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你的實力,不過如此

第190章 你的實力,不過如此

「何家榮?!」

趙五爺看到林羽後面色陡然一變,身子猛地打了個寒顫,宛如見了鬼一般,不知道林羽是怎麼進來的。

為了安全起見,他這兩天特地增派了上流匯大門外面的人手,結果外面的人沒有發出一聲響動林羽便進來了,而且更驚人的是,包間的門明明是關著的,房門動都沒動,林羽就已經坐在了對面,這不是鬼是什麼?!

趙東君看到林羽的剎那,更是嚇得面無血色,腿下一軟,噗通一聲癱到了地上,對於林羽的恐怖,他可是早就見識過了,在他眼裡,林羽不是人,也不是鬼,而是閃電俠!

他連滾帶爬的跑到玄震的身後,顫聲道:「道,道長,快,快弄……弄死他!」

「你呀,這個人,嘴太臭,我囑咐過讓你改,你怎麼就是不聽呢?」

趙東君話音剛落,耳旁突然響起了林羽的聲音,他身子猛地打了個激靈,轉頭一看,發現林羽竟然瞬間出現在了自己臉前,正笑眯眯的望著他。

同時林羽的手裡正握著一個茶杯,「砰」的一聲脆響,茶杯瞬間被林羽捏的四分五裂,隨後林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茶杯的碎片整個的塞進了趙東君的嘴裡,同時把他的下巴往上一托。

「嗚啊……」

趙東君含著一嘴碎片,瞬間慘叫一聲,臉上的表情幾近扭曲,嘴裡猛然間滲出濃厚的鮮血,他的舌頭和喉道俱已經在剎那間被割爛。

「東君!」

趙五爺回過神來轉頭一看,臉色瞬間煞白一片。

「有點東西!」

玄震見林羽速度如此之快,不由眼前一亮,隨後手腕一抖,手中多了一把七星劍,直刺林羽的咽喉。

他這一劍刺出的速度極快,眨眼間便已經到了林羽的咽喉,但是就在劍尖離著林羽的咽喉一公分左右的地方,便猛地停住了,再難前進分毫。

「怎麼可能?」玄震面上一震,發現自己的七星劍竟然被林羽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了,無論他怎麼推、拽、扭,劍身紋絲不動。

他臉上陡然間冷汗連連,望向林羽的眼中布滿了驚恐,要知道,憑他的修為,手掌上至少有三五百斤的力道,而自己這麼大的力量,在林羽面前竟然微不足道!

「道長,就這點本事嗎?你的實力,也不過如此嘛,看來是我高估你了。」林羽冷笑一聲,手腕陡然一抖,「嘣」的一聲,精鋼鍛造的七星劍瞬間一折兩段,林羽捏著劍尖的手一揚,一道寒光爆射而出,直刺玄震的面門。

玄震瞳孔陡然張大,擰身一轉,劍尖貼著他的衣領呼嘯而過,嗤啦一聲,將他的衣領切了一道深長的口子,衣服披散下來,露出半個肩頭。

「找死!」

玄震恨恨一罵,雙手往身上一摸,手中已經多了幾張黃色的符紙,揚手要扔,突然發現自己的雙手好似被鐵鉗鉗住了一般,動彈不得,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手肘上竟然多了兩根明晃晃的銀針。

「在你眼裡,人命就這麼的不值錢嗎?」

林羽話音一落,已經閃身到了他跟前,一把扯起他的右臂,狠狠的一掰,「咔嚓」一聲悶響傳來,玄震的右手陡然間扭曲變形。

「啊!」

饒是玄震修為再厲害,也禁不住疼的慘叫連連。

他歸根結底也不過是個血肉之軀的普通人,不過是會一些玄術陣法而已,暗地裡害害人,對付對付普通人還行,突然間碰上林羽這種死過一次的變態,他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他那些符紙術法,還未等施展,林羽就已經提前將他鉗制了下來。

不過他還是強忍著劇痛朝林羽踢出了一腳,但是他這一腳不踢還好,一踢反而再也收不回來了,林羽胳膊一夾,便將他的腿夾住了,隨後腰上用力一扭,再次「咔嚓」一聲悶響,玄震的腿骨瞬間被林羽生生掰斷。

「啊!啊——!」

玄震的聲音凄厲尖銳,痛苦不已,林羽一鬆手,他整個人已經摔坐到了地上。

趙五爺此時已經嚇得面無血色,身子抖成了篩糠。

他以前就知道林羽的恐怖,但是不知道林羽竟然這麼恐怖!

上次林羽來過上流匯之後,他以為林羽不過是練過幾手功夫的武者而已,所以他便找來了玄清子和玄震這種玄術高人來對付他,沒想到這些人在林羽面前仍毫無一戰之力!

「玄清子大師,快來幫忙啊!快!」

趙五爺這才想起來旁廳的玄清子,但是等他轉頭一看,旁廳里除了幾個嚇得縮在地上瑟瑟發抖的旗袍女,哪兒還有玄清子的身影?

