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鬼吞山

第189章 鬼吞山

盒子打開后眾人立馬伸直了脖子往裡看了一眼,面色不由一變。

這次不是手骨了,竟然是足骨!

跟手骨一樣,也是一點皮肉都不帶,十分完整,跗骨7塊,跖骨5塊,趾骨14塊,總共26塊,一塊不少。

而且足骨下面也壓著一張黃色的符紙。

第四個盒子打開,也是一塊足骨,同樣有符紙。

林羽驚訝的發現,這手骨分左右,足骨同樣也分左右,從骨頭大小尺寸上來看,極有可能是出自一個人身上。

至於第五個盒子,不用打開,他就已經猜到了裡面是什麼。

打開之後,果然不出所料,盒子里裝的是一個白森森的頭骨,而且驚悚的是,頭骨的嘴裡竟然滿滿登登的塞著一把供香!

這一幕看起來實在是太過瘮人,眾人嚇得渾身打了個哆嗦,驚恐不已。

就連林羽自己也不由心頭一震,這是玄術中的「白骨含香,死到臨頭」啊!

這用術的人絕對是個高人,而且心狠手辣!

估計這些白骨,也是他自己剔出來的。

「何總,這是怎麼回事啊?」孫德柱滿頭冷汗的問道,他和工友們也看出來了,這些白骨都是從一個人身上剔出來的。

林羽沒急著回答,抬頭看了一眼剛才挖過的五個坑,問道:「這個裝白骨的盒子是從哪個方向挖出來的?」

「是從西邊!」老張急忙指了指西邊的坑,白骨的盒子是他帶人從那邊挖出來的。

「白骨為西,右掌在南,左掌在北,雙腳在東,腹中空空,鬼吞山?!」

林羽臉色陡然一驚,額頭上也不由出了一層冷汗,現在竟然還有會「鬼吞山」的人?!

這個人的實力絕對不一般,太不一般了!

「何總,什麼意思啊?什麼叫鬼吞山啊?」

一幫工人滿臉膽怯,縮著脖子問了一聲,從林羽的表情上他們能看出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這鬼吞山,全名叫鬼吞山索命陣,是一種十分兇殘的索命陣法,因為手段太過殘忍,而且害人太廣,早就在一些玄術記載中被抹去了,沒想到現在還有人會用。」林羽面色凝重的說道。

其實現在因為政府掌控,很多記載玄術的書早就已經絕跡了,能流傳出來的周易、八卦、五行,也都是對社會無害的一些玄學書籍而已,玄學里最有用,也最具威力的一部分資料全部都掌控在政府手裡,這也是韓冰所屬的軍情處存在的原因。

「大家都知道山是下寬上窄,越往上越尖,這鬼吞山的陣法,就好比惡鬼張開血盆大口從山頂往下吞,先死一個人,然後是兩個或者三個,再然後是四個、五個甚至更多,反正就是每次死的人都比上一次多,到最後,死的人堆積如山,所以便叫鬼吞山!」

林羽詳細的跟眾人解釋了一番,說的自己心頭都怦怦直跳,這種陰邪之術,實在是太過殘忍了。

幸虧自己發現的早,否則還不知道死多少人呢。

眾人聽完后也是嘩然大驚,面無血色,驚恐萬分,要是真按照林羽說的,那估計沒多久他們就全死光了。

薛沁面色蠟黃,手心裡全是汗,緊緊的拽住了林羽的衣角。

「大家別怕,何總這不已經幫我們把這些東西找出來了嘛,相信何總一定有辦法破解!」孫德柱趕緊安撫了大家一句。

「不錯,大家別慌,我既然識得這個陰邪之術,自然也能破解它!」

林羽說著看向孫德柱,「孫總,能幫我去買些東西嗎?」

「當然可以,當然可以!」孫德柱連連點頭。

「你去幫我買一些符紙,買一隻硃砂筆,再去海安寺向裡面的住持求一串佛珠,記住,一定要他平日里隨身攜帶的那串佛珠。」林羽囑咐道。

「這……他能給嗎?」孫德柱有些為難道。

「你把這裡的情況一說,他肯定會給你的。」林羽點點頭,肯定道。

雖然現在很多和尚都是些酒肉和尚,但是住持大多還是真心向佛的,就算不是真心向佛,起碼也知道慈悲為懷。

孫德柱走後林羽便召集著一眾工人把那五盒白骨焚燒了。

其實照理說林羽應該報警,把這些白骨交給警察的,但是這些白骨吸食煞氣這麼久,而且還害死了三條人命,早已經不是普通的白骨了,如果不把它們就地焚燒,還不知道會害死多少人。

眾人看著眼前的盒子和白骨化為灰燼,原本恐慌的心也頓時安穩了下來,彷彿親手拔掉了扎在皮肉里的一根毒刺。

孫德柱按照林羽說的方法,跟海安寺的住持描述了一番最近工地的情況,住持沒有絲毫推辭便把手中養的黝黑髮亮的佛珠交給了孫德柱,雙手合十,輕念,「阿彌陀佛,祝施主一切順利。」

