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有力的證據

第180章 有力的證據

但是電話那頭傳來的卻是關機的提示音。

林羽又打了一遍,還是關機,他不由有些納悶,突然想起來現在已經接近中午,米國那邊正值深夜,安妮可能已經睡著了。

林羽耐著性子等到了晚上,再次給安妮打過去,還是關機。

不對啊,米國那邊都白天了吧,怎麼還打不通呢?

「你給誰打電話呢?怎麼跟丟了魂兒似得。」江顏看到林羽的樣子,不由好奇的問了一句。

「我這不是擔心鄭阿姨嘛。」林羽頗有些無奈道,如果衛功勛堅持不讓自己治療,那鄭阿姨恐怕凶多吉少。

現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問明白安妮抗癌藥的事情,證明藏狄安在說謊,可是安妮的電話竟然打不通。

「醫不叩門,道不輕傳,你呀,人家都不用你了,還上趕著給人家治病。」江顏翻了個白眼,拿過一貼面膜,「來,我給你敷個面膜,保你這張醜臉容光煥發。」

「不必了,我不需要。」林羽語氣很堅定。

「聽話。」江顏趕緊掰過他的頭,小心的將面膜敷到他臉上,「一百多一張呢。」

「這麼貴?」林羽頗有些驚訝,內心無比的感動,「顏姐,你對我太好了,竟然捨得給我貼這麼貴的面膜。」

「那當然了,咱倆跟誰啊。」江顏應道。

十五分鐘后江顏過來幫他把面膜取掉,在他臉上看了看,喃喃道:「這也沒過敏啊,怎麼那麼多人說容易過敏呢。」

「……」林羽。

感情江顏拿他當小白鼠了。

睡覺之前林羽又給安妮打了一遍電話,還是沒打通。

第二天早上起來,他再次打了一遍,還是打不通。

這時薛沁倒是給他打來了電話。

「家榮,你上午忙嗎,不忙的話,我希望你能出席一下我們大廈今天的奠基儀式。」薛沁頗有些興奮的說道。

「大廈要開工了啊?」林羽一聽也有些激動,連忙答應下來,「好,我一定去。」

得知林羽要去出席奠基儀式,江顏特地給他找了一套像樣的西服,幫他換上,囑咐道:「奠基儀式完了抓緊回醫館,不許跟薛沁那個小妖精來往。」

「那你親我一下。」林羽笑眯眯的側過臉。

江顏面色微微一紅,暗罵了一聲,隨後在林羽的臉上蜻蜓點水般親了一下。

榮沁大廈將建的位置位於新區的一塊優質地塊,是謝長風親自跟國土資源局打過招呼的,地理位置十分優越。

林羽到達現場后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薛沁和一幫公司的領導、職員都在,還有幾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他不認識,應該是工程承包商那邊的領導。

秦朗和大軍等保安隊人員也在,特種部隊出身的人就是不一般,一幫保安一個個腰桿挺得筆直,面色莊嚴,眼神凌厲的掃視著周圍。

本來薛沁想讓他發言的,但是他不適應這種場合,便拒絕了,讓薛沁代替自己。

薛沁和幾個領導相繼發完言后,便舉行了奠基儀式。

「這個大廈大概多久能完工?」林羽看了眼遠處正在挖掘的地基坑,好奇的沖薛沁問道。

沒等薛沁說話,承包商中的一個領導走過來笑呵呵的說道:「何總,我們建的寫字樓屬於三十四層以上的超高層,基坑為深基坑,以我們公司的效率,正常情況下建築完成需要一年半到兩年的時間,但是薛總要求加快速度,所以我便準備了兩撥工人,日夜兼程,工期大概能縮短到一年左右。」

「那效率還真不錯,不過圖快的同時記得保證工程質量和工人安全。」林羽點點頭,囑咐了一句,現在工地事故不斷,安全問題,必須加強防範。

「那是一定的,您放心吧。」領導模樣的男子笑著說道。

「我沒事也會時不時過來監督的。」薛沁笑道。

中午跟薛沁等人吃過飯後,林羽便迫不及待的回了醫館,再次給安妮打了個電話,仍舊沒有打通,林羽急的宛如熱鍋上的螞蟻,要知道明天藏狄安請的醫生就要過來了,手術一旦進行,到時候一切都晚了。