在林羽進來的剎那,玄清子就已經看到他了,本來想跟自己的師兄聯手對付他,但是看到師兄耍的出神入化的七星劍法還沒等耍出來呢,就被人家率先把劍給掰斷了,給他嚇得臉都綠了,哪還管他師兄的死活,轉身就跳出窗外逃之夭夭了。

「你在殺人之前,有想過別人也有父有母,有家有室嗎?」

林羽聲音冰冷的不帶絲毫感情,腳下狠狠的一跺,玄震的另一隻腿骨也瞬間應聲粉碎。

「啊呃……」

玄震頭上青筋暴起,滿頭大漢,疼的慘叫聲都小了幾分。

「還有,你在人家活著的時候剔人家手骨腳骨的時候,是怎麼下的去手的?你這種人還配叫人嗎?!」

林羽話音一落,緊接著又是一腳。

玄震剩下的一隻手也立馬一扁,宛如橡皮泥一般軟軟的貼在了地上。

只見他面色慘白,眼珠上翻,張著嘴,舌頭外伸,已然發不出任何聲音,只剩身子如觸電般不停的抽搐著。

「榮爺!」

一旁的趙五爺看到這一幕毛骨悚然,差點嚇暈過去,腿軟的都站不住了,索性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痛哭道:「榮爺!我錯了!榮爺!這兩個混蛋不是我找來的啊!全是我這廢物侄子,我這廢物侄子找來對付你的啊!」

「嗯?!」

一旁蜷縮著身子,不停抖動著身子的趙東君聽到這話猛地抬頭望了一眼,滿是震驚,自己的五叔竟然出賣了他!玄清子明明是趙五爺自己請來的啊!

「啊嗚嗚……」

趙東君因為說不出話,趕緊爬起來沖林羽揮著手擺了幾下,隨後指了指趙五爺,示意人是他找來的。

「畜生!還敢誣賴我!」

趙五爺猛地竄起來,抓起手裡的拐棍就往趙東君身上掄。

趙東君連忙伸手去擋,閃躲中一把抓住了趙五爺手裡的棍子,隨後一腳將趙五爺蹬在了地上,衝上去對趙五爺拳打腳踢。

「榮爺,榮爺!快,快殺了這小子,是他要害你啊!」

趙五爺慌忙向林羽求救。

「嗚啊嗚……」

趙東君一聽急了,狠狠的一屁股坐到了趙五爺的肚子上,差點給趙五爺坐吐了。

隨後趙東君沾滿鮮血的手用力的掐在了趙五爺的脖子上,趙五爺整張臉瞬間變得通紅,用力的拿手去掰趙東君的手腕,但是趙東君的手宛如鐵鉗一般,他根本掰不開。

趙東君滿臉猙獰,一邊低聲悶吼著,一邊用力的掐著趙五爺的脖子。

趙五爺掙扎了幾番,動作瞬間慢了下來,身子抖了抖,隨後張著嘴,眼珠外凸,沒了聲息。

林羽冷冷的看著這一幕,對趙五爺沒有絲毫的同情,他終於為自己造的孽付出了代價,只可惜死去的三個工友卻再也活不過來了。

或許趙五爺做夢都沒有想到,他最後竟然會死在了自己親侄子的手裡。

「舉起手來,不許動!」

這時門外突然竄進來一幫身著黑色特戰服的人,手裡都端著黑漆漆的步槍,一進門率先對準了林羽和趙東君。

趙東君舉起手,緩緩的站了起來,臉上表情麻木,雙眼無神,他一心想著算計林羽,卻沒想到,最後竟然是這種結局。

幾個特戰服衝過去把趙東君銬起來帶走,隨後又有兩個人過來準備給林羽戴上手銬。

「住手!」

這時韓冰急匆匆的走了過來,沖他們低聲呵斥了一句。

那倆特戰服趕緊退到一邊。

「都給我記住,何家榮今天沒有出現在這裡,聽到沒有?!」韓冰冷冷的掃了一眼周圍的一幫手下。

「聽到了!」一眾人齊聲應了一聲。

韓冰一伸手,示意他們去給那幾個旗袍女做做思想工作,隨後她看了眼地上已經痛昏過去的玄震,面色微微一白,咕咚咽了口唾沫,問道:「你乾的?」

「不然呢?要不是答應過你留活口,他的頭這會兒也已經被我踩扁了。」林羽淡淡的說道。

韓冰眼神驚恐的看了林羽一眼,說道:「你知道他是誰嗎?」

「我管他是誰,得罪了我,就是這個下場。」林羽淡淡道。

韓冰搖頭苦笑了一下,再次刷新了對林羽的認知,這簡直就是個變態一般的存在啊,玄震這種玄門高手在他面前,竟然就跟只雞崽子似得,隨意虐殺。

「我們已經追捕他一年多了,這期間,已經死了不下十個人了。」韓冰輕輕嘆了口氣。

「那這下你可以回去邀功了,只可惜,被那個玄清子跑了。」林羽頗有些遺憾,自己剛才只顧著對付玄震了,根本沒注意玄清子是什麼時候跑的。

這時韓冰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她看了眼手機號碼,面色陡然一變,迅速走到一旁接了起來,跟對面詳細的彙報了一下情況,不知道對面那人說了些什麼,韓冰立馬身子一挺,高聲道:「是!」

隨後她快步走過來,將手機遞給林羽,說道:「有人要跟你通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0章 你的實力,不過如此

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