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忠言逆耳

第179章 忠言逆耳

衛雪凝哭的彷彿一個迷了路的孩子,是那麼的無助那麼的傷心。

林羽不由一愣,印象中他還從沒見過天不怕地不怕的衛家大小姐有如此脆弱的時候呢。

「別著急,慢慢說。」

林羽抱住她,在她背上輕輕地拍了拍,宛如哄孩子般柔聲哄道。

衛雪凝被林羽這麼一哄,心裡頓時湧現出了一絲安全感,好似風雨飄搖中抱住了一個堅固的依靠。

等她情緒平穩下來,林羽找出一身自己的衣服讓她換上,雖然穿著有點大,但看起來很可愛,與她平日里一身老氣橫秋的警服風格截然不同。

衛雪凝把母親的情況跟林羽敘述一番后,林羽不由蹙起了眉頭。

「怎麼,臭流氓,連你也救不了我媽嗎?」衛雪凝一見林羽的神情,嘴巴一扁,傷心的就要再次落淚。

「我不敢保證,只能說儘力,需要看看阿姨的病情再說。」林羽謹慎道。

畢竟這種病可是癌症啊,世界五大絕症,他也不敢保准能治好。

在中醫中,癌症歸屬於「癰疽」,是中醫俗稱的「五發」之一,也是令古往今來的中醫大家十分頭疼的一種病。

「那快走吧,他們說我媽現在是進展期胃癌,還沒到晚期,還有救治的希望。」衛雪凝急忙拽住了林羽的胳膊,「他們能治,你肯定也能治。」

「我可不敢擔保啊。」林羽苦笑著搖了搖頭,接著拿上自己的醫藥箱跟著衛雪凝去了清海市人民醫院。

「家榮?!」

此時病房外面,鄭世帆、衛功勛和藏院、荀副院正在討論著鄭雲霞的病情,看到林羽後衛功勛不由有些意外,沒想到這丫頭真把林羽給叫來了。

「何老弟,多日不見啊。」鄭世帆笑呵呵的說道。

「這位就是何家榮何神醫?」藏狄安臉上的笑容陡然間消失,眼中閃過一絲陰寒。

他與林羽可謂是積怨已久啊,一想起上次林羽害他輸錢被揍的事情,他就恨的牙痒痒。

「這位想必就是藏院長吧?」林羽與藏狄安也是第一次見,掃了眼他胸前的證件牌,臉上浮起一個不冷不熱的笑容。

果然,從面相上來看,這個人骨子裡就透露著一股貪婪。

「何先生,幸會啊。」

藏狄安主動伸出手跟林羽握了握手,挑眉道,「我們醫院是純正的西醫醫院,與中醫素無瓜葛,不知道您來是?」

他這話意思很明顯了,我們西醫醫院,不歡迎你何家榮。

「我來探望探望鄭阿姨。」林羽淡淡道。

林羽很巧妙地用了探望兩個字,藏狄安也不好說什麼,臉上的肌肉跳了跳。

這時荀副院反倒站出來說道:「何醫生,衛夫人需要休息,最好還是少見客的好。」

「不錯。」藏狄安點點頭,頗有些讚許的看了眼荀副院。

「家榮啊,你阿姨的臉色確實不太好看,要不你改天再來?」衛功勛輕聲道。

剛才跟鄭世帆聊了會兒,鄭雲霞確實有些累了。

「那我就不打擾了。」林羽也沒堅持,準備轉身離開。

「外面是小何吧?進來吧。」

這時病房裡面傳來一陣虛弱的聲音。

衛雪凝面色一喜,急忙拽著林羽往病房走,「我媽叫你呢。」

進到病房后,林羽看到鄭雲霞蒼白的面容,內心也是不由一緊,看氣色確實比較嚴重,輕聲喊了聲阿姨。

「來,來這邊坐。」鄭雲霞拍了拍床邊。

林羽趕緊搬了個凳子坐到床邊,輕聲問道:「阿姨,您感覺怎麼樣?」

「你來了,阿姨就感覺好多了。」鄭雲霞艱難的擠出一個笑容,望著林羽的眼神中滿是慈愛。

第一次見林羽的時候,鄭雲霞就很喜歡他,想讓他做自己的女婿,可惜他已經結婚了,鄭雲霞還為此遺憾了好一陣子。

林羽鼻頭泛酸,鄭雲霞一向對他很好,和藹可親,看到鄭雲霞這個樣子,他心中也說不出的難過。

「阿姨,我幫您把把脈好不好?」

林羽輕聲說了一聲,接著將手放到了鄭雲霞的手腕上。

「哎,你不是探望嗎,你做什麼啊,這是醫院,不是你的醫館!」荀副院一見立馬不悅的嘟囔了一聲。

「這是醫院?這還是我媽呢!我媽願意讓誰把脈就讓誰把!」衛雪凝氣呼呼的說道。

「行了,讓小何陪我姐聊會兒吧,走,咱出去談,出去談。」

鄭世帆趕緊招呼著藏狄安等人出去,把門帶了上來。

林羽在鄭雲霞手上探了好一會兒,接著伸手翻了翻鄭雲霞的眼皮,讓她張嘴給自己看了看。

「小何啊,你不用麻煩了,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清楚,我可能撐不了幾天了。」

鄭雲霞輕聲說道,伸手握住了林羽的手,「我死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雪凝了,希望你能幫我照顧照顧她,哪怕以一個哥哥的身份,我也知足了。」

