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文物重犯

第222章 文物重犯

「哎呦,打人了!打人了!」

老徐坐在地上捂著后腰大聲的喊了起來,見林羽要跑,連滾帶爬的爬起來撕住了林羽的衣服,「嘶啦」一聲,把林羽的衣服拽了個口子。

「不服?再賞你一腳!」

林羽再次朝他胸口一腳,直接給他踹了個四腳朝天,接著脫下外套,把劍一裹,快速的跑出了小衚衕。

「小逼崽子,你別讓我逮到你!」

老徐在後面撕心裂肺的罵道。

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突然眼前一亮,立馬把地上的一個小卡片撿了起來,仔細一看,正是林羽入住酒店的房卡。

「兔崽子,我看你往哪跑!」

老徐恨恨的罵了一聲,接著掏出手機,直接撥通了西城區公安分局局長的電話。

「喂,老徐啊,這次又有這麼情報?」電話那頭的男子對他還算客氣。

「劉局,這次可是個大魚啊!我誰都沒放風,首先告訴的您!」老徐急忙回答道。

「大魚?!有多大?」

電話那頭的劉局頓時有些興奮,自己最近正愁怎麼再往上爬一爬呢。

「倒賣青銅器,這個罪名大不大?而且還是國寶級別的那種!」

老徐說話的時候感覺心頭暢快不已,你不讓我好過,我也決不讓你好過!

「消息可靠嗎?!」

劉局「啪」的一拍桌子,無比興奮,國寶級的文物啊,這要是被自己追回來,那得是多大的功勞啊,他提到公安部的日子簡直指日可待啊!

「可靠,必須可靠,這小子剛從我手裡逃走呢。」

老徐捂著隱隱作痛的胸口憤恨的說道。

「快告訴我人在哪,我這就帶人去抓人!」劉局有些迫不及待道。

「沒問題,我這就把信息發到您手機上,不過劉局,這麼重大的情報,錢……」

老徐嘿嘿的舔了舔嘴唇。

其實他平日里除了靠幫世家子淘賣文物賺錢外,順便還給公安局的人提供情報,以此賺點獎金外塊。

「你放心,我什麼時候差過你的事兒,只要我們把人抓住了,錢的事沒問題!」

劉局拍著胸口擔保道。

「好嘞,我這就把這小子的住址發給您。」老徐掛了電話,直接把房卡拍了張照片傳給了劉局,心裡爽的不行,雖然這點獎金跟純鈞劍的價值沒法比,但是自己得不到的,林羽也休想得到!

這次要是被抓到,估計林羽這輩子都得蹲牢里了,畢竟倒賣三四級青銅文物都能獲刑好幾年,更不用說這種國寶級別的了。

劉局接到老徐的情報后立馬讓刑警大隊隊長召集人手,囑咐他讓大家配好槍和防彈衣,接著他自己也下去換了一身防彈衣。

劉局以前也經辦過這種案件,知道這種倒賣國寶的販子以及盜墓賊都是些亡命之徒,手裡都配有槍,所以必須得謹慎。

等人員召集好之後,七八輛警車直接趕往林羽所住的酒店。

林羽揣著寶劍回到酒店后,一掏口袋,發現房卡竟然不見了,低頭一看,見自己衣服被老徐扯了個口子,知道多半是路上的時候掉了,只好去樓下補辦了一張。

回到房間后,他把寶劍小心翼翼的用衣服裹好,想要藏在自己的行李箱里來著,但是一想不妥,便出去買了管膠帶,用膠帶把劍貼在了床底下,打算等走的時候再拿上。

「叮鈴鈴……」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一看是楚雲璽的,林羽不由皺了皺眉頭,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起來,沒好氣道:「楚大少,幹嘛啊?」

「你在哪兒呢?」

電話另一端的楚雲璽同樣有些不耐煩,一想到他要親自去接林羽,他心裡就十分的不爽。

媽的,向來都是別人伺候他,現在他竟然得扔下公司的事去伺候林羽。

「酒店呢。」林羽說道。

「我爸讓我接你去我家吃飯,我現在過去,十分鐘后你下樓等著我。」楚雲璽語氣有些命令的說道,接著直接掛斷了電話。

「等個毛!」

林羽沒好氣的把手機一扔,他才懶得聽他吩咐呢,先睡上會兒再說。

過了有十幾分鐘,楚雲璽便親自開著車到了林羽所在的酒店,見門口沒人,氣的罵了一聲,接著給林羽打了電話,聽到電話那頭的林羽直打哈欠,給他氣的肺都要炸了。

「你他媽的抓點緊,老子公司的事都不幹了來接你!」楚雲璽怒氣沖沖的罵了一句,接著直接掛斷了電話。

這時從前面的路口疾馳過來七八輛閃爍著警燈的警車,到了跟前後猛地一個急剎剎住,接著下來數十位裝備精良的警察,十幾個人立馬四散在大門兩側,七八個人迅速繞到了酒店後門,其他人則直接衝進了大廳里。