好在晚上安妮終於給他打來了電話,林羽不由長鬆一口氣。

「何,你終於想起我來了!這麼久以來,你還是頭一次給我打電話,還一次性打了這麼多!你是太想念我了嗎?」電話那頭的安妮頗有些興奮。

「安妮小姐,你終於接電話了!」林羽苦笑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這兩天參加了一個封閉會議,手機被收上去了。」安妮解釋道。

「安妮小姐,我想問一下你們斯坎恩的抗癌藥對體質有要求嗎?有一些特殊體質的人吃了之後會不會沒效果?」林羽來不及跟她寒暄,直入正題。

「不會的,我們的葯經過縝密的臨床測試,適用於任何人種、任何體質。」安妮信誓旦旦的保證道,「你為什麼問這個?」

「沒什麼,就是了解了解。」林羽聽到安妮的話,心裡不由冷笑一聲,看來鄭阿姨病情之所以加重,果真是因為藏狄安這個混蛋在搗鬼。

「安妮,你明天忙嗎?我能隨時聯繫到你嗎?」林羽想了想,沖安妮詢問道。

「當然可以啊,為了你,我也會保持手機暢通的。」安妮急忙答應了下來,聽林羽的語氣,似乎遇到了什麼事。

「那就謝謝你了,明天我有件事需要處理,說不定需要找你幫忙。」林羽感激道。

「沒問題。」安妮答應完語氣關切道,「何,你最近好嗎,什麼時候來米國作客,我一定熱情的招待你。」

「有機會的吧。」林羽笑呵呵說道。

「好,那我等你,你可一定要來啊。」安妮囑咐道。

掛了電話,林羽一看手機上有好幾個衛雪凝的未接來電,急忙給她回了過去。

「臭流氓,你電話為什麼打不通啊,我聽說那個外國醫生已經來了,明天下午就要給我媽動手術了,可怎麼辦啊。」

電話那頭的衛雪凝急的都要哭了,她自始至終都是站在林羽這邊的,自然對他的話深信不疑。

「沒事,你別慌,聽我說,你媽服用過的斯坎恩生產的抗癌藥還有嗎?」林羽沉著的問道。

「有啊,還有好幾瓶呢,屁用都沒有。」衛雪凝恨恨道。

「這樣,你明天一早,帶上所有的葯去我的醫館。」林羽囑咐道,「記住,是所有的,剩下的事情我自然會處理。」

「哦。」衛雪凝雖然不知道林羽要做什麼,但還是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衛雪凝便捧著一袋子葯去了回生堂,結果等了兩三個小時林羽才來,衛雪凝氣不打一處來,怒聲道:「你不是讓我一早過來嗎,你自己為什麼不來!」

「我說是一早,也沒說這麼早啊。」林羽禁不住笑了笑,這傻丫頭心眼兒也太實在了。

林羽接過她手中的葯,急匆匆的進了藥房,從每個藥瓶里取出一顆葯,用鑰匙壓碎,捻起來在鼻尖聞了聞,發現其中兩瓶里的葯跟另外三瓶里的不一樣,頓時冷笑一聲,這個藏狄安果然狗改不了吃屎,為了賺錢,假藥都敢賣。

單憑銷售假藥這一條,就夠他喝一壺的。

「你在看什麼啊?」衛雪凝好奇的問道,對於她這種醫學小白而言,自然看不出這兩種葯的區別。

「你帶手銬了嗎?」林羽沒回答她,往她腰間看了看。

「沒有啊,帶手銬做什麼?」衛雪凝不解的問道。

「回去帶上去,一會兒能用到。」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等衛雪凝拿了手銬回來后,林羽便帶著她去了清海市人民醫院。

