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蛇毒

第246章 蛇毒

「什麼?毒蛇?!」

何瑾瑜面色猛然一變,二話沒說猛地竄了出去。

林羽和何瑾祺互相看了一眼,也起身好奇的走了出去。

「姐!姐你怎麼樣了?!」

何瑾瑜看到坐在院子中的何妍妍,頓時緊張了起來,急忙跑了過來。

「沒事,別聽黃媽瞎說,根本不是什麼毒蛇,就是條普通的小蛇而已!」何妍妍不以為然的說道,卷了卷自己的褲管,用花灑里的清水洗了洗自己腿上的傷口。

她的腿上雖然有兩個針眼般大小的紅點,但並沒有特別明顯的紅腫,也沒有什麼明顯的滲透液,任誰一看也不像是被毒蛇咬中的樣子。

「好端端的家裡怎麼會有蛇呢?!」

何瑾瑜趕緊跑過來蹲下身子在何妍妍的腿上看了看,問道:「姐,你感覺怎麼樣,疼不疼?」

「不疼,就是稍微有點麻,不礙事。」何妍妍搖搖頭,再次用清水沖洗了沖洗,涼水觸碰肌膚,感覺還挺舒服的。

「黃媽,你怎麼回事?!家裡有蛇都不知道嗎!是不是你從鄉下來的時候帶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來?!」

何瑾瑜見姐姐沒事,這才鬆了口氣,回身怒氣沖沖的沖黃媽吼道。

「我……我沒有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蛇啊……」

黃媽嚇得臉都白了,滿臉的驚恐。

「行了,你就別怪人家了,是你們自己種了這麼多藤蔓類植物,還挖了一個小水窪,自然會招蛇。」林羽皺著眉頭沖何瑾瑜喊道。

「我他媽教訓我們家的保姆什麼時候輪的著你插嘴了?!你他媽算個什麼東西!」

何瑾瑜頓時勃然大怒,見在他們家林羽敢直接駁他的面子,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把積怨已久的怒氣全都撒到了林羽身上。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麼德行,當這是你家呢?!真以為我奶奶喊了你幾聲孫子,你就是何家的人了?!」

何妍妍也冷聲的說道,滿臉的輕蔑。

「啊,蛇,就是這條蛇!」

這時黃媽突然尖叫了一聲,滿臉驚慌的指著旁邊的菊花花叢,眾人轉頭一看,見花叢里正遊走著一條身上帶有白環的黑蛇。

何瑾祺眼疾手快,一個箭步跨過去,一把抓住了黑蛇的尾巴,猛地一甩,啪的砸到了地上,黑蛇立時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只有嘴裡不停的吐著芯子,顯然渾身的骨骼被何瑾祺這一甩一摔給打散了。