「警察辦案,無關人員請馬上離開!」

劉局下車后見到楚雲璽杵在這裡,頓時皺著眉頭沉喝了一聲。

楚雲璽不由有些納悶,這是抓誰啊,動這麼大的陣仗,防彈衣和槍都配上了。

他朝著大廳里望了一眼,見林羽還沒出來,不由有些惱火,媽的,這混蛋,故意整自己呢是不是。

「聾嗎?!我說了,警察辦案!無關人員請馬上離開!」

劉局見楚雲璽背對著自己沒動,立馬火大的吼了一聲。

楚雲璽回身看了劉局一眼,皺了皺眉頭,頗有些不悅。

「楚……楚大少?!」

劉局看清是楚雲璽後腳下一軟,差點跪到在地上,頓時臉色煞白,滿頭大汗,連忙討好道:「楚,楚大少,我不知道是您,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像他這種機關單位的人,怎麼可能會不知道楚家的楚大少,而且各大世家、家族年輕一輩中,最具有知名度的,就是楚雲璽了。

因為他是個商人,需要時不時的在媒體上露臉。

可能在尋常百姓眼裡他就是個成功的商人,但是體制內的人都知道楚雲璽的家世背景。

「你是?」

楚雲璽掃了劉局一眼,似乎不認識他。

「奧,楚大少,我是西城分局的局長,我叫劉夢輝。」劉夢輝身子一躬,討好道:「我以前在您姨夫,姚副部長手下當過差,那時候我還是個小所長,他還沒進公安部,他老人家近來可好?」

「還行。」楚雲璽點點頭,接著好奇道,「你們這是要抓誰啊?」

「一個販賣文物的重犯!」劉夢輝面色一正,裝出一副英勇無懼的樣子,「而且是國寶級文物,因為事關重大,所以我親自帶隊過來了!事關國家利益,無論如初多大的代價,也要把這個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他說這話的時候鏗鏘有力,正氣凜然,儼然一副犯罪剋星的模樣。

他之所以當著楚雲璽的面兒說這些,其實是想通過楚雲璽的嘴有意無意的跟他姨夫透露透露,等這個案子辦成了,說不定能直接給他提到公安部去。

「辛苦了。」楚雲璽點點頭,神情也不由變得凝重了起來,竟然還有人敢私自販賣國寶級文物?真是不知道死字兒怎麼寫。

「話說楚少您在這裡是?」劉夢輝笑著問道。

「接個人。」楚雲璽回答道,「一會就出來了,我站這裡不影響你們辦案吧?」

「不影響不影響。」劉夢輝急忙擺手,滿臉堆笑道:「能讓楚大少親自來接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呵呵……」

楚雲璽皮笑肉不笑的不置可否,內心暗罵,狗屁!

話說剛才衝進大廳的那幫警察跟前台說明來意后,便叫了一個服務員一起上了樓。

到了林羽房間門口后,警察沖服務員使了個眼色,服務員趕緊上去敲了敲門,甜聲道:「先生,您好,我來幫您更換毛巾和浴巾。」

「哦。」林羽剛醒過來,正睡的迷迷糊糊呢,摸著脖子直接過來開門。

房門一開,一幫警察直接衝上來死死地按住了他,林羽瞬間清醒了,接著立馬反應過來,指定是老徐把他出賣了。

一幫警察見屋裡只有他自己,不由有些意外,接著詳細的搜索了一圈兒,把林羽藏在床底的青銅劍翻了出來。

看到鋒利無比的青銅劍,眾人面色不由一驚,任誰都能看出來這東西價值不菲,接著他們換上一臉的興奮,這下可立大功了!

「媽的,你小子還挺會藏!」刑警隊長踢了林羽一腳,冷聲道:「帶下去!」

隨後他舉起對講機說道:「劉局劉局,嫌犯已被成功抓獲,嫌犯已被成功抓獲!」

「楚少,您的客人還沒下來呢,我們的罪犯可已經抓到了。」劉夢輝笑呵呵的說道。

楚雲璽皺著眉頭看了眼表,暗罵了林羽幾聲。

「叮!」

這時大廳的電梯一響,一幫警察立馬把帶著手銬的林羽押送了出來。

「就只有一個人嗎?」

劉夢輝看到只有林羽后,不由有些詫異,要知道往常這種團伙一般都是三到五人的。

一旁的楚雲璽看到被押出來的林羽頓時也驚訝的睜大了眼睛,詫異道:「劉局,你們抓的人,就是他嗎?確定沒抓錯?」

「沒有,他與情報人描述的樣貌一致,叫什麼,何……何家榮嘛!」劉夢輝急忙說道。

「對對對,何家榮,他就是何家榮!」楚雲璽不由一下樂了,這個混蛋,竟然被抓了,真是大快人心吶!

劉夢輝聽到這話卻猛然一怔,急忙問道:「您認識他?」

「認識,我就是來接他吃飯的。」楚雲璽幸災樂禍的說道,「我也沒想到就是他倒賣文物。」

「什麼?!」

劉夢輝身子猛地一顫,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顫聲道:「他……他就是您的那位貴客?!」

「貴客什麼啊貴客,我爸非要叫他去家裡吃頓飯而已。」楚雲璽滿不在乎道,「沒事,你們該抓抓。」

其實楚雲璽這說的是真心話,他就是想讓林羽吃吃苦頭,以解他心頭之恨,但是這話在劉夢輝耳朵里聽來,分明就是反諷!

他身子猛地打了哆嗦,感覺後背如芒刺,尖聲道:「放人!放人!」

「哎,別呀,劉局,你放人做什麼啊!」楚雲璽也急了,立馬勸了他一句。

劉夢輝以為楚雲璽這是徹底被激怒了,額頭上瞬間冷汗直流,立馬不顧形象的大跳了起來,面紅耳赤的喊道:「我他媽的叫你們放人!放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2章 文物重犯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