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五章 會客放水

第九百一十五章 會客放水

這一周,林朔的日子跟往常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兩年他基本就是賦閑的狀態,上班也就點個卯,主要的精力除了修行就是家庭瑣事。

而對他來說,家庭和修行這兩者也並不矛盾。

教兒女修行,他自己也相當於溫故知新,陪自家的猴兒和麂子玩,一個是斗拳腳,另一個比速度,這都是練。

還有一件事兒,也是林朔天天在做的,那就是替老娘遛狗。

家裡這四條狗,來頭太大了,隨便放出去一頭都是亂世凶物。

當年雲悅心看見這四頭東西,就想起了自己的丈夫和兩個結拜兄弟,那也是四兄妹,於是就沒起殺心,而是收服之後留在身邊解悶。

它們來到林家之後,林朔一開始還挺嫌棄的,結果跟它們這兩年相處下來,倒是慢慢處出感情來了。

作為寵物,狗還是合適的,而且這四條不是一般的狗,各有妙用。

林朔的修行需要練手的對象,白耳狌狌如今是跟著蘇宗翰混的,林朔不好去搶兒子的寵物。

這樣老大饕餮就很有用了,它哪怕本體已經被老娘封印了只能以人形陪練,那一身修力的水準也夠看的,能頂住林朔的七分力,這就很有實戰價值了。

老二混沌人形戰力不太行,不過他在修行方面的見識廣、眼界高,口才也好,時不時能跟林朔探討一下,讓林朔獲益良多。

老三檮杌這是個悶瓜葫蘆,平時話不多,也從不變人形,而是安安分分地當一條狗。

它跟追爺關係很好,認了追爺做乾爹,還因此跟林家簽訂了傳承契約。

林朔於是弄出來一套跟它能配合上的手段,作為林家新的傳承。

從此這一人一弓一黑鳳一黃犬,算是林家傳人的標配了,這是給家族後人添本事。

老四窮奇,模樣在四條狗里最漂亮,性子跟蘇念秋很像,溫柔細膩識大體,林朔最喜歡它。

有時候修行疲倦,摸摸它腦袋,讓它陪著說說話,還挺治癒的。

有這四條狗在,別人家遛狗那是任務,林朔遛狗就是修行和放鬆,往往一溜就是一個下午。

而這一周,這種閑暇的日子是一去不復返了。

本屆平輩盟禮,跟往屆大相徑庭,這就搞得獵門中人心裡沒什麼底。

儘管規則都已經出台了,可大伙兒還是想跟總魁首見上一面,探一探真正的虛實。

於是林家門檻就快被踏平了,各家家主都攜重禮而來,來拜會獵門總魁首,林朔只能在家裡一茬接一茬地接待客人。

當然了,這種接待,對林朔而言也是一種修行。

話術修行。

來的各家家主,三寸、五寸、七寸都有,個個修行能耐良莠不齊,可為人處世都是一等一的精明。

跟他們溝通,話不能說白了,這樣傷人,也不能完全不透露消息,這樣不尊重人,所以就來來回迴繞,每一個都很耗時間,短則一兩小時多則半天。

到了第六天,明天下午就要召開平輩盟禮了,林朔一看會客單上的這個名字,趕緊吩咐蘇念秋,這個客人要留在家裡吃飯,讓夫人稍作準備。

蘇念秋很奇怪,因為之前來的各家家主,都沒到九寸的級別,總魁首給個當面會談的待遇,就算很給面子了,按照規矩是不留飯的。

這位來客林朔顯然是特殊對待了,大夫人就多問了一句:「是誰呀?男的女的?」

林朔翻了翻白眼,知道夫人想岔了,只好如實答道:「楊承志。」

蘇念秋眉頭一皺,這名字她不熟悉。

林朔接著解釋道:「楊寶坤的兒子。」

蘇念秋這就明白了,點點頭準備去了。

這場會面,林朔就安排在晚飯的時間點,結果楊承志來了之後,林朔擺手不讓說事兒,先吃飯。

把人請到自家餐廳里,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林朔端起一杯酒說道:「楊兄弟,我之前對楊叔說過,本屆平輩盟禮楊家有機會上九寸,這句話如今看來我要食言了。這杯酒我敬你,就當給你們楊家賠罪。」

