦出現什麼結果,自然由你承擔!」萬曉川也站出來氣勢洶洶的沖林羽喊了一句。

「放心吧,我這一針才是正宗的五氣朝元針法,絕不會害的別人口吐白沫。」林羽淡淡道。

萬維運和萬曉川氣的胸口一起一伏,臉色十分的難看。

中年婦女有些將信將疑的看了林羽一眼,見母親沒有什麼異樣,便沒有多說什麼。

過了有二十分鐘,躺在床上的老人突然間開口喊道:「熱,熱!腰上,熱!」

「媽,你能說話了?!」

中年婦女面色一喜,急忙撲了上來。

林羽見狀也趕緊沖了上來,伸手在老婦人的脈搏上一搭,頓時鬆了口氣,緩緩的將她身上的銀針拔了下來。

「老人家,嘗試著坐起來吧,應該沒問題的。」林羽笑著說道。

老婦人點點頭,雙手撐著床試著要坐起來,中年婦女立馬伸手要去扶。

林羽急忙擺擺手,說道:「不用,讓她自己起就行。」

中年婦女收回手,老婦人果然自己慢慢的坐了起來,原本來前抽動的左半邊身子也不抽動了,臉上的氣色也好了許多。

眾人將這一切看在眼裡,頓時驚訝無比,如果說複雜的病他們不知道,但是中風這種比較常見的病他們可是多少有些了解,一旦得了這種病,康復起來可是很麻煩的,沒想到林羽簡單幾針就將老婦人的癥狀給醫治好了!

「厲害啊,這下我是真服了!」

「把脈、針灸無所不能,為人還這麼好,以後看病我就認準這家了!」

「對,我以後也只認回生堂了,什麼千植堂,也不過如此嘛!」

「就是,京城老字號輸給了一個年輕人,看來也是徒有虛名,葯還賣的那麼貴,我以後再也不去了,只來回生堂!」

圍觀的眾人這下算是徹底的站到了林羽這一邊,其實他們本來就對千植堂超高的葯價不滿了,但是迫於千植堂的威名,敢怒不敢言,畢竟說不定什麼時候他們就得求上千植堂,但現在林羽來了,醫術比萬維運還好,人品更是勝上了數籌,所以他們現在也敢光明正大的發泄對回生堂的不滿了。

「你們這群白眼狼,把我們家的修骨鎮痛貼還回來!」

萬維運聽到眾人這番話,頓時火冒三丈。

「還就還,成本不到三十塊的東西,我們也不稀罕要!」

「就是,我以後再也不會買了!太坑人了!」

「簡直就是喝人血,還給你們的!」

眾人見識到林羽的醫術后,自然也相信了林羽剛才的話,都覺得自己被坑了,把膏藥貼直接扔還了回去。

萬維運和萬曉川氣的臉都憋成了豬肝色,這沒把膏藥貼送出去不說,還把膏藥貼的名聲給砸了。

「萬名醫,現在勝負已分,第三局已經沒有比的必要了吧?你可以履行你的承諾了嗎?」林羽笑眯眯的問道。

「對,磕頭!」

「磕頭!」

……

圍觀的眾人也起身喊了起來。

萬維運面色鐵青,身子不住的打顫,的確,勝負已分,這麼多人證著,他想耍賴也耍不了。

「爸,不能給他跪啊!」萬曉川壓低聲音道,「要我說咱跑吧。」

「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廟嗎?!」

萬維運顫抖著聲音說了一句,接著兩隻眼睛滿是恨意的望著林羽,緩緩的走到回生堂的正門前,「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的給回生堂磕了三個響頭。

「好!」

人群中頓時迸發出一聲叫好聲,所有人都喜笑顏開,頓覺出了一口惡氣!

千植堂在中醫醫館行業的壟斷格局終於被打破了!

萬維運磕完頭后再也沒看林羽一眼,轉身快速朝車裡走去。

「走,快走!」萬曉川急忙招呼著眾人上車。

一幫人來的時候興師動眾、耀武揚威,走的時候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各位今天有想看病的,可以裡面請,一律半價!」

林羽也不忘借勢拉攏一下客戶。

「我看!」

「我看!」

「我也看!」

圍觀的眾人一聽半價,立馬都跑了過來,哪怕是身上沒什麼不適的,也都爭先恐後的擠了進來,畢竟林羽的醫術實在是太神了!

這種情況一連持續了好幾天,回生堂的名聲在這一片兒也算是打出去了,曾經蕭條冷清的場景也已經一去不復返!

這天上午,竇老突然來到了醫館里,手裡還拎著兩籃子禮物。

「哎呦,竇老,您老怎麼來了。」林羽趕緊迎了上來,「您來就來唄,帶什麼禮物啊?」

「小何啊,你的事我可是聽說了,千植堂的萬維運醫術不淺啊,京城裡除了我們這幾個老頭子,能勝過他的可是鳳毛麟角,你不只勝過了他,還連敗他兩局,水平實在是高啊!」

竇老笑呵呵的說道,望向林羽的眼神滿是欣賞,「千植堂的銳氣,可是被你搓去了不少啊,聽說最近葯價已經跌了三分之一。」

「那還是比市場價高的多啊,應該降到市場價才對。」林羽笑道。

「小何啊,你有這番醫術,還有這番仁心,中醫後繼有人啊!」竇老感嘆了一聲,「以後中醫界的大梁,還得你們這種優秀的年輕人來挑啊。」

說著竇老從提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遞給林羽,笑眯眯的說道:「看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3章 不鳴則已

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