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一語成讖

第247章 一語成讖

「慢著!」

林羽冷冷的呵斥住了他,冷聲道:「你要不想害死她的話,就把手拿開!現在距離她被蛇咬已經過了二十分鐘了,等醫院的車來了,再把她接到醫院裡去,也肯定超過四十分鐘了,再注射血清,根本收效甚微。」

「你真是要笑掉我大牙,誰說的銀環蛇抗蛇毒血清過了四十分鐘就不管用了?只要四個小時之內就有效!」齊大夫毫不客氣的冷冷回擊道,「血清是我們西醫發明的,你一個中醫,不懂就不要亂說亂話,謝謝!」

「那得分情況,剛才你沒來,沒看到她的癥狀,自然不了解她的中毒程度,如果不是我用草藥替她將蛇毒抑制住,可能她現在早已經昏迷過去了。」林羽皺著眉頭不悅道。

「是嗎?你真把自己當神醫了?以為自己華佗在世嗎?」齊大夫冷笑道,「用了一棵雜草就能止住蛇毒?你這麼厲害,諾貝爾醫學獎怎麼沒頒發在你頭上啊?」

因為有何瑾瑜給他撐腰,所以他說話格外的硬氣。

「齊大夫,別跟他啰嗦了,趕緊用您的方法給我姐醫治吧。」何瑾瑜皺著眉頭不耐煩地說道,從小到大,他每次看病去的都是醫院,從沒接觸過中醫,所以對林羽的治療方法十分的不認可。

何老夫人有些不確定的說道:「要我說,還是聽瑾榮的……」

「奶奶!他叫何家榮,不是我們家的人!瑾榮已經死了!您就別在這自欺欺人了!」何瑾瑜沒好氣的沖自己奶奶喊了一句,接著沉臉道,「何大夫,趕緊拔針,給我姐治療!」

「好的,何少爺。」

齊大夫連忙點了點頭,接著毫不猶豫的把何妍妍腿上的銀針拔了下來,戴上手套,滿臉嫌棄的把林羽敷上的草藥也颳了下來。

林羽皺了皺眉頭,再沒阻止,既然他們非要找死,那自己也沒必要攔著他們了。

齊大夫用扎帶紮緊了何妍妍小腿的上部,阻止靜脈血迴流,接著用高錳酸鉀溶液在她的傷口處清洗了清洗,「怎麼樣,何小姐,感覺如何?」

「還行。」何妍妍點點頭,臉上並沒有什麼異樣。

「哼,真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某人被打了臉,卻一點害臊的樣子都沒有!」

何瑾瑜見姐姐安然無恙,不由冷哼了一聲,滿臉譏諷的掃了林羽一眼,見林羽面色坦然,不由滿腹惱火。

「我告訴你,你現在不用跟我這麼囂張,最多到了今天晚上十二點,你哭都來不及了,你姐姐要麼命得沒,要麼腿就得沒!」

林羽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要不是那一株半邊蓮,何妍妍現在還不知道成什麼樣了呢,她要想活命的話也行,那就是立馬把腿截了。

說完他再沒搭理何瑾瑜,沖何老夫人柔聲道:「老奶奶,您注意身體,我給您帶的草藥,您做粥的時候放入一些,可益氣補血,延年益壽,我還有事,就先走了,等過段時間我再來看您。」

「瑾榮,再坐會兒吧。」

何老夫人一聽林羽要走,頓時緊張了起來,緊緊的抓住了林羽的手。

林羽沖她笑了笑,接著把手抽出來,沖何瑾祺使了個眼色,快步的走了出來。

「二哥,你別跟我大哥一般見識,他就那個德性。」何瑾祺翻了個白眼,十分不悅的說道。

「瑾祺,萬一這兩天你姐姐有個三長兩短,照顧好你奶奶,別讓她太傷心。」林羽輕輕地在他肩頭上拍了拍。

「二哥,你是說真的,我大姐真那麼嚴重啊?」何瑾祺滿臉驚慌的望著林羽,林羽的醫術他可是見識過的,那幾粒醒酒的藥丸當真是奇效無比。

「萬事難說一定,我只是提醒你以防萬一。」林羽安慰了一句,沒把話說死,接著便轉身走了。

回到醫館里后,讓林羽驚訝的是,江顏竟然在!

「顏姐,你怎麼來了?」林羽興沖沖的跑過去沖她問道,「不上班了?」

「昨晚熬了半宿,我們主任給我們放假了,讓我們好好休息休息。」江顏點點頭道。

「別說,那個惡婆娘走了,你們新換的這個主任還不錯。」林羽笑道。

「嗯,人確實挺好的,挺照顧我的。」江顏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

「困了?進屋睡會兒吧,屋裡有床。」

「不用了,過兩天就是中秋了,我想讓你陪我逛逛街,買點東西,給爸媽他們寄回去。」

江顏這麼一提醒,林羽才想起來馬上又要中秋了,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看來今年不能回去陪老丈人和丈母娘過中秋了。