「啊!」

何妍妍嚇得尖叫了一聲,腿蹬著地往後退了退。

「不好,這確實是毒蛇!」

林羽看到地上的黑蛇,面色陡然一變,只見這條蛇蛇頭呈橢圓形,與頸區分較不明顯,全身體背有白環和黑環相間排列,白環較窄,尾細長,尾端較尖,明顯是一條銀環蛇。

「你他媽是不是找死,你在這嚇唬誰呢?」

何瑾瑜沉臉冷喝道。

「我沒嚇唬你們,這蛇叫銀環蛇,毒腺很小,但毒性極為猛烈,是環蛇屬中毒性最強的!」林羽提醒道,「必須馬上解毒,否則她生命堪憂!」

「放屁!我告訴你,你不用嚇唬我,我知道被毒蛇咬了之後傷口會紅腫變紫,我要是真被毒蛇咬了,傷口怎麼可能會沒有變化?而且沒有任何感覺!」

何妍妍冷聲質問道,她知道林羽沒安好心,故意在這嚇唬她,她才不上當呢。

「被這種蛇咬了傷口確實無紅腫現象,甚至沒有疼痛或者感覺消失,但是很快就會頭暈眼花、口齒不清、呼吸困難、胸悶嘔吐……」

「我草你媽,你還沒完沒了了!」

何瑾瑜怒罵一聲,奮不顧身的竄起來揮著拳頭朝林羽臉上打去。

但是他身子骨太薄弱,打出的拳頭也軟綿綿的,林羽很輕鬆的便躲了過去。

「打死他!瑾瑜,給我打死……」

何妍妍坐在地上大聲的喊著,但是突然間感覺一陣頭暈眼花,胸口彷彿被壓了一塊大石頭一般,呼吸困難,張大了嘴想說話但是什麼都說不出來。

「姐!你怎麼了?!」

何瑾祺見狀面色一變,慌忙跑到了何妍妍跟前。

雖然他與何妍妍不合,但終歸是他堂姐,他難免也會擔心。

「小姐!」黃媽驚呼一聲,趕緊蹲到何妍妍身旁,替她順著胸口,沖何瑾瑜喊道,「少爺,別打了,快過來看看小姐!」

何瑾瑜回頭一看,見自己姐姐憋得臉色通紅,瞬間慌了,連忙跑過來,從何瑾祺喊道:「瑾祺,快去醫療站喊齊大夫過來!」

「好!」何瑾祺趕緊起身往醫療站狂奔而去。

像這種身份不凡的退休老幹部小區,自然配備著專業的醫療團隊。

「你叫他們來也沒用,只能馬上送醫院,因為這是蛇毒,必須注射抗蛇毒血清,而像這種銀環蛇的抗蛇毒血清,在四十分鐘之內注射最有效,過了四十分鐘,效果便不會太理想……」

林羽輕輕地搖了搖頭,現在距離何妍妍被咬已經快十分鐘了,就算馬上送醫院也來不及了。

而且像這種毒蛇的抗蛇毒血清量很少,醫院的存量基本都不超過一瓶,因為畢竟被蛇咬傷的情況很少出現,所以就算現在何妍妍被送去醫院,醫院也不一定有合適的血清。

「你懂個屁,用不著你在這裡假惺惺!」

何瑾瑜冷冷的掃了林羽一眼,只當林羽是在幸災樂禍。

「妍妍,你怎麼了?」

這時何老夫人從屋子裡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看到何妍妍這種情況,嚇得臉都白了。

「老夫人,小姐被毒蛇咬了!」黃媽慌張道。

「啊?」何老夫人眼前一黑,身子一踉蹌,立馬往後仰去。

「老奶奶!」

林羽急忙一把竄過去把她扶住,在她人中上掐了一把,何老夫人這才醒過來,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老奶奶,您別急,我是個醫生,我這就給她醫治,你放心,她會沒事的。」林羽急忙跟她解釋道。

「好,瑾榮,快,快救救你姐姐!」

何老夫人一把抓住了林羽的手腕,急切的喊道,畢竟是自己的親孫女,她怎麼能不著急。

「黃媽,你攙著老夫人!」

林羽趕緊沖黃媽喊了一聲,隨後挽起袖子,掏出隨身攜帶的幾根銀針,準備對何妍妍進行醫治。

「你做什麼?!」

何瑾瑜一下擋在了林羽的跟前,怒聲道:「你懂醫術嗎,你就給我姐姐醫治?!」

「不想你姐姐死就給我滾開!」

林羽沉聲冷喝道,其實單論何瑾瑜姐弟的傲慢無禮,他真的不想給何妍妍醫治,但是他也不忍心她死在自己面前,畢竟治病救人是醫生的天職,最主要的是,他不忍心看到何老夫人難過。

