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我的女人,當然得我親自出馬

第115章 我的女人,當然得我親自出馬

林羽和厲振生的臉色同時一變,互相看了一眼,還沒來的及說話,警車上面便下來倆人。

其中一個是衛雪凝,另一個是個四十左右的男子,兩人都是一身警服。

「哎呀,雪凝,不就是看個病嘛,你弄警笛幹嘛呀。」杜淳熙皺著眉頭看了衛雪凝一眼,實在是拿這丫頭沒轍。

「杜叔,我跟您說,這個混蛋人雖然不怎麼樣,但是看病可好了。」衛雪凝歡快的說道。

「雪凝侄女,怎麼這麼沒大沒小的。」林羽背著手悠悠的逗了她一句。

「誰是你侄女!」衛雪凝恨恨道,說完便拉著杜淳熙往屋裡走。

「哎呦,雪凝,我說了,我這病不礙事,再說,它根本就治不好啊。」

杜淳熙有些無奈的任由衛雪凝把他拉進了醫館,在他看到林羽的剎那,就知道這趟純粹是來浪費時間的,林羽這麼年紀輕輕的,能看好什麼病。

厲振生見他倆人是來看病的,這才鬆了一口氣,他本來還納悶呢,大軍這人辦事一向乾淨利落,怎麼可能會留下尾巴。

「你這丫頭啊,我是真拿你沒轍,你說所里多忙啊。」杜淳熙被衛雪凝一下按到了診桌前面的椅子上。

「再忙那也得治病啊。」衛雪凝笑嘻嘻的說道,這個杜叔可是她們分局的副局,昨天清海市人民醫院後門發生的汽車爆炸案就是他負責,衛雪凝之所以討好他,就是想讓他把自己也調進調查小組裡去。

「何醫生,麻煩您了。」杜淳熙實在沒辦法,搖了搖頭,將手放在了脈枕上。

雖然他跟林羽是第一次見面,但是平日里可沒少聽這個大小姐提起「何家榮」這個名字,當然,後面還要加上個「混蛋」。

「杜大哥客氣了。」林羽微微一點頭,將手搭在了杜淳熙的脈上。

聽到這個稱呼,衛雪凝氣的瞪了林羽一眼,這個混蛋,無時無刻不在占自己便宜,自己剛才明明喊得杜叔,他可好,上來就杜大哥。

厲振生趕緊給衛雪凝和杜淳熙一人倒了一杯水,看到杜淳熙的臉后,厲振生不由一愣。

現在是寒冬臘月,醫館也開著門,大早上的暖氣也不是特別熱,所以室內溫度並不高,甚至都不敢把棉服脫下來。

但是,杜淳熙頭上脖子上卻是滿頭大汗,連他的手腕和手上也布滿了細細的汗珠,甚至肉眼都能看到他身上的汗珠在不停的變大。

而且他的皮膚在汗液的浸透下,泛著灰色,汗孔也比常人的大。

杜淳熙時不時地就要拿手抹一把身上的汗。

但是饒是出汗這麼厲害,他也不口渴,厲振生端過來的水他一口也沒喝。

「杜警官,給您條毛巾。」厲振生趕緊給他取了一條潔白的面巾。

「謝謝,謝謝。」杜淳熙急忙將面巾接過去,在臉上擦了一把。

「杜大哥,您這病,有點怪啊。」林羽把完脈笑呵呵的說道。

杜淳熙趕緊把手收回來,用毛巾擦了擦手,笑道:「何醫生,你可不是第一個說我這病怪的了,不瞞你說,我看過不知道多少個老中醫了,也不知道吃過多少個方子了,都沒見效,只是吃完暫時能見好,但是很快就會反覆,你治不了也正常。」

「你這病怪雖然怪了點,但是我能治。」林羽笑道。

杜淳熙面色微微一怔,看向林羽的眼神頗感意外,雖然他這出汗的毛病不算什麼大病,但是也夠他受的,不管走到哪都濕漉漉的,一天至少得換兩三次內衣。

「杜大哥,你好好想想,夏天的時候,你是不是身上的汗漬未退,就下湖裡河裡洗過澡?」林羽面帶微笑道。

杜淳熙皺著眉頭想了想,接著搖搖頭,「沒有啊,我夏天可沒去河裡湖裡洗澡的習慣。」

「不可能。」林羽臉上的笑容不變,「你再好好想想。」

「喂,大混蛋,沒想到你也有失手的時候啊。」衛雪凝趕緊幸災樂禍的笑了起來,心裡暢快不已。

「我想起來了!」

杜淳熙突然一拍腦門,急忙道:「那年夏天我追趕一個犯人,跑的滿身大汗,他跳進了湖裡,我也跟著跳了進去,好像是從那開始,我就得了這個一年四季出汗的毛病。」

「那就對了。」林羽笑著點點頭,既然確定了病因,他就可以開方子了。

林羽給他開了一個治發汗、調營衛的處方,雖然杜淳熙對林羽不太信得過,但是也沒拒絕。

「那我就先回去了。」

抓好葯,杜淳熙起身要走,但是在起身的剎那,看著林羽的面容突然一愣,彷彿想起來了什麼,再次坐了下來,急切道:「何醫生,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您昨天下午,好像去過清海市人民醫院後門吧?!」