孫德柱面色大喜,不住地跟住持道謝,隨後買齊另外兩件物品后便快速的返回了工地。

林羽接過佛珠看了一眼,很滿意的點了點頭,果然,這串佛珠跟著住持久了,也有了祥瑞之兆。

隨後林羽將佛珠的串線拽斷,挑揀出五顆成色最好的佛珠,然後走到其中一個挖出骨灰盒的深坑跟前,用硃砂筆在符紙上一畫,接著用符紙包住一顆佛珠,手掌一翻,包著佛珠的符紙便往坑裡落去,不過在落到坑裡之前,符紙陡然間燃起,化為烏有,而佛珠落到坑裡后卻光華燁燁,周深彷彿鍍了一層金光。

周圍的一眾工友看到這一幕不由連連驚嘆。

「嗚呦,何總真是高人啊!」

「那是!何總氣度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太厲害了,那這下咱以後幹活是不是就沒事了?」

「那肯定沒事了,你沒看到那佛珠都發光了嗎,佛祖會保佑咱們的!」

一幫人七嘴八舌的說著,臉上的驚慌之情一掃而光,換而是滿臉的興奮。

「大伙兒這話說的不錯,這五顆佛珠一入地,我們這塊工地就會變為福地,從此風調雨順,百邪不侵!」

林羽笑著跟大伙兒說了一句,接著一路走,一路扔,用相同的辦法把佛珠投進了另外的四個坑,讓大家掩土埋好。

他之所以當著大伙兒的面兒這麼做,就是為了打消大夥內心最後的一絲驚慌,讓大夥安下心來踏實幹活。

他說的也沒錯,有了這五顆珠子的庇佑,以後工地絕不會再出任何意外。

這時一輛黑色的轎車疾馳而來,車上的人還未下來,林羽便猜到了,應該是韓冰他們。

果然,車門一開,韓冰帶著兩個黑衣男子快速的朝這邊走了過來。

「韓大上校,好久不見啊。」林羽笑眯眯的說道,出現這種事,韓冰指定會來,只不過她來的比自己料想中的要晚一些罷了。

韓冰面色焦急的把他拽到了一邊,問道:「剛才你們這裡出現了鬼吞山索命陣?」

「你還知道鬼吞山?」林羽看著她挑了挑眉。

「廢話,你把那些白骨燒了?你為什麼這麼做?!」韓冰面色威嚴,眉宇間頗有些怒氣。

「為什麼?你說呢?難道留著它們害更多的人?」林羽冷冷道。

「你交給我們,我們可以……」

「別吹了,就你手下那些人的道行,根本壓不下那堆白骨,要不是我發現的早,恐怕連我都得被它反噬。」林羽毫不客氣的打斷了她,故意危言聳聽道。

「真有這麼厲害?」韓冰不由一怔。

「你以為呢?」林羽輕輕地嘆了口氣,臉上浮起一絲玩味的表情,「這鬼吞山可不是一般人能使出來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你說的那條大魚出現了吧?」

「應該是。」韓冰點點頭,有些不確定的說道,「這個人行蹤很隱秘,我們的人暫時還沒確定他的位置,不過已經掌握了一些他的行蹤。」

「等你們找到他,一切都晚了,還是交給我吧。」林羽淡淡道,說完便快步往前走去。

「何家榮,你不能亂來!」韓冰面色一變,冷聲喝道。

「亂來?我就是因為聽信了你的話,一直沒有亂來,結果害死了我工地上的三個工友!我問問你,你們這個所謂的不亂來,是從自身利益出發的呢,還是從老百姓的安危出發的?!」

林羽回頭冷冷的掃了她一眼。

「你……」韓冰被他說的一時間有些無言以對。

「放心吧,你要活口是吧?我答應你!」林羽說完再沒搭理她,轉身快步往工地外走去。

回到醫館后林羽找來紙筆,自己畫了一幅八卦圖,隨後將骨灰盒裡那五張符紙找出來,隨手往八卦圖上一拋,五張符紙陡然間燃起來,最後形成五個火點,落在了八卦圖上。

「上流匯?趙五爺?」

林羽微微一怔,隨後嘴角浮起一絲冷笑。

此時上流匯養生會館一間巨大的包間里,玄清子眼睛上正蒙著一條絲巾,伸手往前抓著,嘿嘿的笑道:「來呀,寶貝們,別跑,別跑啊,讓我親親!」

周圍幾個身著旗袍的年輕靚麗女子一邊嬌笑著,一邊四下跑著。

「不成器的東西!」

隔壁茶室的玄震冷冷的罵了玄清子一聲。

他這個師弟修行這麼多年,還是個草包,主要原因就是太好女色。

「大師,別生氣,男人嘛。」趙五爺笑呵呵的給玄震倒了一杯茶。

「不好了,不好了!」

這時趙東君從外面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你慌什麼!」趙五爺呵斥了他一聲。

「玄震大師,不好了。」趙東君咽了口唾沫,喘著氣道,「你埋在工地里的東西被何家榮全找出來燒掉了!」

「什麼?!」玄震面色一變,「怎麼可能?」

「真的,千真萬確!他弄了幾顆佛珠扔到了埋骨灰盒的坑裡,將你那個什麼陣法徹底給破了!」趙東君急急忙忙的說道。

趙五爺面色一變,語氣驚慌道:「大師,我早就說過,這個何家榮他……他不一般啊!」

玄震沉著臉沒說話,隨後冷笑一聲,「別慌,稍等我幾日,我立馬讓他好看!」

「別等了,現在就看吧。」

這時雅間里突然傳來一個異樣的聲音,眾人扭頭一看,發現林羽竟然不知何時坐到了對面的椅子上,正笑眯眯的望著他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9章 鬼吞山

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