「我看我姐姐被你醫治才有可能出人命……」

「滾開吧你!」

何瑾瑜還未說完,林羽直接一腳給他踹飛出去了兩米,他整個人摔在地上捂著胸口臉憋的通紅,半天沒緩過勁兒來。

林羽連忙走到何妍妍跟前,只見她眼神迷離,意識顯然已經有些模糊,被銀環蛇咬中的地方出現了一塊硬幣大小的紫斑,而且正慢慢的朝著四周擴散。

他提針利落的在何妍妍的傷口附近扎了幾針,暫時將毒性的擴展速度減緩了下來,接著他起身跑到院子里找了起來,看能不能找到解毒的草藥。

俗話說「萬物相生相剋,毒蛇出沒之處,七步內必有解藥」,雖說聽起來有些誇張,但是也不無道理,林羽抱著僥倖的心態在花叢中找了找,突然眼前一亮,只見水窪旁邊竟然有一株半邊蓮!

隨話說,識得半邊蓮,敢與毒蛇眠,這個何妍妍運氣當真不錯。

半邊蓮具有清熱解毒,治療蛇毒的功效,雖說不可能將何妍妍體內的毒全部解掉,但是卻有很大的抑制作用,能夠為他熬制解毒藥丸爭取時間。

他趕緊將半邊蓮採下來,放在嘴裡嚼了嚼,接著快步走回到何妍妍身邊,將嚼碎的半邊蓮敷抹到了何妍妍的創口處。

「你他媽的給我姐弄的什麼東西?!」

何瑾瑜看到林羽將一株雜草嚼碎抹到他姐姐腿上,頓時急了,立馬爬了起來,過來要阻止林羽,但是他突然發現原本胸悶氣短的姐姐呼吸慢慢順暢了起來,而且臉上的紅潮也漸漸退去,意識也變得清醒起來。

「瑾瑜,快,快救救我!」

何妍妍慌亂的沖何瑾瑜伸出手抓了抓。

「姐,沒事了,沒事了,醫生馬上就到。」何瑾瑜趕緊蹲到他姐身邊,抓住了她的手,看了眼創口,接著冷冷掃了林羽一眼,再沒說話。

「妍妍,妍妍,你感覺怎麼樣?」何老夫人見狀鬆了口氣,趕緊跑過來心有餘悸的摸著何妍妍的臉。

「你姐體內的毒還沒完全解掉,只是暫時抑制住了而已,要想把體內的毒全解掉,需要服用我熬制的解毒藥丸,你一會兒帶她去我的醫館吧,我先回去熬藥。」

林羽語氣平淡,不帶絲毫感情,抬腳便要往外走,這時一個身著白大褂的男子跟著何瑾祺從外面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

「何小姐,沒事吧?!」男醫生跑過來語氣急促道,接著快速的拿出醫療箱里的扎帶和高猛酸鉀溶液,準備對何妍妍的傷口進行清洗,同時說道:「何少爺,我已經通知了軍區總院,他們馬上會派人來接何小姐!」

「你不用費事了,我已經用銀針控制住了蛇毒的擴散,也用草藥替她處理過傷口了。」林羽制止住了他。

男醫生看了眼何妍妍腿上的銀針,微微一怔,小心沖何瑾瑜問道:「何少爺,這位是何家的……?」

「他跟我們何家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是個野路子出身的半吊子醫生吧了!」何瑾瑜冷冷的掃了林羽一眼,絲毫不領林羽剛才救了他姐姐的情,因為他覺得就算沒有林羽,齊大夫也能救治得了他姐姐。

「奧,是這樣啊。」齊大夫突然嗤笑了一聲,既然林羽不是何家的人,那他自然對林羽也不用客氣了,沖林羽冷笑道,「看樣子你是個中醫吧?你扎了這麼幾根銀針,敷了點雜草,就說把毒指住了,你以為是拍電影呢?!」

說完他沒搭理林羽,沖何瑾瑜問道:「何少爺,您是相信我呢,還是相信他?」

「笑話!」何瑾瑜嗤笑一聲,「當然相信你!」

齊大夫滿臉得意的望了眼林羽,隨後沖何瑾瑜說道:「那我可就把針拔了!」

「拔!」

何瑾瑜話音一落,齊大夫立馬伸手去拔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6章 蛇毒

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