林羽微微一怔,接著點點頭,語氣平淡道:「對啊,杜大哥是怎麼知道的。」

厲振生臉色陡然一沉,眼中寒光四射,身子在剎那間繃緊。

「通過監控看到的,昨天下午清海市人民醫院後門發生了一起汽車爆炸案,何醫生知不知道?」杜淳熙問話的時候眼睛一直盯著林羽的雙眼。

「這個我真不知道。」林羽咧嘴歉意的笑了一下。

杜淳熙臉上閃過一絲失落,看林羽的眼神,似乎確實不知情,他有些不死心的問道:「那你當天有沒有看到什麼奇怪的人?」

「這個也沒有。」林羽搖搖頭,接著裝作好奇的問道,「怎麼了,杜大哥,這個案子很嚴重嗎,怎麼一回事啊?」

「不嚴重怎麼著,一下就死了六個人。」

杜淳熙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杜叔,死的都是些通緝犯,有什麼可惜的,再說了,不查了好幾遍了嘛,也沒發現什麼異常,明顯是自己駕車不慎,撞牆上撞死了唄。」衛雪凝翻了個白眼,心裡有些不甘心,這麼大的案子,又這麼好破,要是自己也能跟著進調查組,絕對也能跟著記上一功。

「不可能那麼簡單,我總感覺是人為的。」杜淳熙搖了搖頭,沉臉道。

「人為的?那應該好查啊,不是有監控嗎?」林羽不動聲色的問道。

「這不問題就出在這裡嘛。」杜淳熙啪的一拍手,「事發當時醫院後面的監控竟然出現了電路故障,什麼都沒拍到,所以我才覺得蹊蹺。」

厲振生不由鬆了口氣,嘴角浮起一絲十分隱蔽的笑容,接著挺直了身子,開玩笑,他帶出來的兵,怎麼可能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何醫生,這是我的電話,如果你要是想起來什麼,記得隨時聯繫我。」杜淳熙趕緊將自己的電話寫給了林羽。

「一定。」

林羽客客氣氣的送走了杜淳熙。

中午吃飯的時候,厲振生的手機突然響了一響,他看完簡訊后神色一變,急忙沖林羽說道:「先生,大軍剛給我發來了消息,事情的幕後主使他查出來了,孫天宇背後有一個叫趙五的人,事情就是他吩咐的。」

「這人幹嘛的?」林羽神情不變,繼續細嚼慢咽的吃著飯。

「混黑起家的,現在洗白了,是盛天集團的大股東,旗下產業涉獵眾多。」厲振生急忙說道。

像他們這種組織出身的,不只是格鬥能力出色,情報能力也是萬里挑一,所以大軍不到一天的功夫,便查到了孫天宇背後隱藏極深的趙五。

要知道,這個情報,可是衛雪凝把孫天宇後背打開花了都沒能問出來的。

而大軍卻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將趙五的老底查了個乾乾淨淨。

林羽點點頭,有了一些印象,依稀記得當初薛沁帶自己去買西服的商場,就是盛天旗下的名流匯商場。

「先生,這個人就交給我吧,我親自出馬。」厲振生沉聲說道,言語中滿滿的殺意。

別說除掉這種地方性的富商了,就是某些境外國家的高層,對厲振生而言也毫不費力。

林羽沒急著說話,把筷子往桌上一放,拿紙擦了擦嘴,才淡淡道:「江顏是我的女人,當然得我親自出馬。」

「先生,太危險了!」

厲振生雖然跟了林羽這麼久,但是林羽從未在他面前亮過自己的身手,因為壓根不需要,有厲振生在,林羽手指頭都不需要動一下,厲振生便自然而然的把林羽當成了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大士。

覺得林羽跟著一起去的話,反倒會成為他的累贅。

「厲大哥,你還沒有見過我跟人動手吧?」林羽笑了笑,「今天我就活動活動手腳,讓你也看看我的身手。」

今夜的盛天上流匯養生會所格外安靜,因為經理早就貼出了今日歇業的通知。

三樓最大的包間里,一身灰色練功服的趙五爺正來回走著,焦躁不已,屋子裡站著幾個身著黑衣的男子,桌子旁跪著一個臉紅腫如豬頭的男子,要是不仔細看的話,還真認不出來是孫天宇。

「操你媽的,這下惹火燒身了,你不是說智取嗎,智取你媽逼了啊!」

趙五爺越說越生氣,走過去照孫天宇臉上又是一腳。

「五爺,我真是沒想到啊……」

孫天宇哭著說道,委屈不已,他雇的那幫北方人可是一夥兒好手啊,而且消息密封的很好,結果這幫人竟然不明不白得被人給做了,莫非這個何家榮有通天的本事不成?

「五爺,會不會那幫北方佬碰上了以前的仇敵,連累著我們的人被人家給做了?」其中一個黑衣男子低聲提醒道。

「倒是有這個可能。」趙五爺點了點頭,接著面色一怔,急忙道,「不管什麼情況,反正這個何家榮是不能再留了,快,叫人,找最好的槍手,一會兒我親自跟過去,今天晚上務必把他給除了!」

「不用那麼麻煩了五爺,我這不自己來了嘛。」

趙五話音剛落,包間外面便傳來一個洪亮沉穩的聲音,隨後門一開,進來兩個人影,正是林羽和厲振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5章 我的女人,當然得我親自出馬

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