「顏姐,要不把爸媽他們叫來京城過中秋吧?」林羽提議道。

「我說過了,他們不感興趣,說就放三天假,太折騰了。」江顏搖搖頭,「況且家裡還有乾媽、佳佳和清眉呢。」

「哦。」林羽聽到江顏提起葉清眉,內心不由泛起一陣酸澀,當初她留在清海的時候,自己說過要照顧她的,結果現在可好,她留在了清海,自己卻跑來了京城。

江顏注意到林羽的異樣,若有深意的在他臉上掃了一眼,接著轉頭環視了一下醫館大堂,說道:「這麼大的醫館,以後病人多起來,你和厲大哥兩個人,忙得過來嗎?」

「肯定忙不過來,看病的和抓藥的至少各有三個才行,我也正愁怎麼辦呢,不行的話回頭從清海中醫藥大學那收幾個實習生過來吧。」林羽也早就意識到了這一點,當時他跟校長董益臣說的是請半個月的假,沒想到這一來,便再沒回去,前段時間他給董益臣打電話辭職的時候,董益臣還滿是嘆息呢,不過董益臣擔保過了,一旦有好的人才,第一時間給他推薦。

「要不把清眉叫來吧,她在中醫藥大學給人抓藥也是抓,來幫你抓藥也是抓,我們如果住在一起,也方便互相照顧,我也就不無聊了,正好我們那也空著一間房間。」江顏眨眨眼沖林羽提議道。

聽到這話林羽心頭頓時一顫,滿懷驚喜,有些感激的看了江顏一眼,說道:「不知道林老師願不願意過來。」

「放心吧,我來跟她說。」江顏擔保道,「她肯定會答應。」

下午林羽和江顏去商場逛了逛,給老丈人和丈母娘一人買了一件衣服,同時又去超市買了一些吃的,晚上叫來薛沁、湯浩和公司的幾個高管過來一起吃的火鍋。

因為薛沁他們下班晚,一幫人快到九點了才吃上飯。

他們這邊熱鬧非凡,而此時的軍區總院東部貴賓病房區里,卻亂成了一鍋粥。

何妍妍在下午被送過來之後,狀況還算好,並且及時注射了抗蛇毒血清,但是從晚上八點開始,情況急轉而下,傷口處大面積的紫斑迅速擴展到整個小腿,而且從大腿到足部整條腿幾乎已經失去了知覺,好在她意識還算清醒。

一幫外科醫生守在病房外面束手無策,低聲商量著什麼。

「現在是什麼情況?」

此時一個身著黑色風衣的中年男子快速的朝貴賓病房區走了過來,同時沖聲旁的助理醫生問道。

他是軍區總院的副院長趙忠吉,兼職外科主任,昨天晚上他做手術一直做到天亮,剛回家休息了沒幾個小時,沒想到又接到了院長的通知。

得知是何自欽的千金、何慶武的孫女后,他不敢有絲毫怠慢,衣服都沒來得及換便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情況很不好,您還是過去看看吧。」

助理醫生低著頭沉聲道。

「趙院長來了,快,都閃開!」

一幫外科醫生看到趙忠吉后宛如看到了救星一般,急忙閃開。

「趙叔叔,您得救救我姐姐啊!」何瑾瑜看到趙忠吉后突然撲了上來,哽咽著懇求道。

他們家家人生病一般都會來軍區總院,所以自然認得趙忠吉。

「何少爺,先別急,我先進去看看。」趙忠吉拍拍他的手,快速的進了病房。

「趙叔叔,我是不是要死了?」何妍妍看到趙忠吉后立馬哭了起來。

「何小姐,別哭,千萬別哭!」

趙忠吉一看頓時慌了,急忙過來安慰她,「你要是一哭,血液流動加快,毒素擴散加速,情況會更加嚴重!」

何妍妍嚇得身子一顫,急忙止住了哭聲。

「別怕,相信趙叔叔。」趙忠吉嘴上雖然如此安慰她,但是看到她腿上的情形后不由倒吸一股冷氣,眉頭擰成了結。

此時病房外面再次傳來一陣騷動,只見一個身著黑色西服,胸前佩戴著紅色國徽的男子快速的走了過來,他身後還跟著兩個同樣身著黑色西服的男子。

「爸!」

何瑾瑜看到中年男子后立馬沖了過來,眼淚瞬間奪眶而出。

「哭什麼,沒用的東西!」

來的人正是何自欽,一聽說女兒病危,他會都不開了,直接趕了過來。

「好端端的你姐姐怎麼會被蛇咬了?!」何自欽冷聲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會有蛇……是在奶奶家,姐姐種的那些菊花里……」

「你幹什麼吃的!連自己的姐姐都保護不了!」

何自欽沒等他說完,立馬怒聲罵了一聲,接著平復了下心情,沉聲道:「現在情況如何?」

「不知道,趙叔叔剛進去了。」何瑾瑜低著頭老實回答道。

「沒跟你媽說吧?」

「沒有,沒敢告訴她……」

何自欽點點頭,再沒說話。

這時病房門突然被打開了,接著趙忠吉走了出來,看到何自欽後面色一變,慌忙迎了上來,「何局,您來的正好啊。」

「老趙,我閨女什麼情況?!」何自欽急切道。

「情況危急,腿部的毒素已經整個擴展開來,如果再拖延下去,可能會侵入神經中樞,到時候恐怕就回天乏術了……」趙忠吉急切道。

「那怎麼辦?!」何自欽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兒。

趙忠吉猶豫了一下,嘆了口氣,無奈道:「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截肢!」

截肢?!

何瑾瑜聽到這話宛如晴天霹靂,一個趔趄摔坐到了地上,陡然間想起林羽今下午那句話:你姐姐要麼命得沒,要麼腿就得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7章 一語成讖

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