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死有餘辜

第114章 死有餘辜

醫院的這個後門屬於偏門,沒多少人走,比較僻靜。

出了門口之後就是一條水泥小路,路上幾乎沒什麼行人。

「江顏姐姐,我早就聽說過你了,知道你長得漂亮,醫術也好,我可崇拜你了,沒想到今天終於見到真人了,你可比照片上漂亮多了。」應紅親熱的跟江顏聊著天。

其實她內心嫉妒不已,沒想到江顏比傳說中的還漂亮,但是再漂亮又怎麼樣,一會兒還不是要被一群男人壓在身下蹂躪。

想到這裡,她心底不由升騰起一股暢意的快感。

就在兩人閑聊的時候,突然發現前面出現了一個舉止怪異的人影,給她們倆嚇了一跳。

只見路邊一個人正在做著伸展運動,時不時的踢腿,扭腰,似乎在做什麼保健體操。

大街上做體操?

應紅臉上的肌肉跳了跳,眼中閃過一絲古怪的神情,暗想這人神經病吧,趕緊拽著江顏往旁邊走,「走,顏姐,這人神經可能不太好,咱離他遠點。」

「他是我老公……」江顏。

「……」應紅。

「呀,下班了啊,今天怎麼這麼早啊?」林羽看到江顏后頗有些意外,趕緊走了過來。

「你怎麼在這?」江顏有些詫異的問道。

「來接你下班啊,我以為你要過一會兒才下班呢,所以就在附近溜達了溜達。」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其實從濟世堂出來后他本來打算直接回家睡覺的,但是被冷風一吹,感覺又不困了,索性溜達了一會兒過來醫院這邊,接江顏下班。

應紅臉一沉,心裡惱怒不已,這個混蛋,什麼時候來不好,偏偏今天過來!

「那正好,我們剛要去吃飯呢,一起吧。」江顏說道。

「好啊。」林羽伸了個懶腰,懶洋洋的回答道,在應紅身上掃了一眼。

「要不算了吧,還是你們兩個去吧。」應紅臉色變了變,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放棄原先的計劃。

「怎麼了,你不是要讓我教授你經驗嗎?」江顏納悶道,「這是我老公,也不是什麼外人。」

「不了,不了,我就不當電燈泡了,等回去我給您打電話請教吧,還是你們兩個去吧。」應紅笑了笑,接著轉身便往醫院裡走了回去。

「不去就不去唄,也別勉強人家,走,顏姐,我請你吃飯看電影開房,一條龍服務!」林羽笑嘻嘻的逗她道。

「開你個頭啊!」江顏在林羽腰上掐了一把。

她發現「何家榮」的性格比以前開朗了不少,而且臉皮也厚了不少,她有時候真有些招架不住。

但是她很喜歡「何家榮」現在的這種性格,比以前的悶葫蘆好多了。

隨著林羽對何家榮的身份和周圍的一切越來越了解,他活的也越來越自如,也漸漸的恢復到了自己原先的性格。

林羽和江顏走後,應紅從牆后探出頭來看了一眼,接著撥通了一個電話。

此時在醫院後面幾百米處,停著一輛黑色的豐田越野車,車裡坐著幾個身著黑衣的男子,脖子上還掛著口罩,看面相輪廓應該是北方人,眼神中透著一股狠戾。

「喂,妹子,怎麼還沒過來?」黑羽絨坐在副駕駛座上,見應紅打來了電話,趕緊接了起來。

「哥,出意外了,她老公來了,我就沒跟著過去。」應紅回道。

「草!」

黑羽絨服氣的罵了聲,對於江顏,他可是聽說過的,萬里挑一的美人,孫天宇說了,等他享用完了,就讓兄弟們輪番享用,現在林羽突然竄出來,直接壞了他們的好事。

「行吧,反正早晚都得弄死他,既然他自己上趕著找死,那就先把他解決掉了,再好好玩他的娘們。」黑羽絨服氣的沖窗外吐了口痰,接著掛了電話。

「哥幾個,槍都準備好了沒?」黑羽絨轉身沖後面幾個北方男子問道。

「準備好了,放心吧。」幾個北方男子點點頭,拍了拍自己腰間的隆起,頗有些興奮。

他們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專門幹些殺人越貨的勾當,是孫天宇專門從北方雇過來的。

這些日子他們都沒碰過娘們兒,聽說今天能有個大美女可以讓他們好好的爽一下,幾個人都激動不已,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動手。

「行,一會兒這樣……」

「咚咚咚!」

黑羽絨服還未說完,外面突然傳來敲車門的聲音。

黑羽絨扭頭一看,便看到一張憨厚的笑臉,正是大軍。

因為那天孫天宇帶人去醫館鬧事的時候他沒跟著,所以他並不認識大軍,冷冷的在大軍身上掃了一眼,沉聲道:「你他媽幹嘛的?」

「大哥,你剛才吐痰吐到我身上了。」大軍沖他露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接著拍了拍自己的褲子。

「放屁,我剛才吐痰的時候哪有人。」黑羽絨服不耐煩道,要不是自己有正事要辦,非揍這小子頓不可。

「你看看嘛,大哥。」大軍趕緊拽了拽自己的褲子。

「草!」

黑羽絨服伸頭往外大軍褲子上看去,結果他剛把頭伸出窗外,大軍突然按著他的頭用力往窗框上一磕,一股劇痛襲來,黑羽絨股一把捂住自己的喉嚨,面色脹紅,感覺脖子都要斷了。

「卧槽,哥幾個弄他!」

司機一看立馬跟後面的幾個北方男子喊道。

幾個北方男子立馬拉開車門下了車,但是下車后竟然發現大軍不見了!