「阿姨,我不能答應你。」

林羽沖她輕輕的一笑,說道:「還是由您自己來照顧她吧。」

衛雪凝聽出了林羽話中的意思,心頭猛然一顫,激動道:「臭流氓,你能救我媽?」

「雪凝,你說什麼呢。」鄭雲霞皺著眉頭苛責了她一聲。

「我……我叫順口了……」衛雪凝低著頭有些不好意思道。

「沒事,阿姨,我倆開玩笑開慣了,您這病我不敢說十拿九穩,但是八九不離十。」林羽笑了笑,「不過不能再拖了,越早診治越好。」

「那你現在就給我媽醫治吧!」衛雪凝興沖沖道。

「這……得過問一下衛局吧?」林羽面帶難色道。

「去,把你爸叫進來。」鄭雲霞拍拍衛雪凝的手。

她跟衛功勛生活了這麼久,早已經習慣了任何事都讓衛功勛拿主意。

衛雪凝急忙跑到門口,沖衛功勛喊道:「爸,我媽有救了,何家榮說他能救我媽!」

衛功勛不由一愣。

「真的?」鄭世帆面色一喜。

藏狄安和荀副院臉上則瞬間一沉,互相皺著眉頭看了一眼。

藏狄安急忙提醒道:「衛局,嫂子這種情況可耽擱不得啊,我已經說過了,最好的方法就是進行手術,如若嘗試中醫的話,見效可慢著呢,一旦擴散,後果不堪設想。」

衛功勛點點頭,略一沉思,沖衛雪凝道:「把小何叫出來,我們來外面談。」

等林羽出來后,衛功勛急忙道:「家榮啊,你阿姨的病你真有辦法嗎?打算怎麼醫治啊?」

「吃藥加針灸。」林羽老老實實回答道。

「衛局,這不是胡扯嘛,吃藥和針灸怎麼可能治得好癌症!」藏狄安立馬氣沖沖的說道,「您可得想好啊,如果花上幾天的時間吃藥針灸,那癌細胞可能早就擴散到整個腹腔了啊,到時候就是神仙來了,也無力回天了!」

他這話不假,如果林羽的葯沒有效果的話,那再過上幾天,鄭雲霞可能就徹底沒救了。

本來支持林羽的鄭世帆聽到這話頓時也沉默了下來,這種事情還真不是隨便鬧著玩兒的,萬一林羽治不好的話,那搭上的,可是他姐姐的命啊。

「家榮,你有幾成的把握?」衛功勛對林羽的印象一直很好,知道這年輕人踏實穩重,向來不做沒譜的事兒,所以還是耐著性子詢問了一句。

「八到九成。」林羽保守估計道。

「衛局,中醫所謂的成功率,您可得往一半里砍啊,照他這麼說,成功率也就四成!」藏狄安手一背,冷哼道。

「不錯,衛局,中醫向來就是有名無實,不信您可以去我們中醫科查看查看,但凡涉及重疾,中醫科的康復率不超過百分之五十!」荀副院也急忙幫腔道。

「那是你們醫院的概率,不是我的概率!」林羽冷冷道。

「行了,都別吵了!」

衛功勛冷聲打斷了他們,皺著眉頭思考了片刻,接著有些歉意的沖林羽說道:「小何啊,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是畢竟吃藥、針灸看不見摸不著,誰也說不準能不能治好,哪怕是你,也不敢保證百分百有效,萬一有個好歹,你阿姨可就沒救了啊,西醫則直接多了,將病灶切除,癌細胞一除,那危險自然也就沒了。」

「手術?」林羽一聽急了,連忙道:「衛叔叔,不能讓阿姨做手術啊,以她現在的狀況,可能根本下不了手術台!」

「放肆!你在這咒誰呢,給我滾出去!」

沒等衛功勛說話,藏狄安立馬面帶猙獰的怒罵了一聲。

「小何,沒有你這麼說話的吧。」衛功勛臉色也不由一沉,背著手,滿臉不悅道。

「衛叔叔,我說的是實話!」林羽有些焦急道。

「放屁!我們請的是國際知名醫生,胃切除手術成功率位居世界首位,豈是你這鄉野醫生也能質疑的?!」藏狄安怒聲叱罵。

「你才放屁!」衛雪凝怒氣沖沖的罵了藏狄安一句。

「給我住嘴!」衛功勛指著衛雪凝道:「你給我滾回家去,看你穿的不倫不類的,像什麼東西!」

他這哪是在罵衛雪凝啊,分明是在罵林羽。

雖然他對林羽印象不錯,但是這不代表林羽就能隨便咒自己的老婆。

「行了,何老弟,你先走吧。」

鄭世帆見衛功勛真生氣了,趕緊拉著林羽往外走去。

「何老弟,你先回去吧,你也別怪功勛,這件事確實關乎我姐姐的生命安危,所以他草率不得。」鄭世帆送林羽出了住院樓,歉意道。

「可是鄭總,鄭阿姨現在的狀況,真的不能開刀啊。」林羽語氣急切道。

「那你說不開刀還能怎麼辦?」鄭世帆頗有些無奈。

「要不這樣吧,我知道米國醫療協會的斯坎恩醫療保健組織,推出了一款新型抗癌藥,據說很有效,你們可以先讓鄭阿姨吃一下看看。」

「功勛說已經吃過了,你阿姨的體質吃這種葯,沒效果。」

「沒效果?」林羽眉頭不由緊蹙,「跟體質有關?這怎麼可能?」

「藏院長說的,反正確實已經吃過了,你阿姨吃這葯的確沒什麼用,你回吧,啊,路上慢點。」鄭世帆讀有些不耐煩了,說完沖林羽擺擺手,轉身進了住院樓。

林羽凝著眉頭想了會兒,轉身往外走去,同時掏出手機撥通了米國醫療協會副會長安妮的電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9章 忠言逆耳

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