楊承志是個二十五歲的年輕人,年紀比林朔小,長得跟楊寶坤說實話不太像,鼻樑高挺眉飛入鬢,雙目炯炯有神,很是英偉,跟楊寶坤憨厚模樣不是一個路數,估計是隨娘。

不過他此刻端酒杯的那隻大手,林朔看出來這得是楊家人,這手的尺寸跟他爹一樣,比林朔本人還大。

楊承志一隻手端著酒杯,另一隻卻護著酒杯,不讓林朔敬上這杯酒,搖頭道:「總魁首這話不對。」

楊承志這句話說出來,在場陪著吃飯的林家夫人們,神色就不太一樣了。

今晚二夫人和四夫人都在外面忙,陪著客人吃飯的,是大夫人蘇念秋和三夫人歌蒂婭。

二女對視一眼,心中不禁暗自著急。

這個楊承志,一身修為瞞不過林家這兩位夫人,極為強悍,雖說不至於威脅到林朔本人,可他這個修為,再加上他是現任楊家家主,是獵門僅剩的龍頭,身份非同小可。

這人在獵門中的地位,並不亞於另外八個魁首,所以他的態度是很關鍵的。

如果他反對林朔,那麼其他反對的家族之前是大勢所迫不敢出頭,這下算是找到挑大樑的了,明天的平輩盟禮就必然不太平,會亂。

平輩盟禮一亂,獵門這十年的變革,是解決了不少頑疾,可積累下來的新問題也不少,極有可能被一起引爆,到時候這局面就不好收拾了。

相比於蘇念秋,歌蒂婭這十年在人情世故方面歷練更多,這時候反應也更快。

林家三夫人微微一笑,正要說些緩和氣氛的話,結果被林朔一擺手制止了。

獵門總魁首放下了杯中酒,說道:「楊兄弟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楊承志手中的酒卻沒放下,微微笑道:「我們以前身為獵門九龍釘,本就不屬於獵門的門檻體系。

如今九龍立場已經明確,我楊家作為九龍釘已無實際意義,這才應獵門總魁首的邀請,成為獵門的入世家族。

門檻高矮,三寸也好九寸也罷,這個我們以前不參與,以後也不看重。

而且總魁首讓這門檻從此不變,這顯然是要淡化門檻高矮的影響,為今後布局罷了。

我楊承志若是這點都看不明白,家父也不會放心將楊家交予我。

所以總魁首,您現在的道歉,其實是子虛烏有的事情,我怎麼能接受呢?

這杯酒,不該是您敬我,而是應該我敬您。

我這次來,有事相求。」

林朔聽完這番話,就感覺有些被驚艷到了。

楊叔兩年前在安瀾號上,對這個兒子是洋洋自得,林朔也順口搭音,說了幾句場面話捧了捧。

話說過就算,人怎麼樣那還得親自見見。

今日一看這人,無論修為還是談吐,還真不賴,有能力而不驕,有鋒芒而內斂。

不過說起來這也是應該的,九龍世家萬年以降,那是高手輩出,只是世俗不知罷了。

九龍之力如今開始被獵門接受,這其中九龍世家既有功勞也有苦勞,而九龍世家最後出世的,也就是這位楊承志了。

所以這一萬年來的功勞苦勞,林朔只能落實在楊承志身上。

獵門總魁首本就打定了主意,對這人絕不虧待。

現在一頓飯吃下來,這一表人才修為精湛還識大體,越看越順眼。

當然是不是委以重任,那需要進一步觀察,而眼下人家有個請求,林朔自然能允則允。

獵門總魁首於是先接受了楊承志的敬酒,將杯中酒一飲而盡,說道:「你有什麼要求,說來聽聽。」

楊承志正色說道:「十年前,我父在平輩盟禮上與總魁首登台一戰,我當時年歲尚小未能出席。

不過結果我是知道的,我父不是總魁首的對手,一招都沒接住。」

林朔心裡頓時有些不好意思。

當時那場比斗,是他林朔輕敵在先,錯誤地估計了黑龍棒的份量,險些出醜,這才一下把鍋甩過去的,結果老楊也是冷不防,沒接住。

其實那是一場意外,老楊不至於那麼菜,跟當時的林朔手裡走上幾招,那還是可以的。

而且當著人家兒子的面,也不能說人家爹不好,所以林朔說道:「江湖傳言總是喜歡誇張的,你別聽他們胡說八道。我那時候跟楊叔是大戰三百回合,那是天昏地暗呢,最後楊叔看我年紀小,這才讓了我半招。」

林朔這番話,歌蒂婭沒見著,將信將疑,可蘇念秋是在場的,這會兒林家大夫人捂著嘴很辛苦。

楊承志也嘴角抽了抽:「總魁首,後來跟我說這事兒的,是我那幾個扛黑龍棒的師兄。

他們對這事兒的描述,不可能向著您,肯定向著他們師傅也就是我爹。

他們都那麼說了,場面我估計更加難看。

所以您就別提我爹遮羞了,技不如人罷了,這不妨礙我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

林朔笑了笑,低頭自罰了一杯酒,等著楊承志繼續往下說。

「只不過身為人子,爹爹當年掉在地上的面子,我得幫他老人家撿起來,這也是為了楊家今後的聲譽。」楊承志繼續說道,「因此明日的平輩盟禮,還請總魁首賜我一戰。」

林朔聽得只撓頭:「這就不用了吧……」

楊承志放下酒杯抱拳拱手:「還望總魁首成全。」

林朔嘆了口氣,輕聲說道:「楊兄弟,我跟你爹是交過心的,跟你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實話實說。

我看你談吐,挺精明一人,就不要犯這個糊塗。

平輩盟禮雖然規矩改了,但畢竟是獵門的傳統盛會,門內至尊也會來見證。

所以我到時候就算放水,也不能放得太厲害,會被人看出來的。」

楊承志聽完這番話,不由得悚然而驚,額頭上冷汗都出來了:「難道,我楊家傳承九境大圓滿的境界,連總魁首一招都接不下?」

林朔聽完鬆口氣:「哦,你只要求接一招啊,那還行。我還以為你想跟我大戰三百回合呢,那確實太假了,人家看不下去,會喊『退票』的。」

「嗐,您誤會了。」楊承志說道,「我爹當年一招都就沒接下來嘛,我能接一招這就可以了。」

「那行,我會掂量著辦的。」林朔點點頭。

「多謝總魁首!」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一十五章 會客放水

99.13%