「哥幾個,這呢,就你們這點水平,還干殺手呢,真給我們北方男人丟臉。」大軍坐在車頂上冷冷道。

「操你媽的,找死!」

其中一個人直接掏出了手槍,但是在他掏出槍的剎那,大軍已經如猛虎般撲到了他身上,他只聽到脖子上咔吧一聲,隨後眼前一黑,便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其他幾個人也紛紛要掏槍,但是還沒剛把槍掏出來呢,便發現手裡的槍不見了。

大軍這手瞬手奪槍,使的不比厲振生差。

「垃圾槍。」大軍看了眼手裡的槍,嘆了口氣,隨後身子猛地竄出去,利落的擰斷了這幫人的脖子。

「就這兩下子,還想動我們先生?」大軍不屑的嗤笑了一聲。

車裡的司機看到這一幕嚇得褲子都尿了,二話沒說,發動起車子就要跑,結果大軍此時已經踹開車窗跳到了車後座上,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冷聲道:「說,誰指使你們來的?」

「孫……孫天宇……我是被,被逼的……」

看到大軍狠辣的身手,司機哪還敢不如實回答,但是他話音一落,脖子上立馬咔吧一聲,頭一歪,沒了氣息。

副駕駛座上的黑羽絨服捂著脖子,踉蹌著打開車門爬了下去,大軍不緊不慢的把他拽了回去,將他換到了駕駛室上。

隨後大軍把其他人也都扔到了車上,接著用槍指著黑羽絨服的腦袋,冷聲道:「給我打火,踩油門,向前開,沒我的命令不許停,否則我就一槍打死你!」

黑羽絨服褲襠也早已經潮濕一片,看了眼遠處的水泥牆,眼淚不自覺地往下流,魔鬼啊,這絕對是魔鬼啊。

本來他今天是打算來當魔鬼的,想要狠狠的虐殺林羽和江顏,結果怎麼突然間角色就轉換了呢,不就是吐了口痰嗎,至於把人家都滅口嘛,這還是人嗎!

「聾嗎?!還是想吃槍子!」大軍將槍口狠狠的在黑羽絨服頭上頂了頂。

黑羽絨服一邊哭一邊發動起了車子,隨後一腳油門下去,車子猛地竄了出去,砰的撞到了對面的牆上,黑羽絨服頭砰的撞到方向盤上,徹底失去了意識。

大軍左右看了眼一眼,見四下無人,走過去從黑羽絨服懷裡摸出一個防風打火機,啪的打著,隨後將車子的郵箱蓋打開后,往後退了幾步,將手裡的打火機精準的拋進了油箱口。

砰!

隨著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大軍的身影也已經消失不見。

剛才林羽從濟世堂出來后,被風一吹確實沒什麼困意了,便晃悠著過來接江顏,結果看到了黑羽絨服他們那輛車,認出了車牌號,正是孫天宇那天帶人去醫館鬧事的三輛越野車之一。

起初林羽倒也沒有多想,覺得可能是巧合,但是保險起見,還是把大軍叫了過來,讓他調查調查,萬一這幫人是沖江顏來的,就讓他把幕後黑手揪出來。

他在大門口等江顏時,看到應紅把江顏騙向後門,覺得有些蹊蹺,便跑到後門把江顏截住了,接著便有了後來那一幕。

其實林羽並沒有吩咐大軍殺人滅口,但是大軍必須這麼干,一來是可以省去很多麻煩,隱藏暗刺的身份,二來,也是作為一個警告,敢打他們先生主意的人,都不得好死!

「最近有什麼好看的電影啊?」

江顏和林羽已經吃完了飯,在電影院溜達。

「不知道,隨便看點唄。」林羽打了個哈欠,看了眼手機上大軍發來的「已辦好」三個字,不動聲色的把手機揣了回去。

「算了吧,看你累的這樣,我們還是回家睡覺吧。」江顏笑著說道。

「也行。」林羽笑了笑,也沒拒絕。

回家后林羽洗個澡,江顏便讓他趴到了床上,主動坐在他身邊幫他捏起了肩膀。

「顏姐,今天叫你出去的那女的是誰啊?」林羽好奇的問了起來。

「一個同事,想跟我請教一些手術經驗。」江顏說道。

「你們醫院的啊?」林羽有些心驚,看來這幫人的勢力不小啊,手都伸到醫院裡去了,能讓一個醫生冒著風險替他們做這種事,身份肯定不一般。

「以後離她遠一點吧,這個女的不簡單。」林羽笑道。

「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似得,這麼壞啊。」江顏翻了個白眼,在他腰上掐了一下。

第二天一早,林羽一到醫館,厲振生便把昨天大軍做的事跟林羽說了說。

得知那群人全死了,林羽面色不由微微一變,不過倒也沒有太大的反應,既然那幫人想敢把主意打到江顏身上,那就是死有餘辜。

「大軍處理的怎麼樣,會不會有什麼問題?」林羽有些擔心的問道。

他話音剛落,外面突然傳來一陣警笛,隨後一輛警車停在了醫館門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4章 死有餘辜

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