此時鄭雲霞所在的病房內,鄭世帆和衛功勛兩人都在,低聲討論著下午將要進行的手術事宜。

「咚咚……」

門外突然有人敲了兩下,隨後衛雪凝和林羽便進來了。

「家榮?」鄭世帆看到林羽后頗有些意外,心裡有些無奈,這個小何,怎麼又來了,都說了不用他治了,還沒完沒了了。

衛功勛則是皺了皺眉頭,沉著臉,沒有說話,顯然還在為林羽那天的話生氣。

「衛局,鄭總,我知道你們不願意看到我,但是為了鄭阿姨的生命安全,我必須得過來,既然下午才開始手術,你們不介意我現在耽誤你們一點時間吧,我接下來說的事情可能會徹底顛覆你們對藏狄安的印象。」

林羽面色真誠的說道。

「是啊,爸,舅舅,你們就給他一點時間吧,畢竟他也是為了我媽好。」衛雪凝也趕緊附和道。

衛功勛和鄭世帆互相看了一眼,面色不由緩和了幾分,是啊,林羽一次次的固執相勸,出發點也確實是為了鄭雲霞好。

「好,小何,那我們就聽聽你要說什麼。」衛功勛背著手,示意林羽可以說了。

「在這裡談不合適,我們去藏院長的辦公室談吧。」林羽打算當面揭穿藏狄安的醜陋嘴臉。

「藏院長現在正在跟斯坦恩來的醫生開研討會呢。」鄭世帆說道。

「斯坦恩?請來的醫生是斯坦恩的?」林羽聽到這話頗有些驚訝。

「不錯啊,就是米國醫療協會的那個斯坦恩,怎麼了?」鄭世帆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明白林羽為什麼反應如此強烈。

「沒什麼,那一切就更好辦了。」林羽嘴角勾起一絲悠然的笑容。

隨後他帶著衛功勛、鄭世帆和衛雪凝徑直到了藏狄安開會的報告廳,林羽直接一把推開門闖了進去。

「何家榮?你來做什麼!」

藏狄安看到林羽後面色陡然一怒。

會議桌上的一眾醫生和副院長看到林羽后也不由有些詫異,他們很多人都認識林羽,倒也沒有表現的多反感。

「何家榮?他就是質疑我醫術的那個何家榮?!」

藏狄安旁邊一個金髮碧眼的大鼻子洋人皺著眉頭看了林羽一眼,眼神中頗有些敵意。

他就是藏狄安特地從斯坦恩請來的知名胃癌專家布萊茲,他在京城居住過一段時間,所以中文說的很不錯。

「不錯,就是我,想必你已經對病人進行了細緻的檢查了吧,在你認為,病人需要做胃切除手術嗎?」林羽瞥了他一眼,問道。

「當然,病人這種情況,唯一的治療辦法,就是進行胃切除手術!」布萊茲語氣篤定道。

「你水平果然也沒高到哪裡去。」林羽冷哼一聲,「你們只關注病人的癌變部位,卻忽略了她是隱性的代謝性疾病患者,一旦開刀,將會造成身體機能代謝紊亂,到時候不等手術做完,病人就會失去生命特徵!」

「一派胡言!」藏狄安冷聲道,「是不是代謝性疾病患者,我們醫院會檢查不出來嗎?你沒有任何證據,單憑把了下脈,就說衛夫人是代謝性疾病患者?簡直是笑話!」

「藏院長,不要跟他爭論了,我不想看到這種自以為是的人,把他趕出去吧!」

布雷茲搖了搖頭,懶得跟一個中醫醫生爭論,在他眼裡,他們精密的儀器得出的結果,比一個中醫醫生隨便摸摸手腕得出的結論要精準的多的多。

「趕我出去?就是你們副會長安妮在這裡,她也不敢跟我說這種話!」林羽冷冷道。

「你認識我們副會長?」

布雷茲說完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轉頭看向藏院長,笑道:「藏院長,這是我聽過的最可笑的笑話,一個鄉巴佬兒竟然說認識我們副會長?」

林羽連他都不認識,又怎麼可能會認識他們副會長。

「不好意思,布萊茲,讓你見笑了,我們華夏中醫確實都有個愛吹牛的毛病。」藏狄安陪著笑附和了一句,看向林羽的眼中滿是嘲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0章 有力的證據

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